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装神弄诡  >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3143 2017-07-10 09:20:46
医院诡影我一脸鄙视的看向了她。“嗨.....”“我说,你以为所有女孩都向你一样呢,人家很多女孩对于什么星座了、占卜了可都是迷信的很,去个佛牌店占卜一下了什么的,再正常不过了吧?”要不是星座还有占卜恐怕苏琴琴当时也不会跟我分手。......“哎呦!你干嘛呀。”我只觉得耳朵一疼,一看楚澜拽着我的耳朵。“好啊,小侄儿,你居然敢对长辈不敬,我今天就替你们老赵家好好教育教育你。”“你又不是我们老赵家的。”“还敢顶嘴。”说话的时候,楚澜手上又用了几分力道。真不知道这家伙从哪儿来的这么大的劲,我急忙求饶了。“行,大姐,我服了还不行,你赶紧松开我,待会儿要是耳朵掉了,你还得带我去医院。”也不知道是她良心发现,还是我最后说的去医院,她害怕花钱,但是这句话一说完,她就松开了手。“下次说话小心着点,要是在不尊敬长辈,可别怪我不客气。”第二天一早。我只觉得胸口传来一阵冰凉,睁眼一看,楚澜掀开了我的被子,两个冷冰冰的小手放在了我的胸口。“我说,大姐,大清早的,干嘛啊!”“赶紧起床吃饭了,别忘了咱们今天还有活呢。”“什么活啊?我怎么不知道。”虽然不明白,但还是起床吃了早饭,刚一吃完,我正想喝点热水,就被楚澜拉了出去。“我说你真是我亲姐,咱这个着急干嘛去啊。”“赶紧的。”出租车到了以后,我俩下了车。“不是,咱们这么早来佛牌店干嘛啊?”“看看这里到底有什么情况。”没办法,我只能跟着楚澜躲在角落里,盯着佛牌店。差不多上午九点半,我看到远处走来的两个女人,其中一个女人我一眼认了出来,正是我的初恋苏琴琴,她旁边的那个女人看上去特别柔弱,就跟得过一场大病一样,走路都给人随时跌倒的感觉。她怎么来了?那个女人有是谁?“小侄儿,看到了吗?”“嗯,那是苏......”还没等我说完,我就觉得眼前一黑,自己“灵魂出窍”了。跟着我一看一旁的楚澜,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手里面前已经摆上了一张纸还有,手里拿着一根笔,小声问道:“小侄儿,你出来了吗?”“艹!”我心里骂了出来。我看了看周围没人关注这里,赶紧写道:“你有没有搞错,这里是大街,你是不是想害死我啊!”“我这不是想让你进去探探情况。”“知道了,你保护好我的身体。”我瞪了楚澜一眼,就走向了佛牌店。主要是我也不敢说别的废话,这到时候要是不把我送走,麻烦可就大了。进到佛牌店门口,柜台的小姑娘冲着我的方向看了一眼,这一下倒是吓得我一激灵,该不会是发现我了吧。不过小姑娘很快就又低头做自己的事情了。我松了一口气,自己现在这个状态虽然别人看不到自己,但是也会有所感觉,之前那个光头男应该也有刚才那个小姑娘的感觉,看来自己以后还是多走墙,省的麻烦。穿过走廊,又到了上次这女降头师请鬼仔的地方。我到了她们三个人跟前,三个人全都哆嗦了一下。“这么热的天怎么还有点凉呢,该不会是你这里开了空调了吧。”苏琴琴道。女降头师看了一眼,说:“没开啊,暂时先别管这个了,这就是你表姐吧?”苏琴琴点了点头。“那事情你让你表姐讲讲,我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现在知道了苏琴琴身边这个女人是她的表姐,如果我没有接错的话,名字应该叫做李丹,之前我和跟她好的时候,苏琴琴也跟我提过,不过她这个表姐应该在医院上班,怎么身体还这么不好呢。李丹也不知道想到什么,哆哆嗦嗦的,半天才开始说话。从她开始讲,我都感觉周围有些冷了。原来这李丹在宁南第一人民医院上班,是一个护士,因为是刚上班,所以夜班比较多,之前也听别人说夜班的时候有怪事发生。刚开始的时候,倒也相安无事,可是最近开始,李丹发现总有怪事。她负责的是住院部四楼和五楼,因为五楼主要是传染病房,最近又没有传染病人住院,所以五楼就空了下来,可是她总是听到五楼有脚步声,而且无一例外都是在十二点以后。李丹以为是有人恶作剧,便上了五楼,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五楼楼道的灯怎么也打不开,而脚步声也戛然而止。就在李丹打算回去的时候,透过窗户射进来的月光,忽然看到了一个人站在楼道另一边,正朝着四楼走下去。李丹拿出手机,点开手电筒功能,朝着那人就追了上去。等追到四楼以后,便看到那人倒在了地上。看着那人倒在地上,李丹急忙跑上前去,拍了她几下也没有反应,等到把她翻过来详细检查的时候,李丹彻底傻了。编号00267。宁南第一人民医院有个规定,活人编号是四位,只有确定死亡的才会暂时给一个五位编号,方便家属确认,还有办理其他手续。李丹跌跌撞撞的回到护士站,电脑一查知道这个人是当天死亡,已经到太平间以后,直接倒在了地上,第二天换班的护士来了以后才发现,赶紧送到门诊,从那开始,李丹就生了一场大病,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好。而苏琴琴觉得自己的表姐李丹可能是中了邪,这才来找到佛牌店,想让这个女降头师给驱邪。最后,女降头师又开始了她那套把戏。看到这儿,我也算明白了,穿墙就出了佛牌店。刚回到我跟楚澜在的地方,就看到两个警察围在周围。“警察叔叔,这是我侄儿,他累了,在这儿歇会儿,没事,你们去忙吧。”本来也是谎话,楚澜这家伙平时跟我扯的时候,嘴里都能跑火车,可是跟警察说话的时候,表情一点也不真实,警察一眼怕是就能看出来。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左边那个警察狐疑的看了看楚澜。“请出示一下你的身份证。”真是我大姐,你说你干嘛非在大街上请笔仙,这回可倒好,到时候要是把我的身体搬到局子里面可就麻烦了。楚澜急急忙忙的从钱包里面拿出身份证,跟着捂住了自己的肚子。“哎呦,警察叔叔,身份证你们先拿着,不行我得先去趟厕所,待会儿回来再给我。”说完拿着厕纸就跑向了公厕。在公厕里面楚澜说完咒语,我赶紧画了个圈。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警察拿着楚澜的身份证正在打电话,看样子是想查查楚澜有没有什么前科。另外一个没打电话的警察看到我睁开了眼,试探道:“小伙子?”“警察叔叔,怎么了?”“你!?这是?”“警察叔叔,是这么回事,我身体有点不舒服,刚才突然眼前一黑,不知道怎么了,不过现在好了。”我一本正经的胡说了起来。跟着楚澜也跑了回来,警察又盘问了几个问题,才把我们两个人放走。“我说大姐,拜托你以后注意点好吧!要是我连身体都回不去可就麻烦了。”“切!谁是你大姐,我是你小姑姑,我可告诉你,刚才也就亏我临危不乱了,要不然你就完蛋了。”看着楚澜大言不惭的样子,我忍不住笑了出来,心想刚才我都回来了,要不是你紧张的样子,恐怕警察也不会那么麻烦。“你笑什么?”我急忙摆了摆手。“没,没什么。”刚才的事情我压根就没敢提,楚澜我可清楚,要是揭了她的短,后面可就没有我的好果子吃了。“哼!没什么还不赶紧跟我说说里面发现什么了!”我便把在里面听到的事情跟她说了一遍,听完我的话,楚澜高兴地点了点头。“小侄儿,还多亏你了,这次吴昊那边的事情算是搞定了,虽说没有中邪,但还是得敲诈这家伙一笔,要不咱们这么大的企业连活动经费都快没有了。”我打了个哈欠说:“既然这样,咱们就先回去补个觉吧,这一大早,我现在眼都快睁不开了。”说完我正打算走,就感觉被人拉了一下,差点倒在地上。“干嘛啊。”“小侄儿,咱们还不能走,刚才你不是说了医院的事情,我看这就是一个好机会。”“哪来的什么好机会啊,医院的事我看八成就是恶作剧,那苏琴琴的表姐胆子比较小,受不了惊吓罢了,再说了,这也没人请咱们。”对于李丹讲的那些事情我确实也不太相信,你说降头术虽说悬乎一点,但人们众说纷纭,谁也不知道真假。这死了的人怎么可能自己走路呢,简直就是开玩笑。只见楚澜嘴角浮现出了一丝笑意,我觉得身上一冷,暗道不好。果然......“只要能把这个事情调查清楚,那就能证明这个降头师是个骗子,到时候我看她还怎么嚣张。”我一脸黑线的看着楚澜,嘟囔道:“下次他们聊天的时候,我直接过去招呼一阵,直接不就搞定了,还用这么麻烦。”“切,小侄儿,你懂什么,那多没有成就感。”成就感......我是真不知道楚澜这小脑袋里面到底装着什么。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