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装神弄诡  >  第十八章 鬼宅真相

第十八章 鬼宅真相

3189 2017-07-05 23:47:25
那小孩子居然没死,但很奇怪,之前的种种不就是暗示,这死变态杀小孩子吗?我好奇,就飘到那个虐杀的房间看了一眼。确实很多血,还有搅碎的肉、骨头和……鸡毛??我又去看了看房间四角的烂肉,那里面也有鸡毛什么的,还有其它动物的毛皮。我硬着头皮开始在那堆烂肉里翻,始终找不到看起来像人骨头的东西,也没有人的衣物。大概理顺了一下,我好像明白了一件事。程佑不是在这虐杀孩子,而是虐杀动物,给孩子看?不是,这人脑子有病吧?他为什么这么做?我准备出去的时候,忽然看到虐杀台下放着一只小盆,这东西有点眼熟,我蹲下看一眼,好像是那晚上程佑往返地下室时端着的。而这里面装着的是,尿??回想起刚刚那孩子光着屁股,裤子脱一半的样子。我有了个猜测,难不成他吓唬小孩是为了把他们吓尿?“卧槽……这特么什么设定?不行,得问问本人!”我赶紧飘回去,用写字的方式将我的疑问传达给了楚澜,她也表示很懵逼。最后,在楚澜的毒打之下,程佑交代了内幕。的确如我所想,他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吓尿这些孩子。因为他想得到一样东西,童子尿。单纯说童子尿的话,没必要吓唬这些小孩,因为他们总会排尿。可程佑想要的是夜里的新鲜童子尿,每天的时间都不一样,子时、丑时、寅时……而这些童子尿,还要尽可能混入孩童的阳气。惊吓会让阳气散,并且混入童子中。这是程佑的说法,他在一古籍片方中,看到了这些内容。“什么乱七八糟的,那你得到这种有阳气的童子尿又有什么用啊?”楚澜看神经病一样看着程佑,或者说,他就是个神经病。“我老婆病了……我就剩下这种办法能救她……别的办法我都试过了……花多少钱都没用,只有这个办法了。”他痴痴的念叨着。病?我也见过穆晓南,但她虽然脸色不好,可也达不到病入膏肓程度吧?至于把一个人逼疯吗?而且,传闻这程佑不是渣男吗?我好奇,楚澜也好奇,但不用我们问,程佑在被楚澜押上楼的过程中,就开始自言自语的讲述……那是一年冬天,穆晓南怀孕,他带着穆晓南出去游玩,但发生了车祸。孩子流产,穆晓南被装成了重伤。讲到这里,正好是刚刚走出地下室上面那小屋,来到走廊里。程佑突然停住脚步,看着身边的壁画。就是我之前说的倒在血泊里的女人,然后他说了一句让我彻底懵逼的话:“这就是小南,那天出事时,就是这样个样子……”话音落下,那幅画突然变了!变成了了一个小婴儿。楚澜也吓了一跳。但程佑没什么反应,连凑过去,在婴儿画上轻轻蹭了一下:“我爱小南,爱和她创造的这个孩子,可惜他没能来到这个世上……我知道他也很想妈妈,所以做了这幅二重画,每隔一段时间,会切换画面。”妈蛋,吓老子一跳。原来是虚惊一场。可是不对劲儿,还有一件事不对劲儿,那画上的女人根本不是我们见过的穆晓南。我看楚澜脸色也很难看,显然,她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我迅速飘到卧室,我想看一眼,此刻在程佑家卧室里的女人,到底是长什么样子。结果我彻底懵逼,那是一个浑身插满管子,睁着眼睛,但双眼完全没有活人神采的女人。她面黄肌瘦,毫无生机……她是个植物人?后来楚澜报警了。虽然没有真的杀人,但囚禁儿童,虐杀动物给儿童看这些事情,同样不可饶恕。程佑被带走。根据四角游戏的游戏规则,天亮时鬼神就会消失,而我也因此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我和楚澜本来都很懵逼这件事的,不知道那个联系了我们,并且可以自由出入程佑家里的女人到底是谁。后来还是警察给了我们答案。那应该是程佑的小姨子。但是精神方面有些问题,因为程佑很爱自己的妻子,所以一直也照顾着小姨子。平时白天小姨子就喜欢跑到程佑家里,并且幻想自己是车祸前的姐姐。至于程佑外遇那些事情,都是小姨子自己幻想出来的。“所以说,我们是被一精神病耍了呗?”我转头看着楚澜,此刻,我俩站在十字路口。“对……”楚澜咬牙,捏紧小拳头:“而且……她还没结帐呢!混蛋!现在她姐夫也进去,她一个精神病怎么给我结账啊?!最过分的是,电话居然关机两天了,她是想赖账吗,是赖账吗?!”我干笑,这丫头现在还想着钱呢。“姐们儿,往好的方向想想,起码我们救了几个小孩子是不是?之前程佑是听说什么喝带阳气的童子尿能让他老婆醒来,过段日子要是改成吃童子肉呢?我去,那就真出认命了,所以我们得往好了想。”“好个毛线呀,熊孩子又不会给我钱……走!找穆晓雯去!”穆晓雯,就是那精神病的真名。“干嘛?”“你说呢,要债啊!”本来要债这事儿,跟普通人也就无所谓了,但你本来就是骗子,现在还跟一没经济来源的精神病要债,有点不太好吧?可我拦不住楚澜。所以我们就去了从警察那边知道的,穆晓雯的住处。谁知去了更扎心啊,我还差点没让楚澜给弄死。穆晓雯前几天就把房子给卖了,据说是彩票中奖……说到中奖,我就想起她那天问我的双色球号,我随口编的那个。回头去了这小区里的彩票站,当时那彩票站门口还挂面旗子呢,表示有人在他这中了双色球头奖,中奖号码是……那一堆数字是什么,我早就忘记了,但开头的三个数,我还有点印象,因为那是我生日。所以说,她真的是买了我随口说的号码中奖的!“啊……赵御!你除了设定上是能被召唤成笔仙之类的玩意儿外,是不是真的有它们的能力啊,你能预测对不对?你居然不帮你小姑姑,你给我站住,我弄死你啊!”然后我就被楚澜追了几条街。晚上又召唤了好几次。玩命的让我给她编彩票号,结果一次都没中……总之,关于程佑、穆晓南的事情,就算是告一段落。其实回头想想,我也有点不明白,程佑应该不是特别蠢,他知道楚澜是骗子,知道那个女降头师是骗子。可为什么,还会用跟楚澜、女降头师差不多的离谱方法,企图唤醒植物人老婆呢?我不知道鬼神到底是否存在,也没兴趣知道。相比之下,我更好奇,人们为什么愿意相信它的存在?“啊……算了,想不明白,人本来就是这样的嘛,为这种事头疼的我才更奇怪。”我翻身坐起,今天周末,我自己在家,翻来覆去的想了想之前的事情,我终于做了个决定:“所以,我就不必纠结,为什么我还要跟楚澜要我初恋女友联系方式这件事了,对吗?没错的。”别问我这两件事到底有毛关系,我特么就喜欢联系在一起……于是我给楚澜打了个电话,提到我上次帮忙的报酬。楚澜倒是守信誉,这就把苏琴琴的手机、微信、QQ等等联系方式,全部告诉了我。当时我也很奇怪啊,为什么楚澜知道的这么全,一般人就算留下联系方式,也最多留下那其中的两个吧?“你是我侄儿嘛,这么多年没女朋友,作为你的长辈,你的小姑姑,我也是很担心的啊。”这是她的回应。“呵呵,要没你,我都不知道换几车皮女朋友了!”“所以嘛,是因为有小姑姑我的存在,才让你没有走上渣男这条不归路呀!”我特么满脸黑线。挂断电话,我就那这手机发呆,该怎么联系上苏琴琴呢?直接打电话?不行吧,说什么呢?加微信,我微信里照片都太丑了……QQ现在还有人用吗?嗯,不如发个短信吧,来最复古的那种!琢磨了一下午,还是楚澜给我打了个电话,告诉我,已经帮我约好了苏琴琴。“哎?为什么?”“以本姑姑对你的了解,你肯定是纠结症翻了,拿着人家联系方式发呆一下午,又是害羞,又是紧张,又是担心失败,如果今天晚上不出现什么转机呢,你估计会把联系方式删除掉吧?”我去,楚澜对我的了解,还真想农民伯伯了解大粪一样!我刚刚真的准备要删除了……“怎么不说话了,侄儿?被我说对了吧?天上掉馅饼那种事,怎么可能存在呢……好啦,我已经帮你联系过了,今天下午三点钟,给你们约了个地方,你自己聊哦,别的我可帮不上忙了。哦对了,她是真的分手了,这个没耍你哦。”我……我去……我赶紧翻了翻黄历,又掐了掐自己,为毛楚澜今天对我这么好啊?!“姑!”“滚蛋,别拍马屁,忙着呢。”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我心潮澎湃,看看时间,也快到下午三点了,赶紧准备一下。约会的地点是个咖啡厅。去的路上我很紧张,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可真的到了地方,我发现居然不是苏琴琴一个人,她身边居然还有另外一个女孩。而走近一看,我有点懵逼啊。这女孩我见过,但她没见过我,她好像是……那天在佛牌店的女降头师啊!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