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装神弄诡  >  第二十五章 厌胜

第二十五章 厌胜

2976 2017-07-10 11:31:36
就在我们说完要调查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这么多房间,咱们哪知道哪个房间是林雪的啊?”“额……”楚澜无语的看了看我,指了一个房间:“那个房间加上咱们这两个房间不是,其他没剩几个了,咱们慢慢找呗。”“行吧。”推开第一个房间,大写字台,后面还有一个巨大的红木书架,弄得房间里面都有一股淡淡的香味。“这有钱人真会享受,以后我要是有钱了,也得弄这么一个。”“行了,侄儿,别做梦了,要想有那么一天,你就得跟着小姑姑我好好干。”跟着我们有看了三四个房间以后,推开了一扇门,房间里面的壁纸都是粉红色的,一看就是女人的房间。跟着我看向了床。这!也太......眼珠子差点掉在地上,床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内衣,就跟展销会一样。蕾丝的。居然还有情趣内衣。楚澜眨了眨眼睛,看了看我:“这十有八九是林雪的房间。”“喂!”“侄儿,你看啥呢!”我正愣神呢,楚澜一喊我,我没反应过来,跟着就感觉有人脑袋上给我了一下。“色狼,赶紧干正事,看什么呢。”“呃呃,好,那我先去床上看看。”谁知道还没走到床跟前,就感觉被人硬生生的拉了回去。“去去,你去看别的地方,我看床上,省的待会儿你给人家在顺走一个。”不是。我TM是那样的人吗我!不过我也没敢怎么说话,悄悄的去看别的地方了。衣柜里面是满满的一副,其他柜子里面不是首饰就是包包,真还没什么奇怪的东西,就在我打算放弃的时候,忽然看到墙上有一副画。自从上次在程佑家的事情以后,对于画我就格外上心,不过看了半天,这幅画倒是没什么问题。这边没什么发现,我便站在窗台上看向了外面,连等等楚澜那儿,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就在我透过防盗网的缝隙往下看的一瞬间,一个黑影突然出现在了路灯不远处。我本来也没有在意,这虽然是独立的小院,但是门并没有锁,有人进出也算是正常。当黑影到了路灯下面的时候。这,这怎么可能!我的心咯噔了一下,脊梁骨都有些发凉。此时的黑影正用一种奇怪的姿势走着,而且他身上穿着的正是我在医院见过的病号服。看到这儿,我不自觉的联想起了之前医院的遇到的事情。“喂,侄儿,你快看这是什么?”我下意识的回了下头,再扭头的时候看窗户外面除了地上的几片树叶,连个影子都没有了。难道是这几天精神有点集中出现了幻觉?放下这个事情,我看向了楚澜那边,此时楚澜的手上拿着的是一个小人,小人的脑袋上还扎着一根针。“这是压胜之术?”我拿着小人看了起来。厌胜之术其实就是古人认为灵魂可以附在人体上,也可以不附在人体上,便用其他东西来代替人的身体,让一部分灵魂可以到达代替东西上,进而进诅咒。“有见识,没错,不愧是……”我无奈的说:“先别吹嘘了,说正经的。”“这就是厌胜之术,你看着小人一张纸上面还有生辰八字,十有八九是那个王小川的,看来这林雪是真要害王小川那。”“我去,王小川现在这样,该不会是真因为这个吧?”我下意识的把小人扔在了地上。“怎么可能。”楚澜满脸的不屑。“侄儿,你动动你的脑子,你说这玩意要是真那么管用,同一个时辰出生的人多着呢,难道都要出问题?要是那样新闻早就说了。”额……听到楚澜的话,我竟然无言以对,不过按照这么一理解,还真是这么回事。“对了,这东西是在哪儿发现的啊?”我忽然想到了一点。毕竟这种东西不管是不是林雪做的,只要是在她房间里面发现这个东西,到时候可就是百口莫辩,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被发现了呢。“就她那点智商还能瞒得过我,就在窗下面抽屉的夹层中,这种床你姑姑我闭着眼都能猜到。”怪不得我藏的零食都能被她发现,这丫头简直就是为翻箱倒柜而生的。什么?!翻箱倒柜!我忽然想起大学毕业,室友们送给我,被我封存在那个位置的“性感玩具”楚澜这家伙该不会早就发现了吧……不行,回去以后得赶紧把它扔了,要不然的话夜长梦多。“你们在干什么?”突然的声音,把我和楚澜吓了一跳,我俩朝门口一看,站在门口的不是别人,正是刘姐。“刘,刘姐……”我正琢磨着要怎么解释。楚澜倒是一点也没虚:“刘姐,你又在这儿干嘛?!”被楚澜这么一问,刘姐一时之间竟然语塞了。看着刘姐现在的样子,楚澜接着说:“王先生应该给你交代过了吧,还有刚才在楼下,你问什么偷听我们说话,该不会是你做贼心虚吧!”“你,你,你才做贼心虚呢。”被楚澜这么一激,刘姐整个人都有点哆嗦,扭头就走了。就在刘姐刚下了楼,房间的门咣当一声关住了。“靠!这别墅的风也太邪了吧。”可是我忽然想到刚才我就站在窗户那儿,这窗户压根就没开啊。还没等我说话,房间里面的灯一下就灭了,跟着院子里面的路灯也跟着没了光,屋里只有透过窗户照进来的月光。“侄儿,你干嘛呢,别吓我。”“大姐,我哪有心思吓你呢,我一直在你后面好不好。”说话的时候,我紧忙拿出手机打开了手电筒。看着我在他的后面,楚澜幽幽的说:“那我前面这是谁?!”“别扯了,哪有人啊。”我拿手手机往前面一照,倒也真没有人,看着楼道的光从门缝下面进来,便想着去开门。可是我人还没有到门口。“咣当。”一声,门应声开了。我用手机一照,眼前一个黑影,还不等我反应过来,一道亮光砸向了我。下意识的我侧身一闪。“当!”跟着就是“嘎巴”一声,虽然前面一声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后面这一下我可是听的真真切切,这他妈的是木地板被砸碎了啊。“我艹,楚澜,你丫愣着干嘛,快跑啊。”“侄儿,这往哪儿跑啊,窗户外面有防盗网。”不等我第二句话说话,又是一道白光。我快步跑过去,记得窗户旁边还有一个门,拉着楚澜就跑了进去,赶紧把门反锁住了。“呼呼。”“侄儿,外面到底是什么人啊,你赶紧想想办法。”“不是,我能有什么办法,好在这个门能反锁,咱们只要顶住打电话求救应该还来的……”“咣”我只感觉后背一震,这家伙力气也太大了,就看这样子,恐怕我们两个人根本就撑不住。“对了,赶紧把我请出来啊,这样就没事了。”“可是我纸和笔都放在外面了……”尼玛!“你这关键时候怎么总掉链子啊,赶紧想办法啊。”一时之间,那人还踹不开门,楚澜接着手机的光看清这里是个浴室,而且洗漱架上居然还有蜡烛和打火机。“侄儿,我有办法了。”说完楚澜简单的跟我介绍了一下。这个灵异游戏的名字叫做血腥玛丽,是一个从外国传来召唤邪灵的游戏。就是一个人进到浴室,关了灯,面向镜子,在镜子和人之间点燃一支蜡烛,然后闭上双眼,对着镜子集中精神,默念咒语。楚澜一说完,我急忙说:“现在浴室里面有两个人,怎么办,总不能我出去吧,到时候说不定我还得让人家劈死。”“咔嚓。”我这劈死两个字刚说完,就听到门上传来了异响。扭头一看,斧子居然劈在了门上。照这下去,用不了几下,门就得被破开,到时候浴室这么小,想躲都躲不开。“你快点啊,我现在就出去。”我没有犹豫,一把拉开了浴室的门,没等黑影反应过来,就往出跑。果然黑影被我吸引了过来,跟在我后面抡起斧子砍了起来。现在黑暗里面眼睛已经适应了一点,看东西要清楚一些,前面是床,我这次躲开,一斧子劈在床上。棉花羽毛飞了起来。看着床,我想到了我,这家伙要是劈在我的头上,脑瓜子恐怕就跟这差不多了。“姑奶奶,你倒是快点啊。”“喊吧,喊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我一听这人说话,明显是个女人:“你,你是林雪?”“既然知道我是谁,那你更得去死了。”就在林雪抡起斧子的时候,我感觉脑袋一轻,脑袋中似乎是听到了楚澜的声音。“Bloody Mary,Bloody Mary”跟着灵魂出窍了。我飘在一旁看着倒在地上的身体,心里祈祷着:千万别弄砍我的身体,千万别砍。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