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男神之犯病日常  >  第049章:出事了

第049章:出事了

3114 2017-10-06 09:32:01
“哦?”白亦眉头一挑,不动声色:“哪那段时间你也很辛苦啊,总是得为江老师处理伤。”“对啊,渡哥是明星嘛,身上要是留个疤有个伤什么的就不好看了,我那段时间怕给他处理不好,还特意在网上找了好多医护专业的视频看,就差没有把缝合给学会了。”徐洋还在那里洋洋得意,江渡已经忍不住抬手遮住自已的脸了。他真的,这二十五年来的脸都在今天全部被这个蠢货给丢尽了。哦,或许可以均出一点来算作上一次忘拿钱包蹭车坐。恩,或许还可以均一点出来算作上一次想还钱给某人却被某人当作……呃,失足青年。……这么一想,他似乎在她面前也丢过不少次脸了呢。于是,原本还恨不得送徐洋一只火箭,送他去跟太阳肩并肩的江渡,在深深的尴尬丢脸中,莫名的自已把自已治愈了。“呵呵。”白亦展眉一笑,就像那原本高傲冷艳的站在群绿之中,蔑视着所有眼巴巴期盼着它开放却一直毫无动静的花苞,忽然之间绽放了一样,不仅仅美艳得让人无法移目,更多的还有惊喜。徐洋一时之间就这样看痴了,一颗心跳得啊,那头小鹿都快要撞破他的胸腔冲出来了。江渡没有看见,所以他只,也真真切切的听到了那一声冷嗖嗖的呵呵。“包好了吧?”江渡心虚得厉害,说话的时候回过头都不敢太抬头正眼去看,结果这一低头,就看到了白亦手腕上的淤青,眉心一下子就拧了起来:“你手上这伤怎么弄的?”白亦闻言抬手,像是这才看到自已手腕上的淤青一样:“不知道,大概是刚刚不小心弄的吧。”说着白亦便摸了摸手腕,自言自语般的嘀咕了一句:“我说刚刚压白莫的时候怎么手腕有点不对劲呢。”白亦这话没能逃过江渡的耳朵,几乎是当下江渡那脸便沉了下来:“徐洋,把药酒拿过来。”“哦。”“不用了,只是淤青而已,过不了多久它自已就好……”白亦拒绝的话还没有说完,江渡就一把握住了她的手,将她整个人带得跟他换了一个位置,与此同时徐洋也找到了药酒递给了江渡,还很贴心的打开了盖子,直接让江渡把那药酒给糊到白亦手腕上去了。“……”就两人这配合之默契,江渡这手法之熟练,以及这包里的内容之丰富,虽然不符时宜,但白亦还是问了一句:“刚刚是谁跟我说不会处理伤口的?”“刚刚我问的徐洋,没说我自已不会。”江渡的眉心还是拧着的,尽管刚刚心虚得不行,可现在睁着眼晴说起瞎话来也依旧一点都不含糊,面不红心不跳镇定自若得仿佛在陈述一个事实。白亦:“……”“而且,我会处理伤口也没那么大本事处理好自已后颈上的伤。”“……”这话说得,还真是半点毛病都没有。原本之前还在那里回味着白亦刚刚的那一个笑,恼恨着自已没有能够及时拍下来的徐洋忽然之间回过了这个味来,再看着白亦,顿时浑身一个激灵。完了完了,他刚刚竟然那么直接的就把渡哥给卖了,这以后的日子他可得怎么过啊,依渡哥那小肚鸡肠,呸,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呸,宰相肚里撑不了船,呸……这个时候他怎么还能够把实话想出来呢,这下是真完了。“不好了,出事了。”徐洋在那里焦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只差没有原地转几个圈圈,好不容易把白莫弄走的负责人跑着喊着就过来了。“我就知道出事了。”还沉浸在满满的悲伤当中的徐洋哭丧着一张脸。“你,你们都看到啦?”急轰轰的负责人脚步一下子刹车,有些错愕的看着徐洋他们,最后那目光落在白亦脸上,见她依旧是一副面色平静,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响得跟按了扩音喇叭似的心跳这才小了点。吁了口气:“那白亦,你对网络上的那些事情怎么说?是要去澄清呢?还是有其他,别的什么想法?”在说到‘别的什么想法’的时候,负责人脸上的表情很明显的有些奇怪,白亦不止是听得莫明其妙,现在就更是看得莫明其妙了。“什么网络上的事?”“澄清什么?”江渡和白亦两个人一前一后几乎是同时开口,负责人一愣,这才看到了江渡的手,江渡是公认的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男神,他的手也是美到足以让手控发疯的存在,但现在让负责人发疯的不是江渡这只倾世美手,而是这只手握着的另一只手!难道,网络上曝光的白亦有金主的背后的那只金主,其实是江渡?可又似乎有点说不过去啊。江渡现在虽然红,出场费和专辑片酬全都是一个大写加粗的‘高’,可也总归就只是一个艺人而已啊,吃的是粉丝饭,像那些腰粗腿肥的大金主比还是差得远了点吧?依着白亦这样的,要是真要为了火为了出头出卖自已,傍个名圈的大金主应当也不是什么难事吧?对啊!就白亦这样的!就江渡这样的!两个人完全可以是情侣关系啊!往什么大金主奔啊!就江渡这张脸,这身段,这声音,这手,这腿,和白亦这脸,这身段,这声音,这手,这腿,两个人往那一站就是金童玉女这四个字的最佳诠释啊!如果是正常情侣关系,白亦会喜欢上江渡,江渡会为美人豪掷千金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啊。说不准《天籁之音》这档节目就是人江渡为博红颜一笑特意弄的也不一定啊,当初不是说江渡说什么也不肯签不肯来的吗?前几天不是说方朗让人特意去找了白亦,跟人签了个什么合同吗?肯定是江渡把以女朋友捧红为条件才来的。负责人越想越觉得后者的可能性越大,越想越看就越觉得江渡和白亦两个人般配得不行,江渡跟白亦握在一起的手就越看越怎么觉得虐心。这狗粮都已经不是一把一把往她嘴里塞了,而是一盆一盆的往她嘴里倒啊。“你……没事吧?”看着原本还着急忙慌的冲过来,又说了一大堆莫明其妙的话,最后问她她也不见搭理,一张脸却非常怪异的越来越红光满面,甚至是白亦一度怀疑就这程度下去会不会都直接燃烧了,担忧的伸手戳了戳她,问着。“啊?”负责人脑子里刚刚还在上演着十八禁,猛的被白亦这么一戳,低头看向她时整个人都还有点晕晕乎乎的。徐洋:“……”他上次见到这位负责人的时候,怎么感觉好像没这么不靠谱一样?那时候看着还挺靠谱的啊。“你那么着急忙慌的跑过来说出事了,现在又站在这里一声不吭,到底出什么事了?”江渡有些不耐烦,总觉得眼前这个负责人怎么看怎么碍眼。尤其是在白亦将手从他手里抽回去之后,这种碍眼的程度就在呈直线上升。“你们刚刚不是说知道了吗?”负责人也是一脸迷茫。江渡三人都没有说话,白亦仔细回想了一下负责人冲过来后说的那些话,抓住了一个准确的词:‘微博’!想起之前吴净在洗漱间威胁她的那些话,白亦已经隐隐的猜测到了一些,面色有些不大好:“微博上出现了我的爆料?是关于我的身世还是我傍金主,或者是其他一些不好的言论?”“……都有。”负责人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白亦这话的意思,还有旁边江渡的表情,似乎,他们还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们难道没有看微博?”“刚刚白亦在帮我处理伤口,她手腕受了伤,我帮她上了点药酒,根本没时间去拿手机。”负责人一脸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心里的第一感觉就是,好失望啊,竟然不是手牵手恩恩爱爱你浓我浓。白亦冷着一张脸:“我的手机上交了。”负责人:“……”对哦,她都忘了这事了。“天啊,这都是什么时候曝出来的事?这是空降吧?”就在江渡和白亦跟负责人说话的空档,徐洋已经掏出了手机刷完了微博,看着上面已经完全被替代的热搜,满满的一脸震惊,尤其是在他刷完之后,那神情就更加古怪了。抬头看向白亦:“白亦,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原本就在白亦面不改色的例出微博上的条条可能时黑了脸的江渡现在看着徐洋这副模样,直接伸手:“手机给我。”越看,他那眉头拧得越紧,越看,他那张脸就越黑。负责人在一旁看着,那小心脏又开始变得脆弱了,砰砰砰砰的都快闹腾死她了。“那个,白亦啊,微博上的这些事情是真的还是假的啊?”眼看着负责人那暗戳戳带着几分试探的样子,白亦终于明白了她之前那个眼神所蕴涵的深意,面色一冷,语气也冷漠了下来:“你想问哪个部分?”负责人一愣,显然是没料想到白亦在这个时候语气还这么冲,而且听她这话还像是怪她不该问一样,刚刚因为脑补她和江渡之间的CP冒出来的粉红小泡泡也消散了,当下她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