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亲爱的陆先生  >  第二十五章:风情万种老板娘

第二十五章:风情万种老板娘

3100 2017-07-19 16:17:51
楚凝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或者是外面的音乐打开了。等到细细一听,一张白皙的脸庞也不禁染上了一层红色,屋子里面传来的那种声音实在是太尴尬了……少儿不宜,少儿不宜……她怔怔的站在门口,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忽然包中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楚凝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自己的手机铃声竟然这么大?忙不迭的从包中拿出手机,扫了一眼是沈祐轩打过来的。她皱了皱眉头,就在犹豫要不要接电话的时候,屋子里面古怪暧昧的声音消失了,门很快被打开。楚凝看着依靠在门口的那个柔弱无骨的妖媚女人,赶紧将手机关机,放在了包包里,一脸歉意:“不好意思,我……”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眼前妖媚的女人打断了:“你就是今天打电话给我,说要来应聘的那个吧?”“嗯,是我。”“那你进来吧。”妖媚女人露出个友善的笑容,冲她勾了勾手指,那姿态像极了勾魂摄魄的狐狸精。楚凝的目光不自觉的就被这个女人给吸引住了,她身上仿佛有种强大的魔力,让人一看就挪不开眼睛。“可是……屋子里面会不会有点不太方便?”楚凝的脚步没有挪动一下,依旧站在原地。她咽了咽口水,自动脑补出屋子里面那混乱的场面来……妖媚女人先是一愣,随即明白了楚凝的意思,脸上的笑容更加放肆张扬。“哈哈,你这小姑娘可真有意思,我看你是误会了。”她说着,涂着鲜艳红色指甲油的手搭在了楚凝的肩膀上,轻声道:“没有什么不方便的,进来吧。”楚凝半信半疑的被带了进去,当看到屋子里面的确没有另外的人时,眉眼之中露出疑惑的神色来。奇了怪了,怎么会这样……虽然她并没有过sex经验,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她好歹二十多岁的人,多少也对这方面有那么些了解。刚才她站在门口听到的声音,分明就是男女之间做那事情发出的声音啊。妖媚女人走到冰箱旁边,给楚凝拿了一瓶矿泉水,很是平易近人,说:“我就是梅姐,也是这酒吧的老板。别傻站着,坐下来休息休息一下。”“哦好的,谢谢。”楚凝接过矿泉水,环顾了一下这个休息室的布置风格,偏向欧式家居的优雅调调,倒不像是个办公室,反而像个小公寓。当目光落在电脑屏幕上那暂停的画面时,楚凝刚喝下去的水差点就喷了出来。屏幕上正是某部岛国爱情动作片的画面……所以说,刚才那引起误会的声音是这个发出来的?楚凝盯着眼前毫不避讳的梅姐,心中对她产生了无限的好奇。梅姐跟她脑补的形象可以说是背道而驰——不但不是一头栗色大波浪卷,反而是一头纯黑色的利落短发。可偏偏这短发造型不但不会显得男性化,反而有一种别样的风味。她就像是一朵妖冶美丽的罂粟花,明明知道有毒,却还是让人忍不住去靠近。美人在骨不在皮,眼前的女人大概正是如此。那一抬手一投足之间,无限的风情韵味就流泻出来……楚凝想,如果自己是男人,一定也会控制不住自己,义无反顾的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盯着我看的这么入迷,难不成是爱上我了?姐姐可事先说好,我还是比较喜欢男人的。”梅姐调笑着说,施施然的靠在小沙发上,无比的悠闲自在。“我……”楚凝想要解释,可是对上梅姐那带笑的眼睛,觉得解释反而显得太过古板客套。她抿了抿唇,从包里拿出一份简历来,走到梅姐面前递给她:“梅姐,这是我的简历。”哪知道梅姐压根看都没看一眼,像是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揉了揉耳朵:“诶你可真是有趣,来酒吧面试带什么简历……来来来,你直接告诉我,你是为什么选择来这边工作,给个理由就好。”楚凝蹙了蹙眉头,对于梅姐的大大咧咧倒并不觉得冒犯,反而蛮喜欢她的爽朗和脾气。“我……缺钱。”她将实话说了出来:“并且我白天有另外一份正式工作,所以只能在晚上出来兼职。”梅姐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她有一双好看的琥珀色眸子,在并不明亮的灯光下泛着浅色的光芒。同样也是犀利的目光,但却与陆忱的冰冷威严不同,梅姐是一种狡黠精明,并不会让楚凝觉得压迫感。“就这个理由?”“嗯……”楚凝颔首。“那你是来对了地方。”梅姐从沙发上起身,走到她的身边,重重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从那两片轻启的朱唇里冒出来的话语却是饱含深意:“我们魅色这里,最不缺的就是钱。”这话传到耳朵里面总感觉怪怪的,也许是因为她呼吸的气息钻进了耳朵,亦或是别的什么理由。总而言之,楚凝绷直了身体,半晌也不知道要如何接话。似乎是看出她的紧张,梅姐嗤笑了一声,轻声说:“不知怎么的,我总觉得你有点眼熟,或许我们以前见过。”“啊?”楚凝惊讶,她搜遍记忆,也记不起自己什么时候认识眼前这号人物。“你来这里,是想当个服务员,还是……”梅姐并没有把话说完,只递给楚凝一个意会的眼神。楚凝自然一下子就明白过来,摇着头,想都没想就说道:“只是端茶递水的服务员而已,那工资已经足够我的要求了。”梅姐的眼底闪过一抹不明的情绪,娇媚的脸庞很快就恢复那风情万种的模样,抬手随意的撩了一下额前的碎发,轻声道:“好,那你就安安心心在这里做事。在这里做事就两个要求,第一手脚勤快麻利,第二记得把嘴巴给管紧,不该说的不要说,不该看的不要看。”这第二个要求貌似并不寻常,楚凝暗自思忖,也不敢多问,点头道:“知道了。”“什么时候可以上岗?”“随时都可以。”“那就今天吧。”梅姐果断的说道,半点犹豫都没有,倒是楚凝愣住了——这未免也决定的太快了吧。“怎么?刚才不是说随时都可以吗,择日不如撞日。”梅姐嬉笑一声,又说:“来来来,你跟我来,服务员的工作很简单,找个人带带你,一会儿就学会了。”楚凝不禁汗颜,默默地跟在梅姐身后。这刚走两步,梅姐蓦地回过头,柳眉微微蹙着,有点不好意思的问:“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你瞧我这记性。”楚凝哑然失笑:“我叫楚凝。”“楚凝?不错不错。”梅姐若有所思,又笑了笑:“那之后我就叫你阿凝了。”之后,梅姐带着楚凝去了后勤部那块,找了个工作了蛮久的服务员带着。配备了统一的服装,该登记的信息也都登记好了。正如梅姐所说,服务员的工作很简单,就是端茶递水招待客人。更多时候,客人都是自个玩自己的,压根也不会过多的要求服务员。所以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楚凝站在渐渐热闹起来的酒吧舞厅中心,看着那一张张面容各异的脸庞在彩色灯光的照射之下,变幻出各种颜色的时候,有一种极大的不真实感。谁能想到她上午还坐在高档写字楼的格子间里翻阅着时尚杂志,晚上就端着酒盘水果这些,穿梭在各种绿男红女之中。人生,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酒吧里的人似乎都自来熟,所以没花多少功夫,楚凝到是跟这里的工作人员们都认识了一遍。大家表现出来的热情和友善,简直跟办公室里的那群“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同事形成鲜明的差别。晚上的时间似乎过得飞快,几乎是一眨眼,第二份工作也结束了。楚凝开始倒不觉得疲累,直到回到自己那空空如也的小公寓时,才觉得全身的骨头散架似的,尤其是两条手臂一阵阵的酸痛。她懒洋洋的躺在那并不舒服的床上,盯着天花板出神。不知不觉之中,那白色的天花板上似乎浮现了爸妈的脸庞——还是那样年轻,还是那样温柔和蔼。爸,妈,你们还好吗。我好想你们,真的好想……她的眼角似乎有些湿润,视线渐渐地模糊。疲惫一天,回到这空荡荡的、没有半点人气的家中,那种对亲人的思念就像是可以击穿一切的利剑,将楚凝那厚厚的伪装给撕了下来,刺的她千疮百孔。要不是十年前那场可怕的车祸,此时的自己会是怎样?父亲经营的公司也是红红火火,蒸蒸日上,她楚凝原本也应该是爸妈手心上的明珠,是养尊处优的千金大小姐。她此时原本应该是按照爸妈的计划,送去巴黎艺术学院进修美术。一家三口还是甜甜蜜蜜的生活在一起。然而一切都因为十年前的那场车祸,彻底沦为泡沫。每次闭上眼睛,楚凝的眼前总是会浮现那满是鲜艳红色的画面。那种炽热又艳丽的颜色,快要把她淹没一般,让她觉得窒息。脑袋越来越沉,她的意识也渐渐模糊,不知不觉之中,进入了睡眠之中。此时,已是深夜。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