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大案  >  第6章 嫌疑人

第6章 嫌疑人

3014 2017-08-11 12:44:45
“严村长!”侯忠旭叩响了严大山办公室的房门。“候队长,你可算是来了!”“什么意思?看样子你应该是很期盼我们啊!”“那可不,我就盼望着你们赶紧来,尽早的抓到凶手啊!”严大山说这话可是真心话,当然了这是有自私目的的真心话,只有抓到了这个凶手才能够将这次改革继续进行下去。“既然严村长这么说了,那还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啊!”“配合!一定配合,只要我知道的我一定都告诉你们!”严大山说着递上一根香烟。侯忠旭略微的迟疑了一下,随后就接过来,如果是换做以前的话,他是会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但是这一次他没有拒绝,而且这次他也没再有那种火辣的感觉,反倒是有些享受。“我们想知道三月十日当天晚上最后一个走的村民是谁?”“最后一个走的村民?”严大山迟疑了片刻,他的脑袋里不停的回忆着当天的情况,说实话那天的场面的确非常的混乱,一天之中见到的人实在太多了,他一时间也想不起来,而且这种小事他怎么会注意。“刘根!我记得当天我最后送走的一个村民是刘根。”“刘根?这个人是谁?”“他是刘大宝的爹,就是那五头倔驴之一的爹。”“他同意签字了吗?”“嗯,他签字了!”侯忠旭略微的沉思了片刻,既然是签字了的,那就说明这个刘大宝应该不在被怀疑之列,而且从严大山的描述之中这个刘根应该是一个年岁比较大的人,很显然这样的人一定是没有能力去杀害苗振兴的,至于说他的儿子刘大宝虽然也没有可能,不过侯忠旭还是决定要去了解一下情况。“嗯,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侯忠旭抽了一口香烟,“严村长,你觉得苗书记如果要去找这五头倔驴的话,他最先会去找谁呢?”“王文山!这个人是个老知识分子,虽然对政府有些不瞒,不过毕竟是一个有文化的人,而且苗振兴跟他的关系还算是不错,他如果想要动员他们的话一定是会先去找他的。”“那好,咱们就先去找你说的这个王文山!今天就辛苦你一趟,陪我们走走了!”“不辛苦,配合你们的工作是应该的!那咱们现在就去吧,这个时候他应该还在家里。”“严村长,村里就没按几个监控摄像吗?”严大山长叹了一口气,“前几年倒是张罗过,不过这村里的情况你也清楚,大家都认为没啥用,也没有人出钱,这个事情也就此荒了。”这才是让方歌最为头疼的事情,村里没有监控录像,想要破获案件全都要靠人员排查,这无形当中就增加了工作难度,同时还增加了工作量。“王文山!”严大山还不等进屋就大声的喊着他的名字。王文山见到是严大山来了,转身就准备逃走,好在严大山的眼睛够贼,一眼就看到了正准备从后院逃走的王文山,随即指着他就吼道:“王文山,你给我站住!你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你今天要是逃走了,我们就在你家住上几天,就等你回来!”见到严大山这么说,王文山也只好无奈的回到了屋里。“你好!我们是公安局的!今天来是想跟你了解一下情况!”“我可什么都不知道啊!你们问了也没用!”强烈的抵抗情绪让侯忠旭意识到眼前的这个中年男人一定是知道什么,他的眉头紧锁思考着要从什么角度入手才能够从王文山的口中得到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不要害怕,我们只是想跟你了解一下苗振兴在三月十日这天是否来过你家,就是在前两天。”“前两天的事情我都已经记不得了,再说你们还真不应该找我!”“王文山,我们现在是郑重的警告你,你如果拒不配合我们的工作,我们是会依法逮捕你的!”听到侯忠旭这么说,王文山立刻就有些慌了,他很是害怕警察,随即也就点点头表示自己听明白了,道:“苗书记当天晚上来找过我,让我签字并且许诺我一些条件。”“苗振兴是几点来你家的,又是几点走的?”“嗯……”王文上挠了挠头皮,“应该是在九点四十左右来的,十点二十五左右走的。”“为什么你会记得这么清楚?”侯忠旭的怀疑是有道理的,一个正常人来说是绝对不会将时间记忆的如此准确,能够精确到分钟只能说明这个人是有意的留意了时间,能够有意留意时间的人只有凶手,所以侯忠旭才会如此问。“我记得当时电视里正在播人民的名义,每天两集。我这个人不愿意看广告,所以我会掐准时间来看电视的,每天第二集播放的时间都是九点四十左右,演完一集就是十点二十五了,当时是看完最后一集我送他走的。”“你看到他朝什么地方走的?”“当然是他家了,这么晚他还能去什么地方?”王文山惊诧的看着侯忠旭,“他家就住在我家前院,从这里转过去就是他家了!”“你确定你是看着他朝回家的路去的吗?”“当然,我当然确定了!”王文山意识到他们可能是怀疑到自己了,随即说道:“你们不会是怀疑我吧!我一个老师,我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能带我去一趟苗振兴的家吗?”侯忠旭还是不太信任眼前的这个男人,他决定然他带着走一趟。“没问题!”“这是苗振兴回家的必经之路?”“不是必经之路,不过是最近的一条路,他每次从我家离开都会走这条路回家的!”王文山带着侯忠旭他们走的这条路是一条小路,很窄车子是根本开不进去的,能够走这条路的人本身就不多,而且从苗振兴离开的时间来看,他应该是从村委会直接来到王文山的家,并且是从王文山的家直接回家,这其中是没有去过其他的地方,那么很有可能凶手就是在这条路上对苗振兴下手的。“仔细搜查一下这里,一定要注意细节,尤其是像脚印之类的一定都要多加注意,这条路比较偏僻,不熟悉的人是一定不会走这条路的,所以走的人不多,如果发现跟现场相似的脚印很有可能就是凶手的。”侯忠旭和王文山两个人继续向前走去,转过一个路口王文山指着前面的瓦房说道:“那个就是他家了!”侯忠旭注意到在转过巷角靠墙边的地上有几处血迹,他俯下身子仔细查看之下确定这里所留下的痕迹应该是血迹,好在从案发到现在相隔的时间不是很长,再加上这条小路平时几乎没有什么人走,所以现场还算是比较完整。侯忠旭蹲在一处角落,他确定凶手躲在这里是很难被人发现的,而且从贴近墙角这个地方所留下来的痕迹来看凶手当天晚上也的确是在这里停留过,他叫来了于水斌。“水斌,你看这里的脚印!”于水斌经过测量脚印的大小几乎与案发现场的一样,都是四十一号的平底脚印,他微微的点点头,“没错,看来凶手在谋杀苗振兴之前是来过这里。”此话一出,现场的几个人立刻安静下来,不过他们的内心是激动的,几个人不得不佩服侯忠旭的细心,一个没有人证物证的死案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线索,这只能说明他适合做这个行业。通过现场的痕迹,大致可以判断出来凶手所在的位置,同时也能够判断出苗振兴被袭击的角度,思路理清楚之后,后面的行动就有了方向。侯忠旭叫来严大山,“严村长,把那几个人都叫到村委会。”一路上侯忠旭一直在思索着,通过对王文山的调查现在基本已经可以排除他作案的嫌疑,一是他不具备作案的时间,二是他不具备作案的条件,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教师根本就不扛不动苗振兴一百七十斤的身体,第三点就是王文山如果是尾随苗振兴的话是一定会被他发现的。侯忠旭阴沉着脸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其他四头倔驴,何勇,刘大宝,吴一学,李志刚他们四个人的身高几乎相差无几,都是在一米七到一米七五之间,刘大宝和李志刚他们两个人的身体要略微的比另外两个人壮实一些。“何勇,你跟我来!”侯忠旭起身,“其他几个人都老实的呆在这里,水斌你在这里看着他们。”侯忠旭板着一张铁青的脸,双眼直勾勾的盯着何勇,此时何勇的内心已经慌了,他的眼神四下张望唯独不敢跟侯忠旭对视。“四下看什么看!”冰冷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回荡,“三月十日晚上九点之后你去了什么地方?”“我在家,哪里都没去过!你们要是不相信可以去问我媳妇,也可以去问我们村里的邻居,那天晚上我跟他们一起打麻将来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