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大案  >  第46章 第一现场

第46章 第一现场

3033 2017-09-18 15:24:13
 与之前发生命案的情况不同,这一次凶手选择了在同一个地点将尸体分解后抛在一堆,可是在这一堆尸体之中却并没有发现女人的躯体。   王瑞春脸色阴沉的站在这些尸体的面前,这是很打脸的一件事情,就在三天前刚刚宣布了连环奸杀案破获,今天竟然再一次发生这样的命案,这无疑是在给他上眼药。尤其是当他看到侯忠旭也出现在他的面前的时候,他的心情就更加的复杂。   “王队!”侯忠旭很客气的点点头。   王瑞春显然没有这个心情,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走进警戒带。   侯忠旭他们几个人也随着王瑞春进入到垃圾袋周围,同样的黑色塑料袋,同样的手法将尸体包裹,内脏和躯体依然是分开的,这样的手段跟之前发生的奸杀案几乎是如出一辙,这显然不是两个凶手所为。   王瑞春看了看现场的情况,很快就将这次的事件定性为另外一起谋杀案,他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要将这两起案件分开对待,这样才好掩盖他之前判断的失误。   两个人的意见遇到了激烈的碰撞,侯忠旭这次是耿秋华派来的,他很清楚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王队,你的这个说法我不赞同,这个案子我跟进过很久,这与之前两起谋杀案的手段如出一辙,不是同一个凶手很难做出这样的手段。”侯忠旭略微的思考了片刻,“而且我判断这个凶手应该是一个人所为。”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的想法就是很单纯的破案。”   王瑞春脸色铁青的看着侯忠旭,“既然你有你的想法,那你就按照你的思路去破案,我们两个人就不要互相干涉,耿局的意思是让你参与,总指挥还是我吧!”   “王队的意思我明白了!”   侯忠旭转身离开了现场,现场的情况他基本已经掌握,女人除了躯体不在,其他的部位都是完好的,很显然这是凶手故意留下来。   “苏瑞,你一会儿会局里查一下这个电话号,看看这个人是谁,还有能不能定位到这个电话号的位置。”   “好的!”苏瑞接过电话号码,“这是外地手机号,这是哪里来的?”   “这是昨天晚上一个陌生女人打给我的,我当时以为是打错了,或者是有人故意恶搞我,我也没在意,你去查一查看看跟这个女人有没有什么关系。”   “嗯!明白了!”   “水斌,一会儿你跟我去把张恩奇的案卷调取出来,咱们看看有什么线索没有。”   侯忠旭随即拨通了刘法医的电话,“刘法医,张恩奇的尸体还在你们那里吗?”   “嗯!还在,没有人来认领!”   “太好了,我们这就过去,还希望你能够帮助我们。”   “猴子,这事你就不要参与了,作为朋友我奉劝你坚守好你的职责。”   “这是耿局的命令!”   刘法医立刻明白了侯忠旭的意思,“我在法医室等你。”   带着张恩奇的案卷,侯忠旭他们来到了法医室。   “刘法医,就你看这个张恩奇是怎么死的?”   刘法医略微的思考了一下,“从现场的情况来看,张恩奇应该是从楼顶跳下来摔死的,他的伤主要是在头部和颈部,多处骨折所致。”   “有没有人为的可能性?”   刘法医拿出了这份尸检报告,“这种可能性不能排除,从尸检的外观形态来看是无法看得到具体的情况。”   “为什么没有对尸体进行解刨分析?”   “这个……”刘法医略微的迟疑。   “有什么直说!”   “这是王瑞春的安排,毕竟已经可以确定张恩奇是凶手,我们也就没有过多的去纠结这个事情。”   “刘法医,现在如果对尸体进行尸体解刨还能够看得到尸体损伤的成因吗?”   “这个当然是可以的,只要尸体受到的外力作用,都会有现象的。”   “那就好,那咱们现在就开始吧!”   张恩奇的尸体被放在冷冻柜了保存,取出的时候身体上已经形成了一层厚厚的冰霜,缓了大约四个小时,他的尸体才渐渐的划开,触感上就如同带皮的冻猪肉一般。   刘法医边动刀边说,“张恩奇的损伤主要是在头部,这说明他跳楼的时候是脑部先着地的。”   “嗯!”侯忠旭微微的点头,“现场我去看过,那个基督教堂的最高处,距离地面大约十米左右,这个高度跳下来应该不会致死,除非他是大头朝下。”   “是的!”   刘法医已经将张恩奇的头发全部剃光,从这里能够很明显的看得到脖颈骨向外突出,刺穿了脖颈处的肉皮。只见刘法医沿着破损的皮肤向上划开了张恩奇的头皮,同时在张恩奇的头部还有条状的表皮脱落,同时他的左脸有严重的撞击痕迹。   刘法医将这处的表皮同样切开,指着这处伤口说道:“这里并没有出血点,这说明张恩奇的死因并不是因为头部撞击地面导致的死亡,脖颈骨的损伤才是最直接的死因。”   于水斌站在一旁翻看着张恩奇死时现场的照片,在他跳楼的下面有一处帆布棚,从现场的照片看张恩奇应该是从楼上跳下来落在帆布棚上面。   “猴子,你觉得人从十米高的高空落在这帆布棚上面就算是头朝下会不会死?”   “这个很难说,一般情况下是肯定不会死的。那个倒塌的棚子我去看过,最少也要三米高,而且只有一根横梁支撑,并且他很倒霉的大头朝下还要撞击到这个横梁才有可能致命,但是这样的几率太低了。”   刘法医沿着伤口继续向下切开,头皮又裸露一块,一块紫红色的瘀血块出现,“出血点是覆盖骨的裂缝处的颞肌!”   “这是什么地方?”   刘法医用手指点触侯忠旭脑袋相应的位置,“就是这里!根据我们法医界的统计,百分之三十五的头部损伤出现在颅骨,而出现在颞骨损伤的概率很低,这么多年的工作我也只是见过两例颞骨损伤的,其中一起案件是当事人无意所为。”   “你想的说的是什么?”侯忠旭意识到了这个案件的关键。   “我想说的是,这绝不是跳楼撞击所为,一定是有人刻意的用重力所致,就算是张恩奇在空中掉落的时候头部发生了轨迹变化,也断然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   “太好了,刘法医,你的判断跟我的想法是一样的!”从刘法医的口中得到肯定的回答,确定张恩奇是被人谋害的就很好办了。   刘法医说道:“如果我的推论没有错的话,现场尸体被人动过!”   “怎么说?”   “你看这里!”刘法医指着头皮下面的一处伤口,“这里有一个细孔,你里面应该是有东西的,但是现场并没有发现,而且张恩奇的脑袋有轻微的移动。”   “这个伤口是什么东西形成的?”   刘法医略微的思考了一下,“从周围的氧化痕迹来看,这个伤口的形成应该是某种射钉之类的东西,具体是什么我也不太清楚。”   “你说的是射钉枪吗?”   “应该要比这种射钉枪的威力还要大上一些,否则这么远的距离是无法办到的。”   侯忠旭看了看身边的于水斌,“能够比射钉枪的威力还要大上很多的东西会是什么?”   “会不会是捕鱼用的那种射枪,那种东西的威力可是要大很多的。”   “走!咱们回教堂一趟!”侯忠旭突然想到什么一般,拉着于水斌就离开了法医室。   侯忠旭他们站在教堂门口,“水斌,张恩奇当时是从什么地方跳下来的?”   于水斌翻看卷宗中的照片,“东南方向!”于水斌抬头看了看教堂最上面的十字架,“应该就是那里!”那处倒塌的帆布棚还在。   侯忠旭他们两个人随即走上楼,站在刚好能够看到帆布棚的地方,“应该就是从这里跳下去的是吧!”   侯忠旭仔细的搜查四周的墙壁,几个射钉出现在窗框周围,从这一点能够说明刘法医的判断是对的,现在已经可以肯定张恩奇的死并不是自杀,侯忠旭不明白真正的凶手为什么要对张恩奇下手,按照他之前的判断张恩奇是有同伙的,可现在凶手竟然将张恩奇杀死,这又是为了什么。   “猴子,你让我调查的已经有结果了。”苏瑞在电话里向侯忠旭汇报。   “什么情况?”   “死者名叫李艳红,是安徽人。”   一个安徽人,侯忠旭并不记得自己认识这样的一个女人,“死者是从事什么工作的?”   “歌舞厅的小姐!”   侯忠旭意识到这个电话绝非是偶然的,看来这个女人他一定是见过的,“把这个女人的全身照片发到我手机里。”   李艳红纤细的身段出现在侯忠旭手机的屏幕上,尽管她的胸部扁平但凭借这身段足以吸足男人的眼球,尽管如此侯忠旭还是没有想明白这个凶手的目的。侯忠旭将三个女人的照片翻看着,从一个男人的眼光来看这三个被分尸的女人都很漂亮。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