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男神之犯病日常  >  第029章:嫉妒啊,果然使人丑陋

第029章:嫉妒啊,果然使人丑陋

3027 2017-09-16 12:13:00
V字领开到露出浅浅乳沟的位置,本是跟性感搭不上半毛钱关系,可她看着瘦归瘦,上围却算有料,加上她皮肤够白够嫩,光是这露出的一小片,就足够让人移不开眼晴。半分叉的喇叭袖,截至分叉的位置系着一个蝴蝶结,轻薄飘逸的网纱,裙子长及脚踝,收身高腰更是将她的腰身衬得盈盈一握,而白亦,赤足站在舞台上,长发也不过是随意的拿红绳缠了一下,脸上的妆容也是淡淡的,整个人就那样站在那里,不作媚态,却惑骨入心,双眸清澈,却对之酥身。程羽阳伸手摸了摸自已的脸,在心里无声叹了一口气。嫉妒啊,果然使人丑陋。‘女王白变成了妖妃,嗷嗷嗷,美炸了!’‘果然果然,女王白无时无刻不在刷新我对美的认知。’‘人与人的差距为什么这么大?呜呜呜我也想像女王白一样美如画。’‘屏幕脏了,我舔舔。’‘妈妈问我为什么一脸痴汉笑……’‘白亦的颜值简直虐心!感觉这样的话,就算是她再唱一遍《两只老虎》我也能强掳全家人的手机给小姐姐投票呢。’‘所以这是,唱歌不好,颜值来凑?’这一句弹幕刷过来的时候,前奏刚刚好已经结束,白亦拿起麦克风开唱。“还没好好的感受,雪花绽放的气候,我们一起颤抖……”大屏幕上的弹幕突然就安静了,评审席上坐在正中间的江渡瞬间便坐直了身子。张佳妮原本满脸的笑容僵了下来,程羽阳又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声:嫉妒啊,果然使人……算了,为了不丑懒得嫉妒了。而至于其他的两个男评委老师,那目光落在白亦身上早就已经拿不下来了。“相聚离开,都有时候,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她缓缓迈步,就像是迈入了画中,看到了那个心心念念的人,满腔的情意,满心的温柔,全部付之一炬……她没有原唱那样空灵的声音,却同样的深入人心,她的声音,就像是一只手,紧紧的攥着每个人的心脏,而她的情绪在操控着那只手,操控着他们所有的情绪。她的一举一动就像是画家手下的挥舞着的笔,每一个动作,每一根发丝,线条都完美得像是精心刻画千万遍,又像是一气呵成的行云流水,美到令人窒息。“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白亦突然抬头,目光望向镜头,像是透过了镜头,对上了那个人的眼晴,她看着他,依然如少年时那让她一眼怦然心动的模样,不自觉的扯着唇角笑了,极轻的一抹笑,却说不清的温柔,说不清的眷恋,亦有着,说不清的哭涩。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直至整首歌结束,所有的观众都还沉浸在白亦那饱含情绪的一笑当中,刚刚那个刷白亦唱歌不好,颜值来凑的网友,只觉得就像是隔着屏幕,白亦的声音也像是化成了手掌,啪啪啪全甩在了她脸上。疼啊!生疼!‘我之前是冲着女王白的颜来的,没想到又被她的歌给折服了,完了,我彻底的中了一种叫白亦的毒。’‘在刚刚之前,我跟弹幕上的另外一位同胞有着同样的感受,觉得白亦不过是空有外貌的花瓶,唱歌什么就是渣渣,但现在,我想那位同胞跟我一样,脸都很疼。’‘听歌的时候我一直绷着,可最后那一个笑,真的,要了我的老命了。’‘我从未见过如此貌美如花直击人心的女子,别说膝盖了,整个人都给你!’‘突然想起跟男朋友分手的时候,我啊,也想着你陪我看细水长流呢。’‘女王亦这首《红豆》情绪好浓啊,我鼻子都酸了。’‘已经哭湿了一包纸巾的表示太虐心了。’‘感觉女王大人是个很有故事的人啊,是谁?到底是谁?!竟然敢这么伤我们女王大人,呜呜呜,心疼死我了。’随着响彻整个录影棚的掌声响起,大屏幕上的弹幕和时实票数的显示屏上的评论和数据都在疯狂的刷新,他们眼睁睁的看着一直难拉下的候子杰的票数被压低,就算是这样,白亦的票数也一直未停,到最后,稳居榜首。在候场区看着的白莫那眼晴都绿了。她精心准备了法语版的《因为爱情》就是想要将白亦压得死死的,可是现在好了。有了刚刚候子杰的先例在前,因为第一场时的惊艳,后面好几个唱得不错的选手得到的飘数都是平平,现在中场结束白亦又来了这么一下,观众的情绪要是缓不过来怎么办?越想,白莫那牙关就咬得越紧,看着站在那里的白亦,简直都恨不得扑上去咬她两口。这个女人太有心机了,一个唱歌比赛把自已打扮得这么花枝招展,她这是在比赛吗?笑得那么贱,不如直接就去卖笑好了!还来唱什么歌!“哇哦,白亦,我真的,我真的都不知道该怎么样来形容你今天的这场演唱了。”主持人在回过神后匆忙上台,等到走近后,看着白亦,由心而发的感慨:“真的是太美了,太完美了,人完美,歌完美,刚刚听得我在后台心都要碎了,尤其是你最后那一笑,念着那句:‘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的时候,我整颗心真的……我都想给你跪下唱征服了。”主持人的话引得现场一遍哈哈大笑,那种直白热切的夸赞也让白亦有些不好意思,但那是在心里,她的脸上依旧还是平静淡漠。程羽阳第一时间拿过话筒,可一双眼晴盯着白亦,盯了好久才开口说话:“白亦,海选的时候你跟我说,嫉妒使人丑陋,让我少嫉妒一点,现在我问你,你能不能少做一些让我嫉妒的事情?”程羽阳这话问得很认真,表情也很严肃,但一瞬间又变得相当哀怨:“刚刚从你出来的时候我就一直在心里告诉自已,嫉妒使人丑陋,我那么美,我不能变丑,不能变丑,可我还是忍不住嫉妒你。”“但是,我刚刚有看弹幕,有人说,没被伤心到底的人唱不出来这样浓厚的情绪,我突然就不嫉妒了,因为知道像你这样的人也有想得而未能得的东西的时候,我心里瞬间就平衡多了。”程羽阳一句话在说到最后的时候,那脸上的表情还有些小得意,惹得白亦和主持人都好一阵无语。主持人一本正经的跟程羽阳说:“阳阳,你不能这样,你这样还是嫉妒,嫉妒使人丑陋的,你这么美,可不能变丑了。”“我不管,我得找平衡,要不然我就把她打包回家,天天看,说不定看着看着也就觉得一般般了,这样我就不嫉妒了。”见主持人和程羽阳聊得热热闹闹,张佳妮在一边插话:“羽阳姐我之前看海选的视频,你最喜欢的不是前面唱的那位叫候子杰的吗?怎么这么快就喜新厌旧了啊。”“有吗?我最先看到的是白亦啊,不过那个时候我嫉妒她,不喜欢她,后来才看到候子杰,要说喜新厌旧也是喜候子杰这个新,厌白亦这个旧,不过白亦我也不讨厌,你可以说我是朝秦暮楚,脚踏两只船。”程羽阳这话白亦都听得出来有些不大待见张佳妮的意思,张佳妮却不知道是真没听出来还是假没听出来,还在那里跟程羽阳笑:“那可不行羽阳姐,你得把白亦分给我,我刚刚听她这首《红豆》差点没被她唱哭了,我太喜欢她了。”这次程羽阳直接连话都懒得搭了,身子往椅背上一靠,全然装作没听见。而张佳妮却是一脸天真,好像还在等着程羽阳回话一样,观众们察觉不到,可评委席和主持人却能够感觉得到程羽阳对张佳妮的不待见,主持人怕出现事故,连忙打着哈哈把话题绕了过去。“哈哈,看来咱们的人气第一不是浪得虚名的啊,连阳阳和佳妮都这么喜欢你,那不知道咱们的天王江渡对白亦的演唱感觉如何呢?”江渡没急着说话,像是回味了一下白亦刚刚的表演,最后再捏着话筒往跟前进了进:“意料之外。”“意料之外?”“海选的时候我只是觉得她的声音好听,唱歌很一般,留下她纯粹是还抱着那么一丁点侥幸心理,期待着她给我一个惊喜,却没想到短短一周的时间,她却给了我这么大一个惊喜。”江渡一句话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再开口时,却是让全场哗然:“我得告诉你,我现在不仅仅是喜欢你的声音,还喜欢你唱歌。”‘卧糟!卧了个大糟!被江肚肚认可的女人……’‘我刚刚听到了什么?大肚肚说喜欢一开始就喜欢女王亦的声音,现在还喜欢她唱歌,妈啊,怎么办怎么办,我突然有点喜极而泣的感觉,肚肚终于学会喜欢女人了吗?’‘楼上,只是声音!只是声音!不要乱猜!’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