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剑道焚天  >  第34章 晋级

第34章 晋级

3066 2017-10-09 15:19:24
如秦恒所想,第二轮抽签果然是两天后,秦恒刚刚完成当日的两万剑,六师兄找来了。表明了抽签就要开始,秦恒马上收拾了一下自己,和六师兄一起到了中心广场。刚刚站定,主持大会的长老就开始抽签了。仍旧是以光球配对的方法来抽取对手,只不过这一次人数已经少了一半。而是名弟子很快就确定好了,第一次仍旧没有抽到秦恒,倒是抽中了整日对着杂草喃喃自语的灵植园二师兄。秦恒打眼一扫,才发现除了严老从开始就没有来,灵植园参加大武的人全部都站在这里,换句话说,全部都扛过了第一轮。秦恒摸了摸下巴,觉得这很厉害了。瀚武宗一共九峰两堂加一园,九峰中除了长老峰不参加大武,其余峰头都参加,每个峰头的弟子不少,而且几乎都参与大武,但被淘汰的显然更多。像灵植园这般,人虽少,但六个人参加六个人却全部晋级的却是一个没有。灵植园的弟子除了一个隐藏修为的秦恒,修为其实都是不是特别出众,最高的除了秦恒展现出来的武者境十层外,就只有大师兄的武者境八层,而武者境八层及以下,外瀚武宗还是极为常见的。大武的第一轮被淘汰的连武士境都有,这种情况下,灵植园能以这样的修为晋级,可以说是很有一番本事了。二师兄看起来疯疯癫癫,但到了打架的时候却是一点都不含糊,风水金三属灵脉在他手里用出来简直是要成为杀器。风,偏向速度,也偏向攻击,水,可以辅助,但攻击也不弱,金,那就是明晃晃的攻击类的属性了。二师兄最凶狠的地方在于,他选取的战诀法诀全部都是攻击类的,连有点辅助型的水属性也选择了攻击类,没有一个辅助类……说白了,纯粹追求攻击……虽然这样偏向攻击很危险,万一以后遇到比自己强的人跑都跑不掉,但不得不说,在现下这种情况,二师兄的偏向还是十分占便宜的。由于二师兄整日对着杂草喃喃自语,所以身上很有一种温润的感觉,因此他上台的时候,所有人都对他放下几分警惕。然后温润的弟子瞬间开启了狂暴的打法……众人:“……”连秦恒都有些懵了。大前天他走的时候二师兄还没上去比斗,因此他还从来没有见过二师兄的战斗,只不过他潜意识的认为二师兄的战斗应该偏向于束缚对手,然后再用几个威力不大的战诀或法诀解决对手就是了,结果今天一看……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灵植园的二师兄成功成为第三个将对手打败的弟子,再次晋级。他下台的时候,很多人或有意或无意的多看了他几眼。以后有可能对上,自然得多看看。等二师兄回到了灵植园,秦恒想了想,对他拱了拱手:“恭喜二师兄晋级。”“多谢。”二师兄也是一愣,想了想才回了这么一句。过不了多久,开始了第二轮的第二次抽签。秦恒再次没有被抽中,灵植园的六师兄被抽走了。对这个全身上下严严实实半点光都不见的六师兄,秦恒委实没有太大的印象。没办法,六师兄除了照顾分配给他的灵植灵草,就不会从他的屋子里出来,秦恒只有在每月领资源的时候才能看见六师兄,而且看见的时候他还不说话。今天六师兄过来告诉秦恒抽签要开始了还是这么长时间里,他俩之间对话最长的一次了。六师兄被抽中,秦恒也就对他的武斗台的情况关注了些。六师兄上台后,手上就多出了一对匕首,对手一挑眉:这是个暗杀型的修士?随着裁判的一声开始,六师兄瞬间化作一道青光冲向了对手。六师兄也是个有风属性灵脉的人。接下来,所有人看到的就是整个人都化作一道青光的六师兄。他身形极快,快的让人几乎无法防备,虽然关于匕首的战诀他并不会,但在高速移动下,就是片叶子都能成为削铁如泥的暗器,更别提是两把本就很锋利的匕首了。秦恒算是看出来了,他们灵植园几乎都是偏门偏到极致的了。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五师兄只管攻击,其他的都不管。六师兄只管速度快就好,其他的也不管。而宛如木人的四师兄则是只管防御。算来算去,秦恒发现也许灵植园只有自己算是正常发展的了。由于这一次抽签中有几个擅长防御的修士,因此时间用的比较长,将近快一个时辰,主持大会的长老才开始第三次抽签。秦恒终于被抽上,这一次他的运气还不错,对手是炼丹堂的一名弟子,修为才武者境七层。双方上台,互相行了一礼,正准备开打,那弟子却突然冲秦恒笑道:“秦师弟且等等。”秦恒停下动作,疑惑的看着他。只见那人从小乾坤袋里拿出了一个玉瓶,晃了晃,还能听到物品碰撞玉瓶的声音。“秦师弟。”那人道:“大家都是同宗师兄弟,打来打去太伤和气了,不如我们做个交易,我这瓶子里有三枚下品纳灵丹,你收了它,便退出比斗可好?”裁判并没有阻止这名弟子,因为宗门大比本来就是看结果不看过程,如果你有能力让对手放弃比赛,那也算是你的本事。炼丹堂的修士因为成日研究丹药,修为跟不上来,再加上他们选择法诀时几乎都是为了丹道而选,实战的没有几个,战力上不来是很正常的,所以炼丹堂便有了以丹药做交易的方法。这种方法效果还是很不错的,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觉得自己能挣到前十名得到宗门赏赐,而纳灵丹又确实是好物,两者相比较之下,倒确实有很多修士放弃比赛选择丹药。只可惜,这次面对的是秦恒。听了对方的话,秦恒只是表情变得有些微妙。丹药买比赛?对一个有着万年前的丹道传承的人说要用丹药买他退赛?不要太异想天开哦!而且纳灵丹……他一年前自己炼成的第一炉就是纳灵丹啊!一个下品都没有,两中一上!结果对面的人说要用三枚下品纳灵丹买他退赛……秦恒对那弟子笑了笑:“这位师兄,纳灵丹虽是好物,可我毕竟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大比,所以特别想看看我和宗门的师兄们相差多远,好为日后寻一个目标,还请师兄谅解。”丹药买比赛本来就不一定成功,又不是所有人都会为了几枚丹药放弃比赛,那弟子倒也没有什么愤怒,只是有些感叹自己运气没那好,没有遇到一个心思不坚定的弟子罢了。收起丹药后,那弟子笑笑:“无妨,每个人都有些轻狂的时候,只是等会还请师弟手下留情。”“师兄哪里话。”秦恒正色道:“同时宗门师兄弟,自当不会下狠手。”“如此,便多谢了。”两人终于打了起来,炼丹堂的弟子修为低,秦恒就不先出手了。一般丹师都是法修,这位弟子也不例外,虽然他会的大多都是没有攻击力的法诀,但还是有两三个有攻击力的。将自己仅会的三个攻击型法诀一一打出去,被秦恒连剑诀都不用,直接用带着剑气的重焰剑几剑挑散了。那弟子见事不可为,准备打出一套防御型的法诀来挡一挡秦恒的进攻,想着总是要坚持的久一点才好。而秦恒又重复了他上一场战斗的情况——身形突然消失了。渡空步!等弟子察觉到秦恒的气息时,一把黑灰相间的长剑已经架在他的脖子上了。微微一扭头,便看到了身后微笑着的秦恒。“师兄,承让了。”炼丹堂的弟子看了看在脖子旁的剑,叹了口气:“我认输。”站在一旁的裁判当即宣布:“灵植园秦恒胜!”台下的弟子寥寥无几。因为丹师打不出多少攻击,而且秦恒也依旧没有透露出更多的底子,依旧是用那个旁门左道的身法,然后获胜……委实没什么看头,还不如看看别的战斗呢!秦恒也不在意。管他们看不看呢,能赢就行。双方互行了一礼,下了台……也许这是这次大比以来,最有风度的一场对战了。梁澈还没上台,看着秦恒的身影,皱了皱眉,对柴兴道:“那小子的身法查出来了没有?”柴兴回到:“梁师兄,他修习的应该不是瀚武宗的身法。我们瀚武宗三十多种身法,没有一个对的上。”“那他从哪学的?”梁澈眉头更深。柴兴道:“兴许是他机缘的一部分。”见梁澈脸色有些不好看,柴兴又忙道:“不过,梁师兄你看,他这个身法也没什么大不了,只是隐藏身形,气息隐藏不了,估计也就是人品下等……顶多人品中等,想来也成不了什么气候,也就是对付那些小弟子们有用而已。”梁澈点点头:“也对,连气息都掩藏不了,最多不超过人品中等,我练的是人品上等身法,倒也不惧他这旁门左道。”随后,梁澈就不再在意秦恒那“人品中等”的功法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