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大案  >  第69章 乞丐少年

第69章 乞丐少年

3041 2017-10-11 17:40:20
这个男人不仅侯忠旭认识,包括苏瑞他也认识,这个男人基本的体貌特征跟马一宁相似,侯忠旭指着屏幕说道:“苏瑞,眼角在稍微的向下一些,应该多一些皱纹。还有这个鼻孔应该在大一些,稍微的外翻。”   经过侯忠旭的提示,马一宁的形象大致的已经出现在屏幕上。   “怎么可能会是他!”苏瑞有些震惊,这两张图片之间没有任何的相似之处,可是这的确是一个人在不同时期的照片。   侯忠旭冷笑了一声,“这个马一宁对咱们有所隐瞒!咱们再辛苦一趟,这次把他请到公安局来!”   坐在询问室的椅子上,马一宁的神态非常的冷静,没有一丁点的惊慌之色。   侯忠旭坐在他的面前,双眼直直的盯着他,足足有五分钟,道:“马闯!我想你对这个名字不会陌生吧!”   “啊!”马一宁恍惚的答道:“你叫谁呢?我是姓马,但是我不叫马闯,我叫马一宁。难道同姓的就都是一个人吗?”   侯忠旭双眼微眯,自顾的点燃了一根香烟,同时给苏瑞使了一个眼神,示意他将那张老旧的照片拿出来。   “这张照片你总应该是认识的吧?”   这张照片太震撼了, 马一宁的内心开始有了波动,两股复杂的感情交织在一起,他的大脑一时间出现了空白,那种呆滞的眼神已经将他的内心充分的暴露出来,侯忠旭知道已经达到了目的。   “看来你似乎是想起来什么了!这很好,咱们继续接下来的问话。”侯忠旭轻弹一下烟灰,“你是马闯吗?”   马一宁回过神,深吸了一口气,咽下一口唾液,“你说的这个人我真的不认识,我叫马一宁,我已经去公安机关补办了手续。”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侯忠旭又示意苏瑞拿出另外两张照片。   “这张照片是不是你?”苏瑞拿着那张合成的照片摆放在马一宁的面前。   “这个应该是我,跟我长得很像但是神色并不是。”马一宁紧紧的盯着照片,他试图用这张照片遮挡住自己脸上的表情,不想让侯忠旭看到,同时他在调整自己的波澜的心情。   “很好!我就知道你会狡辩,这并不会有任何的影响,我们只需要对你简单的化验就能够知道你是不是那个失踪十多年的马闯了。”   听到侯忠旭这么说,马一宁再也按耐不住了,作为医生的他很清楚自己在市第一医院里面有自己的个人档案,自己的DNA序列还有所有血型指标都有,一化验便能够确定自己的身份。   “不必了!”马一宁深吸了一口气,“我就是那个失踪十多年的马闯,不过这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你为什么要隐姓埋名?”   “我想摆脱世事的烦扰不行吗!我与世无争过我自己的生活难道不行吗?”马一宁有些愤怒的瞪着侯忠旭,“难道我想过自己的生活也有错嘛?”   “当初你为什么没有老实交代?”   马一宁冷笑了一声,“谁愿意提及自己的伤心往事,我只想过我自己的平静生活。是不是万永祥这个混蛋让你们找到我的,我已经离开了医院,现在他也如愿的做上了院长的位置,为什么就不能放了我?”   “马闯!”   马一宁立刻反驳道:“请你不要叫我马闯,那个十多年前的马闯已经死了,我现在叫马一宁。”   “马一宁,你的事情我从你老师郭世明那里听说了,我们也同情你!但这毕竟是过去的事情了,而且已经过去这么多年,现在发生了几起杀人案,我希望你能够给我们提供一些必要的帮助。”   “你们是怀疑我吗?”马一宁有些亢奋,“你们要是有证据就抓我,除了这个我还能提供什么帮助?”   “在咱们市里除了你和万永祥两个人能够做器官器官手术,还有谁能够做?”   马一宁很蔑视的撇了侯忠旭一眼,“警察同志,这你们问错人了吧!在全国有很多的医生都可以做器官器官手术的,还有一点就是我已经很久都没有接触过这些事情了,早就已经落伍了。”马一宁举起自己的手,“而且你看我的手,就我现在这个样子难道你们认为我还能够上手术台吗?”   侯忠旭见到马一宁的手在颤抖,这种颤抖是不受自己控制的,很显然这是一双受过伤的手,对于一个外科手术医生来说,他的这双手是无比珍贵的,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就意味着他的职业生涯已经到头了。   “这是怎么回事?”   “永久性挫伤!”马一宁不经意间的笑了一下,他这是在嘲讽自己,“这都是我自己造成的,我就是要远离医院,远离手术!”   侯忠旭的手机响了起来,来电话的是于水斌,“猴子,我这边没有任何的发现,可疑的地方我都搜查过,可能咱们的判断方向错了。”   “好,我明白了!”侯忠旭放下电话,抬眼看了看坐在面前镇定的马一宁,“今天多谢你的配合,不过还是有一点希望你能够帮助我们!如果能够想到有什么人能够做这种器官器官手术还请告诉我们。”   “好的!如果你说在这个城市里的话,现在能够做器官器官手术的就只有万永祥了。”   “嗯!明白了!有时间去看看郭老吧,他很想念你这个学生!你的突然消失给他造成了很大的伤害,至今提到你的时候他都会非常的难过。”   “我现在已经没有脸面去见我的老师,或许这就是上天对我的命运安排吧!”   马一宁垂头丧气的离开了公安局,他的内心一直在挣扎着,师生的情谊,还有他对万永祥的恨,都让他无法自拔。   苏瑞看着马一宁离开,“猴子,你就这么让他离开吗?难道咱们把他带回来就是为了让他去看看他的老师吗?”   “没办法,咱们现在没有证据证明他就是凶手!水斌在他家里已经搜查过了,没发现任何的线索。”侯忠旭点燃一根香烟,“不过你们不要放松对他的监视,刚刚我提及到他的往事的时候,他有些亢奋,这是一种反常的反应。按照他自己所说,他应该已经放下了仇恨,但是很显然他并没有。还有一个人咱们也要注意。”   “是谁?万永祥吗?”   “是的,派两个人盯着万永祥,或许他的身上也有秘密。”   马一宁没有立刻就回到自己的养鸡场,他来到了南城市最繁华的商业街,这里有一个他要看的人。   一个少年乞丐俯身跪在地上,身子趴在一个滑板上,双腿似乎是被截肢了,一只手推着一个奶粉铁桶,另一只手上缠着一圈圈的绑带在缓慢的前行,胸前还挂着一个音响放着音乐。   虽然他的脸脏兮兮的,但是他还是一眼就在这人群中找到了这个乞丐少年。   马一宁加快了脚步,他抢在这个男孩的前面,这个小男孩很瘦弱,大致也就有十四五岁的样子,体重最多也就八十多斤的样子,马一宁俯身丢了十块钱在这个男孩儿的铁桶里,两人的眼神交汇。   男孩儿见到有这么阔绰的人,连连磕头感谢着,“多谢大叔,多谢大叔啊!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   马一宁俯身低头就是为了能够确认一下这个男孩儿是不是自己正在寻找的目标,所有的特征与照片上完全一致,他知道了自己的目标。随后什么也没说加快了脚步,找到了一家卖日用品的商店。   男孩儿走的很慢,马一宁走出来的时候,这个男孩儿刚刚走到他所在的这家店铺,男孩儿微微的点点头表示感谢,一般情况下就算是在大街上要一天也很少能够碰到出手这么大方的人,男孩儿自然对马一宁的印象极深。   马一宁没有理会,而是放慢了脚步,与男孩儿保持十多米的距离。或许是男孩儿走累了,他四下看了看,见着楼群之间的小道上没什么人,他这才将身上的装备卸了下来,只是这装备想要卸下来自己一个人是很难做到的,在地上倒腾了一番还是没有将腿从后背抽出。   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马一宁加快了脚步,手巾捂住了男孩儿的口鼻,五秒钟不到男孩儿就昏死过去,马一宁见没有人从这里路过,他快速的将麻丝带套在男孩儿的身上,顺势抗在肩上。   “大哥,你这是要去什么地方?”一辆出租车正好从马一宁的面前路过。   “去城西西山屯村。”   于水斌已经熬不住了,这些天的监控下来并没有看到有这辆可疑的越野车,他已经打算放弃这个线索,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办公室,“猴子,我不行了,我真的扛不住了!这都已经一个星期了,根本就没有看到那辆车子的踪影,我觉得咱们的这个方向是不对的。”   “你先休息几天吧!还是派人盯着点城西郊区的卡口,我觉得还是会有线索的。”   “听你的吧!”于水斌长叹了一口气,“猴子,你最近听说有好多乞丐失踪吗?”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