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大案  >  第50章 挣扎的女人

第50章 挣扎的女人

3051 2017-09-22 17:19:54
“你看这里成桶的福尔马林,还有这里的现场!”侯忠旭深吸了一口气,“还有被分割的尸体,你不觉得都跟这个案子很相似,我可以肯定这个凶手一定有特殊的癖好。”   现场的惨状令侯忠旭作呕,他不想在这里多呆一分钟,留下苏瑞对现场进行拍照。   “猴子,你不觉得这里应该缺点东西吗?”   苏瑞指向另一面墙上,在这面墙上盯着一条木板,上面悬挂着十二把不同样式的刀具,各种奇形怪状刀具已经展现出凶手的残忍手段,这些工具都是用来切割不同部位的,唯独其中一个位置是空着的。   侯忠旭想不出这把刀具是用来做什么的,不过既然发生这样的事情,那只能说明一点的就是这个凶手不会停手,他一定还没有完成自己的心愿。   “猴子,你来看!”   于水斌站在门外大声的喊着侯忠旭,见到侯忠旭跑到身边,于水斌指着地面上一处苍白的痕迹,“这是福尔马林的液体!”   侯忠旭俯身用手指沾了一下,用鼻子闻了闻,一股刺鼻的味道充斥着,“没错,是福尔马林!凶手一定刚走没多久!”   “凶手为什么带这种东西?”   “他带走的是尸体!”侯忠旭拍了拍于水斌的肩膀,“凶手一定会继续作案的,在他没完成他的作品之前,他是不会收手的。”   张恩泽的车子疾驰而过,他知道现在他的处境非常的危险,就他对侯忠旭的了解,此时他应该已经到了他的店铺,并且已经找到了线索,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此时应该已经对他发布了通缉令。   如果真的是这个情况,他现在唯一能够去的地方就是郊区,在荒郊之地没有人家的地方,只有那里是他栖身之地,想到这里他的车子向东疾驰。张恩泽很清楚自己现在不能够离开这里,他的愿望还没有完成,他的使命也没有结束,他一定要造出一个完美的身体。   张恩泽在荒郊地一直待到天黑,他很饿但是他现在必须要坚持,坚持到黑夜他才能够出去。   侯忠旭现在有充足的证据能够确定这一系列的杀人案的真正凶手是张恩泽,他将这件事汇报给耿秋华,现在必须要对张恩泽发出通缉令,为了避免更多的人员死伤,发布了悬赏通缉令,在新闻媒体上对张恩泽的照片和基本信息进行滚动播放,希望能够有知情人报告。   夜幕笼罩在南城,整座城市都陷入到了恐慌之中,没有人知道张恩泽开的是什么车,车牌号是多少更无从查起,更没有人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出现。   张恩泽的JEEP越野车停靠在一家小吃部的门口,他在这条街上已经巡查了好几圈,唯独只有这家小店没有电视,而且就他家相对比较冷清。   “来玩云吞!”张恩泽已经饿懵了,“来碗大的!快点啊!老板!”   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后厨响起,“好嘞!马上就好!”   不一会儿的功夫,一个女老板从里屋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云吞走到张恩泽的面前,一双纤细光滑的嫩手出现在张恩泽的面前,这双手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常年干活的手,沿着手向上看到一张年轻的面孔出现在他的面前。   张恩泽被眼前的这个女人所吸引,当然不是因为她的容貌,而是因为她的这一双手,张恩泽用力的咽了一口口水,“多谢了!我可是饿坏了!”   伸手触碰之下,张恩泽的内心开始躁动。   女人惊慌的放下碗就转身跑回去,一个壮汉从里屋收拾完走出来,看到自己女儿惶恐,“怎么了?”   “没,没什么!”   张恩泽一双冰冷的眼神看向这父女俩,他意识到自己的目标已经找到了,再对他们下手之前,他还是要先填饱肚子的,他囫囵个儿的一口一个云吞,眼神却一个劲不停的在扫视店铺周围的情况,同时他还注意着这父女俩的反应。   “老板,买单!”   “十七!”壮汉走到张恩泽的身边。   张恩泽低头摸着自己的兜,“哎呦,老板,不好意思啊!我钱包放车里了,我这就去给你取!”   像张恩泽这样的人他见多了,壮汉立刻意识到张恩泽有想吃霸王餐的想法,他随即笑呵呵的说道:“没事,我跟你去取!”   这正合张恩泽的心意,他笑呵呵的说道:“看来大哥是不相信我的为人,那好!那你就跟我去一趟,也省得我再送过来。”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来到了吉普车的后备箱,张恩泽掀开了后备箱,在一番摸索下摸到了那把钢刀,还不等壮汉反应过来,一连五刀就已经刺入了他的身体,壮汉只感觉到自己的胸口一阵疼痛,随后就没有任何感觉的倒在地上。   张恩泽用力将壮汉的身体抬进后备箱,擦干地上的鲜血四下看了看,见没有人发现他随即起身走进了那家店铺,老板的女儿还在屋里坐着,见张恩泽回来她有些惶恐。   “我爸呢?”女儿提高了警觉。   张恩泽故作不知,“没回来吗?我取完钱一转身就不见他人了,我以为他先回来了!”   年轻的女人很单纯的摇摇头,“还没回来!”看得出这个女人的情绪有些低落。   张恩泽缓缓的走到她的身边,“这是我刚才的饭钱!”女人无心理会的样子,张恩泽见时机来了,俯身右手搭在女人的肩上,“我看你有什么心事,不妨跟我说说嘛!”   女人这个时候才意识到张恩泽不良企图,身体猛的紧缩了一下,但此时为时已晚,她已经无法挣脱张恩泽有力的臂膀。   张恩泽手上的动作极快,还不等女人反应过来,搭在她肩膀上的手已经捂住了女人的嘴巴,一股浓烈的迷雾扑向女人的鼻孔,女人身体发软,缓缓的倒在张恩泽的怀里。   几个行人路过门口,见门里有些冷清,有的在门口打了个晃就转身离开,有的刚进门就被张恩泽撵走,张恩泽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不好意思,打烊了!”   哗啦一声将防盗卷帘门落下,屋里只剩下张恩泽和那个昏迷的女人。   张恩泽走进后厨,将后门反锁后将女人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脱下来,玲珑的躯体不停的诱惑着张恩泽,尤其当他看到赤裸的女人的时候,他内心的那种占有欲望,还有征服的欲望,还有对女人的憎恨,张恩泽猛的扑到了他的身上。   张恩泽憎恨着身下的女人,他不停的蹂躏着身下的这个女人,一番折腾过后女人竟然从昏迷中醒来,见到自己的这个惨状她大声的呼喊,撕心裂肺的嘶吼着。   张恩泽瞪着愤怒的双眼,啪的一个耳光扇在她的脸上,“妈的,你要是在叫一声,我现在就要了你的小命!”   不知道什么时候,张恩泽的手中掏出了那把沾有鲜血的钢刀,这把刀可是刚刚杀过身下这个女人的父亲。   女人见到这阵势不敢出声,忍受着张恩泽在自己身体上肆意而为,张恩泽的欲望得到了释放,他仰面躺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看着倒在地上的张恩泽不知体力,女人见自己的机会来了,她奋力的冲到了卷帘门旁,边敲打边喊救命,那撕心裂肺的声音在小屋里回荡,吵杂的救命声引来了路人的注意。   “猴子,你在什么地方?”苏瑞急促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侯忠旭此刻正在酒吧一条街巡逻,他很清楚在张恩泽没有完成自己的作品之前他是不会离开这里的,根据之前的作案手段来判断,张恩泽一定还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我在歌舞厅这边巡逻呢,有什么事吗?”   “刚接到一个报警电话,说是有人被绑架了!”   “地点!”   侯忠旭的神经紧绷,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张恩泽。   张恩泽像疯了一般的,一步步走到女人的身边,一把抓住女人的右腿,缓缓的将女人拉到了自己的身下,女人的手不停乱动,一边舞动一边大声的喊着救命。   哗啦啦卷帘门响动的声音传到张恩泽的耳朵里,这一次他感到了恐惧,尽管他将女人压在自己的脚下,但是他却没有办法动手,因为他害怕自己手中的刀伤害到女人的双手,这双完美的双手是他完成理想的宝贝。   砰的一声,张恩泽的耳边发生了闷响,女人在挥舞的过程中抓住了手旁的椅子,用力的砸在张恩泽的左脸,疼痛让张恩泽摔倒在一旁。   张恩泽的左脸被划破一道伤口,起身毫不犹豫的扑倒了女人的身上,手中的钢刀猛的刺入了女人的后心。   一声闷哼声女人的声音变的微弱,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   留给张恩泽的时间并不多,一个铁管之类的东西已经伸入卷帘门的下面,眼看着卷帘门就要被打开了,他快速的将女人的两条手臂从中砍断,任由鲜血流淌,慌乱的从后门跑出去。   卷帘门打开的那一霎那,屋内血腥的场面令所有人震惊,一个女人躺在血泊之中,屋内一连串带着鲜血的脚印一直延伸到后厨。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