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男神之犯病日常  >  第047章:看你一眼我都嫌辣眼晴

第047章:看你一眼我都嫌辣眼晴

3222 2017-10-04 09:34:00
“渡,渡哥?”徐洋带着几分试探,小心翼翼的喊着江渡。江渡转过头,前一秒还温柔得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的这一秒瞬间就变回了那个冷傲酷炫,不近人情的蛇精,哦不,大魔王。“碘酒那些东西呢?你不是经常都有背在包里吗?还不赶紧拿出来。”徐洋:“……”呵呵,什么温柔,什么如沐春风,他刚刚一定是眼晴瞎了。“江渡啊,咱们要不直接去医院吧?”负责人踮着脚想要看清楚江渡后颈的伤,可怎么也够不上这身高,只能够看到那白T恤越来越红,他的心也越来越凉,那姿态放得,那语气温和得,要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哄刚刚出生的宝宝呢。“没事,伤口应该不深,拿碘酒涂一下,到时候再看吧。”相较于负责人和其他人那一副出了大事的模样,江渡淡定得像受伤的不是他一样,伸手摸了下后颈,感觉到后颈粘乎乎的液体也没怎么在意,只是皱了皱眉,倒像是有点嫌脏的表情。回过头,看着还坐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那眼泪和着血流了半边脸的吴净,江渡虽然说同情不过来,可也没法责备,对着眼巴巴站在他旁边的负责人道:“你还是先把她弄医院去看看吧,其他的事情等把伤口处理好了再说。”“是是是。”负责人连连点头,原本她的注意力就一直放在江渡身上,都没有注意其他的,现在这一转过头看到吴净那个样子也是被吓了一跳,连忙招呼过来两个工作人员:“赶紧赶紧,把人先送去找医生看看。”“江渡,你也去医院看看吧,你这伤口要是感染了就不好了。”站在旁边的白莫不管江渡有没有理睬自已,反而因为他后颈的伤一颗心拧巴似的痛,那柔声细语的劝慰,焦急心慌的表情,可真真是比那伤口伤在她自已身上还要让她难受担心。这个吴净眼晴是瞎了吗?让她去挠白亦那个贱人,她竟然给她抓伤了江渡!“我说教官,我还什么都没做呢,你能不能先把我放了?”眼见着所有人都获得了自由身,唯独自已还呈九十度弯腰状态,候子杰从最初的暴躁到现在被折腾得都已经没脾气了。“你老实点。”男教官语气不善,好像候子杰是这里的头号犯人一样。候子杰翻了个白眼:“你再不放我,估计我就该拖着这两条胳膊,比他先一步去医院了。”“教官,他只是想帮我,而且他还没来得及动手,你们就来了,不关他的事,您把他放了吧。”光是看着候子杰现在那姿势,白亦都替他难受,连忙开口跟教官解释。教官看了白亦一眼,白亦怕他不信,又说了句:“我刚刚跟她们是从洗手间里打出来的,里面没有摄像头外面有,你可以直接问监控室的老师,而且,就算是他出手了,在二对一,对方一副不惜一切,恨不得将我至于死地的情况下,我不觉得他帮我有错,更不觉得他在其他人都放开了的情况下还要被您以一副犯罪人的姿态压制着。”听了白亦这番话,知道她是在关心自已,替自已说话,候子杰反倒没有刚刚那么排斥这个姿势了,偏着头看着白亦,一副痞气十足的样子:“大白你懒得跟他说了,他爱放不放,我大不了就舍着这两条胳膊给他,到时候真相大白的时候我看他怎么玩。”“白亦,你还有脸在这里胡说八道信口雌黄!我跟吴净什么时候要将你至于死地了?你可别把我们说得那么厉害,明明是你自已先动手弄伤了吴净,她那脸上的伤你以为大家都没眼晴看吗?到这个时候了你还要抹黑为白一副受了天大的委屈的样子,还什么二对一,我倒是不想掺和,可就你刚刚那架势,要不是我出手,吴净还不得被你直接打死在洗手间?”“嘿。”候子杰刚获得了自由,一听白莫这话立马就不乐意了,眼看着就要冲过去,旁边盯着他的男教官眼一沉,吓得他往旁边一蹦,连忙离得教官远远的,转过头却是又一副恶狠狠的样子冲着白莫:“说得跟你刚刚多么英勇的救了吴净的命一样,我怎么看着大白只是在自卫啊?不然就你们那副想要把人生吞活剥的样子,大白都已经钳制住你们了,分分钟可以让你们去阎王爷那里喊个到。”“你是看到了整件事情的发展过程了吗你就在这里乱吼乱叫?”白莫看着候子杰那副气轰轰的样子,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笑了,一双眼晴在候子杰和白亦身上转来转去:“我才发现啊候子杰,怎么一遇上白亦的事你就这么容易急眼这么暴躁啊?人前装得跟个高高在上的太子爷一样拽得二五八万的,在白亦面前就成了条哈巴狗,只要是她的事到你眼里搁你嘴里就全是她对别人全错是吧?你是不是喜欢她啊?”“白莫,你别说了,先消停会吧,这事……”负责人刚因为江渡的态度而缓下的一口气就在白莫跟候子杰这一来一往的嘴炮中又闷在了胸口,白莫的身份她是知道的,原本她是想直接交给方朗让他亲自来处理,没想到这都没等她把麻烦扔出去,这人直接就在当场撕开了。幸亏她反应过来第一时间让关闭了直播,不然就刚刚这一出,那些媒体记者们未来小半个月都不愁没得新闻写了。“什么叫我消停会啊?你别扯我,哦,这事现在还成了我在闹事了啊?明明是她好不好。”“我没说你是在闹事,只是……”“只是什么呀只是?她背后的金主到底有多大啊?啊?让你们一个个的这么畏惧她?这么护着她,她不就是靠……”“够了吗?”就在白莫在负责人的阻拦下越说越起劲的时候,江渡语气凉凉的开口。相较于白莫那扯着嗓子恨不得让整个魔法城堡的人都能够听见的声音,江渡的声音可以说就是平常说话的调调了,可却奇迹般的让白莫安静了下来,比刚刚负责人的拉扯劝说有用多了。“江渡……”“没说够的话不如我让人给你去拿个喇叭过来,让你说个够?”江渡的脸色沉得能够滴出墨汁来:“先不管这件事情谁对谁错,你这无凭无据的到处嚷嚷败坏别人的名声,别人是有权利用法律维护自已的,不要觉得造谣就是上下嘴唇一碰,然后就什么事都没有了。”白莫原本以为这次能够将白亦吃得死死的,结果却没有想到江渡却一点都不相信她的话,明明刚刚他也是亲眼看到了白亦有多么厉害,明明整件事情都已经那么明显的摆在那里了,可他却还是相信她是清白的,相信她是好的,不仅用身体护着她不受伤害,还一再的为她辩解,觉得她受了委屈。她已经忍无可忍!“我没有造谣,我说的都是事实,江渡,你怎么就信她不信我呀?这个贱人她到底……啊……”白莫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易燃易爆的状态,眼里满满的愤怒快要将她的理智淹没,张口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便骂了起来,然而,她还没能够骂痛快,那尖锐的叫喊咒骂声就已经破了音。捂着脸,白莫整个人都有点懵,这突如其来举动显然是让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看着反而比刚才那副张牙舞爪的样子要冷静不少。其实不止是白莫,就连《天籁之音》的负责人,以及候子杰和其他围观吃瓜群众也有点傻。明明事情的所有过错,所有矛盾都在针对她白亦,她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甩了白莫一巴掌?那‘啪’的一下结结实实的声音,就算是没有挨这一巴掌,光是听这声音那脸都觉得有些火辣辣的疼。“白亦!”终于反应过来的白莫恨不得把魔法城堡这个屋顶都给掀了。像疯了一样的扑过去要跟白亦同归于尽,众人看得胆战心惊,男教官都已经准备出手了呢,结果腿刚迈出去,白亦就给白莫来了一个漂亮的反剪,让她感受了一下候子杰刚刚在男教官手里体会到的感觉,那身姿敏捷得,那动作漂亮得,完全不亚于男教官。所有人:“……”卧糟!“痛吗?”“啊……”在白亦问话的时候,压着白莫的手一个用力,直接让白莫用身体最诚实的感受回答了她。“你说我要至吴净于死地,诚如刚刚候子杰所说,就你们两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白斩鸡,我要是真对你们动了杀心,反抗对你们而言就是奢侈。而且,我并不觉得你跟吴净加起来能够抵得上我的一根手指头,所以就更别提我会因为你们而搭上我的下半辈子。”“我给你一个忠告,想要坑我这个想法很好,但是别总以为自已对自已的价值定位在别人眼里也是一样,起码你在我眼里,不,看你一眼我都嫌辣眼晴。”“白亦!”白亦的情绪从头到尾都没有多大波动,就连说话的语气也是平静淡漠的,可是对白莫而言却比刚刚的那一巴掌还要让她觉得愤怒,让她觉得耻辱。她拼尽全力想要挣脱白亦的钳制,似乎是想要跟白亦来个鱼死网破一样,可结果,她还不才是刚刚挣扎,白亦就松了手,往旁边一退,她那过猛的力道一个没控制住,反而整个人往后栽了下去,《天籁之音》的负责人正好就站在她旁边,结果就连带着她也一起躺了下去,拽了人给她当肉垫。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