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大案  >  第1章 林中尸首

第1章 林中尸首

3109 2017-08-11 12:42:35
一连两个多月侯忠旭都没有接到指挥中心的电话,这让他浑身都不是很舒服。作为一个公安大学刑事侦查专业的优等毕业生,一身的能耐全都施展不出来,这让他非常的懊恼。自从被派到市刑侦大队重案中队之后,侯忠旭每天过的都是忙于报表的生活。清淡而繁杂的工作,让他觉得乏味。正胡思乱想呢,电话嗡嗡的响了。侯忠旭心里一惊,面带激动,忙的接起电话:“喂,你好,这里是重案组。”“发生了一起命案,在兴隆川村……”电话是110报警中心打来的。说当地派出所的人已经去了。“好的,我们马上就倒。”侯忠旭挂断了电话。转过身,直奔队长杨浩河的办公室小伙特兴奋,进去就说:“杨队,刚接到一个报案人报案,说是在兴隆川村出了一起命案,人是今天早上发现的,是一具男尸。咱们赶紧过去吧!”听到侯忠旭这么说,杨浩河眉头紧皱。他上下打量着面前的年轻人,不免想起他刚入职那会的场景。:“小猴,你刚从警校毕业还没有经历过什么大案吧!”侯忠旭用力的点了点头。杨浩河继续说道:“那这个案子就交给你了,一会儿你带两个人去调查一下这个案件。”听到杨浩河这么说,侯忠旭的双眼暴睁。万万没想到,杨浩河竟然直接把任务派给了他。要知道这可是十分难得的机会,重案组这么多人,可都眼巴巴等着看呢。“这个……杨队,这么重要的案子让我来处理我怕会有疏漏!还是请您带队!”杨浩河给面子,但侯忠旭不能不懂事。杨浩河站起身走到侯忠旭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要对自己有信心,年轻人就是需要锻炼的,这样,你叫上水斌和苏瑞,你们三个一起去。先摸摸状况,回来咱俩在开会讨论。。”“行,谢谢杨队。”侯忠旭啪的敬了一个礼,急匆匆的走了。一个小时以后,兴隆村到了。此时死者苗振兴家里站满了村民,大家一边安慰苗振兴的老婆,一边看着下车的警察。“我们是市刑侦队的,请问谁叫刘二壮?”侯忠旭走进人群问道。刘二壮是死亡现场的第一目击者,也是本村的村民,和苗振兴的关系不错。“我是!”一个男人高高的举起了手。“带我们去现场看一下吧!”侯忠旭说道。侯忠旭他们跟刘二壮一同来到了案发现场。不过当他看到现场情况的时候,脸当时就黑了。兴隆村不大,,所以苗振兴被杀的消息很快就传播了出去。村民过来围观,至少几十号人在苗振兴尸体旁边,现场早已被破坏。第一次出现场竟然就遇到了这样的大麻烦,这无形当中给侯忠旭他们带来了巨大的麻烦。侯忠旭深吸了一口气勉强的镇定下来,倒是旁边的水斌一脸淡定,拍了拍侯忠旭的肩膀,说这事常事。“我没事,水哥,咱们先把现场保护起来吧!”侯忠旭说道。他的大脑迅速转动,回想起警校学过的种种技能。尽管现场大部分已经被破坏了,不过好在这些村民还是有点法律意识,还有一些自觉性的,在苗振兴尸体周围并没有他们踏足的痕迹,侯忠旭他们三个人以苗振兴的尸体为中心,在距离他直径为两米的地方树立起警戒带,将围观的人群挡在了外面。侯忠旭看了看周围聚集的人群,很显然已经找不到凶手来去的路线。唯一让他庆幸的事情就是今天早上刚刚下完雪,原本干燥的落叶地上不清晰的脚印,在这样潮湿的环境下变得凸显出来。尤其是距离苗振兴尸体前方的脚印特别的清晰。苏瑞拿出白色的喷雾笔将几处比较清晰的脚印打上记号,随即拿出比例尺测量了一下脚印的长度和宽度,同时他用专业的测量尺量了一下每一处脚印的深度。“苏瑞,怎么样,有几个型号的脚印?”“两个,我刚已经比对过了,其中一个是死者自己的,另一个应该就是凶手的了!”“现场还有第三个人的脚印吗?”“暂时还没有发现!”侯忠旭随即对苗振兴的尸体进行了拍照,尸体身上一共有两处最为明显的伤口,其中一处左腹部靠近肾脏的位置,另外一处就是隔膜肌下靠近心脏的位置,同时侯忠旭也注意到留在苗振兴脚下的两处痕迹比较深的脚印,这应该是凶手用力将刀刺入苗振兴身体的地方。苗振兴的尸体是被麻绳捆绑在树干上的,侯忠旭特意给这种粗实的麻绳拍了一个特写,在现代作案工具之中能够用到这种麻绳的已经不多了,或许这也是其中的一个突破口。“这人是谁?”侯忠旭看到一个女人跪在警戒线旁。“苗振兴的老婆!”苗振兴的老婆有些呆滞的坐在地上,见到苗振兴的尸体被捆绑在树上的时候,她意识到自己的老伴儿真的死了,她跪在他的身边嚎啕大哭起来,边哭边喊着,“你说你这个挨千刀的,我早就跟你说不让你干这个村书记,你就是不听,你说说你都多大把年纪了,你还跟这些年轻人争抢什么啊!现在可倒好了,到底是把自己给折里了,你说说你让我们这一家子可怎么办啊!”听到苗振兴的老婆这么说,侯忠旭紧皱着眉头,难道杀害苗振兴的这个凶手跟竞选村支书有关系,他暗暗的将这个事件牢牢的记在心中。“刘二壮,我们有点事情想要跟你了解一下。”侯忠旭转身走到刘二壮的身边,“你跟我去车里一下!”侯忠旭看出来刘二壮有些紧张,两个人随即并排坐在一起,侯忠旭的手轻轻的搭在他的肩膀上,“放轻松点,我们只是了解一下关于死者的情况。”“死者叫什么名字?”“苗振兴,是我们兴隆川村的村支书!”“你是第一个发现他的吗?”刘二壮微微的点点头,“嗯,应该是吧!”“你去的时候发现有其他人吗?”“没有,我也是听到有电话铃声,才注意到林子里面有人的,当时我以为是有谁将手机丢在林子里了,这片林子平时很少有人去的,我寻思能够在早上捡个手机也是一件挺不错的事情,所以我就进林子了。”“你的意思是说你听到的是死者苗振兴的手机铃声?”刘二壮用力的点点头,侯忠旭略微的迟疑了片刻,难怪他在现场搜查苗振兴身上衣服的时候没有发现手机之类的东西,现在想来应该是在刘二壮的手里。“手机在你这里?”“我给大娘了!我见到是苗书记死了,就慌乱的回来报信!”刘二壮说道苗振兴的尸体的时候,他就变得异常的害怕,那种恐惧的眼神是发自内心的。侯忠旭微微眯着眼睛,在公安大学的时候他上过心理学的课,此时刘二壮所表现出来的神态就是一个犯罪嫌疑人所具备的,侯忠旭的双眼直直的盯着刘二壮。刘二壮的眼神游离飘忽不定,嘴唇微微的颤抖着,双手一会儿放在身前一会儿又揣进裤兜,而且他的脑袋会不自觉的左右摇晃一下,这种种迹象都说明他是有意的在隐瞒事情真相,甚至可以说是他在说谎。这种心里变化一般都是心中有鬼之人才会表现出来,尤其是对于初次犯罪之人这样的表现会更加的明显,看到这里侯忠旭更加确定自己的判断。“你确定在树林里就只有你们两个人吗?三月十日晚上你在什么地方?”侯忠旭的问题越来越具有指向性,他这么问显然是在暗示刘二壮在现场,甚至是推断刘二壮就是杀害苗振兴的凶手。“是!”刘二壮先是很肯定的回答,随后又拼命的摇头,“不是,我没在现场!”“你到底在没在现场?你是怎么发现苗振兴的?”侯忠旭加紧了问题,他意识到有重大的发现就在自己的眼前,这个男人一定是有秘密的。“啊……”刘二壮开始疯狂的吼叫着,“你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刘二壮疯了一般的吼叫着,这恐怖的叫声引来了周围的邻居,刘二壮就像是一只没头的苍蝇一般在车里四处乱撞,突然车门被他拽开,他就像是疯子一般的冲了出去。“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有了解情况的村民赶忙上前拦住想要逃跑的刘二壮,“几位警察同志,你们是不了解他的情况,他是一个有间歇性的精神病人,从小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就最近两年他经过治疗才算是好了一些,估计这次的事情又刺激到他了!我就求求你们不要在问他了,让我带他回家好好的休息休息!”侯忠旭的内心狂跳,他毕竟是第一次亲身接触重大杀人案件,以前在课堂上他们也学到过关于谋杀案件的审讯,而且他们也都互相亲自模拟过审讯犯罪嫌疑人,可当他第一次亲身接触到这样一个现实的案件他还是有些慌的,现实的情况显然要比他在学校所学到的要复杂很多,尤其是像刘二壮这种突发状况还是让他有些措手不及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