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剑道焚天  >  第44章 准备决赛

第44章 准备决赛

3018 2017-10-22 18:52:01
三天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秦恒回去后便又从陌毅道那里买到了沉纪非的资料,于是又和以前一样,除了日挥两万剑和吃饭、打坐,便就只有研究对手了。 梁澈没有进入决赛,按理说秦恒现在的目标已经完成了,没必要这么拼了,可是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还有谁能放手呢? 况且对手也是一位剑修,马上就要练出剑罡,习得一身好本事,是个不可多得的对手,这让秦恒怎么能不拼呢? 左右都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倒不如放手拼一拼,兴许还能有更深的感悟,为修行一途拓宽道路。 第一天看完沉纪非的消息,秦恒按了按眼角。 从资料上来看,沉纪非虽修为没有君泽高,声望也没有君泽高,但要是论起对战时的棘手程度,君泽便是远不能及了。 君泽的强大不仅体现在结印速度上,还体现在他几乎算出了全过程的头脑,总的来说,君泽的实力大多体现在头脑上。 而沉纪非不是,他不傻,但他战斗时却也不喜欢去算结果如何,于他而言,战便是战,何苦费神费力找不自在? 因此沉纪非的战斗向来都是不用计谋,酣畅淋漓的打一场。 从头脑这个角度来说,君泽当然厉害,可说起杀伤力,沉纪非能甩君泽一条街! 毕竟沉纪非将全部精力都放在手中的剑上了,追求的便是剑道极致,君泽分出了太多的精力去计算,这两个人的杀伤力怎么能比? 秦恒手中的资料也表现出沉纪非战斗力之强,这还是一种你只能与他硬来的强,旁门左道都用不出来,毕竟他是什么都不管,你敢躲他就敢压着你打,你要是和他正面打,他便越打越兴奋…… 硬逼着你和他正面打,还越打越兴奋,这就非常狠了。 秦恒心想,指不准这一场战斗就要掀我的老底了。 这般想着,秦恒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秦恒这边烦恼着,沉纪非那边也不是多轻松。 秦恒今年不过十九岁,入宗也就五年,五年里两年都在外边失了音讯,据说是得了大机缘。 然后剩下的三年,闭了两次关,每一次一年。 第一次出关打败比自己修为高的弟子,随后接任务出宗,一人剿灭了百来号人的山贼,斩杀了颇为棘手的雌雄阴蛇。 第二场出关便是参加了宗门大比,一路或藏拙或霸道的走到了决赛…… 认真算算,秦恒消息最多的还是刚入宗那一年做杂役的日子,但那些日子不过是被人欺压的历史而已,只是让人惊艳的是,在每月资源都被抢光的情况下,秦恒依旧在十五岁之前达到武者境,这份天资不得不让人赞叹。 欺压秦恒的弟子也被贩卖消息的小团体写了出来,并贴心的把他们每个人追随的对象标了出来。 于是意识在玉简上一扫,一溜的“追随者梁澈”…… “梁澈?哼……”看到这个名字,沉纪非颇为不屑。 在宗门呆久了,自然就能发现梁澈这个人的问题。 欺压弟子,抢夺资源,指示他人给有潜力的弟子下绊子什么的,梁澈没少做,只不过身份太高,就算大家心知吐明也不能说出来。 而且这人虽然脑子不怎么好使,但有一点他摸的还挺清——他从不对拜入峰头的弟子下手。 道理很简单,拜入峰头便是被那一个峰头的峰主庇佑,梁澈别说只是个宗门里的太子爷,就算是掌门,一个峰主闹起来也得给面子的。 所以被梁澈下手的弟子都是刚入宗的弟子。 这两年梁澈又不知道得了哪些个人的指点,倒也是经营起了形象,虽然老弟子都知道这是个什么货色,但新弟子可不知道,两年过去,还真让他在新入宗的弟子心里留下了不错的印象,声望也是有些的。 可即使梁澈做到了这些,沉纪非也还是对他看不上眼的,要不是顾着他的身份,自己不想给师傅添麻烦,半决赛的比斗时他就想下点狠手。 一个全靠宗门资源堆起来的垃圾!不为宗门做贡献也就罢了,竟然还想把能为宗门做贡献的弟子打压下去,就只为了保持自己“宗门天才”的名头? 说出来也不怕人笑话! 他打压秦恒,抢了秦恒半年的资源,结果秦恒现在并不比他差,要不是梁澈又让大长老给他倾斜资源,动用了宗门的至宝聚灵阵,他便连修为都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了! 而且那一身修为虚浮的,新入门的弟子都能看出来,现在武士境一层,脱离了丹药和灵器,战斗力还不如武者境八层! 就这还占着“宗门天才”呢,要不是单土灵脉,他能算哪根葱? 秦恒这还不是第一例,在秦恒之前,还有更多被梁澈打压的弟子。 想想那些弟子如今已经成功拜到峰头下,渐渐的凸显出自己的能力,沉纪非就更加看不上梁澈了。 这人哪里是什么“宗门天才”?这分明是个“宗门祸害”! 有关秦恒的信息并没有多少,沉纪非只好把秦恒所有的比斗拿出来看——对,贩卖消息的小团体那里有卖行情好的影像符箓,宗门大比凡是有些本事的他们全部刻录下来了。 沉纪非身为雷剑锋首徒可不缺买这些符箓的一两块废品灵石。 秦恒没有买符箓,但光是玉简信息量就足够了。 两个人各有各的方法来了解对手。 君泽这边压根就没有想过买消息,卖消息的也压根没有往君泽这里跑。 第一是不需要,天竹峰根基扎实的首徒和一个全靠资源堆上来的灵法峰亲传比斗压根就没有悬念。 第二……他们就算想给君泽卖消息,也见不到君泽啊! 君泽那一身伤,虽说秦恒最后留手没有给他添更重的吧,但那一身血淋淋的看着确实唬人,再加上三天后要争夺第三名,天竹峰峰主自然是要他全力养伤,贩卖消息的小团体怎么可能见得到他? 于是君泽这里分外的安静,这倒是有利于他更专注的回想与秦恒的比斗,一遍又一遍的在识海里演练计算,想着在秦恒火属性能压制自己,有天生对雷电产生抵抗性的情况下,自己该如何应对,如何取胜。 梁澈在与沉纪非比斗的时候,灵器全部扔光了,现在还在生闷气。 他的身边已经没有柴兴的身影了。早在第三轮开始时,柴兴就想办法把自己弄到了灵兽圈里去了,虽说这地方只比灵植园好上那么一点点,但柴兴狠了心的要离开,也就不在乎好与差了。 替代柴兴的杂役没有柴兴那么机灵,也没有柴兴会说会哄人,梁澈输了比斗心情不好,这人自然就成了梁澈的出气筒。 于是这名杂役每天都是带着伤出门,一看就是被毒打过的,见到他的弟子们都狠惊讶。 梁师兄的杂役怎么会受伤?谁打的?不、不对,梁师兄的杂役哪有人敢动?这人……不会是梁师兄…… 见到的人表面不显,回头立马就把自己的想法说给了朋友听。朋友又说给朋友,一传十,十传百,不到三天,很多弟子就有意无意的疏远了梁澈所在的府邸。 梁澈现在还没有发觉,等他发现后,这便是一个挽救不了的事情了。 到底是个被捧大的太子爷,怎么会明白三人成虎众口铄金的道理呢? 柴兴在的时候还能让他表现出亲和的样子,一旦没有柴兴出点子,梁澈便又回到小霸王的状态,之前两年塑造的形象要不了多久就会被梁澈自己败光。 梁澈自己闷声作死的事情其他三人便不知道了,备赛的紧要关头谁有那闲工夫注意他? 秦恒这两天琢磨的脑门发疼,但还是确定不了十成十的胜算。 他的最高战力堪比武师境五六层这个说法没错,但那是“最高”!什么是最高状态?拼命的时候才是最高状态! 也就是说拼命的状态下发挥出的才是武师境五六层的实力! 至于拼完命后有什么后遗症那就全看个人因素了。 这也是正常的,焚天之火再逆天现阶段也不过是地火的威力,半妖之体再厉害也是有限的,不然毫无条件的就能让人越阶战斗那还要修士有什么用? 老天爷是公平的,越阶战斗的能力给你了,还是一整个大阶加一两层小阶这么大的差距,那总得让你付出点什么才行。 若对手是其他人也就罢了,但秦恒的对手是快要练出剑罡的沉纪非! 剑修主杀,本身就能越自身一两层小阶段战斗,沉纪非又是剑修中出色的存在,他就算越不了大阶,越个五六层小阶还是可以的。 他现在武士境两层,越个五六层那就是武士境七八层的战斗力了! 秦恒爆发他也能爆发,一场宗门比斗总不能让秦恒去拼命吧? 算来算去,秦恒决定不再藏拙,至于真实修为…… 如果真的被逼的不行了,那就展现出来吧! 同时,另一边的沉纪非也放下了手中的符箓,握了握拳,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