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我老婆是总裁  >  第十八章 疏远

第十八章 疏远

3419 2017-06-09 17:04:14
这个时间咖啡厅里的人不算太多,都是三三两两懒懒地消磨着时光。沈琰之和凌若欣一前一后进了咖啡厅,挑了一处靠窗僻静的地方坐下。沈琰之喝了一口白开水,没有去看坐在对面直勾勾盯着他的凌若欣,低头胡乱翻起了手边的菜单。他听见对面传来一声低低的叹气声,惹得他有些心烦意乱。他不敢看凌若欣,他现在的身份是傅雪浅的男朋友,现在却和别的女人坐在这里喝咖啡。“还是要美式咖啡吗?”若欣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娇嗔,貌似在责怪他的冷淡。“不了。”沈琰之僵硬着脸合上菜单,“来杯卡布奇诺吧。”凌若欣显得有些惊讶,她说:“你以前不是最喜欢喝美式咖啡的么?我还记得你说你最喜欢它不添加其他任何东西的香醇。”沈琰之把头偏向窗外,淡淡地说道,“人是会变的呀。我以前喜欢喝美式咖啡不代表我今天就会一样的喜欢,你说是吗?”凌若欣有些发愣,她低下头看着面前的水杯,长长的睫毛遮住了她有些泛着水光的大眼睛,“是啊,人是会变的。”她不知道沈琰之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她也不知道一向不喜欢奶味咖啡的沈琰之为什么会突然喜欢卡布奇诺。“可以点单了么?”服务生走过来打破了这可怕的沉寂。“我也要卡布奇诺好了,两杯卡布奇诺吧。”凌若欣礼貌地向服务生扯出勉强的笑容。服务生看到这美丽的笑容有些眩晕,一时竟忘了如何回答,只是呆呆地挠着头发。看到服务生的反应,凌若欣噗嗤一下笑出声来,之前的不愉快仿佛一扫而光,“怎么了?”服务生瞬间脸红到耳根子,结结巴巴地说道,“没……没有,还需要别的什么吗?”“我不用了。”凌若欣看向沈琰之,“你呢?”“我也不用了。”沈琰之淡淡地说。面红耳赤的服务生迅速的离开了这位漂亮得让他思维有些混乱的女生,而沈琰之和凌若欣之间又恢复了令人尴尬的安静。沈琰之看着眼前这个魅力无限的女人,一个能让人神魂颠倒的女人,没有他的牵绊,沈琰之相信凌若欣一定能找到很好的归宿。“怎么了,我脸上是长了朵花么?让你了咬看这么久。”一直被沈琰之盯着看的凌若欣有些不好意思,她笑着调侃道。沈琰之的内心很是复杂,他不想总是和凌若欣再继续这样不清不白的暧昧,他决定和凌若欣坦白。“我有女朋友了。”沈琰之的眼里很平静,他仿佛在说一件与他和凌若欣都无关的一件事。凌若欣挑了挑眉,张着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鼻子一阵阵发酸,她有些不相信,不相信一直和他朝夕相处的那个男人突然有一天会告诉自己,他有女朋友了。他们一起经历了太多,她理所应当的认为沈琰之已经是她男朋友了。她强忍着泪水,咬了咬下嘴唇,“你女朋友是?”“傅雪浅。”傅雪浅?凌若欣在脑里迅速地搜索着这个名字,终于想起来是大学的同学,那个长得甜甜的笑容也是甜甜的鸿鸣集团的傅家千金傅雪浅。想起这个名字,凌若欣眉头皱了起来,这个傅雪浅的爸爸傅鹿山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他的女儿更是两面三刀。上大学的时候傅雪浅也是有许多优秀的追求者,她与沈琰之并没有什么过多的交集,这样的女人不会无缘无故跟沈琰之在一起的,那她会有什么目的?“你们是怎么在一起的?”凌若欣皱着眉头问道。沈琰之看出来她的不快,不想过多细说,“其实我很早之前就喜欢上她了。刚好前几天在机缘巧合之下,我们在一起了。”“你很早……之前?就喜欢傅雪浅?”凌若欣一时间大脑有些转不过弯,她不知道一直跟她在一起的男人竟在很早之前就喜欢上了另一个女人。“是呀,上大学的那会,我就喜欢她了。”沈琰之低着头搅拌着那一杯散发着浓浓奶香味的卡布奇诺。奶香味弥漫在空中,香甜,幸福,就像傅雪浅给沈琰之留下的印象,不像凌若欣那样醇厚,却多了一些小女生的可爱。凌若欣有些语无伦次,“前几天……机缘巧合?不就是我不在的那几天么……你们就在一起了?”“是。”沈琰之僵硬地点点头。凌若欣猛的抬起头,眼里散发出凌厉的光芒,“你知道她爸可是鸿鸣集团的董事长?”沈琰之不知道凌若欣为什么会知道傅雪浅的身世,他也不想让凌若欣误会他和傅雪浅在一起的目的,他坦坦荡荡的点头,“知道。”凌若欣若有所思的挑起微笑,微笑中带着些许嘲讽,“你来应聘鸿鸣集团是不是就是为了她?”“不是这样的……”沈琰之知道傅雪浅的身世会引起其他人巨大的误会,他皱着眉急忙解释道。“我记得面试的时候中间的考官看你的时候有些奇怪,是不是傅雪浅帮你了?”凌若欣的声音透着一丝丝寒气,眼睛微微的眯起来,仿佛在打量着一个陌生人。“你说过你不喜欢攀龙附凤的那些人,但是你呢?你跟傅雪浅在一起不是单纯因为你喜欢她吧,你敢否认,你没有私心?”听着她越来越冷的声音,沈琰之却羞愧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他跟傅雪浅之间真的没有凌若欣想得那样龌龊,甚至傅雪浅主动要求帮助他他都否认了,但是他为什么会羞愧?他也不知道,但是就是内心对凌若欣有那么些的不安,他一次又一次的否认自己不喜欢对面的女人,但是看到凌若欣的时候还是会心痛。“说得自己那么清高,面对权贵的你还不是一样?沈琰之,我之前看错你了!”凌若欣越说越崩溃,她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不走心冲口而出的话,像把刀子深深的插在了沈琰之的心上。“够了!”沈琰之闭上眼睛大吼一声,惹得邻座的人纷纷侧目,“不是的!不是你想的这样!”沈琰之的这一嗓子,让凌若欣的理智回归了大脑,她整理整理思绪,压抑着喉咙说,“沈琰之,你既然选择了傅雪浅,我也无话可说。这是你自己的选择。那我们就这样吧。”说完凌若欣扭过头,不让沈琰之看到自己早已模糊的双眼,纤长的手指颤抖着拿起身边的包包,转身离开了咖啡厅,推开咖啡厅的门,刺骨的寒风吹在凌若欣的脸上,她再也忍不住泪水,不顾精致的妆容会被弄花,用双手捂住眼睛,眼泪从指缝指尖一道一道的流下,她的心很痛,很痛,她喜欢沈琰之,从大学到现在她都不可置疑的喜欢着沈琰之。现在她所喜欢的沈琰之已经有了女朋友,她明白从今天开始,她要去慢慢割舍这样一段长达五年的感情,沈琰之再也不属于她了。沈琰之呆呆的坐在咖啡厅里,脑袋一片空白,他不知道应该想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内心的感受到底是喜还是悲,就是觉得难过。在凌若欣起身的那一刻,他看到了她的泪水,凌若欣喜欢自己?沈琰之闭着眼摇了摇头,凌若欣是如此的优秀,周围又众星捧月般聚集着大量的追求者,他,沈琰之,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凌若欣又怎么可能会喜欢自己呢?“嗡嗡——”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傅雪浅。沈琰之烦闷的心稍稍有些安慰。“雪浅?”对面传来傅雪浅的娇滴滴的声音,“琰之,你在哪?”“我在鸿鸣集团边上的咖啡厅里,不过我现在——想和你在一起。”凌若欣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了家,她打开家里冰柜,搬出一箱子酒坐在地上仰头就喝。这样根部淑女,也很不符合她的气质,但是管不了这么多,她的心痛只能用酒精开蒙蔽。但是酒精并没有冲昏她聪明的头脑,她思来想去都不明白傅雪浅为什么要和沈琰之在一起,也不明白为什么短短的两天,他们就在一起了。一定有什么的!这之中一定有什么不对!凌若欣的知觉告诉她,傅雪浅和沈琰之之间一定不会简单。凌若欣拿起手机,拨通之前在她家工作的程叔的电话。“程叔,可以帮我查一个人吗?”凌若欣摇晃着手中的铁罐啤酒,靠着冰箱颓废的问道。“小姐,你要查谁?”几乎是咬着牙,从凌若欣的牙缝里蹦出来的三个字,“傅雪浅。”沈琰之一路小跑来到了傅雪浅在的那个公园,他想见傅雪浅,十分想见她,只有她才能弥补凌若欣的离开带给沈琰之内心留下的空洞。傅雪浅看到向她奔过来的沈琰之,挥了挥手,沈琰之揣着粗气,一把抱住眼前美丽娇嫩的人儿,“我好想你。”突然被沈琰之抱住的傅雪浅有些恶心,她依旧柔柔的问,“琰之,怎么了?”沈琰之扶着傅雪浅的腰,盯着傅雪浅勾人的双眼说,“雪浅,我有些事情想对你说。”傅雪浅隐隐感觉到沈琰之接下来想说的事情,一定是关于凌若欣的,她非常想知道,按耐住内心的激动,笑着对他说,“什么事情?让你这么着急的跑过来。”沈琰之再次搂住傅雪浅,揉着她的头发,“我的故事很长,让我们找个地方好好和你讲讲。”“坏蛋。”傅雪浅柔若无骨的小拳头捶在沈琰之的胸上,软绵绵的,让沈琰之脸有些发烫。他们来到了令一家环境很不错的咖啡厅,环绕着轻音乐的悠扬和咖啡的醇香,沈琰之和傅雪浅挑了个柔软的沙发座坐下,傅雪浅躺在沈琰之的臂弯里,她感觉得没错,沈琰之一五一十的讲他和凌若欣的过去全部告诉了傅雪浅。沈琰之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就应该坦诚,他不想让傅雪浅在以后的日子里误会他和凌若欣产生不必要的误会。傅雪浅也没有表现得十分吃醋或者不满,她很懂事。沈琰之突然觉得拥有傅雪浅,大概就是这辈子最幸福的事了吧。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