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男神之犯病日常  >  第026章:真真实实经历过的浩劫

第026章:真真实实经历过的浩劫

3054 2017-09-13 12:08:00
“拿蛋糕跟你换一杯水行吗?”白亦的脸在蛋糕后面露出来,一双眼晴看着江渡,特别认真,特别平静的语气,可是江渡却还是透过这些,看到了她眼底深处的不安。江渡这下是百分百的确定白亦有事了。“乐意之至。”几乎不到半秒的时间,江渡便笑了,退开到一边,给白亦让出了通往他房间的路。结果一进门,等到江渡给白亦去拿鞋子的时候才发现有点尴尬。他才搬过来不久,他自已的拖鞋是一直都随行李带着走的,而这个住处,根本没有备客人的拖鞋。“介意我赤脚吗?”白亦看着江渡愣在鞋柜那里,也大概察觉到了一些,低头看了一眼自已的鞋子,凉鞋,好脱。江渡低头,看到白亦已经放下了蛋糕把鞋子脱了,白嫩的双足踩在原木地板上就好像是呈在托盘上的艺术品般,美得让人无法移目。抬头对上白亦询问的眼神,江渡有些不自然的别开眼。“等等。”江渡出声叫住了白亦,脱下了自已脚上唯一的拖鞋,弯腰拎着放到了白亦脚前,迎上白亦不解的目光,江渡解释道:“家里的空调开得比较低,地上有些凉,女孩子还是穿着拖鞋比较好。”白亦没说话,但也没有拒绝,顺从的就穿上了江渡放在她面前的鞋子。鞋子里还留着些余温,暖暖的,一下子就包裹住了白亦发凉的脚尖,顺而好像温暖了她整个身体。江渡去给白亦倒水,等到他拿了水过去的时候,白亦已经将蛋糕打开,切出了一块,似乎因为没有盘子没法盛出来,所以表情有些懊恼,看到他走过来之后,一双眼晴就直勾勾的盯着她,虽然没有说话,可江渡莫名的就是知道她的意思。就像是他小时候养的那条小金毛,做错了事的时候会把自已藏起来好让谁都找不到它,好像这样它就可以逃避惩罚,而有所求的时候就会很安静乖巧的看着你,向你表达着它的需求,他基本上一看就知道。那种感觉,很微妙。“你先喝水,我去拿盘子。”像是安抚似的,江渡将水杯放到白亦手里,转身去拿盘子。但……江渡显然是再次忘记了他才刚搬过来不久的事实,连多余拖鞋都没有的房子,怎么会存在盘子那种居家之物呢。所以江渡在空荡荡的厨房转悠了一圈后,又双手空荡荡的转悠了回来。迎上白亦疑惑的双眼,江渡有些尴尬:“呃,我忘了我也没有买盘子。”“……”最终,白亦选择了合蛋糕店送的纸盘子装了划出来的那一块小三角放到自已面前,又切了一块放到江渡面前。在今天之前,江渡对黑森林其实还是有点爱的,因为他也还算是吃点甜食,可是当他慢条斯理的解决掉盘子里的那块,又被白亦添加了一块,顶着那默默注视的压力吃完那块,结果又被盛上了一块新的之后,江渡的心里和他的嘴以及胃都已经开始有些排斥这个东西了。江渡十分艰难的咽下自已面前的最后一口蛋糕,偷偷吁了口气,想着这应该是最后一块了,毕竟所省不多了,这个姑娘买这么大一个,应该是很喜欢吃的,但结果,他手上的纸盘还没有放下,面前又有一块黑森林慢慢悠悠的推了过来。修剪得十分圆润的指甲,纤细修长的手指,然后,是墨般浓黑湿润的看着自已的眼晴,不声不响,静静看着,相当明显的意图,无声直击人心底的千斤重海棉拳。江渡:“……”“你……不吃?”“我吃了三块了。”白亦在说这话的时候,不像以往那般冷淡,相反的,语气有些软,真正有点像她这个年龄段的女生,没有时时刻刻的提着气场,时时刻刻提防着任何一个接近她的人。江渡有一瞬间恍神,低头,看到面前黑乎乎的蛋糕,那一瞬间的恍神感慨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已经吃了四块了啊。江渡觉得自已伸手去端蛋糕的手都有些发抖,眼看着蛋糕靠近,要不是他强压着,他的胃都开始有直接反应了。“咱们听歌吧?”在江渡端起蛋糕的瞬间又迅速的把它放下了,提议出口后,根本都不等白亦说好,就跟火烧屁股似的跑去放歌了。“我之前拍戏的时候跟组进了一座比较原始的森林,那里的氛围非常棒,你每天都能够听到鸟叫声,流水声……跟在城市里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我录了音,然后做了个小样,觉得疲惫或者是郁闷,睡不着的时候都会听听,相当放松……”江渡的速度很快,说话间就拿了CD过来。‘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随着啪哒一声,超高清无损音乐四面环绕奏响,某人矫柔的声线特别清晰。白亦:“……”原本还喜滋滋的江渡,扶在椅背上的手差点一个打滑整个人摔下去,一阵手忙脚乱的将音乐关掉。“我拿错碟了。”“恩。”白亦点头,一本正经的道:“刚刚我什么都没有听到,绝对不会跟别人说你唱过这首歌的。”“……”江渡放盘的手差点失控直接将CD机压断。他可以说他并没有觉得这样对他有起到什么安慰作用吗?肚子里那四块黑森林告诉他,不能。所以江渡选择了微笑不语,默默的重新放音乐。最先跳进耳朵的是细软绵长呼吸声,软软的,就像是熟睡中的小宝宝,尔后,一声嘹亮的啼哭打破了这样的安静,似有站在窗台受惊的鸟儿扇动着翅膀飞翔而去,睡醒的小宝宝在被安抚后发出了咯咯的笑声……每一种声音传进白亦的耳朵,白亦都能想到一副画面,连贯着,就好像是一场丰富的电影,不用眼晴,只需要用耳朵,用心,就能够真真切切的感觉得到。有风吹来,徐徐扬扬并不猛烈,哗哗的水流声,不大,却随着一步步的推移而渐渐变大,又渐渐的消减,直至消失……白亦不由自主的被带动着闭上了眼晴,那一幕幕就在她的脑海里浮现,她不由自主的随着声音去想,每一个声音响起,她就像身临其境一般,不知不觉整个心里缠绕着的郁气也跟着一点一点的消散了。江渡原本还有些担心能不能安抚到白亦,见着她闭着眼晴,脸上的表情变得柔和起来,江渡也不由自主的跟着她勾起了唇角。余光撇见还剩在那里的那一块黑森林,江渡刚刚扬起的唇角立马被压得平平坦坦,见白亦双手叠着下巴趴在茶几上,江渡也将自已放松在沙发上。等到江渡再次睁开眼晴,是被徐洋给吵醒来的。“渡哥,你在家啊,我按了好久的门铃没见你开门,还以为你没在家呢。”徐洋手上提着两个袋子,一进门就看到江渡躺在沙发上,明显一副刚刚从睡梦中醒来的样子。徐洋轻松的表情瞬间绷得紧了,他的小心脏跳得有些过于欢快:“渡,渡哥,你在睡觉?”“恩。”从鼻腔里挤出来的一个字,徐洋只觉得眼皮一抽,身上的皮也开始有些痛了。“那……”江渡的目光从茶几上扫过,上面的蛋糕盒和那些纸盘全部都被收拾干净了,CD机已经停了,要不是他身上多出来的外套,他都要怀疑他刚刚不过是做了一场狂吃蛋糕的恶梦。“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诶?”都已经做好了迎接狂风暴雨的准备的徐洋,突然听到江渡这么温和的询问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提起手里的袋子,连忙道:“我刚刚过来的时候看到离你家不远的地方有个蛋糕店就进去看了看,买了个黑森林和……”黑森林……那种油油腻腻好像都已经堵到了嗓子眼的感觉,那种撑在肚子里满嘴都是奶油味的感觉,那种强烈而刺激的反胃的感觉!果然,并不是一场狂吃蛋糕的恶梦,而是真真实实经历过的浩劫!“出去!”徐洋被江渡这一声怒呵吓了一跳,结果就看到原本还靠在沙发上的江渡突然狂奔进了厕所。“渡,渡哥,你没事吧?”洗手间里久久无声,最终,在徐洋试探着想要往前迈一步的时候:“带着你的蛋糕赶紧给我出去!”“……”离20强进阶赛还有一天时间,所有人都绷得紧紧的,吃饭睡觉的时候脑子里想着的都是歌词,技巧,旋律……每个人都恨不得把一秒钟掰开分成两秒钟用,就连白亦也不例外。虽然方清雅给她找了老师,但是因为自已心虚,所以白亦并没有去联系那个人,自打那天情绪低落的跟江渡分食了同一个蛋糕后,她这几天就算是去排练也是小刘先确定好时间,她再过去,然后依靠着每次彩排的时候阿克老师悉心的指导,她就在家里练习改正,自此之外,连吃饭都是点了外卖在家里吃。白亦也不大清楚自已这是种什么样的心态,说不上是在躲着江渡,就是心里下意识的暂时不想跟他有任何接触。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