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男神之犯病日常  >  第014章:江渡

第014章:江渡

2039 2017-08-31 10:02:23
倒是一边的张谦表露出一副颇感兴趣的样子,从善如流的接着话:“其实我刚刚就是有些好奇的。”“你这资料上面写的是‘蔓尔顿音乐学院’大三在读生,能够考进蔓尔顿的都是资质不错的孩子,毕业后更是可以直接跟音乐公司签约,前途无量,根本不需要学生自已去找机会。”“所以说,按你的条件你根本不用来参加这个比赛,又怎么会突然想起来参加呢?而且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蔓尔顿近期好像自已就有一个比赛。”张谦将‘蔓尔顿’这三个字一说出口,便引起不小的哗然。蔓尔顿啊。国外一流的音乐学院啊。国外的顶尖歌手,有近一半是从那里出来的,就连国内年纪轻轻被奉为天王的江渡也曾在那里进修过,传说中音乐界的最高学府啊。能够进入到那里的人,就算只是规规矩矩读书到毕业,以后的前途想差也差不到哪里去啊。白莫显然很满意张谦这样的问话语气,惊讶中带了点赞叹,完全满足了她的虚荣心,就连脸上的表情也缓和了不。“对,蔓尔顿最近也有一个比赛,国内外数一数二的唱片公司老总都被受邀在例,夺得冠军的直接签约量身打造专辑。”她的下巴抬得更高了,那自傲的神情就好像是她已经夺得了冠军,是那个即将签约被量身打造专辑的人一样。“那你为什么要来参加《天籁之音》?”看着白莫那个样子,张谦这下倒是真有点好奇了。“为了江渡。”四个字,最主要的重点被划在了后面的两个字上。大屏幕上的弹幕一遍疯狂,叫器着白莫不准跟他们抢江渡的有,让白莫别扯上江渡的也有,坐在那边的程羽阳反倒是笑了:“看来咱们的国民男神确实很有魅力啊,唉,老谦,八百多个参赛选手,有多少是奔着江渡来的?”程羽阳这话是冲着张谦说的,可是那眼神却明显的越过了张谦,看向了旁边的木椅。木椅上的人大约是听出了程羽阳话中的调侃,手里查看的资料覆了下来,依旧没有说话。“没有一半,也得有一大半吧?”张谦从善如流。“那得是有一大半。”程羽阳点点头,有些趣味的看着白莫:“既然你是为了江渡来的,那你应该知道江渡对于音乐是个很执着,也很严肃认真的人,也应该知道《天籁之音》这个比赛的宗旨……”“当然知道,不但如此,我还知道我就是那个他寻找的声音,只要他听到我的声音,这场比赛最初的意义便将失去。”“噗……”程羽阳这下子是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但在暴发出更大的笑声之前她及时的控制住了自已。“不好意思,你开始你的表演吧,我相信江渡一定会听到的。”话说完,程羽阳还难得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白莫看了她一眼,也不再多说,拿起麦克风:“我要演唱的是江渡的歌,《渡》。”《渡》是江渡前年发行的一张同名专辑,其中的主打歌《渡》一举帮他奠定了乐坛天王的地位,翻唱者无数,可能够达到江渡那样的水平的没有一个,更别说超越他了。前奏是一段悠扬的叶笛,慢慢的加入人声,好似从跨越千山万水的空谷中悠悠荡荡飘过来的般,空灵,绵延。有多少人就是被这一开嗓便紧紧的攥住了心,直到整首歌结束后都未曾放开,只余胸腔里久久无法平息的激荡。海选没有伴奏,所以白莫直接开唱,原本在听到她说要唱《渡》的时候,弹幕上的人有不少不屑,有不少嘲笑的,觉得白莫真是从头到尾作得过分,可结果她一开嗓,竟是出乎意料的好。她没有挑副歌部分,而是从开头直接开始,高音,低音,转换自如,每一处地方的处理也相当完美,比之其他的那些选手的演唱,白莫的演唱完全可以说是一个在地下,一个在天上。‘小姐姐虽然狂,但还真有点实力。’‘不愧是蔓尔顿出来的啊,瞧瞧这高音,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只有我一个人觉得她唱得怪怪的么?’‘说怪怪的的那个别跑,我也这么觉得,肚肚当初唱的时候,唱得我哥那一米八的大汉子都听哭了,这个我听着就只想发笑啊。’‘技巧确实当得上蔓尔顿,可是严重缺乏情感啊。’‘这还只是个海选而已,就亮这么凶残的武器,其他还没比赛完的选手此时估计已经哭晕在厕所。’……“完了,刚刚许下的重誓要完了。”场外,候子杰重重一叹,一脸悲伤的看着白亦。白亦被他这种怜悯的眼神看得莫明其妙:“什么重誓?”“你刚刚都说了要用实力吊打她的啊。”候子杰一副你竟然不记得了的表情。“……”她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了?明明是他自已说的好吗!候子杰自动选择忽略掉白亦那种有点儿看蛇精病的眼神,悠悠一声叹息:“现在是她吊打你了。”“……”“白小姐,快到你了,咱们赶紧过去吧。”眼看着白亦的表情越来越不好,一直胆战心惊的坐在那里的小刘生怕白亦被候子杰说得转身就走,连忙在她还没有行动之前先将她拉离这个奇奇怪怪的少年。“这首歌我们还真不怎么好评价。”“对,我听着反正是觉着蛮不错的。”“那要不然,咱们让这首歌的原唱谈谈听后感?”白莫的黄金六十秒唱完之后,张谦和程羽阳两人一唱一合,原本众人还只是觉得这两人搭在一起又开始逗逼了,可是当他们说出‘原唱’那两个字后,整个场内场外一遍哗然。弹幕前和现场观众,每个人都在用他们不同的方式惊呼着纳喊着那个人的名字,尤其是在当坐在木椅上的人将那大大的口罩摘下来,将那顶帽子摘下来之后,整个现场几乎差点失控。一直犹如高岭上的金玫瑰一样的白莫也激动得捂住了嘴巴。江渡!!!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