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装神弄诡  >  第二十三章 行尸

第二十三章 行尸

3641 2017-07-10 09:20:57
“沙沙。”“呱嗒,呱嗒。”奇怪的声音忽然传了出来。跟着院子里面照明的路灯居然闪烁了起来。忽明忽暗。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原地不动,都能清楚的听到自己心脏的跳动。“侄儿,声音越来越近了,咱们赶紧躲起来。”说着楚澜一把把我拉到了一棵小树下,躲了起来。“卧草,大姐,要不然咱们还是撤吧,这玩意要真是什么牛鬼蛇神,就凭咱俩能行不,最起码咱们拿个法器什么的。”我小声说道。正想着呢,楚澜从怀里拿出了两个东西,我们这儿没有路灯,借着周围楼的灯光,我隐约看着像是符一类的。“赶紧戴上,这可是我求得符,能辟邪。”这玩意怎么看也像是几块钱的地摊货,不过都到了这个份上,管不管用戴上再说吧,我拿起一个套在了脖子上。就这一会儿的功夫,我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诡异的“人”要说是人,走路的姿势特别奇怪,就好像是电影里面的丧尸一样。每走一步,就发出之前那样奇怪的声音。“侄儿,快,跟上去。”“为毛是我,你怎么不上。”“我从那边包抄过去,你直接跟在后面,我倒要看看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楚澜一说完,还没等我答应,起身就悄悄从楼这边准备绕过去了。我平复了下情绪,蹑手蹑脚的跟了上去,为了怕被发现,我还特地走的草坪。只见那个“人。”扭扭捏捏的到了院子里面的小凉亭以后。那个“人”上半身探出凉亭,居然以一种诡异的姿势动了起来,就好像在看这天上的一轮明月。“呼呼”跟着就是重重的喘息声。那种感觉特别渗人,我头皮都有些发麻。“噗。”一声。周围的路灯竟然全都熄灭了。吓得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一下没防住,搞出了点声音,我赶紧看向了凉亭,刚才的那个“人”居然不见了。就在我左右看着的时候,忽然觉得后背一凉,一个东西砸向了我,仅仅的附在我的后背上。完蛋了。不会是鬼上身了吧,我连头都不敢回,都说自己肩膀上有两盏灯,要是一回头灯没准就等灭了,到时候自己可就真完了。“小侄儿,你干嘛呢,那个人呢?”“我去哪知道,赶紧看看我后背上是谁,不是鬼吧?”天色比较黑,楚澜也看不清楚,过来一看我后背有东西,一脚就踢了上去。“快去看看是啥。”既然能被楚澜踢倒,肯定不是鬼了,我壮了下胆子,走上前一看,直接愣住了。微弱的亮光看不清眼前这个人到底长什么样子,但是能看出来他穿着医院的病号服,而且病号服上面的编号却是五位数。00382这!我一下想起来之前李丹说的,只有死人才是五位数编号。这是死人!?我后背的冷汗一下就冒了出来。“到底是什么啊?”楚澜追问道。就在此时,远处传来了两道声音。“那边的好像有人,咱们过去看看。”“走。”我也看向了远处,这时候想的不是死尸的事,而是赶紧跑,要是被人发现,解释不清楚,到时候还以为他们是来偷尸体,那可就麻烦了。就在自己拉楚澜要走的时候,扭头一看刚才的地方。卧草!刚才那个死人居然不见了。我腿肚子都有些打转,带着楚澜跑到楼后面躲好以后,深吸了好几口气,才缓过劲来。“小侄儿,你到底怎么了!”我把刚才看到的事情跟楚澜一说,楚澜看了看我,把头探出楼,见那两个人用手电在附近看了半天,什么也没发现。“我说侄儿,你该不会是眼花了吧,那儿什么都没有啊,我是踢中了什么,不过人怎么会那么沉呢。”楚澜一说完,我也顺着那边往过一看,她说的一点也没错,除了那两个保安,什么都没有,这一切也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我也想的是眼花了,可是刚才那一幕真真切切,绝对不可能看错,但是怎么他最后又消失了呢!难道是诈尸?“老板,今天我看就先到这儿,咱们已经打草惊蛇了,要不先回去,改日再来?”我主要是他妈的真怕了,那种感觉就跟掉进冰窟窿一样,再也不想来这地方,怪不得当时李丹直接吓的得了一场大病。大概我说的也有几分道理楚澜点头:“行,小侄儿,咱们先回去吧。”晚上睡觉做梦我都梦到了晚上遇到的事情,第二天早早就睡不着,起床了。刚一起床,就看到手里拎着早点的楚澜。楚澜惊讶的看着我,我还以为昨晚的东西还在,眼睛不自觉的往后面瞟了起来。“小侄儿,你干什么呢。”“不是,我后面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哈哈。”“你看你那胆子,还真是小,你后面能有什么东西,我是惊讶你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早,平时都得我叫你,你才能起来。”“我去,你吓死我了,好不好。”楚澜一副嫌弃的表情看着我:“你丫的是我的笔仙侄儿好不好,应该是你吓别人才对,还让别人把你给吓住了,真是的,还好你有个小姑姑,能罩着你。”......“别整那没用的了,把饭给老子拿过来,我要吃饭。”我刚一说完,赶紧看向了楚澜,楚澜两个眼睛跟灯笼似的瞪着我,好像再说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我急忙说:“老板,你的员工昨晚跟你加班那么晚,快要饿死了。”“哼!这还差不多。”说完把早点给我放到了桌子上,我正要吃。“滚去洗漱。”说完我直接跑进了卫生间。吃完早点,我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正回味的时候。“小侄儿,你说昨晚。”我一听楚澜的话,就知道又要说医院的事情,没等她说完,插话道:“老板,我有个事情想跟你汇报一下。”这一插话楚澜果然不再说之前的事情,看着我。我就把之前在佛牌店遇到中年男人还有他打电话的事情说了出来,当然了,那五万块钱的事情我没提。 楚澜听完我的话,一下兴奋了起来。“我说最近左眼皮怎么老跳呢,感情是有这么一单买卖,不愧是我的小侄儿,不过,小侄儿,你不会是因为我说让你好好表现就给你联系方式,你这才告诉我的吧?”“当然不是了,我可是为了咱们楚氏玄学壮大才说的。”当然了我这就是随口胡扯的,什么发扬壮大,老板连工资都不给,这还能壮大?只不过是我怕去了遇到什么大麻烦,总不能自己“灵魂出窍”吧,到时候连回都回不去。就算是能回去的话,身体没人看着,出问题也挺麻烦,楚澜毕竟有两下子,起码到时候安全能多一分保障。最重要的是,医院我是真踏马不想去了。楚澜重重的点了点头,拍了拍我的肩膀。“小侄儿,你放心,党和人民不会忘记你做出的贡献,你放心,王雅梦的事情我已经提上日程了。”......就在此时,手机响了起来,一看不是别人就是那个给自己打电话的中年男人。“喂,你好。”“赵先生,不知道您现在用空吗?”“嗯,我现在没事。”“那赵先生,要不您来我家?我派车去接你。”“不必了,我自己过去就好,你等下把地址给我发到手机上吧。”挂断电话以后,手机一会儿就来了条信息。我点开信息看到上面的地址也愣了下。紫金花园。这个小区的名字恐怕在宁南这里没人不知道,是数一数二的高档别墅区,住在这里面的人非富即贵。楚澜一把抢过手机,也看到了紫金花园。“大侄子,太棒了,这回可是大客户,到时候赚了钱,我一定带你好好潇洒几天。”切!要是靠你的话,还没到潇洒的时候恐怕就已经饿死了。“别楞着了,咱们赶紧走吧。”听到这儿,我长舒了一口气,但愿这个事情麻烦一点,别让楚澜再想起医院的事情。打了一辆出租车,因为有点堵车,半个小时才到了紫金花园小区。到了门口出租车就被门卫拦了下来。“请问找谁?”我降下车窗,说:“找王先生。”我也就知道打电话给我这哥们姓王,别的也不知道,试一下,不行的话,也就只能给他打电话了。“您是赵先生吧?”我点了点头,门卫就没在多问,放行了。虽说现在已经是晚上,但是这小区里面着实有些凉,我很快把车窗升了起来。两分钟后,目的地到了。一下车楚澜双手捂着自己的胳膊,看着周围静悄悄的小声说:“这大白天,我怎么感觉这里阴森森的,不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我说大姐,你别忘了你是靠什么吃饭的。”楚澜挺了挺胸,说:“我是靠智商吃饭的,又不是靠这些牛鬼蛇神。”“咳咳!”这话要是被别人听到了,恐怕非得打死她不可。眼前这个别墅与周围的别墅外形并没有什么区别,不过院子里面绿化的树跟周围院子里面的明显不一样,显得十分阴暗,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要说是什么感觉,也形容不出来,。院子门没关,我门两个人便走了进去。“咯噔,咯噔。”“塔塔。”一阵奇怪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朵里,我身上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啊!”楚澜喊了一身,紧紧的拉住了我的胳膊。“小侄儿,刚才那是什么声音?!”毕竟我们两个人,我壮了壮胆子,冲着阴暗处质问道:“谁?”“塔塔”“沙沙,沙。”声音越来越近,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跟着从两棵树中间出来了一个弓背的老人,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到了我们跟前,只是勉强抬头看了我们一眼,并没有说话,跟着又走向了另一边的树林里。楚澜骂道:“靠,这什么人啊!差点把姑奶奶我吓死。”就在我看着老人背影的时候,别墅的大门开了。一个中年男人走了出来,看了看我试探道:“是赵先生吗?”“是我。”“快,您屋里请。”我跟楚澜两个人进到别墅里面以后,中年男人给倒了两杯茶,便坐在了我们的对面,讲述起了他的事情。这个人名字叫做王柏万,是做房地产生意的,最近一年在医院查出癌症以后,便打算把自己的家产都给自己唯一的儿子王小川,可不知道为什么,自此以后,自己的儿子便开始犯病,一直叫喊着说有鬼要害他。各大医院都跑遍了,没有一个医院能说出个所以然,后来王柏万又找过很多所谓的大师过来看,都没有什么效果,最后听说鬼仔有效果,这才去佛牌店找了那个女降头师。事情说完以后,王柏万看了一眼我旁边的楚澜。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