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男神之犯病日常  >  第050章:那就拎着行李滚蛋

第050章:那就拎着行李滚蛋

3245 2017-10-07 09:37:00
“你也别觉着上火,我是代表节目组的意思过来问你一下而已,现在网上全部都是讨伐你的声音,要你离开《天籁之音》,你要是还想继续呆这里,继续参加《天籁之音》的比赛,那么也该对这个事情,对网友有个交待,有个说法,不然事情这么一直闹下去,我们也不可能因为你而搭上整个《天籁之音》的收视。”如果说负责人刚刚还算是好声好气的话,那么现在就是毫不客气了。她刚刚也想起来了,就算是白亦跟江渡有些什么,那白亦也不可能是正室,毕竟还有一个宋子秋在哪,那位跟这位可是正儿八经的青梅竹马,也是江渡的粉丝接受度最高的一位,她跟江渡的CP粉一人一口口水都足以把白亦淹死了,所以白亦顶多也就是傍了个金主而已。更何况现在明明出事的是她自已,她问她一句,她反倒还跟她来脾气了,什么人嘛,有了几个粉丝,被人喊了几声女王,就真当自已是女王,人人都得跪拜了?她好歹也是这个节目的负责人,这些选手哪个不是对她毕恭毕敬的?再说了,这种不要脸的事情她自已做都做了,别人却连问都问不了了?要是觉得丢脸当初就别做这么低贱的事啊,现在当了女表子还要立牌坊。白亦抬眼,将负责人眼底的轻蔑鄙夷看得清清楚楚,原本抿得紧紧的唇扯了扯,笑了:“我没觉着上火。”负责人以为白亦是认清楚了自已的局势,知道得罪她不起,所以在向她服软,一声冷哼,头一转,正打算理都懒得搭理她呢,便只听得白亦又开口。“在我眼里,不明事实真相就以为自已窥破了天机,看了本侦探龙8官网就以为自已是福尔摩斯的人都是傻逼,上火伤身,因为傻逼而做有损自已健康的事情我从来都不会去做。”“你,你什么意思?”原本以为白亦是要讨好自已的负责人因着她这一席话完全懵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白亦是在骂她傻逼,火气瞬间就攻上来了:“你骂我?白亦,我好心好意的跑过来问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事,你竟然骂我傻逼?我看你真是不知所谓……”“你的好心好意就是带着有色眼镜问我是真是假?我问你说的是哪个部分,你就觉得我一个靠抱别人大腿,靠卖自已身体过日子的人竟然还敢冲你发脾气?你觉得你堂堂大制作节目负责人的身份多问了几句我就该感激涕零,从而把腰折成九十度来跟你说话?”白亦一脸呵呵:“我谢谢你的好意,但你还是留着吧。”“我……”白亦不耐烦的打断负责人的话:“你不是说是代替节目组的人过来问我怎么处理这件事吗?好处理,这件事情不用你们插手,你们要是觉得我不适合再继续比赛下去了也行,让那个自称是总导演的人过来跟我说。”“白、白亦!”白亦刚转身要走,拼死拼活赶过来的小刘喘着粗气终于在心脏骤停之前找到了白亦,那因为一路奔跑干得都快冒烟了嗓子配合上他那副本就不好听的嗓音,简直就像是在拿着刀凌迟在场众人的耳朵。“你,你等会……”“让总导演跟你说?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人物?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下期比赛你不用参加了,立马收拾东西离开这里!”小刘还拦在负责人面前均气,都才刚刚均上两口呢就被负责人一把给推开了,一手指着白亦,一句话说得那叫一个神气十足,那嗓门那叫一个大,直接就把小刘给听懵了,一口气嘎啦一下止在胸口,眼看着那白眼就翻上来了,他直接两手叠着掐人中自已又把自已给掐得缓过这个劲了。正准备伸出援手的徐洋在一边看着,嘴角一抽,默默的将援手改成了一个赞。人中龙凤啊这兄弟,瞧这波操作溜得。“什,什么?!”“你确定?”小刘着急忙慌的想要去扯住白亦:“别,别……”负责人又一把将小刘推开,气势很强,气焰很嚣张:“我确定!”“你能对你说的话能负责吗?”“我是这个节目的负责人,我能负不了责?”负责人斜着眼晴看着白亦:“你别是不想走在这里故意扯东扯西吧?”小刘刚刚搁外头跑那么久都没现在出的汗多,整个人档在负责人和白亦中间,苦哈哈的看着白亦:“白亦啊,女王啊,你别生气,你先冷静,你要是走了我这工作就没了啊……”“哟,原来真有金主呢,一个孤儿现在竟然能够这么轻易的拿捏别人的工作,挺不错的啊,要不你说说看是谁,说不准也能够压住我呢?”负责人说话的腔调阴阳怪气,白亦笑了笑,眼神却冷得都快能够渗出冰碴了。她现在真觉得自已回国来后变得白痴了,刚刚她就不应该浪费时间跟她说话。“你闭嘴!”江渡拧着眉正要开口,在那里急得团团转却一直插不上话的小刘却突然之间爆发了。深吸一口气把那颗狂跳不已的小心脏一把摁住,气势汹汹的指着负责人:“什么金主不金主的?网上的事情扔出证据了吗?啥证据啥实锤都没有,就一个我听说他听说我知道他知道的,只要是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能够看得出来这件事情是有人故意陷害我家白亦的,你在这里趾高气扬阴阳怪气什么呢?我跟你明说了吧,今儿个你还真赶我家白亦不走,除非你把你们台长叫过来,最次也是方朗开口!其他的就你这个负责人,火候还差得远了!”小刘就像是瞬间给自已嘴上装了个弹簧机,啪啪啪啪一张嘴利索得啊,整个一句话说完就半点别人插嘴的空缝都没留出来,那一手插着腰,一手指着负责人,气势汹汹的一步一步的把她逼得往后退,一口一句我家白亦我家白亦的,听得白亦整个感觉都奇怪了起来。就像是他现在,明明做了一个泼妇骂街的标准架势,却莫名的,男人味十足。“对吧,白亦。”一口气把话说完,小刘一个回头,试图寻求着白亦的附和。白亦难得给了他一次面子配合着点了头:“对。”“不过我还是要走。”小刘:“……”就不能多配合我一下让我高兴会吗?“白亦,现在还不至于啊,咱们先别急,我刚刚也帮你出气了……”“谢谢,可是我实在是呆不下去了。”白亦很认真的跟小刘道谢,很认真的看着他:“如果你现在没事的话,不如你去帮我把我的手机和我交托给张教官的东西拿过来?”“我现在倒是没事……”小刘下意识的开口,可话一出口后他就立马反应过来转了话峰:“不对,我现在虽然没事可是我也不能去帮你拿东西啊,你得等到比赛结束后再走啊。”小刘一张脸皱在一起,满是委屈的看着白亦,无声的向她传达着某种求救的讯号,白亦态度虽然依旧强硬,可眼神却明显对此有些无可奈何。江渡看得真切,一直在那里坐壁旁观的徐洋同样看得真切的同时,也看到了江渡那鼓成了小山丘并且有往大山丘变化的眉心,以及那浑身上下写满的‘我不高兴’这四个大字。“滚滚滚,赶紧给我滚……”“你们要不要先歇歇?”负责人刚发了一通火,江渡凉凉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争了这么久吵了这么久,你们不累,我都嫌耳朵疼。”江渡神色不耐,在负责人将要再度开口之际目露不悦的看过去:“我记得我在跟你们签合同的时候,上面有一条明确的规定了《天籁之音》这个节目,最大的决定权在我吧?只要我没有开口,除了自然的比赛淘汰,参加的选手谁也不能因为任何私、人,或者是其他原因强行要求其退赛,否则我有权解除跟你们签定的合同……”“江……”“并且。”就像刚刚负责人气势十足的冲着白亦那样,江渡也直接截了她开口说话的机会,语气和神情都是丝毫不容置疑的:“你们还将要付给我百分之五十的违约金。”“那个,渡哥……”原本还只是在看戏的徐洋见江渡突然之间来了脾气,直接就冲着负责人去了,瞬间什么心思都没有了,开口想要提醒他一下,想暗示他这样做会招人记恨,到时候指不定就有他耍大牌或者是对他不好的传言传出来,可江渡一个眼神扫过来,他后面的话连拿着棍子赶都赶不出口了。“还有你。”怼完负责人,江渡就将目光转移到了白亦身上:“看着挺沉着挺冷静,挺有脑子的人,怎么一遇着点事就这么沉不住气?想拎着行李立马就走?你是生怕他们那桶脏水泼不死你,急着给她们递第二桶?”江渡这话倒是让白亦有些意外,这种意外完全不亚于他之前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替她挡掉了吴净的攻击。在刚刚白莫和吴净的那一番苦情演出下,这里的人基本上都已经相信了她们的话,觉得是她先欺负吴净,先欺负她们,可现在,江渡这话的意思是,他相信她是无辜的?相信刚刚是吴净她们的过错在先?“无论怎样,在今天这件事情没有彻底调查清楚,没有彻底弄清楚谁对谁错之前,你不能走。”白亦心中思绪万千,江渡却已经做了最后的决断。负责人忍了会,忍得脸色都有些发青了都没敢跟江渡呛声,这会却是抓住了江渡的话头:“如果要是查出来是白亦的错呢?”“那就拎着行李滚蛋。”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