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蛇人绝密档案  >  第四章 该信谁

第四章 该信谁

2327 2018-03-16 11:07:43
是我那个女实习生。我将门打开,看着她:“怎么了?”“我今天去中心,他们不允许我进去,您电话还一直关机,所以……所以昨天出了什么事情吗?”她看着我,然后微微皱眉:“老师,你看上去好像很累?”我让了一步,示意她进来。从冰箱里拿了一听果汁给杨雪,“坐吧,是出了点问题……昨天的女尸丢了,还有赵泽昊,他……死了。”杨雪呆呆的看着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抱歉。”虽然我不知道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毕竟当时是我和赵泽昊一起在法医中心。我作为老师,活了下来,却对他的死因一无所知。这是我的责任。“叶老师,这……这不怪你,那具尸体我们都觉得很奇怪。”杨雪安慰我。但我却突然觉得很奇怪。我看着杨雪:“你怎么知道,这件事会跟那具奇怪的尸体有关系……我的意思是说,正常人,不应该觉得是有人潜入法医中心,杀死赵泽昊,之后偷走尸体吗?无论理由,但过程正常人会这样想吧。你为什么会说尸体?”杨雪看着我,有点紧张,她把果汁放在茶几上,然后说道:“我……我其实昨天就有一个想法的老师……但是我不敢说,担心你会骂我。”“说。”“我其实是相信科学的,但这件事……也不一定是违反科学的事情,毕竟很多东西,我们……”“直接说你的想法。”“我觉得那具‘尸体’可能没死,她可能不是人,而是一种特殊的生物……所以不是她的伤口奇怪,而是她可能拥有自外向内的强大自愈能力,老师您懂我的意思吗?”我懂。杨雪所说的,和那本书里关于蛇人的强大自愈能力,几乎一样。“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说这个?”我看着杨雪。“不是……”杨雪摇头:“一开始不准备说,这种事没什么科学根据,说了也会被骂。只是昨天的尸检我有点在意,想听听叶老师今天会给我什么答案。叶老师昨天不是说过,任何奇怪的事情都不可怕,因为一定会有答案吗?”我看着杨雪,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她的话。没错,确实一切问题,都会有答案。只是不一定每个问题的答案,都会被人了解。“我还找不到答案,甚至更愿意相信你说的。”我无奈一笑,看了一眼时间:“吃完饭了吗?”杨雪摇头。“那留下吃吧,吃过晚饭一起研究一下昨天的事情。”我这么说,杨雪似乎很开心,笑着点头,看我的目光也第一次没那么紧张。我简单的炒了两个小菜,完事儿准备叫杨雪开饭的时候,却发现她不在客厅。这时书房那边传来了动静。我将小菜放到茶几上,然后走到书房,开门。杨雪正在帮我整理弄了一地的书籍。“叶老师?不好意思,我刚刚路过,看到里面很乱……所以就帮你整理一下。”她对我微笑。其实我不是个小气的人。相反,本就比较懒散的我,有人帮我收拾房间,我应该开心。可也不知道怎么,心里突然觉得很别扭……也说不上,具体是因为什么。我走进去,对杨雪露出微笑:“我刚刚找东西,所以弄乱的。”“找什么?找到了吗?”她好奇的看着我。我摇头:“可能压根就没有那东西,而且是我自己的事。走吧,吃饭。”说着,我转身离开书房。这时杨雪却突然又喊了我一声:“叶老师!你……以前当过兵吗?”当过兵?我愣了一下,回头看时,杨雪正拿着一相架。里面的照片背景似乎是在战场上,照片中的男人穿着迷彩服,有着和我几乎一模一样的脸。他端着枪,凝视远方,嘴角带着我至今仍然看不懂的微笑。面对地狱一样的战场,究竟有什么好笑的?“那不是我。”我走过去,拿过相架。“啊?可是好像……”杨雪不解的看着我。我把相架重新放回书架上,简单的解释了一句:“我有个孪生哥哥,叫叶阎,十几岁的时候他就去当兵了……然后,就再也没回来过。”“没回来?”“最后一次见他,就是十几岁的时候。现在已经快二十年没见……也许,战死了吧。”其实我对这个哥哥基本没什么印象。因为我是单亲家庭长大的,从小跟着母亲。而我哥哥,是跟着我父亲的。所以兄弟感情也比较淡。至于照片,那是我母亲一定要我留着的,我也没办法。“哦,对不起。”杨雪跟我道歉。“没什么,吃饭吧。”“嗯!”杨雪走到茶几前,看到我炒的小菜,就开始拍我马屁。我正准备给面子回一句,手机突然震动。我拿出一看,当时一愣,那个来电号码让我非常意外,居然是赵泽昊的号码。虽然我没有记录过他的电话,但这家伙平时总跟我请假,所以我认得出。他已经死了,那电话是谁在保管?给我打这个电话又是为什么?其实我很自责,本来我应该让他和杨雪一起离开,那么起码他不用死。“喂……”我接通电话,声音有些低沉。可下一刻,我的神经立刻紧绷起来,因为电话那头居然传来了赵泽昊的声音!“喂!叶老师!对不起,对不起啊,我也是才知道,我昨天真有事儿才旷工的……我不知道中心出事儿了!您现在在家吗?我……”当时我整个人是懵逼的。我以为打电话过来的,或许是赵泽昊的家属。但我没想到,居然会是他本人?他还在跟我解释旷工的问题,我立刻让他停住:“你先闭嘴!”说着,我走进卫生间,关好门,然后问道:“你谁啊?别耍我!”“对,对不起啊,叶老师,给您气的都忘了我是谁了……我,我现在往您家去呢,一会儿我当面赔罪。啊,听说昨天咱法医中心出命案了?您没受伤什么吧?怪我,怪我,我昨天晚上应该去一趟的,我……”真的是赵泽昊的声音。一点都没有问题。是我疯了吗?此刻,我心里就是这个想法。冷静了几秒,我再次让这小子闭嘴:“你先听我说……”“哎好,叶老师您说。”“你不死了吗?”电话那头很尴尬:“呃……老师,我,我知道您跟我生气。小雪她出了这种事,我也很伤心啊。但是您也不能,就希望好学生活着,差生死啊。我也是人啊……”“你……你说什么?”“我说,说您不能太偏心,不能……”“我是问你,你说谁死了!”我心跳很快,我以为自己听错了。“杨雪啊,她昨天不是跟您在法医中心吗?结果晚上出事了,现在……连尸体都拼不全。对不起,叶老师,我知道您心情不好,我不该提这个。我快到了,咱当面说吧。”说着,赵泽昊挂断了电话。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