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剑道焚天  >  第17章 跳崖!

第17章 跳崖!

3181 2017-09-07 11:28:48
“风雨剑诀,落风斩!”“点金法诀,金刃!”师兄弟的攻击毫不含糊,两人一武修一法修,配合起来杀伤力也是极大的,这一次攻击放出去,仅剩的几头狂牛也被解决掉了。不过几人虽然解决了狂牛,但除了大汉人人身上都带有伤,且狂牛不像鬼影猫妖那样容易对付,几人为了速战速决用的都是威力大的招数,威力大,对灵力的消耗自然也大,一次攻击下来,每个人的灵力都只剩下不到五成。此时秦恒趁着追杀他的人斩杀狂牛时又跑出一段距离,双方差距被他狠狠拉大了一截。黑衣男子看着那个将要消失的黑点,咬着牙,从牙缝里漏出了几个字:“给我追!”五个人宛如离弦的箭一般追了上去,全力追赶下,竟也渐渐拉近了距离。不到半刻,秦恒一回头,便看到后面那五人已经追了上来!果然修为差距没那么好赶上……秦恒心里苦笑。对方能在斩杀狂牛消耗巨大又身带轻伤后还能这么快追上他,不就是修为的差距么……看来今天还真是要交代在这里了……秦恒心里有些绝望,只是脚下的步伐依旧不变。“这小兔崽子怎么就这么能跑!”大汉背着巨斧,看着依旧在跑的秦恒,狠狠的骂了一声。黑衣女子也道:“确实能跑,不仅时间比寻常武者境一层长,见速度也不是武者境一层就能达到的,我们几个武者境五层全力去追,到现在都没追上!”“该不会是修习了什么身法吧?”黑衣男子皱眉猜测。“不可能!”青衣弟子听了直接否定:“师傅传来的消息上说了,他刚刚达到武者境,只在宗门突破奖励下挑了一本剑诀,之后就直接出来做任务了!连这剑诀都是他出来时修习的,他从哪学身法?”白衣弟子眯了眯眼:“那可就奇了怪了,一个武者境一层的修士怎么就这么能跑?”这是秦恒的意识因消耗过大没能探知到这五人这边来所以没有听到他们的对话,要是听到了,说不定还真能告诉他们自己为什么能跑这么快。自从那次和陈锋交手自己发生了异变后,身体就有了极大的改变,速度快耐力好这还是最基本的,秦恒他的五感都比同阶人高处一大截,更别提他硬生生提高几倍的力气了!秦恒有时就感觉自己是突然变成怪物了,不然哪有人能发生异变?发生了异变后身体还有这么大的改变?不过现在也是多亏了这份改变,才不至于让他早早的就被抓住。只是改变再大,终究是拼不过修为上的差距啊……秦恒一直都知道修为才是硬道理,也一直都很向往高修为,但以往任何时候,都没有像此时这样渴求力量!若是他的修为不止如此……若是他的修为也像追杀他的人一样是武者境五层……若是他的修为再高一点……那即使是灵器和战诀上有差距,他秦恒也敢战!也即使是战不过,在逃脱时也不会如此狼狈还脱不了身!从踏入修行一途至现在,没有任何时候比秦恒更恨自己修为低!身后的人越来越近了,再有不足两百米的距离就能被追上,他还能往哪跑呢……周边树木越来越稀少,秦恒内心的不安感也越来越重。总感觉……路快到尽头了是怎么回事?还不足两息,快速前进的秦恒就就明白什么是坏事成双。前方果真是没了路,那是一处悬崖!原来秦恒中途转变的方向竟然是一座山,只是他只顾着逃命压根就没注意自己在走上坡路!如今路尽了,可不就是悬崖了吗!难道是天要亡我!秦恒此时是彻底绝望。灵力耗尽也没有体力跑就算了,现在连路都没有了,难道这都是注定他要死在这里?!追杀秦恒的五个人同样看到了前方的悬崖,顿时眼睛一亮,心中大喜。“悬崖!我倒要看看你这小子还能往哪跑!”大汉一声大喝,操起背上的巨斧就再次加速。其他人也是瞬间提速,不到三息便将双方的距离拉的很近了。“还往哪跑!”黑衣男子右手一抓,竟是凭空出现一个黑色大手,张开五指就向秦恒抓去:“给我过来!”秦恒只觉背后一冷,随后拼尽全力侧身一跳,那黑色大手便险险的擦着他的右臂而过了。一招打空了的黑衣男子一愣:“竟然还能有力气躲?”秦恒稳住了身体,也不再跑了。前面不到二十米就是悬崖,他还能怎么跑?索性一拔玄火剑,回过身面对一路追杀至此的五人。青衣弟子见秦恒不跑了,狠狠喘了几口气:“呵……怎么不跑了?不是很能跑的吗!”只见他双手结印:“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怎么跑!”青衣弟子周围金光大盛,一种锐利的感觉扑面而来:“铜墙铁壁!”金光冲向半空,形成了一圈铁壁砸向秦恒,想要将他围住。秦恒当然不会站着不动等着被围。铁壁砸过来时,他也持剑迎上,虽然他现在没有灵力了,但他的力气却还是很唬人的。“铛”的一声,长剑铁壁相撞,秦恒只觉得自己像与一座压过来的大山相撞,胸口顿时一闷,一口血就喷出来!但秦恒整个人却也借着这股巨大的冲力倒飞而出,躲过了铁壁的围禁。由于冲力太大,等秦恒稳住身子时,人也在悬崖边缘,眼见着半只脚都在悬崖外,稍不留神就会掉下去!秦恒低头看了看不见底的悬崖,又抬头看了看缓步向自己靠近的五人,见他们个个脸上都是一副大势已定的样子,心中悲凉中还多了一丝憋屈。贼老天!这就是你要的么!你就是要我死么!这时那黑衣男子捏了捏拳头,冷笑:“现在你还能怎么躲?”看了看秦恒一脸不甘的表情,他的笑意更冷:“乖乖别动,指不准我们会看在上头的命令上不会‘失手’杀了你!”秦恒握了握手中的长剑,半敛双眼,深吸几口气后,他的目光突然变得狠戾起来。你们追杀我,天还断我后路,不就是让我屈服么?我偏不!秦恒一咬牙,转身就是一跃!他竟是自己跳了崖!“我的命不是天决定的,也不是你们决定的!”“我就是死,也是自己决定怎么死!”白衣弟子大惊:“他跳崖了!”“快把他弄上来!”黑衣男子大吼。黑衣女子伸手就从腰间抽出一条长鞭,趁着秦恒还没有落下多远时,一鞭子打了过去,要将他拉上来。可秦恒既然已经自己跳崖,又怎么会如他们的意?拼尽最后的力气,秦恒一剑劈过去,虽然没有打回长鞭,但也确实打歪了长鞭的方向。等黑衣女子收回长鞭欲再打一次时,秦恒已经落下去一大截了,长鞭也不可能拉住他了。下落的过程中,秦恒忽然笑了,他看着悬崖边缘几个脸色有些懊悔的人,眼神狠毒:“断山宗!你最好祈祷贼老天别让我活下来!”“若让我活下来……”“终有一日……我必斩尽你们全宗上下!”“于浩洋……”“我也必定不会放过你!”悬崖边上的几个人听了脸色很是难看。“这般言语,当真是死了也是便宜他了!”白衣弟子一甩长剑,冷哼一声。大汉却摸了摸脑袋:“上面让我们抓秦恒,秦恒跳崖了我们怎么交代啊?”几人面面相觑,摇了摇头。青衣弟子道:“不如……我们下去找找?”黑衣男子没好气的道:“找什么找?你知道这是什么山吗?这是孤鹰山!有一千多米高!我们全盛时期从这里跳下去也只有死路一条!那小子一丁点灵力都没了,掉下去还能有第二种情况不成?找到也是一具尸体!上面要的是人!你给一具尸体?活得不耐烦了吧!”“那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回去实话实说!顶多去刑堂受罚!”黑衣男子道:“要是谁敢把尸体带回去,那就不是去刑堂了,直接去乱葬岗给自己刨个坑吧!”断山宗的人听后都低下头,显见这男子说的是实话。瀚武宗的师兄弟俩却是无所谓,他们的任务只是协助断山宗的人而已,并没有把秦恒带回去这一项。既然断山宗的人都说不找了,他们自然就要回去了。“你们既然不找,我们师兄弟便就此告辞!”白衣弟子的话很客气,只是语气没有那么客气。随后,他也不管断山宗这边是什么反应,拉着青衣弟子就走了。黑衣女子看着他俩渐渐远去的背影,冷哼一声:“要不是看在他们师傅和我们断山宗还是合作关系,就他俩刚才那态度,我就要断了他的舌头!”“可不是!”大汉又把巨斧背在背上:“就是看不惯圣修们,成天一副自己多高洁的样子,真让他们出手对付谁,手段也不比咱们邪修轻,装什么装啊!”“行了。”黑衣男子道:“别理他们,蹦哒不了几天的。”“嗯?师兄何出此言?”黑衣女子不解。黑衣男子冷笑:“都说了邪修圣修互相看不顺眼,你们还真当断山宗会诚心诚意和于浩洋那个老不死的合作?”“师兄你是说……”“我什么也没说。”黑衣男子做了一个“打住”的手势:“自己心里清楚就行。”“是,师兄。”山崖冷风吹过,三个邪修又看了看深不见底的悬崖,才转身离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