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大案  >  第52章 无尸案

第52章 无尸案

3041 2017-09-24 08:51:08
 侯忠旭自从接任刑侦大队副大队长的职务之后,每天忙得最多的工作就是开会,今天又是一个省厅的重要会议,侯忠旭作为市局主要领导坐在了耿秋华的身后,他的电话一直在震动,嗡嗡的震动声惊动了坐在前排的耿秋华。   “猴子,把手机关机!”   侯忠旭看了一眼手机,是苏瑞打来的电话,他的眉头紧蹙,侯忠旭意识到应该是有比较重要的事情,一般情况下苏瑞是不会给他打这个电话的。   “耿局,可能是比较重要的事情!”   “关掉!什么事情还能有省厅的会议重要,等会议结束再说!”耿秋华说完头保持笔直。   会议一直持续了一个半小时,苏瑞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侯忠旭的电话打不通,他只能在会议室门口不停的徘徊。   “猴子,你总算是开完会了,打电话为什么不接?”   侯忠旭看着苏瑞焦急的神情,“怎么了,出什么重大的事情了吗?刚是省厅的视频会议,不允许接电话!”   “刚接到一个报案人的电话,说是在他家的田地里发现了一具尸体。”   “尸体!”侯忠旭紧绷着神经,这个名词太敏感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报案人是在一个小时前发现的,就是我刚给你打电话的时候。”   侯忠旭阴沉着脸,“该死的会议!走吧,咱们现在出发!”   在南城市郊区的一片大棚地里,一群村民围在大棚四周,议论的嘈杂声充斥这侯忠旭的耳朵。此时他们就站在尸体旁边。   村民报案总是有些夸张,在侯忠旭他们面前的并不是一具完整的尸体,只是一条腿,并且还是一条长满了蛆虫的腐尸,溃烂发出的那股恶臭味道让侯忠旭他们无法靠近。   一双运动鞋还在这条腿上,白边蓝面的运动鞋说明了这个死者八成是个男孩,大棚里的温度要高上几度,侯忠旭站在里面已经开始微微出汗,潮湿的空气使得身上的衣物都贴在自己的身上,侯忠旭有些难受。   现场保护的很完整,除了这个农户的鞋印之外就没有第三人的脚印,侯忠旭他们几个人着手对周围展开了调查,一番搜索下来,并没有发现其他的尸体,就连残存的尸骨都没有发现,侯忠旭他们已经放弃了搜索。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尸体?”   “今早,我今早过来务农的时候发现的!”   侯忠旭的眉头微蹙,从尸体的腐蚀程度来看的话,这个尸体应该是十多天前的事情,表面的腐烂程度都不是刚刚发生的,如果农户说是今天早上才发现的,这显然是不符合逻辑的。   “你这些天都干什么了?”   “警官,我这几天都在忙活自家的事情,这个大棚是我前两天才做好,今天才开始准备种。”   “这片地原来是做什么用的?”   “原来并没有做什么用,就是一片荒地,是我今天刚开发出来的。”   听到这里,侯忠旭大致明白了这个情况,如果农户所说的属实,那这一片地已经被动过,这样子来看的话,这里已经不是第一现场,而且现场早就已经遭到了破坏,这里留给他的线索并不是很多。   “好,我们已经接到你的报案!有什么新的发现及时通知我们!”   侯忠旭坐在车里,“苏瑞,最近有没有报案有孩子走失的,或者是报案家庭暴力之类的案件?”   “这个没听说!如果是走失的话应该会立即上班的,但是如果是家庭暴力的话,那各地的派出所就可能会自行解决,这个我们这边是没有消息的。”   “去查一下,看看有哪个派出所接到过类似家庭暴力这类的案件!”侯忠旭略微的迟疑了一下,“顺便去查一下,有没有拐卖人口信息,还有学校辍学生的信息,联系看看都在什么地方。”   “猴子,这个我明白!不过信息量有点大,咱们三个人恐怕是不太够用!”   侯忠旭已经用习惯了他们两人,“嗯,那就叫大伙都过来帮忙吧!你们两个带着他们。”   对于人口排查,派出所的工作是非常的高效,上午下达的通知,到了第二天早上就已经得到了回复。   “猴子,没有人口走失!没有人报案!学校那边也没有消息。”这是苏瑞得到的回应。   “什么!”侯忠旭震惊,“医院有没有左腿截肢的手术?”   “没有!”于水斌从门外走了进来,“市第一医院我已经去过了,外科医生是我朋友,我刚跟他联系过,这一月内没有做腿部整体截肢的手术。”   这就奇怪了,一个尸体的右腿在地里发现,可是却没有人报案,也没有人失踪,难不成这东西还是外星生物。侯忠旭不相信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但现实的情况让他不得不相信。   “难道是有人再恶作剧吗?”   侯忠旭自言自语,这个时候他也不确定发现的这个尸体是否属于人类,于是他给刘法医打去了电话,“刘法医,今天给你送过去的那个尸体是人的吗?”   “猴子,你再跟我开玩笑吗?”刘法医很诧异,“那个当然是人类的,鉴定报告我已经做出来了,尸体应该是一个男孩的,从骨骼的密度判断这个男孩的年轻大约是在十四周岁到十六周岁之间,尸体应该是在十天前被掩埋的,由于是在土里掩埋,含有的杂质和真菌相对来说比较多,所以尸体的腐烂程度要远高于在空气中。所以我判断这个尸体应该是在六天前掩埋的。”   “六天前!”   “是的,六天前!还有一点你要注意,就是这个尸体并不是被斩断的,是用外力拽断的,骨膜没有受到任何的损伤。”   侯忠旭感到恐惧,是什么人会做出如此残忍的事情,他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除了一条腿之外没有其他的发现,最主要的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突然不见了竟然没有人报案,难道他没有父母吗?   侯忠旭更加的疑惑,他感到极其恐怖,他下意识的想到了一个地方,那就是南城市的黑市,虽然这是一个不允许存在的,但是经过这么多年的打击,他们也都脱胎换骨以另外一种新的方式存在,南城市有很多的私人医院,他们幕后的老板有不少就是从事这样活动的人。   “猴子,现在该怎么办,没有报案人,这个情况该怎么处理?”   侯忠旭听出苏瑞的意思,“立案侦查!”   “可是!”   侯忠旭打断了苏瑞的话,“不要可是了,你的意思我明白!按我说的去办!”   张锐坐在办公室里,在他的办公室还有另外一个男人,男人的脸色有些难看,脸上带着怒气双眼直直的看着张锐。   “砰!”男人猛的拍了下张锐的办公室,“张总,你现在给我一个交代,我父亲的病该怎么办?”   张锐现在也想不到好的办法,他也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之前配对的时候都是非常符合的,可手术将肝脏移植到他父亲的身体里之后,就发生了排斥反应,他本身不是医生,对于这个事情他也解释不清楚。   “陆总,你先不要激动!你父亲的病情现在还比较稳定,咱们可以想办法嘛!”   陆远略微的迟疑了一下,“想办法?你倒是给我想办法,多少钱都不是问题,我只要我爸活过来!”   张锐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客户,当然能够住进他们这家医院的也都是这样的人,为了能够多活几年他们都是很心甘情愿的花钱。   “陆总,有你的这句话我就明白了,你放心吧!我这边会尽快安排的!”   “三个月,我就给你三个月的时间!不行我就换地方!”陆远愤愤的起身,“我可是听说他们比你这更有手段,顾客的要求几天就能够满足。”   张锐苦笑了一下,没想到现在这个行业都有竞争,“放心吧!陆总,三个月之内保证把你父亲的病治好!”   这件事张锐办不到,不过他知道有一个人是能够帮助他办到的,他联系了第一医院的黄志华主任,每天来他这里看病的人不下百人,他的手里掌握着很多病人的血型信息,还有他们各项体征指标,为了能够从他这里得到更多有用的信息,张锐在他的身上也花费了不少的心思,包括黄志华现在小老婆吴冰,都是他有意安排的。   “黄主任!”张锐笑着打这个电话,“最近忙吗?晚上想约你吃个饭啊!”   黄志华一听就知道是有事相求,他已经很久都没有跟张锐联系过了,自从得知吴冰是他安排给自己的之后,他就想远离他们,张锐对于他来说就是个麻烦,可是他断然不敢与张锐一刀两断,因为他跟吴冰的那点事没有人比张锐跟清楚了,他深吸了一口气。   “开会呢!有什么事晚上再说!”   “好嘞!那咱们就老地方见,记得带上吴冰啊!咱们可是有段时间没见面了!”张锐特意提及吴冰的目的大家都很清楚。 “行了,吴冰回老家了!你就别费心思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