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我老婆是总裁  >  第十四章 醉酒

第十四章 醉酒

2978 2017-06-14 15:42:31
酒吧。街道上灯火通明,还有几个打扮妖艳身姿妖娆的姑娘站在马路上,靠在墙上打量着人们不知道在想什么。偶尔有一个看起来穿金戴银的男人走了过来,便有一个嘴角带着微笑的姑娘过来。如果双方都满意,就会去街边的酒吧。所以这条街上最著名的就是那家酒吧了吧。酒吧有很多层,上层是酒店,而下面几层是ktv之类的。酒吧的环境很乱。酒醉金迷,一个高高的台子上坐着一支乐队,在撕心裂肺地唱着音调激烈的歌曲,有的人觉得有点吵,有的人却非常喜欢,随着音乐摇摆着身体。台下舞池里男男女女贴近身体互相挑逗。走进他们身边的时候甚至可以闻到淡淡的烟味,还有一股浓重的酒味。围绕舞池卡座之间男男女女举杯,坐在卡座的有的男女喝醉了甚至都互相缠绕在了一起,不停地亲吻。隔得很远都能感觉到酒吧里整个糜烂的味道。舞池里男女扭动身体,尽情展示着青春,虽然是糜烂的。离着舞池很远的地方有一排高高的盆栽,正好挡住了舞池内的人们的视野。盆栽后面是一个小小的吧台,被挡的严严实实,沈琰之和傅雪浅就坐在这里。在这里好像震耳欲聋的声音都安静了下来,形成了一个诡异的沉闷的环境,不过在这里却显得格外的安静静谧。沈琰之坐在吧台旁边,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面,整个人显得安静优雅,沈琰之长得也是很赏心悦目的,有很多偶尔路过的人往沈琰之身上瞄,沈琰之笑着举起杯子和看他的人举杯,然后轻抿里面的鸡尾酒。不过沈琰之的身边还有一个更加引人注目的人,那就是傅雪浅。傅雪浅是富家大小姐,从小就被培养得各种优雅,就连坐姿都格外优雅,两条腿向后回收,臀部只坐椅子的三分之一,整个人微微向前倾,半依靠在吧台上。手上有着前几天才做好的美甲,显得一双手更加洁白修长,只用几根手指夹住高脚杯,微微巧妙地利用手臂而晃荡。红色的酒液在高脚杯里形成一层层旋转的漩涡,一层层地铺开来,显得傅雪浅更是优雅。傅雪浅洁白的脖子上还带着一条价格高昂的项链,搭下来的两缕头发微微盖住项链。傅雪浅的脸上还带着浅浅的微笑,一脸认真地看着沈琰之,沈琰之的心情一下子放松了下来。“琰之,我敬你一杯。”傅雪浅大大方方地端起酒杯,示意沈琰之来端起酒杯。沈琰之闻到酒味就有点晕,又无可奈何之下买了。沈琰之和傅雪浅一起浅浅地抿着酒,也不去理会来勾搭的男男女女,弄得别人无趣地走开。沈琰之慢慢喝了一杯鸡尾酒,没想到的是这杯鸡尾酒后劲特别大,一杯下来,沈琰之已经有些微醺。突然就想起了大学时代,那会儿他还是个没有步入社会的,甚至称不上是男人的大一新生。开学第一天沈琰之就遇到了被一群男生围在中间的傅雪浅,当时沈琰之也没有在意。在外面给老师抱东西的时候,正好不小心撞到了傅雪浅。沈琰之连忙说着对不起,傅雪浅也没有大小姐架子,只是摆了摆手说没事儿。傅雪浅蹲下身给沈琰之捡起了东西,放到沈琰之身上用手捋了捋头发,笑了笑转身走了。沈琰之甚至能闻到她头发上的香味,无法自拔地就喜欢上了傅雪浅。但是傅雪浅有许多人追,沈琰之只是其中特别不起眼的其中一个而已,所以直到毕业沈琰之也没说出来。想到大学时代,沈琰之又想到了凌若欣。沈琰之的心忽而沉重了下来,凌若欣到底在哪儿。沈琰之又喝了一口酒,思绪回到了眼前的人的身上。傅雪浅好像也发现了沈琰之在走思,她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地看着沈琰之。沈琰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又从手中的杯子里喝了一口鸡尾酒。两个人不说话,只是对着一口一口地喝着酒,就和在拼酒一样。旁边一直看着沈琰之和傅雪浅的人惊讶地看着他们,但是沈琰之和傅雪浅并不看他们。只是像着喝水一样喝着酒。这种喝酒方法是最容易喝醉的,连一点东西都不吃,血液里都是酒精。傅雪浅醉眼朦胧,头发因为出来的时间太长而有点散乱,有几缕发丝跌落了下来,落到洁白的脖颈上,还有低胸装露出的洁白胸脯。她的脸色红云一片,眼睛微微眯起来了,单手支撑在了桌子上。沈琰之也醉了,他喝的比傅雪浅更多,沈琰之任由傅雪浅靠在他的身上。低头时呼出的酒味让傅雪浅有些不满意的摇了摇头。沈琰之看到傅雪浅的不满意,转头沉默地靠在一边。傅雪浅有些半醉,不过还能清醒地思考,她问沈琰之:“沈琰之同学,怎么感觉你今天心情有些不好啊?”傅雪浅虽然是用玩笑的口吻说出来的,甚至没有用亲密的称呼叫沈琰之,只是淡淡的调侃,但是沈琰之还是能感受到里面一股浓浓的关心味道。沈琰之本来心情比较好,因为遇到了傅雪浅,然后又陪傅雪浅看了场电影,还发生了一点小小的,但是很美好的事情。沈琰之沉默了一会儿,抿了抿唇,还是说:“我……被公司辞退了。”沈琰之说完这句话就垂下眸,盯着眼前的酒杯不说话。傅雪浅微微惊讶地看着沈琰之,不过很快还是露出了一个微笑,问道:“为什么?”沈琰之看了看傅雪浅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异样,浅浅喝了一口鸡尾酒,微微闭眼稍微感受了一下鸡尾酒的酒液在嘴里润滑的感觉,满意地点点头,才继续说:“我被人陷害,因为偷盗资料。”傅雪浅恍然大悟,更靠近了沈琰之,说:“我相信你一定没有这么做,那你们的高管也太过分了吧?我没想到枫雪广告公司居然有这样的人,我一定以后不会找他们做广告了!”说到这儿时傅雪浅恰到好处地露出一点怒气。沈琰之笑了笑,心里虽然有些惊讶傅雪浅居然找他们公司做广告,但还是什么都没说。沈琰之其实不需要一个在他失意的时候安慰他的人,比如凌若欣。他只是需要一个,可以告诉他,他没有做错,是那些高管做错事儿了的人。比如傅雪浅。每个人的生命里都有两个人,一个温柔了岁月,一个惊艳了时光。凌若欣之于沈琰之,就是温柔了岁月的那个人,而傅雪浅,就是惊艳了时光的那个人。不管你是选择了有人温暖岁月,还是有人惊艳时光,他们都是陪伴你一生很重要的人。沈琰之笑了笑,讲清楚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傅雪浅能清楚地感受到他的愤愤不平,以及对强权心底隐隐的反抗。傅雪浅和沈琰之聊了半天酒也有些醒了,她抬手拍上了沈琰之的胳膊,安慰性的抚了抚,当然也有一些火辣的暗示。傅雪浅笑着说:“我相信你以后会好好的,做出一番事业给他们看,那么你现在想去哪儿?”沈琰之的心里早就想好了,这时不犹豫地就说:“我想去鸿鸣集团,那里员工的待遇很不错,而且在很多人心里都是很大的公司了,包括我。不过大公司一般都特别难进,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进去……”听到这里傅雪浅的神情一下子亮了起来说:“你听说过我的父亲是谁吗?”看到沈琰之特别茫然地摇了摇头,貌似很不解她到底为什么会突然提她父亲。傅雪浅笑了笑,心里稍微有点惊讶,换作其他男人肯定早就知道她的家世了。傅雪浅挑了挑眉角,平静地说:“他叫傅鹿之,是鸿鸣集团的现任董事长。”然后傅雪浅很可爱地压低声音悄悄地说:“我可以帮你走后门哦。”句尾甚至有个“哦。”要说傅雪浅也是个聪明人,男人一般都宁愿自己不去也不想求人,但是傅雪浅的主动提出中带着一点点玩笑的意味,反倒是让人觉得傅雪浅很可爱,当然至少沈琰之没有感到难堪,不过沈琰之还是摆了摆手,说:“谢谢了,不过不用了,我想凭借自己的努力来完成这件事。”傅雪浅转了转眼珠,倒也没说什么。又挑起了别的话题。傅雪浅本来就是个聪明的女人,当然知道怎样才能和男人聊天聊得让男人很高兴,只要奉合和一点稍微的争执更何况是沈琰之这么稍稍带点幼稚的人呢?聊到最后,沈琰之已经基本和傅雪浅相见恨晚,傅雪浅也暗暗惊讶沈琰之为什么这么和她的胃口。不过傅雪浅也只是笑了笑,举起手里的酒杯,说:“来继续啊。”沈琰之也举起了酒杯。这是沈琰之当晚最后的记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