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男神之犯病日常  >  第O3O章:有些巴掌扇起来是会反弹的

第O3O章:有些巴掌扇起来是会反弹的

3087 2017-09-17 12:11:00
‘什么‘终于学会喜欢女人’?肚肚早就跟啾啾在一起了好吗!青梅竹马你忘了吗?我CP党你要是乱拆我CP我咬你哦。’‘我好像头一次听到江肚肚在公众场合这么直白的夸赞一个女生啊,而且还是夸她唱歌好!妈啊,我怎么有种错觉江肚肚这是在变相的说,白亦就是他这次想找的声音啊?’‘如果我没记错,《天籁之音》的存在就是为了让江肚肚寻新专辑的声音吧?莫非,两个人就要合作了?’‘哇哇哇,屋里女王亦攻炸天啊!连江渡都攻下了,好棒!’‘白亦家的小粉红要点脸行吗?什么攻下?只是喜欢声音而已,不要乱给自家主子脸上贴金,也不看看这金是不是你家主子能贴的。’原本一遍和谐的弹幕因为江渡的这一句话而渐渐开始各种各样的人都冒了出来,主持人截取了中间的一条弹幕念了出来,正是询问江渡白亦是不是就是他这次想找的声音。比赛才刚刚进行到第二轮的进阶赛,主持人是知道江渡的性格的,根本不敢拿这样的问题去冒险,当下就就自已巧妙的回答了,说现在比赛才刚刚开始,一切的定论都还为时过早,毕竟这次比赛中也还有不少跟白亦势均力敌的选手云云……有候子杰的先例在前,眼看着白亦的票数连候子杰都超过了,后面那些还没有开始唱的选手们原本就有不少压力的现在压力更大了,一些心理素质不好的直接那额头上都开始冒汗了,导致接在白亦身后唱的有两位选手直接出现了歌词唱错,跑调这样的失误。但也有表现得好的,不过都是导演组挑选了各方面都还算不错,人气也还可以稳收视率的。而之前强势要求唱最后的白莫,眼看着时间越来越晚,弹幕和后面的投票也就掀起了两三个小高潮,开始有些担忧了,找到导演想提前唱,结果却被导演直接拒绝了。白亦前两天开始彩排的时候因为没有确定下来要继续比赛所以没有彩排,后期确定了也只是踩着点儿过来,而白莫前面来了两次试了一下现场的音响效果后,后面差不多基本就是在西西卫视的专业录音室里练习接受单独的指导,根本就没有看到过白亦的彩排现场,就更加没有想过刚开始唱《两只老虎》来搞笑的人会突然之间有这么大一个反转,所以她这次搬起的这块大石头,注定只能砸自已的脚了。不过白莫到底是进了蔓尔顿的人,是经过长期的专业指导训练的,一首法语的《因为爱情》,虽然情感上没有白亦的《红豆》那么浓烈,那么扣人心弦,可是也不差,再加上成熟的技巧,最终演绎得也非常完美,票数直抵白亦的票数,最后虽然没有像白亦甩开其他人那样甩开白亦几条街,但也领先百亦一百多票,得了第一名。程羽阳手里的那一票直接投给了候子杰,而张佳妮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也将票投给了候子杰,其余的两位评审,新晋小鲜肉王文言和导演徐全一个将票投给了白莫,一个将票投给了之前一直跟在白莫身后的那个女生,而最出乎人意料之外的是,江渡将他手里的那一票给了白亦。如果江渡的票是给了二十强之外的人,那么那个人可以直接取代二十强排名最低的那一个,进入到二十强,而如果江渡把他的那一票投给了二十强排名前十的人,那么他的这一票就等于是进阶票,可以让得票者直接不用参加下一轮的比赛直接通过,甚至是获得者也可以保留这张票,在接下来任何一任比赛,或者是任何一轮PK中,直接使用获得胜利。而白亦现在的得票率稳稳居于第二,网络人气一直火热的霸占榜首,那个金灿灿的王冠戴在她的头像上就没有下来过。同等于,白亦在接下来的诸多场生死拼博中,拥有了一张免死金牌!网友疯了,白亦的粉丝们疯了,刚刚还因为得了第一睥睨了白亦好一会的白莫更是疯了。“我果然没有看错你,继续加油,争取再把咱们的收视率带出一个新记录。”刚刚得到消息说白亦唱歌阶段收视率突破了西西卫视所有综艺最高记录的导演,一散了场就窜到了白亦面前,一个劲的给她加油鼓劲,全然没有看到站在白亦旁边脸早就已经成了绿漆的白莫。那副全然将所有收视率都交拖在了白亦身上,很看好她的样子,让周围心里本就因为江渡的那一票有些不大舒服的选手现在看白亦的眼神更加不对劲了,有些直接是翻了个白眼,尔后转身走了。而白莫心里压着的那股火,也因为导演对白亦的殷勤而彻底压不住了。“导演,你这话什么意思?说得跟整个《天籁之音》像是她白亦一个人撑起来的一样,献殷勤也该有个度吧?”白莫这话说得直接,周围的人还没有彻底散去,这下子全都停在了那里,有不少人表情愤愤,有不少人等着看好戏,导演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了起来,见白莫气势汹汹,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原本就因为演唱顺序的事而对白莫不满的导演这下子直接没留情面。“《天籁之音》是不是她白亦一个人撑起来的我不知道,但是她白亦唱歌的时候是整个《天籁之音》收视率最高的时候,刷新了我们西西卫视台综艺收视率最高记录数据记录得清清楚楚。”“你……”“你要是看不惯我对白亦献殷勤,你大可以跟白亦一样把收视率撑起来,到时候我就给你献殷勤,到时候你想让我献得有度我就有度,你想让我献得没度我就没度。”白莫这下彻底没说话了,旁边原本在等着看好戏的众人也都禁了声,有些更是见势不对,不想引火烧身,赶紧暗戳戳的走了。“她一个什么也不会的女人靠什么撑收视?不过才第二次比赛而已,你以为她能够走多远?哦,网上似乎在说,如果她唱《葫芦娃》的话他们直接把她送进阶是吧?可惜,下场不再是民众投票选了,不然你还可以让她靠卖蠢进阶一下,帮你拉拉收视率,毕竟这种皮肉生意她想必也做惯了。”原本早已经打算离开,却看到这边的动静停留了一下,打算坐壁旁观的江渡听到白莫的话瞬间就皱起了眉,下意识的就要迈开腿往那边走过去,结果他还没来得及行动就只听白亦开口说了一句:“嫉妒使人丑陋。”她往前迈了一步,离得白莫近了些,尽管她此刻没有穿鞋,而白莫还穿着一双高跟鞋,但这也不妨碍白亦俯视她,就像是在审判着一件商品的价值一样从头到脚的打量了白莫一眼,最终挑剔的开口:“你本来就已经不属于漂亮那一行例了,为什么还要消费自已所剩无几的颜值硬生生让自已变得面目可憎呢?”“噗哧。”同样是在看好戏的程羽阳听了白亦的话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看来这姑娘上次说她的时候还保留了几分啊,瞧瞧这扎心扎得毫不留情的,这位同样姓白的大小姐估计已经离疯不远了。而事实是,白莫已经疯了。“赛都比完了怎么还聚集在这里?”就在白莫就要忍不住扑向白亦的时候,方朗突然出现一把将刚想要冲上去的白莫拉开了:“这是在干嘛呢?气氛这么紧张,是准备打架?围观呢?”方朗说这话的时候是带着几分打趣意味的,可是暗地看向白莫的眼神却带着警告。他刚刚原本已经离开了,可节目制的人给他打电话说出了点状况,他当下就想到了白莫,立马就赶了过来,果不其然。“都散了。”周围的人见方朗过来了,一个个的怕责罚又不敢离开,等到方朗开口让散了,众人这才赶紧离开。等人一走,白莫见这里只剩下他们几个了,又有方朗在,刚刚被压制的脾气又上来了,一把甩开方朗的手,没有任何停顿的一巴掌就朝白亦脸上招呼了过去。“不给你一点教训你都不知道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白莫的气势很足,作势扇过去的巴掌也用尽了十成的力气,原本以为能够结结实实的扇到白亦的脸上,好好的给她一个下马威,结果连狠话都已经放出去了,却被白亦一把抓住了。啪,啪……非常清脆,非常连贯的两个巴掌,半点含糊都没有,不仅仅是把白莫给打懵了,就连方朗和刚刚因为担心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的江渡和候子杰也都看傻了眼。“不给你一点教训你都不知道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这句话我借着送给你,还免费附赠一句,打人巴掌之前你最好好好的调查清楚什么巴掌扇得,什么巴掌扇不得,毕竟有些巴掌扇起来是会反弹的。”白亦的下巴微抬,整张脸板着,语气也是冷漠到了极致,看着白莫的眼神更是充满了不屑和嘲讽,仿佛就像是在看一个跳梁小丑一样,狠狠的刺激到了白莫。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