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剑道焚天  >  第26章 回宗!

第26章 回宗!

3277 2017-09-21 10:19:06
 秦恒虽然在被追杀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副掌门于浩洋跟断山宗有有勾结了,但还从未想过他居然直接把自己宗门的薄弱之处告诉敌对宗门!   那是邪修啊!   瀚武宗是圣修啊!   正邪不两立,他于浩洋好歹是圣修宗门的副掌门,就这样和邪修勾结他就不心虚吗!   自进入瀚武宗前李鸿宿和邪修一战后,秦恒可以说对邪修要多厌恶就有多厌恶,这一听修士说瀚武宗被断山宗偷袭,于浩洋还暂时接管了瀚武宗,顿时火气上来,直接就往宗门赶去。   好在秦恒只是一时火气上心头,赶路赶了一半后,就冷静下来了。   随后他开始思考对策。   首先,他只是个入门三年无权无势的弟子,于浩洋是在宗门呆了大半辈子手下势力众多的副掌门,他就这么给人说于浩洋与断山宗有勾结也没人信啊!   其次,于浩洋能坐上副掌门的位置,那他的修为最起码也得是武师境七层的存在,自己还是个武士境一层的修士,实力相差太大,哪怕是焚天之火能越阶战斗也不是这么个越法。到时候于浩洋要除掉他估计都不用自己出手,他手下的武师境强者都能排成排灭了自己!   最后,最重要的一点,他拿什么证明于浩洋与断山宗有勾结?就凭自己被追杀时听到的谈论?   别闹了,拿不出实打实的证据,秦恒就是把自己被追杀时的记忆挖出来都有可能被于浩洋反将一军说是自己与断山宗有勾结!   所以硬来绝对是找死,只有先忍下来,慢慢找机会徐徐图之才是最好的选择。   但在找到机会之前,先别让于浩洋把主意打到自己头上来才行。   秦恒想着,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若有所思。   十七岁的武士境……是不是太显眼了?   就算宗门里有梁澈在,就算梁澈把丹药灵草当饭吃,也不可能跟灵气凝结成的灵池相比啊!   所以哪怕是被宗门全力供着的梁澈,现在肯定也没有武士境,自己这武士境的修为表现出来,那就是再低调也得变成黑夜里的萤火虫一般,十分显眼了。   所以得压制一下。   若自己普通压制,修为同阶的肯定发现不了,但宗门高层那些强者肯定瞒不住,得有个掩饰修为的法门才好……   嗯?   秦恒一愣。   掩饰修为低法门?   想到这一处的秦恒立刻找了个能遮掩身形的地方坐了下来,沉入识海开始翻玄辰子传承的记忆。   秦恒记得,玄辰子是会这么一门法门的。   毕竟万年前人族妖族虽然通婚,但论起复杂和危险是现在比不了的,玄辰子又幼时就被宗门赶了出来,什么都得靠自己的努力。   那时候可以说是天才遍地走,但天才多了猎杀天才的人也多,所以玄辰子在没有成长起来时,得学会掩藏自己,于是就有了这么一门法门。   秦恒只是记得玄辰子某个年龄段会了这个法门,但具体是哪个还是记不清的。   玄辰子在陨落前就已经活了四千年,这漫长的记忆秦恒就算有心去找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找到的。   花了好一番功夫,秦恒才终于找到了这个法门。   记忆传承的好处就是,记忆的主人会什么,什么就能传承下来,他们修炼过所有的神通法门,怎么修炼的都能显现出来,秦恒拥有玄辰子的记忆,可以说就拥有了一个战诀法诀和法门的资料库,要不是因为玄辰子是丹师,火属性攻击没有多少,秦恒之后都不用去找战诀和法诀了!   秦恒细细的看了一遍法门,法门叫瞒天术,用出来后可以随意把自己的修为遮掩起来,只要修为不高出自己两个境界就绝对不会被发现,当然,若是遇到了能探测修为的灵器,那也是遮掩不住的。   秦恒可以肯定瀚武宗没有探测修为的灵器,于浩洋也就比自己高了一个境界,绝对不可能看出用了瞒天术的自己!   觉得可行,秦恒立刻开始学习瞒天术。   有玄辰子修炼的记忆心得,秦恒本身又是悟性惊人,学起东西来自然迅速。   不到半天,秦恒便学会了这门法门,但为了保险,他又在外面停留了两天,直到确认自己的瞒天术练的十分熟练绝对看不出来后,才往瀚武宗赶。   秦恒把自己的实力用瞒天术遮掩到武者境七层,这个修为虽然对一个十七岁的修士来说还是有些高了,但秦恒毕竟两年没有回宗,人都估计他已经死在外面了,这时候他回去,那就算是傻子也该知道自己在外边得到了好处,不然会两年都不回宗么?   既然在外面得了好处,修为能低么?   秦恒不想暴露实力,但也不想让瀚武宗那些活成精的强者们看出倪端,干脆就压抑到这么一个修为上。   秦恒全力赶路,不到半天便到了瀚武宗门前,这时,又是一个守门弟子站出来拦住了他。   “站住!什么人!来我瀚武宗何事?”   秦恒抬头一看,已经不是他当年来时的那批弟子了。   也是守门弟子也算是杂役,但要求是纳灵境十层巅峰才能守门。这都三年过去了,当年那一批也该突破成武者境,成为正式弟子了。   心里叹一句变化真大,秦恒从腰间小乾坤袋中摸出了任务令,给了守门弟子:“这位师兄,我是出宗执行任务的弟子,现在回来交任务。”   守门弟子顿时脸色一正,接过任务令,确认无误后,恭敬的还给秦恒:“师兄莫要折煞我,您修为比我高,我怎么能当的起一声师兄?”   秦恒刚想说自己知识三年前入宗的那一批弟子,但想了想这也太招人嫉妒了,而且宗门里除非是辈分明确,不然同是普通弟子,自然谁修为高谁就是师兄,无关年纪。   于是秦恒便没有再说些别的,收了任务令,向守门弟子道了声谢便进了宗门。   两年不回,宗门里除了三个月前又收了一批新弟子以外就没有什么改变。   径直走到任务堂,任务堂的人还是那么多,那么热闹,但发布任务的人却没有变化太多,估计也是因为资质有限,加上任务堂太过忙碌,导致这些发布任务的弟子修为进度慢,这才没能换下去。   虽说两年没有回宗门,但记得秦恒的人还真不少,毕竟是少有的单属灵脉,还入宗一年就能达到武者境,直追宗门天才梁澈。   不过两年前他领了任务出去就没了消息,大家都以为他死了,谁晓得今天就回来了,不仅如此,看那气势,连修为都有武者境七层了!   要知道修为这东西是越来越难升的,纳灵境要是一年两三层,那武者境两三年都不见得能突破一层!后者对灵力的积累可不是前者能比的!   可是秦恒,出宗两年没有音讯,可回来就是武者境七层!当年他还是武者境一层初期啊!   连宗门的天才梁澈,在宗门资源全力倾斜下现今才堪堪武者境九层初期!   而看秦恒这气势,分明已在武者境七层巅峰,随时都有可能达到武者境八层!   这趟出宗他定是得了大机缘了!   所有认识秦恒的人都这么想着。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秦恒,见他去交了任务,然后领了任务报酬和一块炼器堂的令牌就走了。   嗯?   众人疑惑。   修为进步这么大,难道就不准备说两句?   事实上秦恒并没有在意围观的那些人,而且就像他们说的,自己是得了大机缘,既然是大机缘那还有什么可说的?   没什么可说,秦恒就直接离开了,反正他知道围观的人绝对有于浩洋和梁澈的人,自己回来并且修为大涨的事要不了多久就会让他们知道,既然如此不好好回去准备一下应对这两人接下来的手段,还在这里干什么?   更何况任务报酬中的人品下等灵剑还得用炼器堂的令牌领回来呢!   秦恒拿着令牌往炼器堂走去,心里开始估计于浩洋和梁澈这两个人的反应了。   梁澈身为宗门天才,身份又高,还有一个大长老爷爷,想要巴结他的弟子数不胜数,不一会儿就有人把消息送到他那里了。   哗啦——   梁澈听到这件事时,直接掀了桌子,桌子上上好的茶具尽数落地,碎裂成渣。   “你说什么?秦恒回来了?修为还达到了武者境七层?”梁澈抓着来报的弟子的衣襟,表情都变得有些扭曲。   被抓住的弟子,说话不便,另一个站在一旁的弟子便道:“千真万确!梁师兄,那秦恒还不是一般的武者境七层,他那气势,眼看着都要突破八层了啊!”   “哼!”梁澈一把将手中的弟子推开:“这小子定是得了大机缘才有此修为!这杂种的运气未必太好了,他怎么就不死在外边?”   这时,一直现在旁边的杂役突然道:“梁师兄,他既然是得了机缘才让修为升的这么高,那他的底子定然不扎实,听说他出宗前只拿了一本人品下等的剑诀,这两年他要提升修为肯定没时间修习其他战诀法诀,不如派几个人去试试,若真是什么都不会,那大可宣扬他是个只有修为的空壳子,其他弟子便定然不会再关注他了。”   这个杂役叫柴兴,天赋很不好,也是三年前入宗,可修为却还是纳灵境七层,半点没长,但他的脑子灵活,会讨好人,而且挺会出点子,哄的梁澈开心,便做了梁澈的杂役。   平时梁澈在宗门提升形象的点子都是柴兴出的,这三年梁澈能被全宗奉为天才,受宗门弟子追捧钦羡,柴兴绝对是功不可没,因此梁澈十分信任他。   此时听了柴兴的话,梁澈仔细一想却是如此,便立刻道:“那便由你来安排人,我倒要看看,他还能有什么本事!”   “是,梁师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