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大案  >  第5章 可疑的死者

第5章 可疑的死者

3035 2017-08-11 12:44:36
“知道是怎么撞死的吗?”杨浩河怕自己的表述不够清晰,又特意的补充说道:“是故意的吗?” 侯忠旭摇摇头,“开车的司机我们已经调查了,他不是故意的,跟刘二壮没有丝毫的关系,就是纯粹的巧合。” “哦!”杨浩河转而说道:“有什么困难吗?”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唯一的线索已经中断了!接下来该如何去调查?” 对于侯忠旭的迷惑,杨浩河是非常的清楚,在他刚进入刑警队的时候,他也遇到过同样的问题,在侦破案件的过程中本来已经清晰的线索却突然间中断了,这对接下来的工作是很大的打击。 “我想这个案子应该不只有这一条线索吧!你可以试着从其他的途径去了解,但是你要记得再调查的过程中时刻不能够忘记这条线索。” 听了杨浩河的话,侯忠旭有些疑惑,站在杨浩河的面前有些迟疑。 “具体的就是说,你可以从跟与苗振兴有矛盾的这些人入手,或许就有某个细节会让你将这个事件联系在一起。” 现在想来侯忠旭只是一时慌了神,听到杨浩河的提醒他立刻就明白自己接下来应该做的是什么。 “杨队,我明白了!” “紧急会议!”有了明确的思路侯忠旭召集了三个人的紧急会议。 侯忠旭紧紧的握着手中的尸检报告,其实他特别注意到这份尸检报告上面所提及到的一个细节,那就是在刘二壮的尸体的背部有多处棒子击打的痕迹,这说明他在死之前受到过折磨,之所以是说折磨在他的脚上有一段拇指粗的麻绳,麻绳的端口处并不整齐,这说明麻绳不是被利器划断,很有可能是刘二壮自己咬断的。 此时大屏幕上面所显示的照片是刘二壮已经处理过的尸体,原本已经折断的脖颈已经被缝合起来,多处折断的地方也都已经处理,看上去已经有了人的模样,但看上去还是有些奇怪。 侯忠旭指着屏幕上刘二壮的后背,“这几处淤痕应该是在他死之前所留下的,至于他是在什么地方留下的,是什么人对他施加了暴力?还有就是请大家要注意到刘二壮腿上的这条勒痕,我看到他的尸体的时候他的腿上有一根拇指粗的麻绳,这说明他是被人困住的。” “猴子,你还记得咱们第一次去现场调查的时候,一个叫董武的人将刘二壮带走了吗?” 苏瑞的话突然提醒到侯忠旭,侯忠旭猛的一拍大腿,“是啊,我怎么把这个事情给忘了!”说罢起身就准备出发。 同样的想法董武也意识到了,自从他得知刘二壮被车撞死之后,他就将家中所有关于刘二壮的物品同意规整到一块,在后院点燃,看着熊熊大火他的内心渐渐的平复下来,他也意识到了所有的事情都过去了,将不会再有人知道。 事情就像董武所预料的一般发生,火刚刚熄灭侯忠旭他们已经来到了院中。 “董武,在家吗?” 听到有人叫自己,董武紧悬着的心猛的紧了一下,慌乱的铲了两锹土将刚刚焚烧的火苗盖住。 当他开门见到侯忠旭他们的时候,他的心立刻就变的沉稳下来,赶忙热情的打着招呼,“是警察同志啊,快请进!” 侯忠旭习惯性的四下打量了董武的家,他的专业性告诉自己一定要留意每一个细节,只是董武的家很干净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地方是不对劲的。 “你知道刘二壮出车祸了吗?” 董武略带悲伤的点点头,“知道了,我是今天早上才知道的!” “我记得当天是你带走他的,你怎么没看住他呢?” “警察同志,你也知道他是一个精神病人,我哪里能够看得住他啊!再说他是昨天晚上趁我睡着了跑的。我根本不知道啊!” 询问董武只不过是顺道的事情,他示意于水斌和苏瑞两个人去院子四处看看。 “董武,你知道这次土地改革最大的受益人是谁吗?” “当然是我们这些农民了!我是举双手赞成的!” “我好像还听说有什么关于争抢村支书的事情,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这样呢?” 董武略微的停顿了片刻,侯忠旭意识到了他的这次迟疑,很显然他是有话要说的,但是事实的结果却跟他所想的不一样。 “这个我不好评价,我毕竟是一个普通农民,而且我已经好多年都没有在这个村子里住了,要不是这次土地的问题,我是不会回来的。” 于水斌和苏瑞两个人微微的摇摇头示意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线索。 “那好,我们今天来只是跟你了解一下情况的!多谢你的配合!” “这是我应该做的!”董武转而说道:“刘二壮的尸体怎么办?” 侯忠旭微微的点点头,“现在案件还没有侦破,我们需要进一步调查,尸体还需要由我们保存。” 董武只是轻声的哦了一下,对于董武来说刘二壮的尸体是一个心理隐患,尤其是听到侯忠旭这么说的时候他的内心变得不安。 侯忠旭与董武贴身握手的时候,注意到他的身上有一股子浓重的烟气,是烧焦什么东西所携带的那股味道,只是侯忠旭却并没有想那么多,对于一个农村人来说烧火什么的是很正常的一件事,身上有这股刺鼻的味道也不奇怪,也就没有特别的在意。 案情的初步调查基本告一段落,现有的线索都已经排除,案件的侦破回到了原点,回到办公室侯忠旭轻叹了一口气。 侯忠旭的这一声叹息大家都明白是什么意思,这案子此时已经压在他们三个人的身上,他们几个人的身上都背负着沉重的压力,要知道命案必破这是公安内部不成文的规定,如果命案不能侦破的主办负责人是要被问责,而最为主要的就是基本上是要被调离岗位的,当然了这也是杨浩河最初的想法,而这一点侯忠旭早就已经看穿了,所以他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的侦破此案。 侯忠旭看出来大家现在对于这个棘手的案子有些紧张,相信于水斌和苏瑞他们两个人此时已经开始担心自己的岗位,更重要的是升迁之路。 “当然了,大家也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咱们现在也只是刚刚开始分析案情,毕竟是在一个村子里发生的命案,涉及到的人口没有那么多,相对来说也就没有那么复杂,咱们认真排查还是能够找到线索的。” 苏瑞补充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现在咱们应该调查的就是苗振兴在临死之前都跟谁接触过!” “你说的没错,这个应该是我们接下来着重需要去做的工作,我的意思是咱们明天再去一趟兴隆川,去详细的调查走访一下严大山所提供的这五个人,你们说这个方向可行吗?” 于水斌和苏瑞两个人微微的点点头,“同意!” “很好,这是其中的一部分接下来需要做的工作,我们这次去调查走访不光要走这五个人,同时还要去走访严大山和马四他们两个人,对于他们所说的真实性进行调查,排除越多的嫌疑人咱们的思路就越加的清晰。”侯忠旭长舒了一口气,“还有一点我希望大家能够注意一下,那就是这个凶手在行凶之前应该是跟踪过苗振兴的,而且这个凶手应该是对当地的环境十分的了解,尤其是熟悉苗振兴每天会从哪条路线回家,要知道死者当天的情况是极其特殊的,时间上一定是不固定的,所以凶手绝不会选择蹲点的方式,他一定是事先就已经跟踪上了苗振兴,随后在主要路段等候他的。” “你的意思是凶手不会是一个人?”于水斌疑惑的看着侯忠旭,“可是现场我们只发现了一个凶手的脚印,这一点是解释不通的啊!” “当然能解释通,凶手肯定是一个人,但是帮凶就不一定是一个人了,如果是一个熟悉的人跟踪苗振兴的话,苗振兴是一定会有察觉的,而且这么晚的夜路我相信他不会丝毫没有反应的。” “要按照你这么说的话,这个凶手的身份可就复杂了!”于水斌轻叹了一口气,“那你说咱们现在该怎么去查?” “我仔细的回忆了一下现场的情况,我确定这个凶手一定是对苗振兴的家经过了多次的踩点,对于苗振兴的行走路线了然于胸,而且对于他每天回家的时间点都有准确的掌握,而且他应该也很清楚三月十日召开的土地分权动员大会,并且他应该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人,我们就从这一点开始着手。” “现在咱们就出发去兴隆川村,大家准备一下行李,接下来的几天咱们就吃住在兴隆川村,跟当地的村民详细了解情况。” 侯忠旭再次找到了村长严大山,此时的严大山一筹莫展,原本已经进展到一半的事情,因为苗振兴的意外而中断,之前所签订的协议不被村民认可,所有的工作还要重新开展。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