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男神之犯病日常  >  第046章:打架

第046章:打架

3129 2017-10-03 09:29:00
“辣眼晴辣眼晴……”摇着头揉着眼,这次都没等白莫自已再开口,候子杰自已就跟屁股后头有鬼在追一样,连忙跑了。那速度,要是刚刚跟白亦比赛的时候使了出来,指不定还能跟白亦拉近半圈的距离。“啊!!!”许久,在候子杰终于追上白亦了的时候,一声尖叫传来,候子杰差点一个脚下打滑摔了下去。回过头看着站在早餐桌那边的白莫像是双手捧着脸的样子,候子杰摇摇头,轻啧了两声,一脸的嫌弃。她可总算是看到她自已那副尊容了,一张脸被汗淋得都花了,黑的白的全都糊在一起,跟个鬼似的,竟然还敢跑过来跟人搭讪,也就是不知道自已那副尊容是个什么样子才有那样的勇气了。洗手间,白亦刚刚拿着衣服准备去洗澡,结果在进浴室的门的时候直接被白莫堵住了。她和吴净两个人站在一块,气势汹汹的瞪着她。“白亦你是不是故意的?”白莫瞪着一双眼晴质问着。“你指什么?”“跟江渡告状,让江渡不理我,还有……”一想起自已竟然顶着那么一张脸在江渡面前晃悠,而白亦这个贱女人那个时候还站在那里看她的笑话,白莫心里就有一团火在燃烧,恨不得抓着白亦直接扔进去,将她烧成灰烬。“还有你明明看到了我脸上的妆画掉了还不提醒我,故意让我在江渡面前出糗!”白莫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是真正的咬牙切齿。“你是人民币?”白亦扫了白莫一眼,极其冷淡的语气:“如果不是的话,你凭什么认为我会那么关注你?”“高温高强度训练加上一个劲的擦汗,是个妆都得糊,你自已都没有注意到凭什么怪我?我跟你一样都是参赛的选手,又不是被你花钱雇来的跟屁虫或者保姆,就算是看到了,知道你丑陋不堪,那又怎样?有义务提醒吗?”“你……”原本就是来质问白亦,想要在她身上把这一通火气撒出去的白莫愣生生被她气得差点缓不过来气。“白莫,你别气了,跟这种人置气不值得,她充其量也就敢在背后打小报告说人坏话出卖皮相而已,等到到时候大家看清楚了她的真面目她就没法得瑟了。”白亦迈出去的脚步收回来一步,转过头看了白莫和吴净一眼,最终落在白莫脸上:“被害幻想症是病,得治,胡乱造谣,自以为是是一种心理疾病,既然你把她收作你的狗养了,我奉劝你最好还是花点钱带她去宠物医院看看,别到时候胡乱咬人咬出祸端了,让你去擦屁股的时候可不怎么好受。”“你骂谁是狗呢?你他妈以为你自已算个什么东西?”吴净猛的一把推向白亦的肩头,本以为白亦会被她直接推得撞到墙上,结果却被白亦躲了过去,而吴净自已却是半点提防都没有,一脚踩空,整个人往下栽,直接一头就撞到了存放衣服的架子上,也不知道是擦到了哪个锋利的东西,直接就擦着眉尾往下划开了一道口子。那血瞬间就冒了出来。去扶吴净的白莫第一眼就看到了,吓得怔在了那里,吴净整个人却还有些懵懵的,直到血顺着脸颊流下来,她意识到不对劲伸手去摸才反应过来。“啊……”一声惊慌失措的尖叫,传遍了整个魔法城堡。等到众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寻着声出来,看到吴净一脸的血和白亦纠缠着,而白莫虽然在那边维护着吴净,却也一脸气愤的跟白亦对峙的时候,所有人更是一头雾水,但都知道,这是又有好戏看了。“靠!”候子杰原本只是换好了衣服出门准备下楼,结果一出来就看到近乎拧巴在一起的三个人,白莫和吴净两个人都在那里冲着白亦张牙舞爪,候子杰甚至是都看到了白亦脸上的血,一个粗口脱口而出,候子杰想也没想就冲了过去。然而,等到走近之后他就有点懵了,刚刚站在白亦的对面,有吴净和白莫两个人齐齐拦着,看上去像是白亦被欺负的那一个,可他这走过来一看,虽然对方是两个人,可好像完全是被白亦压制了啊,而且,似乎白亦脸上那血,还没有吴净脸上的汹涌?“二对一欺负人啊你们?”也只是片刻的怔愣,怕白亦吃亏,候子杰连忙就要上手,结果他的手刚抓住白莫,看到监控接到通知赶过来的节目组的人和江渡,张佳妮等全部都赶到了。“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还不赶紧放手!”负责看管的两位教官第一时间冲了过去,两个人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上手一手抓住一个,候子杰很荣幸的落到了男教官手里。一个反手双手一剪,候子杰瞬间就只感觉自已那两条手臂没废也离废差不多了。撤开了两个人,其他两个人自然也就分开了,可吴净就像是突然之间厉鬼上身一样,平日里看着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样子,这会儿却是女教官好几次都差点被她挣脱掉了,一个劲的发了狠想要冲到白亦面前,拉着她一块下地狱。“白亦,吴净她得罪了你什么了,你下手要这么狠,这再偏一毫米她眼晴都得毁了,那害的就是她一辈子啊!”静谧中,白莫突然吼开的一嗓子,带着满满的质问直指白亦,偏过头,看着因为她这句话而突然怔在了那里的吴净,使了个眼神,刚刚还像是精皮力竭般的人瞬间又像是被灌进了无尽的力气。被张教官拽着的手狠狠一抽,因为她刚刚那么一折腾,安静下来的时候张教官也有些精疲力竭的感觉了,稍稍放松了一下却没想到直接就被她给挣脱了。“你要毁了我,我也要把你毁了,我不就是戳到了你的痛处吗?你凭什么要毁我的容,凭什么?!”吴净撕心裂肺的喊着,她自已的话就像是点亮了她心里打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暗着的心一样,所有的路一下子全都清晰了,疯了一样的扑向白亦,曲张着的手指发了狠的扫过去。白亦还被男教官捆着双手,想要反抗都没有反抗的能力,眼睁睁的看着吴净扑过来,她甚至都能感觉得到下一刻自已这张脸上会挂上一副多么漂亮的彩,然而,眼前忽然一黑,淡淡的柠檬清香在鼻间分散开来,白亦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砰砰,砰砰……如鼓声般沉稳的心跳,一下一下,连带着白亦那颗沉寂了许久的心,也像是一瞬间活了起来,砰砰,砰砰直跳。“嘶……”一声轻呼响起,白亦抬头,正好看见江渡皱起的眉心。“天呐。”节目组的人刚赶到就正好看到了吴净一爪子糊在了江渡脖子上的场景,负责人只觉得眼前一黑,跟天塌了没有什么两样。当看到江渡挂了彩出了血的耳朵和后颈上划破的一条口子的时候,负责人觉得,还不如天塌了呢。本来只是想要趁机从白亦身上找回点利息,把自已脸上的那一道口子还给她的吴净也没料想到会有这么一出,整个人都懵在了那里。指甲上都还有血迹,江渡后颈的血都滑下来把白T恤给染红了,吴净整个人都有些慌了:“江,江老师,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要给白亦一点教训,我没有想要伤到你,我,我……”吴净慌乱的我了半天,根本都不知道该要怎么解释,尤其是在看到《天籁之音》节目组的人过来对着江渡紧张兮兮的嘘寒问暖,江渡一张脸冰冷得像是结了一层冰的样子的时候,像是情绪在瞬间崩溃了一样,忽然之间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哇的一声就哭开了。她完了,这次她真的彻底的完了。“赶紧把人带下去,关掉,立马给我关掉直播。”总导演见情况不对,第一时间喊话监控视,赶紧把境头给切了。“江渡,你没事吧江渡?”暗自授意吴净趁这个机会扑上去的白莫也没料想到江渡会半道途中杀出来替白亦挡了这一下,看着他身上的血,她也急了。江渡直接将白莫的话视作空气,搭都没搭理,低头看着脸色有些苍白,表情怔愣的白亦,眉心拧得越发的紧了:“你怎么样?”“我没事。”白亦摇摇头,脸上看上去相当平静,可是心里却像是被灌进了一汪大海,波浪翻涌,潮起潮落,她想要问问他耳朵上的伤疼不疼,想要让他们赶紧去找医院,可是嘴巴张了张,却像是被一双手无形的扼住了咽喉一样,竟然一个字都挤不出。“只是点皮外伤,你不用担心,也不用觉得愧疚,恩?”就在白亦都开始有些不知所措了的时候,江渡却像是看到了她内心的焦急和担忧,板着的脸缓和了下来,声音温柔得根本不像平日里的那个人。白亦抬头,想要看看眼前这个人是不是真的江渡,却被一只大手突然罩住了脑袋,不轻不重的揉了一把:“放心吧。”听到江渡受伤了以屁股里头塞了十二只火箭飞奔而来却看到自家本来散发着加强版中央空调冷气却莫名感受到了一股十分温柔如沐般的春风的小助理徐洋:“……??”他家渡哥被人调包了吗?是吗?肯定是的吧?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