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大案  >  第53章 李明之死

第53章 李明之死

3024 2017-09-26 10:09:29
 黄岳阁酒楼,一个装修古朴的酒楼,这里是张锐和黄志华两个人经常约会的老地方,三个七的包房是他们永远不会变的,其实黄志华并不喜欢这个包房,他就是在这里被吴兵征服的,也因此而深陷于这段感情纠结之中。   张锐早早的就等候在包房里,嘴里叼着香烟耐心的等待着,右手不停的在桌子上敲点着,黄志华最近的反应他也感觉到了,看来是要给他点好处的时候了。   黄志华缓缓的走进了房间,脸上没有丝毫喜悦之色,他很习惯的坐在张锐身旁的椅子上,“张总,今天找我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黄主任,看你这脸色不是很好,是最近有点太累了吗?”张锐笑呵呵的从兜里掏出了一盒药,“这东西是我朋友从印度弄来的,据说对男人很灵验的,你可以试试,保你焕发活力青春!”   “我现在可没有这个心情!”黄志华将药瓶推回去,“你现在可是害苦我了,就是这个吴冰我现在连晋升副院长都没有机会了,不然我也不会让吴冰回老家的。”   黄志华长叹一口气,“你也不用跟我客气了,你就说你找我有什么事吧!”   张锐这才明白黄志华的心思,“你的事情我帮你想办法,你就不要担心了!既然你不寒暄,那我也就不拐弯抹角的了,我哪里有个肝病患者,急需换肝,这是他的配型单,希望黄主任帮忙想想办法!”   张锐说着将一个信封放在黄志华的面前,“这是劳务费,不会让你白忙活的!”   黄志华哀叹了一口气,“行吧,有消息我告诉你!还有,这是我帮你的最后一次,我们之间的约定已经到了。”   “我知道,我知道!您放心吧!”张锐奸猾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六月三日清晨五点多钟,正值侯忠旭带班,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侯忠旭一骨碌翻身坐起,迷糊着眼睛,双脚在地上不停的摸索着拖鞋,这个时候的早晨还是有些微冷的,侯忠旭将身上的棉被用力的裹了裹。   “喂,什么事?”   “候队,刚有人报警,说是死人了!这是电话,你记一下。”   侯忠旭顿时精神起来,又发生命案,这可真是一个多事之年,这刚半年就已经死了九个人了,如果这同样是一起案件的话,那就是十条人命了。   还不等侯忠旭给报案人打电话,他的手机铃声响起,他微微的皱起眉头,电话上显示的是耿秋华的名字。   “喂,耿局!”   “猴子,又出命案了,你去看一下!这刚头半年就已经死了十个人,你是不是不想让我这个局长干下去了?”   “是!我也是刚知道,我这就去调查!”   案件发生在城西棚户区,这一片可以说是整个南城市最贫穷的地方,在这里住着的都是妓女、流浪汉,还有一些小偷小摸的窃贼,也有一些是沿街贩卖的小商贩在这里居住,还有一些是无儿无女的孤寡老人。   政府曾经对这里进行过改造,只是当时房屋的户主都不同意拆迁政策,所以当时也就没有动,时隔这么多年这里已经早就被人忽略了,在这棚户区的外围,市政府用一道美化墙将他们与这现代化的城市隔离开,美其名曰说是保护古建筑。   消防车在侯忠旭他们之前已经赶到了现场,一股股青烟缓缓的升起,消防队员在寻找着没有扑灭的火源,一具焦尸放在一旁。   经过对周围群众的走访询问,得知这家着火的民房是一个叫李明的男人租住的,男人没有正经的工作,据周围的村民所描述,这个叫黎明的男人平时靠小偷小摸过活,偶尔没有收获他就会靠卖血度日。   大火虽然已经扑灭,但是这个男人租住的房子也已经倒塌,现场基本已经全部破坏,再加上消防队员的踩踏基本已经荡然无存,此时案件进入到了一个尴尬的境地,这个男人究竟是被人害死的还是被火烧死的已经没有人能够说的明白。   “林队,火势的起火点找到了吗?”   “这个比较难,现在还查不出来!现场的情况比较混乱,线索需要一点点的捋顺。”   侯忠旭根本没有办法走进现场,站在李明尸体的旁边,“现场除了这一具尸体还有其他的吗?”   “没有,目前只发现了这一具尸体。”   林淼一脸的愁容,火灾现场死人是最难办的事情,这种事情是说不清楚的,而火灾死人的调查也是最为复杂的。   “候队,你怎么来了?”   “这不是有人报警嘛,说是死人了,我们来现场调查一下具体的情况,现在看来跟我们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啊!”   “哎,希望这件事简单点的好!”   侯忠旭将现场的情况跟耿秋华汇报,也就没有多说其他的事情,随后就回去了。   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简单的过去了,却不曾想事件远没有他所想的那么简单,李明一个单身流浪汉无牵无挂,没有人管他,社会上也没有人会在乎他的存在,不过消防队却不能不管,他们必须要明确案件的起因经过。   林淼此时拿着一份尸检报告来到侯忠旭的办公室,“候队!”   “林队,你怎么有时间来我这里走走!”侯忠旭起身给林淼沏茶,“快请坐!”   “看来这件事还是要麻烦你们处理了!”   “怎么说?”   林淼略微的迟疑了一下,“你看看尸检报告吧!”   侯忠旭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接过尸检报告的时候有些紧张,抬眼看了看面前的林淼,“是关于那具被烧死的尸体吗?”   “就是李明,具体的你看尸检报告吧!”   侯忠旭打开尸检报告看到李明那具焦尸,当然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在后面的报告审查,李明的肝脏遗失,还有他的心脏也一同不见,胸口有三十五厘米的刀口。   “这是……”   “没错,就是你所想的那样!”   “凶杀案!”   侯忠旭紧张起来,盗窃人体器官可不是小案子,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可就是一起谋杀案,“苏瑞,水斌,你们两个人来我办公室一趟!”   “林队,李明家的装户图有吧!你们去现场的时候又没有看到什么人?”   “当时的情况比较混乱,我们只顾着救火,其他的事情我都没有注意到。”   “起火点找到了吗?”   “起火点已经找到了,线路老化导致电线短路,引起的火灾。”林淼说着将另外一份火调报告交到侯忠旭的手里,“这是我们根据现场情况做出的一份火调报告,具体的细节都在这里面,希望能够给你们一些帮助。”   侯忠旭深吸了一口气,“多谢!看来我们又要忙起来了!”   林淼已经交代完起身准备离开,“那好,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助的尽管来找我!我队里还有事就先走了!”   “林队,还有一件事!现场找到的物品你们都移交给我们吧!”   “没问题,明天去我们队里取!”   侯忠旭将案件的情况简单的跟苏瑞和于水斌他们两个人讲述了一下,不过很显然消防队的调查方向跟他们的调查方向是不同的。   于水斌看了一眼火调报告就放在一旁,“这个东西没什么大用,咱们还是要亲自去现场看一下。”   现场只有房子的骨架,根据消防队的火调报告,李明所租住的房屋格局相对来说比较简单,进门的第一个隔断的房间是厨房,一个不足七平米的空间,通过厨房向里走就是卧室。主卧室相对来说比较宽敞,有十五平米大小,这里就是他主要的活动区域,床摆放在靠东墙和南墙的位置,是坐北朝南摆放,在床的脚下是一张三人沙发,从床边一直抵到墙边,在沙发的正前面是一个简易的茶几,距离茶几四步远的距离还有一个木质的电视柜,一台已经被烧的所剩无几的老式电视机,距离电视柜不远,紧靠着门边一个已经被烧通黑的铁盆掉落在地上,在门的另一边的角落正对着床头的地方放着一个冰箱,冰箱旁边有几个少烂的铁架,相信这里应该是一张桌子。   于水斌有些迟疑的看着现场,“按照这个情况来分析,李明的家中应该是没有什么家用电器的,就这几个家用电器应该不至于造成超负荷运转,不超负荷运转的话,线路根本也就不会有老化的可能性,更不能会出现短路现象。”   转而考虑到是人为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但是现场的环境已经看不出有任何的痕迹。侯忠旭打开了火调报告,按照上面的调查显示当时李明死的时候是躺在床上的,也就是说李明应该是头北脚难的躺着,这很显然是不符合正常的逻辑思维的,一个正常的人如果躺在室内,突然发生火灾很显然是会本能的做出逃生的反应,就算是睡得再沉的人也断然不会没有任何的反应,但是李明确确实实在死的时候是平躺在床上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