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装神弄诡  >  第十四章 深夜探诡

第十四章 深夜探诡

3121 2017-07-03 21:48:01
楚澜跟我商量了一系列的经典吓人桥段,企图把程佑吓死。嗯,她就是这么说的,说话的时候咬牙切齿,特别凶狠。我俩当时在一小餐厅里,边吃边聊,楚澜说完就冲我挑眉:“你觉得呢,侄儿?你还有没有什么好点子了!就是那种血腥禁片的片段什么的,最好都用上!给人吓破胆那种,肾上腺素分泌过多,直接死掉最好……嘿嘿……”面对彻底黑化的楚澜,我嘴角一抽:“那个……我其实没什么意见,就是吓死人这事儿,算不算犯罪啊?”“怂!又没人知道是你做的!”“也是啊……可是人家跟我也没仇?我有毛病啊,往死了吓唬人家?”“跟你没仇?你作为我的侄儿,就应该嫉恶如仇!渣男这种东西是世界公敌!抛弃前妻,让小三上位,跟小三过的同时,还企图联系降头师小四,简直罪无可赦!哎我的天,我差点忽略了一点,小四的身份是降头师哎!降头师他都想上?这人喜欢啪啪啪的时候玩换装吗?死变态!简直该死,死有余辜!”我特么满脸黑线,人家只是吓唬了你而已吧?大姐?你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罪名?“那什么……往死了吓唬,我不干啊,说什么也没用。”“那吓晕,吓傻总行吧?要不我出不了这口气,会影响身材发育的!”楚澜抓着我的手,作哀求状。我特么满脸黑线:“姐,你好像已经过了发育期七八年了……”“闭嘴,你不说没人知道。”“你当全世界都是忙人吗,大姐……好了,你跟我聊那么多,我也问你点事儿。”我岔开话题。楚澜吃着盘子里的鸡翅,小眉毛对我一挑:“哎?问我什么?”“你之前说会破人桃花那事儿,真的假的?”对这句话,我特么耿耿于怀……“哈哈……”然后楚澜就笑了起来。刚才她说的特正经,我就误以为是真的了,现在又笑,我真是有点搞不明白这小神婆。“别闹,说真的呢。”楚澜对我挥挥小手,一边儿憋着笑,一边翻手机,最后翻了一串儿号码给我看:“喏,看这号码的备注……苏琴琴呐。”这当时就勾起了我的兴奋点,立刻拿手机准备记录,然而等我掏出手机,楚澜已经把她手机收了起来。“不是,你这就没意思了啊,给我看还不让我记。”“啧啧啧,记了干嘛呢,侄儿?”“老同学联络感情!”楚澜噗哧一笑:“这么二的理由你也想的出来,果然是没救了……好啦,这个我会给你的,忘了嘛,之前我可是答应过你,给你她的联系方式做报酬。而且有件事我可没骗你,前两天琴琴好像真的跟男朋友分手了呢。”我眉毛一挑:“嗯哼?!”“所以嘛,姑姑我真的会破人姻缘的。”“不是,你什么时候这么会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呢?”“爱信不信……那,我现在重新问你一次,要不要帮我好好吓唬程佑那个混蛋?”楚澜对我挑了下眉。呵呵,我这人是很有原则的。看着楚澜,我一拍桌子:“老子吓不死他?!”……等到下午六点左右,我又和楚澜回到了穆晓南的住处。楚澜当时在房子里转圈儿,跟穆晓南说是准备晚上的驱邪行动,但事实上只是瞄两眼穆晓南的老公在不在家。毕竟那才是楚澜的目的。可看了半天,别墅上下三层除了地下室都找了一遍,这里除了我们只有穆晓南一个。于是,楚澜就找机会问了一句:“哎,你老公……不在家吗?”“对,没跟你说过吗,他今天出差。”“又出差?!这次真的出差吗?”楚澜一副吃屎的表情。穆晓南更是懵逼:“对……对啊,出差……可是楚小姐,你为什么这么大的反应?今晚驱邪这件事,跟他有什么关系吗?”楚澜赶紧摇头:“哦,没什么,我只是……只是担心他在外面沾花惹草啊,你知道的,他那个人一点都不老实,桃花太旺了!”楚澜随便找了个理由,蒙了过去。然后就拉着我到穆晓南给我们准备的一间客房里,关门之后对我咬牙切齿的说:“该死!那家伙居然又出差,那我们今天不是白来了吗?”“上次也说出差啊。”“那也不会,次次都有事情返回来吧……啊,真是倒霉。”楚澜很不爽。“那怎么办?没事儿我先回家了啊?”“回你个头呀,回回回,天天就知道回家,你女朋友都没有,回家干嘛去呀。在这呆着吧是,明天就说今晚没什么效果,对方太强大,过两天再来,我就不信赶不上程佑在家。”我特么满脸黑线。还真是记仇啊……“其实你单独越他不行吗?”楚澜摇头:“不行,那显得我多被动,再说,中邪这种事情,我不仅要吓吓他,还要让他以为是我帮了他嘛,回头不仅我能出气,还有小钱钱赚。”果然还是为了钱啊。“随你便吧,那个……我困了,先休息会儿。”“哎?这么早就困了,好吧,那随你好了,我再出去转转。”其实我困主要是昨天晚上没睡好,这点我倒是挺佩服楚澜的,特有活力。等楚澜离开这客房,我就直接躺下。因为确实疲惫,所以我入睡的也很快。可不好的地方就是,这么睡着了,半夜就容易醒。一旦醒来,就再难入睡。我现在就是这个情况,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看手机。而这时,突然有点奇怪的声音传到我耳朵里……“咯咯……”笑声?我愣了一下,仔细一听,又一阵声音传来,而这一次,是哭声!我直接翻身坐起,然后开灯,瞪大眼睛看着四周。这怎么回事?之前那次果然不是幻觉吗?来到这里,我居然又听到了奇奇怪怪的声音?“卧槽,难不成这真的闹鬼?”刚说了一句,突然!一阵比较大的哭声从我耳边传来,我看向四周,居然找不到它的来源。我彻底毛了,直接打开门走出去。走廊一片漆黑,我准备去叫楚澜,可刚刚转身走向她的房间,就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我吓了一跳:“卧槽!谁啊?!”转身的同时我挥出拳头。没错儿,不管是人是鬼,先打了再说!但是……迎接我的是个熟练的擒拿手。轻哼一声,一只娇小却有力的手用乱七八糟的套路就把我按在墙上:“哎嘿?!居然敢袭击你小姑姑,是想死了吗,少年?!”真特么尴尬。“不是,楚澜你大半夜的,你有病啊?一点声音都没有就出现在人家背后?你吓唬谁呢?”我不满的嚷嚷着。楚澜放开我,哼道:“谁不出声音了,我本来就站在你门口,你开门没看到我怪谁?我还好奇呢,你大半夜的偷偷溜出来,还准备去我房间,你干嘛?嗯哼?”我满脸黑线:“姐们儿,你放心,我对每张开的小孩儿真心一点想法没有,就算你打不过我,我都没想法。”然后楚澜就给了我小腿一脚,特疼。“哎,说真的,你半夜干嘛呀,一惊一乍的?”楚澜好奇的看着我。“我又听见那怪声了,又哭又笑的……反正是弄得我睡不着,就出来了。你呢?你这出来是为什么?”楚澜抱着自己的一对儿小香肩,原地绕圈儿:“没意思呗,你休息了,我也跟穆晓南说养精蓄锐,要早点睡……然后半夜就醒了,我就想出来转转。”原来她也累。“这样……行了,早点睡吧,睡不着躺一会儿就困了。”说着我对楚澜挥挥手。她却拉住我。我看看她:“啊?干什么?”“你可能是害怕那个房间,睡得不舒服,换房呗。”我冷笑,太小看我了,我会怂到那种程度?就算真怂也不能把危险给替给一小姑娘。“开玩笑,其实我就出来上厕所的,刚才逗你的。行了去睡吧。”说完,我对楚澜挥挥手,装作要去卫生间。“哎,你等等,侄儿……”楚澜突然又喊住我。“干嘛?真不用换,你一定要换的话,那我其实可以考虑今晚到你房间借宿……”她踢了我小腿一脚:“不是,你看那边,是不是有亮光?”说着,楚澜指了一下走廊尽头。我也看过去。的确,走廊尽头门的方向亮着光,还是从门缝透出来的,和之前那一晚我看到的一模一样。我和楚澜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里面有人!”楚澜兴奋了,她觉得她的仇家就在里面。我也有点好奇,程佑总是称自己出差,但大半夜的为什么又要偷偷回家呢?还跑去地下室,他到底在做什么?于是我俩一起走向那扇门。到门口,我轻轻将门缝开大一点,里面的房间很小,在门缝就可以一目了然。然后我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这里面并没有人。于是我和楚澜直接进去,还是之前供奉血坛子的木台,除了这个,这里什么都没有。“奇怪了,没人?”我纳闷的看向四周,难道程佑开了门,然后回到了卧室?可楚澜却突然拉住我,说了一个特别简单,我早该发现,但却没有发现的问题:“侄儿,你不是说这里是地下室吗?这……也没有通往地下啊?”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