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大案  >  第12章 隐情

第12章 隐情

3049 2017-08-15 09:23:05
侯忠旭注意到在被禄下面一条橘黄色的内裤裸露在外面,当他的眼神注意到的时候,严大山的老婆似乎也发现了,顺手将内裤塞进了被里,脸色有些微红很显然是有些不好意思。 严大山的老婆语气上也没有那么的强横,“你们想要了解什么?” “我想问一下,严大山是不是有什么疾病?” “什么意思?” “我们在他的体内检测到了一些麻醉类的药物成分,他在临死之前应该是服用过一定剂量的麻醉类药品。” 听到侯忠旭这么问,她先是一愣,随即说道:“我们家老严的身体一向都很好,这么多年来很少吃药的,他根本不可能吃药。” “你就没注意到当天严大山的身体情况吗?” “他当天早上出去的时候身体好好的,没有任何的异常情况。” 苏瑞与侯忠旭示意了一下,他随即转身离开卧室。 侯忠旭随后又随便问了几句,其实对于整个案情她知之甚少,不过也不知怎么的,侯忠旭竟然鬼使神差的突然问了一句。 “你认识董武吗?” 很显然此时突然提出这样的问题有些没头没尾,不过侯忠旭就这么问了。 严大山的老婆听到侯忠旭这么问,刚刚脸色微红的她转眼间变得苍白,哽咽了半天才说了一句话,“认识!认识吧!是在结婚典礼上认识的。” 侯忠旭只是看眼前的这个女人跟董武的年纪相仿,尤其是严大山的家中摆放的照片并没有他们一家三口的合照,想来他们应该是后到一起的才是。 不一会儿的功夫,苏瑞从外面回来,手里握着一个吃剩下一半的鸡蛋。 虽然现在农村的生活条件已经好了,不过也绝不会如此奢侈到剩下一半鸡蛋都不吃的程度。苏瑞手中握着鸡蛋,问:“这鸡蛋是什么时候的啊?” “啊!我也记不清了,自从严大山出事这家里我就没怎么收拾过!应该是前两天的吧!” “你的意思是严大山死之前的早上是吃过鸡蛋的?” “嗯!”严大山的老婆轻声的说道:“那天他说这鸡蛋味道不对,就没吃完。” 侯忠旭和苏瑞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看来严大山血液里的阿托品类药物很有可能就是因为这个鸡蛋的缘故。 “行吧,今天我们就了解到这里,有什么线索一定要及时的通知我们!” 严大山的老婆只是轻声的哦了一声,随后起身送走侯忠旭他们,临走的时候她还特意回头看了看炕上的内裤是否露出来,虽然这个细微的动作很随意,不过却都在侯忠旭的眼中。 “苏瑞,这个女人有问题,一定要盯住她!” “放心吧!”苏瑞微微的点点头,“他们家的后门没锁,我想在咱们来之前这里应该还有其他人在才对。” 回到市局,苏瑞就去法医室对这个鸡蛋进行了鉴定,事情果然就如同他所想的一般,这个鸡蛋里面含有阿托品这类药物的成分,这么看来是早就已经有人事先做好了准备。 “猴子,现在可以肯定严大山并不是因为失去刹车才导致的死亡,应该是因为这种麻醉性药物导致了他的动作迟缓,才会出现这样的意外。” 这个消息无疑是惊天动地的好消息,原本已经中断的线索现在却有了新的眉目,这么看来这件事跟严大山的老婆是脱不了关系的。 “把严大山的老婆传唤到局里!” 市局地下的询问室,严大山的老婆不停的摩擦着双手,这里的温度的确是要低一些,不过并没有冷到需要搓手的地步,看得出来她的神经十分紧张。 同时于水斌带队开始对严大山的家进行搜查,希望能够找到相关的证据。 “你跟严大山生活几年了?” “五年多了!” “你们两个人的感情如何?” “挺好的,一直都很好!我们俩这几年没红过脸也没吵过架,怎么了?” 侯忠旭冷哼一声,“你们夫妻俩的关系很好,既然感情很好为什么要下药害他?” “我下药害他!”严大山的老婆双眼暴睁的看着侯忠旭,“我为什么要下药害他,再说你们说我是拿什么药害他的?” “麻醉药!” “不可能,我连什么是麻醉药都不知道,再说你在我们家里发现这种东西了吗?” “别着急,这个很快就会有证据的!” 严大山的老婆冷笑了一下,“你们要有证据再说,没证据冤枉我的话,我会去告你们!你们这帮人不去找凶手,就知道在我这里找线索,我现在倒是要看看你们是怎么冤枉我的!” 面对严大山老婆耍横撒泼,侯忠旭并没有理会,此时这个问题并适合继续争论下去,转而问道:“我再问你一遍,你是否认识董武?你们俩是什么关系?” 严大山的老婆非常坚定的说道:“这个问题你们之前已经问过我了,我跟你们说过我们俩只是认识,并没有太多的交往!” 一个电话打进侯忠旭的手机里,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喂,哪位?” 电话那边一个清晰的声音说道:“是侯警官吗?” “我是,有什么事吗?” “我是兴隆川修理部的小陈,上次你们来我这里调查过!” 侯忠旭立刻就想起来了这个人,“有什么事,你说!” “我这段时间发现我丢了一把楔口钳子,那把钳子很特殊,是专门维修刹车线路的。” “好,我知道了!” 得到修理部小陈的电话,侯忠旭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看来当时严大山出车祸的时候现场是有人的,而且是有人故意在其他人到来之前将面包车的刹车线剪断,从而造成了一个意外事故的假象。 面对严大山老婆的矢口否认,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于水斌那边能够拿到充分的证据。 “你现在不要想着隐瞒什么事情,这对于你来说都是徒劳的,我们现在已经掌握了充足的证据,如果你不老实交代问题的话,我们会认为你就是故意谋害严大山的凶手。” “你们这是冤枉我!我怎么会去谋害严大山,这么做对我有什么好处!” 其实这也是侯忠旭想不明白的事情,对于改嫁过两次的女人来说,她的人生已经走过了一半,如果再想要嫁人都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害死严大山对于她来说没有任何的好处,而且看这个女人也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应该不会做出这样的傻事。 于水斌的动作很快,人虽然没有回来,不过电话已经打了过来,“猴子,现场发现了一个男人的脚印,不过并没有在严大山家中发现任何的麻醉药品。” 侯忠旭的眼神紧紧的盯着严大山的老婆,“很好!有证据就赶紧回来吧!这个男人肯定是跑不了的!” 严大山的老婆听到侯忠旭这么说,神色有些慌张,看到她脸上变化的表情,侯忠旭确定他的判断。 “你难道还不打算老实交代问题吗?”侯忠旭猛的一拍桌子,“说,那个男人是谁?我们在你家已经提取了那个男人的生殖体液,现在给你机会,你这是将功赎罪,你知道吗?如果让我们抓到他的话,你们两个人都会判无期徒刑!” 此时的侯忠旭什么都不知道,他所说的都是在吓唬她。 侯忠旭这么一说,严大山的老婆慌了,不经意间竟然说道:“怎么会有生殖体液的呢!” 听到女人这么说,侯忠旭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你想要隐瞒是隐瞒不住的,现在我们怀疑是你么你们两个人合谋害死严大山的。” “不会,我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我懂法,我知道杀人是要偿命的!” 严大山老婆的心里防线彻底被击溃,侯忠旭冷哼一声,“既然不是你谋害的严大山,你就老实的交代出那个男人是谁,否则你就要替他背黑锅。” 女人支支吾吾的还是不肯说,侯忠旭大喝道:“跟你偷情的那个男人是不是董武?你们两个人是不是早就已经认识了?” 严大山的老婆哇的一下哭了出来,她颤抖的说道:“我们两个人是在一起了,不过这都是在严大山出事之后的事情,我们两人可没有谋害严大山。” “水斌,你现在立刻去董武家,把董武带过来!” 于水斌的动作很快,不过等他来到董武家的时候,董武人早就已经不在了,除了一些随身物品之外,其他东西都还在。 而就在这个时候又一个电话打到侯忠旭的手机中,是杨浩河的电话,“猴子,我这边刚接到一个报警电话,说是有个叫马四的人被绑架了!” “说,董武现在在什么地方?”侯忠旭近乎疯狂的走到严大山老婆的面前,双手紧紧的抓住这个女人的衣领。 严大山的老婆有些害怕,颤巍巍的说道:“他应该在家里吧!” “混蛋!你到现在还敢撒谎!董武根本不在家,你如果还不告诉我,下一个死的人就是马四!” 女人听到侯忠旭的话有些恐惧,“董武在后山还有一个住处,我去过!”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