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家碧玉  >  第十六章 禳灾?驱邪?

第十六章 禳灾?驱邪?

2053 2017-08-21 14:14:47
黄鹂撇了撇嘴道:“郭妈你这是干嘛呢!大娘子今个儿心里不好受,咱们好不容易说说笑话逗乐了,你一来就哭天抹泪的勾着大娘子难受,你是成心不让大娘子好了是不是?”“什么?大娘子,你快跟郭妈说说,谁惹你不高兴了?”“当然是二娘子了!”黄鹂道:“过来探病,临走时阴阳怪气的说了一通,说羡慕大娘子悠闲,不像她,又是要学这个,又是要学那个。”关于这个,郭碧玉还真是没太在意,没想到几个丫头这么义愤填膺的,黄鹂还借着送妆盒的差事狠狠的反击了一通,当真是意外。郭碧玉笑道:“行啦,你这丫头,我那二妹妹脸皮薄,想的又多,你已经把她得罪了,还得意个什么劲儿?”黄鹂嬉皮笑脸的道:“我不是有大娘子做靠山呢么!”郭妈在旁边呆若木鸡,一会儿是心疼郭碧玉被二娘子出言暗讽,一会儿又觉得她心疼错了人,眼前的怎么都不像大娘子。郭碧玉打了个呵欠,冲着郭妈摆摆手:“郭妈你下去歇着吧,这几天不用你值夜。”今天晚上是黄鹂值夜,郭碧玉看着外面道:“这浣琴怎么还不回来。”“瞧您还用她用顺手了。”黄鹂嘟着嘴,“外人不可靠,不叫她通风报信的,今天二娘子说不定不来了呢。”“不用白不用。”郭碧玉道,“早晚都要姐妹相见,今个儿见了就见了。以后别这样。”郭碧玉被伺候着躺倒床上,喃喃道:“她也不容易。”她是真不愿意和郭美玉争什么。姐妹两个,眼睛都瞎,上辈子都毁在安子鹤一个人手里,郭碧玉都不知道是该同情郭美玉,还是她自己。郭妈正站在正院门口,内心正在激烈的交战。当她终于决定迈步进去时,她觉得自己像个烈士。她要为了她的大娘子,去和那个上了大娘子身的东西战斗。郭妈深吸了一口气,握了握拳头,勇敢的大踏步走到了门口,笑容僵硬的道:“老奴是东院大娘子房里的,有重要的事求见老夫人。”正院只有老夫人,院落不大,往里走了不长一段儿路,是个两进的大屋,郭母忐忑的跟着守门的张妪来到屋子前,常妈正好在廊下面,看到郭妈急忙迎了上来:“郭妈怎么来了?是大娘子……”郭妈摇摇头,摇完了又觉得不对劲,急忙又点点头道:“老夫人在吗?”常妈笑道:“您来的不巧,老夫人这会儿可不在。”她将郭妈让到偏厅,有个小丫头快手快脚的上了茶汤,常妈才道:“老夫人带着弄芹、侍椿她们两个在后面忙呢,这会儿谁也不敢去打扰。”正院后面是一片空地,被郭老太太开辟成了一块菜地,在她眼里竟是比什么都金贵,每天这个时辰,是她固定要去下地的时辰。这几天刚下过雪,郭老太太惦记后院埋的萝卜,垛在地里的大白菜,带着两个丫鬟去了。常妈笑道:“大娘子的事,您和我说也是一样的,咱们都是一道看着大娘子长大的,回头老太太回来了,我再跟老太太说,也省得你在这儿傻等。”正院里,除了来了上京因为人手不够后添置的仆役还有二房从甘州带来的仆役,剩下的老人儿就都是跟着老太太从江南过来的,郭妈都熟,常妈就更不用说了。郭妈先是掏出了帕子,擦了擦眼睛,道:“常妈,你能不能跟老夫人说说,请位得道的尊师?”直到郭妈走了很久,常妈还坐在刚才的位置上,久久都没有动一下。大娘子被不干净的东西上了身?禳灾?做法?她没听错吧?来了上京以后,各院中的事都是由二夫人打理,老太太并不怎么管理俗务,刚才郭妈除了说她自己个儿觉得大娘子不对劲,还有就是提了那么一句:“现在奴仆们都传开了!”老夫人不管事,只是平时没有事让她管而已,大娘子可是老夫人从小带大的!她喝了口凉茶压了压,道:“韭芽儿!”“哎!”一个十四五岁的小丫鬟跑了进来。“去院子里上下跑跑,替我打听件事情。”常妈交代完了,又嘱咐道:“知道怎么打听?”“知道,您交给奴婢就是,保准不会出岔子。”韭芽儿是个面貌略黑,脸盘圆润的姑娘,不清秀,也不好看,看起来憨憨的,可人却极机灵,心眼儿贼多,因为外貌的关系,倒很少被人防备。常妈没等到韭芽儿,先看到郭老太太在弄芹和侍椿的陪伴下,从后院溜溜达达、满身土的过来了。郭老太太被伺候着换了一身衣服,舒舒坦坦的往榻上一靠。屋里暖和,侍椿只拿了一方小垫子搭在老太太腿上,弄芹过来拿着美人锤轻轻的帮她捶腿。劳作完了,郭老太太总是要眯瞪一会儿,常妈便拿了小簸箩,就着窗户下面做针线。没多一会儿,常妈听见有动静,一看,是韭芽儿在门口冒了头,便回身看了看郭老太太,看起来睡得正熟,两个丫头也在那脑袋一点一点的打盹儿,便轻手轻脚的迈步出了屋。回了她的住处,常妈才道:“可打听着了?”“回常妈,的确有这话,东院人少,大娘子又病了,那几个丫鬟不是在东院,就是在东院和厨房之间的路上,反而东院话是最少的。“外院有的丫鬟和婆子们听了个影儿,知道有这么回事,却模模糊糊的说不清楚,反而是西院里传的最多。“听说大娘子生病那天,二夫人将郭妈和一个叫雀儿的丫头叫过去问话,也不知道怎么问的,问出了什么,后来郭妈回去了,雀儿被罚到洗衣房了。“后来有人把那晚上的话传了出去,先是说大娘子做噩梦惊着了,后头也不知道怎么人传人的就变成了魇着了,现在就传着东院是不是有不干净的东西,上了大娘子的身。”韭芽儿整齐利落的说完了,常妈微笑着点点头,道:“差事做的好。来,跟我走一趟。”走这一趟,可真是不白走。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