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我老婆是总裁  >  第九章 浴室

第九章 浴室

3003 2017-06-09 16:59:03
沈琰之闯进房间。林逸满头都是血,旁边还有碎裂的花瓶。林逸下身赤裸,凌若欣也几近赤裸,在林逸的人身下瑟瑟发抖,泪流满面。沈琰之气得直接一拳打倒了林逸,林逸被打在地上,抽搐了两下,站起来就向沈琰之打过来。林逸和沈琰之打得难分难解,你一拳我一拳,不过林逸把凌若欣弄进来的时候耗费了大量体力,渐渐沈琰之占了上风。沈琰之一拳把林逸打倒在地下,林逸在地下抽了两下再没动弹。沈琰之把林逸踢到一边,拿起外套把凌若欣裹住。凌若欣一直哭着瑟瑟发抖,沈琰之又用被子把凌若欣包住,抬出房间。到了车上,沈琰之把凌若欣放在副驾驶,才发现凌若欣失声,他对凌若欣说:“要不我们去医院看看你的声带?”凌若欣拉住沈琰之的衣袖,把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沈琰之知道凌若欣受了巨大的刺激,不敢对凌若欣说重话,就放慢语调说:“若欣要不先回我家,然后明天如果声音再不好我再送你去医院。”凌若欣怔了好久才点了点头。沈琰之走到一半去商店里买了上衣和裤子,拿上车,凌若欣躲在后座上换了衣服。回到沈琰之的临时租的房子,沈琰之指着浴室说:“你去哪儿洗个澡吧,我给你把卧室腾出来,我睡沙发。”凌若欣已经平静很多,然后点了点头,进了浴室。不一会儿浴室就响起了水声。沈琰之给陈姐打了个电话报了个平安,也没说凌若欣的事儿,只是说自己找到凌若欣了,说完就感觉有点饿了,想要吃什么。去了厨房打开冰箱发现空空如也,只剩下了米,沈琰之熬上了一锅粥,坐在沙发上等时间,忽然想到凌若欣不会……想不开吧……沈琰之猛地站起来,跑到浴室门口,这才意识到凌若欣呆的时间太长了。沈琰之用力地敲门,问:“若欣,若欣,你没事儿吧?”敲了两三秒,沈琰之拿出备用钥匙猛地闯了进去,进去一看,凌若欣好好的站在浴缸里洗头。沈琰之看到凌若欣线条姣好的身体在水雾里若隐若现,下身瞬间坚硬,鼻子涌出一股热流。凌若欣听到声音转头,看到沈琰之在门口,尤其是下身的部位,“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沈琰之忙退了出去,大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以为你……”凌若欣瞬间就明白了沈琰之的意思,但是还是现捂住了身体,说:“我我我不会那种做得……我我我马上就出去!”沈琰之忙点头,点到一半发现凌若欣看不见,又说:“好,若欣,你别着急。”沈琰之捂着鼻子红着脸回到厨房,扯了几张餐巾纸把鼻子上的血擦干净,看到粥快熬好了,就把粥盛了出来。坐在椅子上边玩手机边等凌若欣。凌若欣很快地穿着白色半透明衬衫和牛仔裤出来了,是刚刚沈琰之给她买的,沈琰之挑的时候没注意,现在一看暗暗感叹还真是自己坑自己,感觉鼻子又蠢蠢欲动,把旁边的餐巾纸捂在了鼻子上。凌若欣发现自己的穿着这么暴露也是有点害羞,看见沈琰之下意识地看了眼他那儿的部位然后满脸飘红,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你没事儿吧?”沈琰之捂着鼻子狂摇头,指着对面的座位说:“没事,坐坐坐,我给你盛粥。”沈琰之把纸巾放下,笑着站起身把粥盛进碗里,说:“抱歉哈刚有点着急。”凌若欣低下头,说:“没事儿,我也在洗澡没听见。”沈琰之突然惊讶地说:“若欣你能说话了?”凌若欣也很吃惊:“是啊,你不说话我都没发现,可能是刚刚你进来我一下子惊讶到了吧。”沈琰之笑着说:“那么恭喜了,吃饭吧,吃点小菜。”凌若欣和沈琰之秉行食不言寝不语,一会儿就把饭吃完了,凌若欣本来想去洗碗,结果被沈琰之拦住了。沈琰之靠在厨房门上笑着对凌若欣说:“若欣今天晚上你就先睡吧,我马上就洗好碗了。”凌若欣看沈琰之这么坚定也不好去继续说了,于是点点头,回到了卧室。半夜。沈琰之渴了,下了沙发倒杯水喝,喝完想到凌若欣有没有盖好被子,就去卧室里去看。结果卧室里一地月光。凌若欣坐在窗台上,双手抱着双膝,被月光照射着好像月光女神一样。沈琰之轻轻地走过去,才发现凌若欣满脸泪痕地就睡着了,沈琰之叹了一口气,心里想,果然经历过那种事情一定会有不小的心里阴影。沈琰之想把凌若欣抱到床上去,抱到床上才借着月光看见凌若欣身上一片片的红痕,沈琰之想着这大概是刚洗澡揉捏出来的吧,怪不得花了那么长时间。沈琰之摸了摸凌若欣的头,悄声说道:“睡吧,睡醒了就没事儿了。”说完又给凌若欣拉了拉被子,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门,没忘了把门给关上。公司。早上吃了早点凌若欣和沈琰之就来到了公司。今天林逸没来上班,连请假都没有,陈姐很生气,不过也没说什么。只是在茶水间的时候沈琰之听说他要和那个王沫沫大小姐订婚了。沈琰之冷笑,昨天才差点祸害了凌若欣今天就又勾搭上了高管家的女儿,林逸这一手可是玩的不错。晚上就是林逸的订婚宴,沈琰之和凌若欣都没去,第二天听公司里的人说那场面多么多么的壮观多么多么的美丽。沈琰之和凌若欣都没搭理他们,不过早上他们的顶头上司就接到了高管的电话,把林逸的位置提了一级,这下子林逸就和陈奕平起平坐了。公司里趋炎附势的人更加厉害地向林逸扑了过来,林逸走路更加大摇大摆,陈姐都恶狠狠地吞了一口气。沈琰之走到了茶水间,正要感叹今天终于没有说八卦的了,结果被林逸拦下。林逸靠在咖啡机上一点一点往里面放咖啡店,声音低沉:“沈琰之,我警告你,不许把我给凌若欣下药的事儿告诉别人。”沈琰之看着林逸冷笑:“怎么?敢做不敢当?”林逸恨地牙痒痒,说:“你他妈敢说一句我就辞退你,信不信?”沈琰之一拳打在了林逸脸上:“你最好滚得远远的,别让我再看见你。”林逸被打得退了几步,但是却没敢说话,林逸僵了一会儿,从旁边的电梯直接下楼,翘了班。自从上次林逸被沈琰之打了一拳以后,林逸百般折磨沈琰之,各种在大夏天送资料了,跑工地看工程进度了,都是沈琰之的事儿。如果不是说沈琰之知道林逸的那点恶心事儿和陈姐在那儿护着沈琰之,林逸早就让沈琰之走了。又一次,沈琰之被林逸留下晚上加班。沈琰之看着电脑屏幕打字,却听到门外有声音,他下意识地抬头一看,发现是凌若欣。他露出一个笑容,问:“若欣你怎么来了?”凌若欣提了提手上的餐盒,说:“给你送饭啊,快尝尝吧,我趁热买的。”沈琰之笑着拿过餐盒,打开一看,居然是水煎包,他拿起一个喂进嘴里,滚烫的汁液一下子飞溅出来。他“嘶”地一声叫了出来,不能吐,也不能咽进去,用手当作风扇扇自己的嘴,凌若欣在旁边看得咯咯直笑。沈琰之好不容易才把水煎包吃下肚子,被刺激得泪水横流。凌若欣好心好意地递了张纸过去,沈琰之擦了泪水,用舌头舔了舔被烫到的地方,感觉有些许突起可能是起了泡。沈琰之让凌若欣看了看,果然起了泡。凌若欣双手合十,眼里带着笑说:“对不起哈,我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吃下去了。哈哈哈虽然很搞笑,但是没事儿吧?等放凉了再吃。”沈琰之摆摆手,表示没问题。好不容易等蓬勃而上的泪意和痛意止住了,问凌若欣:“你快回家吧,这么晚,会有歹徒的。遇到歹徒看你怎么办。”凌若欣坐在一旁的椅子单膝伸开,笑着对沈琰之说:“那我就不走了,我陪你加班。”沈琰之看了看桌上的一堆文件,皱了皱眉,说:“别的,我得忙整晚呢,你赶紧回家,乖,明天早上我还能休息呢,你不能休息,困了怎么办,这儿也没床。”凌若欣看到沈琰之态度坚决,也不再说什么,只是说:“好吧,那你快点做,做完早点回家。”“知道了,你记得打车,然后回家害怕的话让保安送送你。”沈琰之又拿了一个水煎包,向凌若欣晃了晃,问她吃不吃。凌若欣摇了摇头,走到门口,潇洒地挥了挥手,沈琰之把水煎包填入口中,也和凌若欣挥了挥。凌若欣走了之后,沈琰之吃完了水煎包,又投入了工作。忙碌到了深夜,沈琰之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了家,心里暗暗想这个月完了就辞职。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