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大案  >  第39章 绑架者

第39章 绑架者

3036 2017-09-12 10:04:49
老板有些不太高兴,“你是什么人,让我给你们找监控!”   “妈的,少废话!我们是警察!”侯忠旭比较激动,他完全没有顾忌到自己的形象,此时就跟一个流氓一般。   “把证件拿来给我看看!”   苏瑞亮出了自己的证件,老板这才相信他们的身份,指着柜台后面的那台电脑说道:“东西都在那里,你们自己看吧!”   这点小东西自然是不会难住苏瑞的,听着鼠标咔咔的响动,不一会儿的功夫,他就已经将视频监控资料调取出来。   “猴子,昨天晚上大概是什么时间的事情?”   侯忠旭略微的思索了片刻,“我也记不太清了,我记得我是九点多进来的,你从九点钟开始播放。”   画面显示在九点钟,这个时候大厅里的人就已经不少,不过还没有见到侯忠旭的身影,直到九点十七分的时候,侯忠旭的身影才出现,此时他跟邓云两个人就倚在墙边聊天,大约聊了十五分钟左右,两个人才分开。   紧接着侯忠旭走出了大厅,邓云跟随这一个侍应生走进了一个包房,之后就一直都没有出来,知道十点四十五分的时候,邓云被两个男人搀扶着走出了歌厅的包房。   苏瑞迅速的调取出门外的监控摄像头,摄像头的雪花比较大,设备多少有些老化,他再次调到了十点四十五分的位置,画面中显示两个男人搀扶着邓云坐上了一辆出租车,由于监控设备的缺陷,看不清楚出租车的车牌号。   “老板!老板!”侯忠旭大声的将里屋的老板喊了出来。   “几位警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侯忠旭指着画面中的那个侍应生,“这个人是你们这的工作人员吗?”   “是,是!”   “把他叫过来!”   侍应生毕竟岁数比较年轻,他还从来都没有经过这样的事情,见到警察他的心就开始发抖,战战兢兢的不敢说话。   “这两个男人你认识吗?”   侍应生摇摇头,“不认识,这两人我是在这里第一次见到过。”   “是你给叫的出租车吗?”   “是的!”   “车牌号多少?”   “这个我真的没记住,我没留意啊!”   于水斌从外面走了进来,他趁侯忠旭他们在里屋调查的功夫,在大道上稍微的查看了一下天眼,这条街是他们公安机关重点观察的街道,所以这上面天眼摄像头都是好用的,尽管不是高清摄像头,但应该能够看得清楚车牌号。   侯忠旭阴沉着脸,“行了,没你什么事!”转头看向老板,“把外面的摄像头换成高清的,明天派人来查,不合格就停业整顿!这份监控录像我们先拿走了,回头去公安局领!”   侯忠旭很是气愤,这一来一往的就会浪费很多的时间,这期间发生任何的事情都是有可能的,尤其是在肯定邓云是被绑架的情况下,这是很危险的。   从歌厅走出来,于水斌问道:“猴子,有什么结果?”   “没结果,这他娘的监控竟然还是个坏的!”侯忠旭指着门外右上角的监控摄像头,“你那边怎么样,这周围有天眼监控吗?”   于水斌微微的点点头,“嗯,有的!正对着这家歌厅,我准备回去调取出来!”   “很好,这件事交给你负责!我跟苏瑞去调取这两个男人的身份信息。”   张恩奇早就已经按耐不住内心的狂躁,看着还在昏迷中的邓云他浑身充满了激情,如果不是张恩泽的阻拦,他早就强奸她了。   “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说你抓来这个女人,还不让我碰,你这是什么意思吗!”   他们两个男人在地下室之中,邓云规矩的躺在他们的面前,张恩泽略带玩味的等待着邓云慢慢的醒来,他只想知道这个女人醒来的时候会不会超出他的预料。   邓云双手揉着自己的脑袋,眼睛肿胀的睁不开,地下室昏暗的灯光忽明忽暗晃动。又过了一分钟,邓云才意识到自己在一个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   邓云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摸自己的身子,当她意识到自己的衣服还在的时候,她疯了一般的从床上跳了下来,张恩泽丝毫没有阻拦之意,在这里她根本逃不出去,摆在邓云面前的是拇指粗的铁栏,这是张恩泽自己焊制的,邓云跑到铁栏旁的时候就已经失去了逃跑的意志。   “两位大哥,我求求你们了!你们放过我吧!”   邓云的恳求并没有换来他们的同情,反倒是激发了张恩泽的那种占有的欲望。两个男人缓缓的走到了她的身旁,伸手抓住了邓云的双手。   邓云奋力的反抗了两下,只是她的反抗显得很无力,身体缓缓的被按压在铁床上,双手双脚都被反扣在铁床上特制的手铐上。   这一次张恩泽进行了改装,他在铁床上焊接了手铐,并且手铐的材质是用呢绒绑带所制,这样一来就不会对女人的身体造成伤害。   张恩奇已经迫不及待了,上两次这么做的时候,就意味着他能够很快释放男人的欲望,他不等张恩泽说话,伸手将邓云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解开,直到露出了内衣为止。   邓云拼命的嘶吼着,嘶吼声只能在这地下室里回荡,张恩泽对这件地下室做了全封闭的隔音处理,只要关上地下室的铁门,里面再大的声音,外面都听不到。   啪的一记耳光扇在邓云的脸上,“妈的,给老子老实点!”   邓云不敢再喊,她看到站在张恩奇后面的那个壮汉手里拿着一把尖刀,她想不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她害怕自己丢了性命,哽咽着却不敢大声哭出来,眼泪随着眼角滚落。   张恩泽将邓云身上的衣服一点点的剪开,他是不会伤及到邓云的皮肤,这对于他来说是很重要的,脱下来她身上的衣服足足用了十分钟的时间,这对于邓云来说是一种折磨。   张恩奇看着一具赤身裸体的女人,他也忍受不住这种折磨,他早就已经脱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大哥,你刚才说过要让我先来,我可就不客气了!”   邓云的哀嚎却并没有换来他们的同情,这是她人生中的第一次,疼痛让她大叫,这种叫声更加刺激着在她身上的张恩奇。   侯忠旭他们已经回到了警局,这两个男人的照片输入到电脑之中,“候队,这两个男人,一个叫张恩泽,另一个叫张恩奇。”   “他们是亲兄弟?”   “是的!”   侯忠旭略微的思考了片刻,“能查一下他们的社会信息吗?”   “没问题!”不一会儿的功夫,电脑显示器上面就显示出了张恩泽和张恩奇的家庭信息,“张恩泽结过婚,现在是离婚状态,他没有孩子。张恩奇单身至今未婚,十五年前他们的母亲死于乳腺癌,五年前父亲死于车祸。”   “有他们的住址吗?”   “有是有,不过这信息都是五年前的事情了,估计现在的地址情况不准确。”   信息更新的不及时,信息的不准确给案件的侦破带来了极大的困难,侯忠旭无奈的点根香烟,“多谢了兄弟!”   除了知道这两个男人的名字,其他的线索一无所知,就连他们现在的住址他都不知道。侯忠旭将电话打给于水斌,“水斌,你那边什么情况?”   “猴子,你先不要着急,我这边正在调查有结果我马上就告诉你!”于水斌此时正在调取当时的监控录像,“猴子,猴子!”   “我在!”   “我这边有线索了,看到他们进了山海街。”   “山海街,那是属于哪个派出所管辖?”   “东山区派出所的管辖范围!”   这个消息来的太及时了,他很兴奋的说道:“水斌,你在刑警队等我,我现在就过去接你,咱们一起去。”   四月三十日下午两点钟,侯忠旭他们在派出所同志的带领下来到了山海街,一家卖宠物鱼的商店。   侯忠旭他们的车子停在店铺的对面,“这就是你们要找的那两兄弟!”   一家宠物鱼商店,侯忠旭的眉头微皱,他推开了商店的大门,旁边欢迎光临的声音立刻响起来,一个壮汉缓缓的走了出来,这个男人侯忠旭有印象,他应该就是哥哥张恩泽。   “先生,你是来买鱼的吗?”   张恩泽很谨慎的看着侯忠旭,他不认识侯忠旭,下意识的提高了警惕。   “你是张恩泽吧!”   侯忠旭一说出自己的名字,张恩泽立刻就意识到来人应该是警察,他微微的点点头,“是的,我就是张恩泽,不知道你们是哪位,找我来有什么事?”   “这个女人你见过吗?”侯忠旭拿出邓云的照片。   张恩泽略微的思考了片刻,“见过,我和我弟弟送这个女人去的宾馆。当时她喝多了,也说不出家在什么地方。”   “送到什么宾馆?”   “七月假日宾馆!”张恩泽说的很淡定而且很自信。   “你们之间发生过关系?”   张恩泽微微的点点头,“是的!这不是很正常的嘛,各有所需都是心甘情愿的事情!”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