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剑道焚天  >  第48章 诡计展开

第48章 诡计展开

3515 2017-10-26 19:56:01
魁首之位算是争出来了,但前三还有一个第三名的名额还没有定下,接下来就是这个名额的去处了。 有了前面惊天动地的大战做了例子,灵法峰峰主与云韵峰峰主在第二个武斗台上层层叠叠的加持了两倍的阵法。 两个近身战斗的剑修都把武斗台给弄碎了,那两个用灵法不停的炸炸炸的法修还不得把中心广场给掀了?! 现在深知这年轻一代的弟子能耐都不俗的峰主们一点也不敢怠慢这场战斗,虽说梁澈的修为不稳,那也是武士境啊! 更何况他的对手还是天竹峰首徒君泽? 这可是瀚武宗目前修为最高的弟子啊!思维转的快,会的东西也不少,更重要的是君泽有杀伤力惊人的雷属性! 谁晓得待会儿这两人会不会卯足了劲炸? 待阵法加持完后,做裁判的长老才走上台,用浑厚的声音道:“天竹峰君泽对灵法峰梁澈!” 两人同时走上了武斗台。 君泽的伤已经恢复完毕,没有一点后遗症,此时他仍旧是面无表情,目光平淡的看着梁澈。 不知道为何,梁澈只觉得被君泽看的心里发毛。 事实上梁澈此时还是有些心底还是有些虚的,毕竟他的灵器在上一场战斗中被沉纪非劈的差不多了,而三天时间肯定找不回以前那么多品质好的灵器。 丹药梁澈还是有不少的,但作用强大的丹药却不剩几枚了,前面的战斗消耗太大,纵使让他爷爷亲自出面去炼丹堂找丹药,短短的三天里他们也练不出多少。 梁澈心里很明白,就算灵器足够丹药在手,面对首徒这一级别的对手作用也不是很大,看前面和他对战的沉纪非就知道了,更何况自己现在手里的灵器丹药还不够…… 都是那个沉纪非! 哼!别让我逮着机会,不然不整死他! 两个人一个面无表情,一个心里发虚,竟是一时无言。 良久,君泽才率先开口:“天竹峰,君泽。” 梁澈也僵硬的回道:“灵法峰,梁澈。” “请多指教。”君泽捻了一个法指于胸前,身子微微前倾。 行法礼。 剑修对战前有执剑礼,法修也有表示尊重的行法礼。 梁澈见状,也回了一个行法礼,只不过对比君泽,他的行法礼生疏的紧,一看就是没怎么练过。 台下有君泽的仰慕者撇了撇嘴,小声的嘀咕:“这行法礼行的,哪里像个法修做出来的?君师兄给他面子对他做行法礼,你看他回的!” “要我就不对他做行法礼,伪君子还配让人尊重?” “我觉得……梁师兄挺好啊,你们这话说的怎么这么刻薄?” “呵,挺好?挺好还能让自己的杂役天天带伤?” “不能因为这个就说梁师兄的不是啊,也许是别人打的呢!” “你傻啊!梁澈什么身份?他自己要不动手,谁敢动他的杂役?” “这……” 事实上这些弟子还真在行礼这一茬上冤枉梁澈了。 就像他们说的,梁澈什么身份?往常只有别人给他行礼的份,哪有他给别人行礼的份? 行法礼也不过是当初刚接触修行时学的,几年下来早就忘的差不多了。 简单的行了礼,两人站定,长老确认两人已经准备好了,才高声道:“比斗开始!” 轰—— 话音刚落君泽就是一道雷打了过去,好在梁澈躲得快,才没有一开场就被君泽打中。 稳了稳心神,梁澈看着君泽强迫自己定下心来,想着君泽不过是雷火双属灵脉,自己是单土灵脉,在属性上自己还是占了便宜的。 这般想着,梁澈也是双手翻动,快速结印。 然而一道法印还没有结完,君泽已经又是结出了一道法印打了过来。 君泽和他强大的攻击相齐名的就是他超常的结印速度,同样的灵法,旁人结出一个法印,他能结出两个还有多余的时间! 梁澈看着迎面而来的灵法顿时有些慌神,手上的动作一个错乱,法印结失败了。 他来不及惋惜自己快要成功的法印,而是立马侧身躲开。 灵法险而又险的擦身而过,梁澈脑门上都多了一层冷汗! 这时,君泽却又是一个法印打了过来。 君泽算准了娇生惯养的梁澈绝对不可能对自己狠下心来承受一记灵法,所以君泽也不打算用什么强大的灵法,就用威力适中但法印相对简单的灵法。 而刚刚躲过一击还没有站稳的梁澈见君泽又是一个灵法打过来,脑子顿时一片空白,紧接着下意识的身子一晃,竟留下了道道残影…… 身法! 梁澈躲开了攻击! 这身法是人品上等,原本是为了应对秦恒那个看起来稍微有些麻烦的身法,谁知自己压根就没有和他对战的机会…… 刚刚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候,自己下意识的用出了身法,如此才又躲过了一击。 梁澈连续两次躲过了自己的攻击君泽也是一愣,随即了然。 也是,凭梁澈的身份,弄到好身法并不是什么难事,躲过去倒也说的通。 而躲过攻击的梁澈这才想起来自己还会一门品级不低的身法,顿时底气就足了一些。 这身法可是他爷爷专门为他挑的适合法修的身法,它的最大作用可不是躲避攻击,而是在使用身法移动时还能结印! 梁澈此时便不停的用身法游走,以躲避君泽的攻击,同时自己的双手也是飞快翻动,结出法印。 “搬山诀,山石相移!” 梁澈大喝一声,把自己结出的法印打了出去。 有功夫结法印了,梁澈也就不客气的结了一个威力颇大的灵法法印。 霎时间,武斗台一阵晃动,竟像是要分裂移开一样! 可惜这武斗台早就被阵法加持过了,原本威力颇大的一个灵法,在这个武斗台上相当于被废了。 眼看着自己一个威力强大的灵法居然没有发挥作用,梁澈顿时有点懵。 君泽也没有想过梁澈居然在有阵法加持过的武斗台上用这种灵法,但机会就在眼前,他可不会错过! “雷极万火爆!” 雷电瞬间覆盖在了整个武斗台上,无论梁澈用身法怎么多,都不可能躲开这一招。 梁澈是单土灵脉,君泽没有打算雷电能让他麻痹,但雷电所及之处,他的火也能到达。 土属性是对麻痹有抵抗效果但其他该有的伤害还是有的,更何况君泽还用火属性作为主要攻击,倒也是最大程度上避开了自己的弱势。 武斗台上瞬间就被一个又一个的爆炸充斥,梁澈左躲右闪,看起来好不狼狈! 武斗台很快就被炸起的尘灰遮住,观战的弟子看不清楚对战状况,便又开始议论。 “刚刚那么好的一个机会,梁师弟居然用了那么个灵法?” “明知道武斗台早就被阵法加持过了,还用这种对武斗台有影响的灵法……他莫不是糊涂了?” “这个……也许是因为太着急了,所以……忘了?” “太着急了?这位师弟你莫不是在说笑吧?” “就是,法修最重要的就是冷静,毕竟结印这种事马虎不得,太着急这个说法……欠考虑吧?” “所以说梁澈的本事也不过如此,要不是命好出身不凡,他如今还不知道是什么光景呢!” “可惜了一个单土灵脉,竟是出现在这么一个人身上……” “唉……” 秦恒和沉纪非虽然比完了,但两人还需要等到最后一场战斗结束才能离开,也算是一种尊重。 沉纪非服用了丹药,如今也恢复了不少。 两人的意识都不低,尤其是秦恒,这简直就是作弊! 因此两人把弟子们的议论一字不差的听了去,此时都有些惊奇。 那梁澈的评价不是还不错的么?怎么突然间就这么被人议论了? 秦恒还好,虽然和梁澈的过节不浅,但他这些年不是闭关就是出任务了,反而不太清楚梁澈在宗门里是什么形象。 倒是沉纪非,他在宗门里呆的时间可比秦恒长多了,知道的也比秦恒多,但也就是如此,他才更加惊奇。 这两年梁澈不知是谁指点了一下,很是经营了一把形象。而且明明前几天他和秦恒对战之前梁澈的评价还是挺好的,怎么这才三天过去,评价就转了个天地之别? 沉纪非在宗门的影响力或许不如君泽那么大,但也绝对不小,想知道一件事还是很简单的。 随手招来一名弟子,问了问到底是什么个情况,那弟子也不隐瞒,把三言两语就把情况说了个一清二楚。 秦恒和沉纪非被安排的座位很近,那弟子声音也没有掩饰,因此也听了和个全。 听完的两个人都不知还用什么表情。 能用什么表情?梁澈自己把自己作死了,他们能有什么可说的? 只能说梁澈委实蠢了些,明明之前经营的形象都这么好了,居然还能自己毁成这样…… 这还不如从来没有经营过呢! 正在两人腹诽着时,一声远超之前的爆破声响起。 所有人循声望去,只见君泽衣裳分毫不乱的立在武斗台中央,衣摆随风微扬,颇有几分出世的仙气。 与之相反的便是武斗台一角的梁澈,整个人趴伏在地,浑身被炸的漆黑不说,还挣扎了半天才勉强爬起来,好不容易爬起来,张口就是几口血吐了出来,哪里还有半分以往的灯光? 梁澈长这么大何时受过这么重的伤?就连之前沉纪非也不过是把他挑下台,没有伤他半分! 身上的疼痛刺激了梁澈,让他脑子一白,当下竟是什么灵法都不用了,发了疯似的冲向君泽。 君泽微微皱眉,挥手就是一道法印打出去,把梁澈打的倒飞而去还打了几个滚! 这一下可不轻,梁澈就算奋力挣扎,也终究没有站起来。 裁判确定了梁澈没有再战之力后,才高声道:“天竹峰君泽胜出!” 话音刚落,一个身影便闪上了武斗台,凝目一看,居然是大长老! 大长老独子早丧,只剩这么一个嫡孙,如今伤成这样,自然心疼的不行。 忙将梁澈抱起来喂了一枚疗伤的丹药。 对上梁澈的眼睛时,大长老心头一惊。 梁澈眼中慢慢的全部都是怨恨,一丝清明都没有了。 这、这是有了心魔了啊! 心魔会阻碍以后的修行,不斩去就注定一事无成,大长老心思慢慢的沉了下来。 最后剑上不显的抱着自己的嫡孙下了台。 背着所有人的大长老眼中闪过一丝狠戾。 你们这些人怎么比得上我澈儿重要…… 看来于浩洋的计划,倒也不是不能考虑……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