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装神弄诡  >  第十一章 请鬼仔

第十一章 请鬼仔

3088 2017-07-03 12:18:00
倒霉秃头大半夜打车去了他之前提到的那家店,我跟着他坐了一路的顺风车。其实我一只怀疑,我这个所谓精神离体的状态也是实实在在存在的,要么为什么我能碰到东西?而且就现在,我也总觉得秃头其实能感觉到我。因为他总是往这边看,越看吧,眼神儿还越怪,到最后整张脸都煞白。碰巧当时车里广播正播最近本市的儿童丢失案件,司机偶尔从后视镜还看看那那秃头,估计是当成可疑分子了。后来,那秃头几乎是逃下出租车的。再说那家佛牌店。店的位置是在西川街附近一条并比较隐秘的小巷里,这地方其实我过去溜达闲转悠的时候来过一次,但是牌匾上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泰语,我不认识,没有今天这事儿,我压根也不知道这店做什么的。而跟楚澜那种懒惰的神婆不一样,这里貌似是二十四小时营业,到了夜里,亮起暗红色的灯光,看这小店面还真有点神秘感。跟着光头进了佛牌店。柜台上挂着大大小小的物件儿,应该是什么佛牌吧?其实我不太懂这玩意儿,以前在网上偶尔看到这些东西的图片,总觉得跟小时候学校门口的地摊小玩具似的。透明壳子里放张纸什么的,再配个卡牌图……话说买个这玩意儿带身上不尴尬吗?光头穿过柜台,跟柜台里面值夜班一小姑娘打了个招呼,就打开了柜台后面的一扇门。那里是个长走廊,我也跟着进去了。之前看这小屋以为不大,但走廊真的有点长。两侧一个个小屋,也不知道干嘛的。光头是直奔这走廊尽头的一个屋子走,快到地方的时候,走廊左侧一个挡着布帘的小屋里传来脚步,布帘被人掀开:“谁啊?这儿不能进啊!”是个嗓子有点沙哑的男人,留着小胡子,个头不高。看见是光头男,小胡子眼睛一亮:“哎?回来了,之前师父让办那事儿,办完了?”俩人貌似熟悉。“办完什么啊……师父呢?在里面呢吧?我有事找她,特别急!”说着,光头就要推开小胡子。但却被小胡子拽住:“嘶,你干什么呢,着什么急,你不知道晚上师父干嘛啊?这里面有人,师父给请小鬼呢,这事儿别进去。”请小鬼?我眉毛一挑,看这小店夜里阴森诡异的气氛,要是平常,我在这听到这样的对白,估计自己心里还真得犯嘀咕什么的。但是不巧,这儿店里出来的小鬼是怎么吓唬人的,半钟头前我刚见识过。所以我直接就飘进去了。还别说,这门还怪厚的,里面是个更阴森的房间,也是暗红色的光。房间四周点着烛火,中间是个圆台。此刻,圆台上坐着一对儿男女。男的是那种脑满肠肥型的中年人,还谢顶。女的倒是打扮的性感漂亮。但重点还是要说坐在俩人对面的女人,年纪大概二十五岁六的样子,挺年轻的,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长得也还不错,只是脸上画着一堆黑色的线纹,也不知道是不是纹的。她穿着黑色的布衣,坐在俩人面前嘟嘟囔囔了半天,然后站了起来。“好……我已经跟鬼仔谈好,你们的要求,它已经明白,现在你们照着我的话读给他听,若是同意被你们供养,这碗中会溢出三碗鬼仔的鬼血,喝下鬼血,这请鬼仔的事情,就成了一半了……”这女降头师嗓子也很沙哑,语调很慢,很阴森。男人吞了口口水:“好……好的,大师您说怎么办,就……就怎么办。”那性感女人好像有点害怕,手掐着男人的胳膊不放。女降头师没说话,转身走向身后的台子,那上面放着一口坛子,不过是被封住口的,上面还缠着类似灵符玩意儿。女人把一只碗放到桌子上,然后开始嘟嘟囔囔了一阵,回头又跟那对男女说了一段话,男人学着女降头师的样子,把话重复了一边。女降头师回头,踢了一脚桌子,嘴里开始嘟嘟囔囔,但这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本来那碗是空的,现在居然从碗底一点点溢出血水来!卧槽?这什么情况?我当时有点懵逼,可心想这女的要是真有本事,之前也不至于要人装鬼吓唬楚澜?我看那女人把碗端起来,因为手抖,血水开始往外溢,弄得整个碗上都是血。然后把碗送给男人,男人脸色很难看,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喝了下去。我不理解,就又看看刚刚放碗的桌子,手也摸了上去,却好像被什么扎了一下。我低头一看,一根很细很短的针头从木桌下面穿透了桌子,立在那,但很不容易被发现。这时女降头师又把碗放了上去,碗下面有个小孔,正好对着那针头……这我就明白了。“好,现在是第二碗,跟着我念……”女降头师又说了一遍乱七八糟的台词,转身踢了一脚桌子。本来我是干看着就行的,但后来想想,我不能忘了自己的目的,我是楚澜派来报复这女降头师的,回头不给楚澜把活干利索,她没准儿什么时候放我回去呢。我得做点什么,但做什么呢?想了想,我这回手欠,就伸手把碗里那眼儿给堵住了。还别说,这玩意儿压力挺大,我能感觉到下面那血流往上拱我手指头。“大师……咱,咱不能就喝一碗吗?那……那东西粘乎乎的,有点太……”男人这时发起了牢骚。女降头师看着他,说话的声音如同砂纸摩擦一样阴森沙哑:“麻烦?你说话最好注意一点……我现在请的鬼仔,虽然可以助你转运,保你日后升官发财……但它可不像一般神佛一样好脾气……稍稍说错了一句话,你的命,你家人的命,就都难保了。”“不……不至于吧?”“你已经喝下一碗鬼仔血,三分之一的灵魂,已经和鬼仔相容……不仅这辈子,下辈子都逃不掉……你对鬼仔稍稍有些怠慢之意,它就能够感觉到……不要以为没有完成仪式,它就不会缠上你。现在你只有一种选择,完成它,供养鬼仔,让鬼仔祝你转运改命。”“行……行行……大师你说了算。”男人没辙,点点头就开始准备喝第二碗血。这时女降头师转头,表情居然还有点不屑!跟刚刚阴森的声音完全不搭啊……不过等她看见那碗的时候,立刻就愣了。“嗯?”她走近一步,当时表情有点疑惑,下意识的又踢了一脚桌子。我感觉到血水又往上拱了一下,但我没撒手。“奇怪了,怎么……”“大……大师,出了什么问题吗?”男人这时惊恐的问道。“啊,没……咳咳!”咳嗽了一下,女降头师恢复了阴森沙哑的声音:“没什么事,只是这鬼仔与你有缘,不忍心让你受罪,刚刚的三碗血,可以用一碗替代。好了,我们进行下一步……”你特么还真会编啊?临危不乱是吗?大姐?我呵呵一笑,这时候手一松!刚刚那股向上拱我手指的冲劲儿还在,松手的瞬间,憋了半天的血水一下子就从那针头射了出去!噗,喷了女降头师一脸!“啊!”女降头师捂住脸,后退好几步。她这么一叫,那一男一女吓坏了,连滚带爬的站起来,俩人抱一块看着捂眼睛的女降头师。“大,大,大,大,大师!你,你怎么了?你……”男人结巴着问。“没……没事……”女降头师擦了擦脸上的血,回头看着桌子,嘴里特小声的嘀咕:“今天真是倒霉……”然后转过身,满脸是血的对着那一对男女。当时就吓得那一对男女后退好几步。“大……大师这什么情况?鬼,鬼仔生气了?”“咳咳,不是……这只鬼仔很调皮,没错调皮。好了,我们继续……你们快坐好。”真特么尴尬。得说这女降头师心理素质还是不错,及时救场。而那对男女呢,虽然心里很害怕,但这也算是变现看到了招鬼的特效,因此两人对女降头师以及灵异事件的信服程度,更深了。现在俩人坐好,就跟小学生似的,等待老师的下一道测试题。女降头师这时再次走到台子前,看得出她脸色特别不爽,而且那脚都抬起一只,据我判断,她应该是想给那桌子一脚。但抬到一半儿又放下了,怕在被射一脸……“接下来也就是最后一步,你们喝了鬼仔的血,同样,鬼仔也要喝你的血。现在用桌子上的刀,割破手心,盛一小碟准备好。我打开坛子,将你的血水倒进去,让鬼仔尝到你血的味道,就算大功告成。以后每到初一十五,你都需要照着我的方法做,取一小碟你的血供奉鬼仔。”说完,女降头师打开了坛子。那里面还真泡着个黑漆漆的人形的东西,到底是个什么,我也看不清楚。而后男人照做,割破手掌,将血液滴在碟里。女降头师将小碟端到坛子前,正准备倒进去呢,我伸手往那小碟上弹了一下,小碟直接落在桌子上,血水也洒了一地。女降头师当时整个人都懵逼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