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家碧玉  >  第十九章 晚到一步的二叔二婶

第十九章 晚到一步的二叔二婶

2064 2017-10-09 15:46:13
郭碧玉摇着郭老夫人的胳膊道:“您别怪郭妈呀,我没跟她说清楚,再说她也是听了旁人的话。”她小小的脸上露出落寞来,“如果二婶母再把她也罚走了,我身边就只剩三个人了,雀儿走了以后,都没有人陪我玩了。”郭老太太就看向常妈:“雀儿?雀儿又怎么了?”“二夫人说雀儿没伺候好大娘子,罚去洗衣房了。”常妈急忙站起来,“是老奴的不是,因二夫人管家,没觉得是个什么大事,就没跟您老提起。”“雀儿是个憨的,当时老大媳妇看中了这丫头,就是因为她憨憨傻傻的,没有坏心眼子,能安心放在大娘子身边儿陪着耍子玩。”郭老夫人叹了口气,“她不是个会看眼色伺候人的,照顾不好大娘子也难免。”常妈道:“二夫人规矩严,这也没什么错,大抵是怕雀儿给旁的奴婢带了个坏头。”“她那个傻样儿,能带什么坏头?”郭老太太怒了起来,“我还不知道那些精明的丫头,当年咱们郭家还没好上几年,各怀心思的都有,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碧玉,回头奶奶做主,让雀儿回你身边儿去。”雀儿这事儿是小事,并不值得放在郭老太太心上,她拍着郭碧玉道:“碧玉,你去睡一会儿,我和常妈说说话。”“我不要,您又要说不让我听的话了,我要听。”常妈道:“让大娘子听听也好,以前在南边儿的时候,咱们说话也不避着大娘子呀。”郭老太太就叹了口气:“唉,听就听吧。你说说,二郎怎么就看中了这个房子,买下来之前也没请人看看?碧玉做这梦可不是没凭没据的,那院子肯定死过人。”常妈开导道:“上京是什么地方?又不是什么偏僻地界,哪能任凭咱们挑挑拣拣的?就这个宅邸,也不是想买就能买得着的,这里周边都是达官贵人的府第,距离二郎办差的地方又近,能买到这里,听说都是托了好几个人。”“那院子怎么能住人?碧玉这场病怪没来由的,保不准就是被妨的。常妈,你说……”郭老太太到底生了疑,虽然没说出来,常妈懂了。“这不能。”常妈道,“奴婢想着,二夫人肯定不知道这回事儿,知道死过人,还让人住?”郭碧玉插话道:“奶奶,二婶母就是故意把东院留给我们住的呀。”她没管郭老太太和常妈,自顾自的道:“二婶母特意把东院留出来,给咱们长房,是敬重长房,谁不知道东边儿的院子比西边的好多了?要是二婶母因为先来上京,就抢先挑了正院或东院住,那反倒会让人说闲话呢!”“你小小年纪怎么就知道东边为尊了?”郭老太太呵呵的笑起来,摸着郭碧玉的头顶对常妈道:“大娘子懂事了。”————今个儿是郭仪休沐,因此昨晚回来的虽然晚,却聊发少年狂了一番,缠着李氏闹到半夜。早上起来,李氏脸色犹然还是嫣红的,服侍郭仪穿上了一件藏青缎边暗纹长襟,又帮他理了理衣领。郭仪凑到她耳边说了句玩笑话,李氏便捶了他一下,道:“还不快些去收拾好了,昨晚上母亲差了人过来传话,让我们早上过去呢!”郭仪笑道:“定然是母亲是许久不见我了,心里惦念,没别的事儿。母亲向来没有早早叫媳妇过去伺候的规矩,你不用急。”他坐到桌边,“早上用些清淡的,这些天应酬多。”说话间双寿和双喜已经抬了食盒过来,一样样的往桌子上摆放。“早就交代了。”李氏递了筷子过去。早上的是碧梗百合粥,简单配了几样小菜,没有什么油炸之物,郭仪和李氏舒舒坦坦的用过了早餐,才并肩缓步的到了正院。郭碧玉这边刚陪郭老太太用过饭,就听见外面一群人忙不迭的请安声,便擦擦嘴,从凳子上蹦下来,向外张望。没多会儿就看见她二叔郭仪从外头风度翩翩的迈步进来,后面跟着李氏。郭仪身材修长魁伟,仪表堂堂,眼睛是郭家的杏核眼,五绺长髯更增了几许威仪,李氏则是温婉柔顺的样子,两个人都是藏青色的衣服,倒很相配。等他们给郭老太太问过安了,郭碧玉才见礼道:“问二叔父、二婶母安。”郭仪点点头,他对哥哥郭皋家的这个女儿也没有见过几面,更没有什么话说。李氏没有想到郭碧玉在老太太这里,有些后悔没叫郭美玉也过来,便柔声道:“病可好了?天气冷,你祖母向来疼你,就算是你不来请安也不会怪你的。”“回二婶母,已经全好了。”郭碧玉道,“多谢二婶母关心,我这是病好了,怕祖母总记挂我,才急着过来报个信儿的。”她回头对郭老夫人道:“祖母,那孙女儿回去啦!”郭老夫人要和郭仪、李氏说正经事儿,便也没留郭碧玉,嘱咐道:“你起的早,回去再睡个回笼觉!”李氏没做声,临近年底,夫子们都要返乡过年了,但是布置下来的课业都不少,打从今天起美玉一天要抄写几百个大字,《女则》、《女论语》那都是要背的,除此之外,诗画都不能丢下……像郭碧玉这样清闲的,倒也真是少见。若是郭美玉这般松懈,她可不能够允许,换成了郭碧玉,她只是不屑的嘴角微撇,并不多说什么。郭碧玉出了松鹤堂,时候还早,她带着青燕和黄鹂又回了东院玉锦阁,墨鸦和郭妈正在屋里魂不守舍的等着呢,看到郭碧玉回来了,急忙道:“怎么样?”“房子的事,祖母自会跟二婶母说的。”郭碧玉道,“我已经在祖母那里用过早饭了,你们先下去吃早饭去,吃完了我们去把雀儿接回来。”这些天连续几个大晴天,前几日下的大雪已经没了影儿,只有背阴处还有残雪仍未消融。郭碧玉重新换了一身大红金色云纹的棉袍,摘了头上的绢花,换了一对儿金闪闪的金蝶簪子,小手拢在黑色貂毛的袖套里,神情肃然的出了玉锦阁。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