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大案  >  第48章 鱼枪的踪迹

第48章 鱼枪的踪迹

3042 2017-09-20 16:59:19
 张恩泽出现在停尸房是在案发后的第四天,张恩奇的尸检已经结束,张恩奇的身体上有着数道缝合的伤口。  张恩泽看到这个情况略微的惊恐了一下,不过随后他就变的很平和。  “候警官,我弟弟是怎么死的?”  “现在初步判断是有人谋杀,不过这个线索不是很清晰,具体的作案工具还没有找到。”  “哦!那你们可要替我的兄弟报仇,找出真凶啊!”  “这个是自然,我们分内只是。”侯忠旭见张恩泽非常的平静,继续说道:“张恩泽,我记得你家是开鱼店的,是吧!”  张恩泽的脸色一惊,“是啊,这跟我弟弟的案子有什么关系吗?”  “哦,也没什么关系,我就是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张恩泽的反应倒是让侯忠旭有些惊讶,“我是想跟你了解一下捕鱼用的鱼枪。”  “是这样啊!这种东西很少有人用的,卖这种设备的都算是比较专业的人了。”  “这种东西大概能够射多远的距离?”  “这个就要看型号的大小了,从几米到几十米的都有。”  “你的店里有卖的?”  “没有,我不卖这种东西,在咱们这里基本上是不需要的,咱们是属于内陆地方,普通的老百姓也就是钓一钓江河里的鱼,用不上这设备。”  侯忠旭抿抿嘴道:“你跟你弟弟多久没有联系了?”  “从你们上次来找我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跟我的弟弟联系过。直到这次出了这事我才见到我弟弟。”  “这么长时间你就没给他打过电话?”侯忠旭有些意外,两个亲兄弟之间的联系怎么会这么少,不过这也属正常现象,他无奈的说道:“好吧,没什么事了!你把你弟弟的尸体安排一下,准备火化吧!”  “多谢几位警官!”  张恩泽伸出壮硕的手臂,很轻松的将张恩奇的尸体抱起。  侯忠旭注意到张恩泽的手臂上有条暗红的结痂,应该是刚刚形成的伤口。  “等等!”  张恩泽略微迟疑了一下,用力的抿抿嘴,“侯警官,还有什么事吗?”  “你这道伤口是怎么回事?”  “这个?”张恩泽意识到侯忠旭所指的是他手臂上的这道伤口,“前两天去市场进货抓鱼的时候,被铁板剐坏了。”  “没事了,你最近都会在店铺里吧!”  “过几天我可能会出趟远门,我朋友弄了一条好鱼,我打算去接过来。”  “知道了!电话随时保持畅通。”  送走张恩泽,侯忠旭他们回到了办公室。  “猴子,你不觉得这个张恩泽的情绪太平静了,一个人面对自己的弟弟被杀还能够保持这样的心境,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张恩泽早就已经知道了这件事。”  侯忠旭点燃一根香烟,“你的意思是说张恩泽早就知道张恩奇被杀,还是想说张恩泽就是凶手?”  “这两种都是有可能的,现在我还不知道!”  “好了,这些都只是怀疑,并没有直接的证据。现在一方面是要继续找寻凶手的目的,既然大家对张恩泽有所怀疑,那另一方面咱们就盯住张恩泽,关注他的行动。”  听了张恩泽的描述,就目前的了解来看暂时还没有发现有任何的不妥之处,虽然张恩泽的情绪平静异常,但这并不能说明他就有问题,只能说明这个人的城府相对来说比较深。  侯忠旭点燃了一根香烟,他在思考的是这个凶手的目的是什么,这些女人的躯体对于他来说有什么特殊的意义,还有就是这些女人的躯体都去了哪里,这才是这个案件的关键。  “苏瑞,王瑞春那边有什么新的发现吗?”  苏瑞这个情报小间谍也很无奈的摇摇头,“没有,我这边没有收到任何的信息,自从你跟他正面冲突,他们对我都保密了。”  很快就进入到了烧烤的高峰期,这段时间是打架斗殴事件的高发期,偷盗抢劫案件也逐渐增多,公安局的警力明显不够用,原本还有一部分警力会抽调来调查这个连环奸杀案,现在已经无人可用,侯忠旭他们三个人想要监控所有的信息显然是不可能的。  而且,案件因为没有找到更多的证据,已经进入到了一个死胡同。  王瑞春此时已经有些后悔,他后悔自己为了争功来到这里,这个案子原本他想的要复杂的多,但是这种影响已经形成,从他来开始就大刀阔斧的干工作,影响可谓是极大的,破获这起案件是摆在他面前不得不做的事情。  王瑞春现在最恨的就是这个凶手太过狡猾,而且他也知道侯忠旭正在调查此事,他动了动脑筋,觉得这件事应该想个办法顺水推舟,推到侯忠旭的身上,这样他也就能够从这个油锅里面跳出来。  “猴子,有线索了!”  于水斌的电话可谓是久旱逢甘霖,这一句有线索唤醒了侯忠旭的神经,侯忠旭腾的一下从椅子上蹦了起来,顺势掐灭了烟头,“什么线索?”  “我发现鱼枪了!”  “鱼枪!你是说射杀张恩奇的那个鱼枪?”  “这个现在还不得而知,不过你们知道这把鱼枪在什么地方吗?”  听来似乎是很出乎意料的样子,侯忠旭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这个东西会是在什么地方,“渔具商店呗!”  “不对!”于水斌说来很得意的样子,“这还是我一个朋友告诉我的,他是在水产市场的商店里看到的。”  “什么!”听到于水斌这么说,侯忠旭震惊。  所有的信息都能够核对上,黑色的塑料袋也是水产市场上使用的,包括李艳红案发现场所发现的那个防水布的痕迹,还有就是这把鱼枪的发现,都告诉侯忠旭这个事件跟他们都脱不开关系。  “水斌,你的这个发现太关键了!走,快行动!”  按照于水斌朋友的指示,他们几个人找到了那家店铺,一个憨厚的大胖子坐在办公桌后面,两排大冰柜并排摆放在他的面前,见到侯忠旭他们几个人进来,胖男人很是热情。  “几位,想买点什么样的海鲜,我这里有阿拉斯加的帝王蟹,还有各种活海鲜,你们看想要什么!”说到自己的产品,胖老板就有一股子生龙活虎的劲头。  侯忠旭的眼神四处查看了一番,“我们今天来不是买海鲜的,我是想跟你了解一下情况,听说你有一把鱼枪?”  胖老板的眼神盯着侯忠旭,“你们是警察?”  “是!”  “鱼枪这种东西也犯法的吗?”  “不犯法,不过跟一起案件有关,希望你能够配合。”  “兄弟,我买来这种东西是收藏的,只是随便玩玩,怎么可能会去犯案!”  “这事你先别解释,把你收藏的那把鱼枪拿出来我们看看!”  胖老板战战兢兢的走进里屋拿出了那把一米多长的鱼枪,“这就是我收藏的!”  看着胖老板一个人拿着这把大鱼枪显得很是吃力,如果想要用这种东西去射杀张恩奇显然是不太可能的,侯忠旭脸色有些难看,用力的抿抿嘴。  “多谢老板!看来这种东西也只能是用来收藏的!”  苏瑞接了一个电话,转身离开了海鲜店,不一会儿他又回来。  “猴子,刚刚耿局来电话了,说是警局的警力不足,要撤回监控张恩泽的警察。”  侯忠旭眼睛一转,“已经监视张恩泽多久了?”  “已经一周了,准确的说今天完事就已经八天了。 ”  “八天了!看来咱们之前的猜测方向还是有偏差,这个张恩泽并不是像咱们所想的那般。那就撤回吧!”  于水斌不太同意侯忠旭的想法,“猴子,现在撤回有些不妥,这段时间可没有发生任何的命案,你不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吗?”  “看来你们的意思还是怀疑张恩泽是吧!”侯忠旭当然明白他们的想法,“咱们今天去看看他,再去了解一下他的情况,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就撤回,这样没问题吧!”  这已经是侯忠旭第三次来到张恩泽的商店,张恩泽依旧很平静的坐在柜台后面,摆弄这他的这些商品,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很喜欢这些东西。  “侯警官,你们怎么有空来我这里!”  “最近比较忙,没时间来你这里走走!我们来看看你的状况,你弟弟的事情我们也感到难过,不知道你这边有没有什么线索能够提供一下。”  “还没找到凶手吗?”  “还没有!”  张恩泽很平静的看着侯忠旭,“如果实在找不到那只能说明我弟弟命该如此,他肯定是在社会上得罪了什么人,我弟弟的脾气性格太直,得罪人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你能想得开是很好的!”侯忠旭趴在柜台上,注意到在柜台里面零零总总的渔具,有几种极细的钢钉。  “这些东西是做什么用的,我从来没见过!”“哦,你说这些啊!”张恩泽从柜台里面拿出来,“这些都是用来做鱼钩的,我这里的鱼钩都是定制的,根据客户的不同需求现场制作,有些客户钓特殊的鱼就需要特殊的鱼钩。”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