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超能特种兵  >  第二十二章 听录间

第二十二章 听录间

2423 2017-06-30 10:02:17
就在这天晚上,一辆大匹卡停在浦新区帝企宾馆前,从车上下来两个人,年轻的那位有三十来岁,年老的那位也不过四十来岁,两人都穿得一身黑,还戴着大大的墨镜,好像是为了彰显他们是黑社会的身份。两人径直走到电梯口,直接上了十八层,走出电梯后,两人来到了最左边那房间。两人轻轻地推开了门,好像那门是专为他俩开着的,屋子里黑咕隆冬的,什么都看不见,不过两人凭着超强的视力,看见了站立在窗口边的地一抹身影。“你这急急地叫我们来,是出什么事了吗?”两人中年长的那位问道。“我的东西呢?你拿到没有?”站立在窗口的那道身影问道,并没回转身来,仍是看着窗外的夜景。“这个你放心,到时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我们可不想听凭你的指挥,你也没寻权力。”四十来岁的人回答道。“钱我们可是准备好了,就等着你交货。要越早弄到越好,以免夜长梦多。”“我们明天就会叫对方把货交给我们,等货一到手,我会通知你的,在此之前,你不要和我联系。”“把这件事情搞定之后,把这个人给我灭了,我们会再加五百万。”窗口边那人说着,手上多了一样东西,那三十多岁的青年走过去,将那东西拿了过来,原来是一张相片。“还有话么?没有的话,那我们走了,我再说一遍,在交货之前,我们之间不要有任何的联系。”那四十来岁的中年人说完,便与那三十来岁青年离开了。第二天一大早,顾河便来到了舒庆村的别墅,然而这家伙好像变了性似的,不但主动与楚飞打招呼,而且还笑嘻嘻的样子,好像他与楚飞是铁哥们。楚飞却是冷眼看了看顾河,问道:“顾大少,昨儿晚是睡在磨子上的吧,想转了么?”“嘿,楚飞,你还真是神了,连这事儿也能猜得到。我想清楚了,我们同是警察,那可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我们面对的都是凶恶的敌人,如果我们不团结,搞分裂,那可是搞不好工作的。我之前对你很不友好,希望你能原谅,我在这跟你说声对不起。”顾河说到这里,向楚飞微微鞠了一躬。楚飞摇了摇手道:“这算什么事呢?用不着搞得这么隆重的,如果一个人把这些事都记挂在心上,那可真的是小肚鸡肠的人了。来来来,我俩拥抱一下,算作是和解吧。”楚飞说着,张开双手,还真的跟顾河来了个热情的拥抱,不过在拥抱之时,他用只有顾河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小子,别跟我来这一套,你这些招术,在我的眼里,那可是幼儿园小朋友的水平,我要是放出大招来,吓都吓死你。”楚飞在说完之后,却是大笑着拍了拍顾河的肩膀,顾河咧着嘴忍受着,他觉得他的膀子都快被拍掉了。韦应良点着头说道:“这样好,大家都是同一个警局里的人,就跟那亲兄弟一样,这也是我所提倡的。”不过在场的其他人,都以不相信的目光看着顾河,他们可是知道顾河是个睚眦必报之人,他能主动向楚飞和解,这可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顾河笑着说道:“韦局说的是,我这就是照韦局提倡的去做的。我去下卫生间。”柳晓看见顾河离开了,走了过来,对楚飞说道:“你真相信他与你和解了?”“你刚才不是都看见了吗?”楚飞不置可否地反问道。“我觉得他这是笑里藏刀,不会有什么好事儿的,你可别大意了。”柳晓提醒道。“亲爱的,你这是在关心我吧?不过你放心,顾河那小子,我根本就没放在眼里的。”楚飞笑着说道。“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早知你这个样子,你还不说了。”柳晓把个小嘴撅得老高,走回到原来的地方坐下。在卫生间的顾河,脸色说变就变,可说是比川戏变脸还快,这是一张凶恶的脸,一脚踢向卫生间的墙壁,由于用力过猛,疼得他一下子蹲了下去,脸色变得惨白。他咬牙切齿地说道:“楚飞,你当老子真的要与你和解,我这是要你小子死。”说完这话,他站了起来,随后又换上一张笑脸走出了卫生间。刚刚七点整,电话铃声响了起来,这电话自然是舒庆村去接的了。舒庆村用手抚了抚胸口,让那怦怦直跳的心平缓了一些,随后拿起电话说道:“我是舒庆村,请问你找谁?”“舒先生,你那别墅里可是堆满了条子,他们是不是跟我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不过现在时代不同了,一切都颠倒了过来,现在应该是老鼠玩猫的了。本来我想好好玩玩,只是我没那时间,也就不玩了。”说到这里,电话那头的话好像断了,过了一会儿,那声音再次响起,“好了,我也不再跟你多说什么了,你把寰宇系统交给我,我就把你女儿还给你。”“你要我家任何东西我都会给你,只是那寰宇系统不是我家的东西,它可是国家的,我即便想拿给你,可也拿不了的。”舒庆村婉拒道。“舒先生,你别跟我说那些,我只要那东西,到时我会通知你把那东西放在什么地方的。”说完便挂掉了电话。“晓晓,有线索么?”韦应良向柳晓问道。柳晓摘下耳麦,摇了摇头汇报道:“这些坏蛋应该知道我们在对他们定位,所以他对话的时间,总是使得我们无法定位的,所以,我们没法知道这些坏蛋隐藏在什么地方。”“这可怎么办才好啊?他们要寰宇系统,这是国家的,我怎么能拿给他们呢?”舒庆村揪着头发说道,显然,此时的他处在了极度的矛盾与痛苦之中。这时,韦应良在打电话,因为在场的除了警局的人,便是舒庆村夫妇,用不着回避什么的,他说的话,大家也都能听得见。原来他是在下达指令,要求出动沪城所有警力,封锁各个交通要道,对于出城的车辆行人,都得进行检查,别外调动特警到这里待命。舒庆村与慕容芷却是把目光投向楚飞,这倒不是说他俩不相信警察,而是在这么大的一座城市,又是在毫无线索的情况下,想把那几位绑匪抓住,那可真的是犹如大海捞针一般。再说,凭他俩对楚飞的了解,觉得楚飞更值得信任。而那斜躺在沙发上的楚飞,好像在闭目养神,似乎没有感觉到舒庆村与慕容芷投来的希冀的目光。过了一会儿,他开口 说道:“把刚才录下的绑匪的话播放一遍。”在场的人听得这话,都感到有些莫名其妙的,因为刚才他可是在场,已经听了一遍的了,这再听,还能听出什么道道来的?不过大家只是心里这么想,并没有说出来。接下来,柳晓却是把录下的绑匪的话播放了一遍。在场的人,甚至包括舒庆村与慕容芷都支楞起耳朵听了一遍,只是他们听了,并没听出什么道道来的。“一直跟我重复播放,直到我叫停为止。”楚飞神色严肃地对柳晓说道。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