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我老婆是总裁  >  第八章 英雄救美

第八章 英雄救美

2929 2017-06-14 13:39:54
凌若欣转头看见林逸从露台进来,下意识白了一眼林逸,转身把酒放下,就准备出露台。林逸急忙拦住她,说:“等等若欣,我们聊聊。”凌若欣被拦住去路,只好停下,问:“什么事儿?你最好快点说,我要回家了。”林逸看了一眼凌若欣的被裙子包裹的紧紧的胸,说:“若欣,虽然我有王沫沫,但是我还是喜欢你,不如……”凌若欣非常不耐烦,抬起手捋了捋头发,问:“不如什么?”林逸低声说:“不如你当我地下情人,我在我家公司给你安排一个经理的职位。”凌若欣一听这话,一个巴掌就拍上了林逸的脸,很是鄙夷:“林逸,一直以来我都没想到你是这种人。”林逸脸都被拍到一边,他对着凌若欣恶狠狠地说:“凌若欣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凌若欣不耐烦地说:“我要回去了,以后别找我谈这件事。”林逸压制住心里的火气,把凌若欣拦住,又挤出一个笑容:“若欣,我快要回去继承我的公司了,不如我们一起喝一杯,我也断了对你的念想。”凌若欣虽然觉得有点怪怪的,但是林逸把门口堵住她也没办法出去,而且喝了这杯酒就能绝了林逸对她的念想,她就接过酒,对林逸说:“林逸你不要说话不算话。”林逸忙笑着点头:“怎么会怎么会。”林逸端起酒杯准备和凌若欣干杯:“来,干杯。”凌若欣无视了林逸端起的酒杯,抬起头一饮而尽,把酒杯放到林逸手里,淡淡地说:“以后不要找我。”林逸尴尬地收回手中举起的酒杯,拿过凌若欣递给他的酒杯,忙点头说:“好好好。”凌若欣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让开吧……嗯……怎么这么晕……”话还没说完,凌若欣就一头栽倒,林逸接住凌若欣软下来的身子,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林逸扶着凌若欣,对着过路的人解释这是喝醉的朋友,过路的人居然没有一个怀疑的,林逸沿着走廊走到了房间门口,拿出房卡开了门,把凌若欣丢在床上,自己去洗澡。凌若欣突然清醒了一下,看到自己在陌生的房间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凌若欣感觉头晕欲裂,跌跌撞撞的滚下床才想起来自己是被林逸架到这里来。凌若欣低低地咒骂了一句,勉强撑起身站起来,站起来有些不稳,凌若欣踢开高跟鞋,靠在墙上,一步一步,到中间摔倒了,用手爬着往门口走去。走到门口,凌若欣用手压门把手,但是凌若欣手基本没有力气,门把手凌若欣压不动。浴室的水声停了下来,凌若欣使劲地按着门把手,结果根本按不下去。浴室的门开了,林逸走了出来,看到凌若欣醒了而且按着门把手露出诡异的笑容:“若欣醒了啊。”凌若欣背靠着门,装作不害怕的样子说:“你干什么?”林逸说:“好久了,终于有了这个机会。”凌若欣破口大骂:“林逸你不要脸!”不过因为是吃了迷药的缘故,听起来就像是在撒娇。林逸嘿嘿嘿地笑了几声,一下子扑上来。凌若欣看准他腋下的缝隙,一下子钻了过去,大声说:“林逸你迟早会遭报应的!”林逸冷了脸,顿了顿又笑了起来,没扑到人他也不生气,只是说:“遭报应我也不怕,不过我要拉你一起下地狱。”凌若欣一直在房间里躲避着,可是吃了迷药终究没有力气,一下子被林逸扑到在床上,凌若欣乱踢乱打,骂着,叫着,让林逸滚,可林逸丝毫不在意,用手撕扯凌若欣的衣服,凌若欣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不知道拿了什么东西往林逸头上一砸。“啪”地一声,一声很清晰的瓶子碎裂的声音响起来,原来是花瓶。林逸一下子倒在了地下不动弹,凌若欣爬起来,半爬半滚地朝着门口跑了过去。可能是凭着信念,这次一下子就把门给打开了,凌若欣拉了门,结果发现铁链挂在上面,发出丁零丁零的声音。凌若欣把门重新关上,又去解铁链,可是越急越笨,凌若欣手上都是汗,滑得根本打不开铁链。终于打开了铁链,准备跑出去,可后面一下子扑上来一个庞然大物,凌若欣“啊”地大叫起来,后面的黑影堵住了她的嘴。她惊恐地张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她居然因为惊恐失声了!凌若欣捂住喉咙无助,可后面的林逸怎么会放过他。林逸拽住凌若欣的头发把她拉到床上,凌若欣奋力挣脱却做不到。林逸发出怪笑,说:“凌若欣,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他又看了看凌若欣,拍打了一下她的脸,又说:“原来是失声了啊,还是不说话的你更美!”凌若欣泪流满面,可还是阻止不了林逸,更何况她失声了。就在他要奋力直入的时候,门咚地一声开了。一个黑影站到了门口,凌若欣和林逸呆呆地转过头,发现那黑影脸上满脸怒气。半小时之前。露台。刚刚凌若欣和沈琰之说想来这里透透风,结果沈琰之来的时候连人都没了。沈琰之以为凌若欣去卫生间了,就端着酒在露台上看风景,露台能看到后花园。沈琰之笑了笑,收回了目光,发现露台上居然有三个杯子,两个杯子在一起,另外一个单独放置。沈琰之疑惑地挑眉,他记得凌若欣就拿了一个杯子啊,这儿也没有侍应,会是谁在这里。他走近一看,发现居然有两个杯子上有凌若欣的口红印。一个杯子已经喝完了,沈琰之好奇地端起酒杯看了看,发现底部居然有白色粉末状的东西,已经被水弄湿。沈琰之凝目细看,甚至还闻了闻,一闻就觉得头有点晕,他心下觉得不妙,赶紧走出露台,结果在小路里发现了一个纸包,他把纸包装进了口袋,走向大厅。沈琰之发现陈奕,于是去问了问。“陈姐你看见若欣了吗?”沈琰之已经找了半天凌若欣,可是凌若欣居然不见了。陈奕端着酒杯迷茫地看着沈琰之,说:“没有啊,她怎么了?难道不是去露台了?”沈琰之焦急地说:“没有啊,我去露台甚至后花园都找了,怎么都找不到,电话也关机了。”陈奕安抚地看了看沈琰之,说:“琰之你不要着急,说不定若欣她早就回家了,手机因为没电才关机的。”沈琰之呼了一口气说:“可是刚我在露台上看见若欣的杯子……她走的时候肯定会和我说的。”下意识地,他掩盖了凌若欣被下药的事情,毕竟他也不确定。陈奕皱了皱眉头,说:“我也不知道了,她这么大个人了,应该会照顾好自己的吧。”沈琰之还是不放心,说:“陈姐我再去找找,出了问题就麻烦了。”陈姐点了点头,说:“找到给我打个电话。”沈琰之点了点头,就转身又去找凌若欣。走廊。旁边一个醉醺醺的同事走了过来,没走稳,瞬间摔了一下。沈琰之好心把人扶了起来。那同事看着沈琰之,大笑:“琰之你刚不是扶凌若欣上了楼嘛,怎么还在这儿呢?”沈琰之皱眉:“我一直在这儿啊,怎么可能扶着凌若欣,你看到凌若欣了她在哪儿?”醉酒的同事笑着说:“就在那边电梯直接上去啊,我记得是……嗯……12楼!我以为你小子真的艳福不浅呢……”没有再管同事说的是什么,沈琰之把他放在地下,说了声谢谢,也不管同事继续说什么,就着急地跑上了电梯,焦急地等着十二楼。酒店的十二层是房间,一个一个房间都一样,沈琰之分不清哪个房间只能一个一个敲门。“你小子有病吧!我这儿和别的女人做着你敲门干嘛!”一个凶神恶煞的大汉。“哟,没想到今天的货色不错,来,陪姐姐进来玩。”一个穿着浴袍抽烟的妖娆女人。“干嘛的?不要服务。”一对儿情侣。沈琰之只能狼狈不堪地一边说着对不起一边继续敲门。一个扫地的大妈路过,嘴上念叨着:“现在的年轻人啊,喝醉了酒让一个男人搀扶着,啧啧啧,世风日下啊……”虽然不确定,但沈琰之还是一下子扑过来问大妈:“大妈你说地是哪个房间?”大妈被吓了一跳,不过还是指了指凌若欣和林逸开的那个房间:“偌,就那个。”说着又唏嘘地走开。沈琰之跑到那门前,用手拍着门,结果没人开,把耳朵贴上去,发现里面是砰砰砰的声音,沈琰之一下子把门踹开,就看见一个男人趴在一个女人身上。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