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蛇人绝密档案  >  第二十二章 古村蛇殿(九)

第二十二章 古村蛇殿(九)

3234 2018-03-16 11:08:40
满脸青色胡渣的中年人拿着杨雪日记本看了一会儿,然后问我们是不是知道蛇人这东西。说话的时候,嘴角带着阴森森的微笑。他具体什么情况我不知道,但我确定一件事儿,这家伙知道蛇人。“我们确实知道蛇人……这次来,主要就是为了探寻蛇人遗迹,这就是我们的目的。我觉得我们可能不耽误你什么事吧?”我也没什么隐瞒直接说了情况。结果胡渣男咯咯直笑,对我挥挥手指头:“不不不,如果只是这样,那刚才怎么不说?还是有秘密吧?说吧,小伙子,不说的话,我真的会弄死你们。”还说?我说什么?就这么点事儿啊!可这家伙居然掏出枪,直接指在我脑门上。之前说话也许我还能淡定点,毕竟我也是天天看死尸的人。可现在枪口距离我这么近,而且这家伙的食指居然已经放到扳机上了,这我就有点扛不住,“喂!冷静,冷静点你小心枪走火……刚才我为什么不说呢,你看我像领导吗?这位是啊,她不开口,我怎么随便交代情况?”胡渣男点点头,然后目光转向杨雪:“你是领导?也对,日记本也是你的……对蛇人有多深研究啊,小丫头?”说着,他上下扫这杨雪,本来从我头上挪开的枪口突然再次对准,同时对杨雪说:“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就三个数时间,否则我就开枪。”“不是你,你问她,你威胁她啊,别指我行么?”“她不是你领导么。”胡渣男对我冷笑。“我没什么可说的,他刚刚说的就是全部。之前我们已经说了,探险,只是没有明确说是寻找蛇人古迹。如果你想知道,我们为什么会知道蛇人……这就是涉及到我们家祖宗的事情,太多内容,你也懒得听。总之,从我祖父辈开始,我的家族就在研究蛇人这个种族。”说完,杨雪就那么看着胡渣男。他也看着杨雪,然后渐渐露出微笑。但他笑是笑了,可这不是什么好笑脸啊!他的手指一点点弯曲,眼看着就要扣动扳机!我当时也额头流汗,好在,绝望之前,胡渣男突然收手。“呵呵,行了,估计真相也就是这些……放了他们。”说着,胡渣男挥挥手,然后收起枪。“你什么意思?”他这行为,让我好奇。胡渣男拍拍肩膀:“兄弟,我们也是为了蛇人古迹而来,就是那神庙。我想那有什么传说,你们应该也知道吧?你们打算从那得到什么,我不知道,但现在有一点明确,大家都想去那。之前我们请村子里的人带路,他们拒绝,本打算今天强行掳一个来,没想到就在这撞见了你们,还有他……”胡渣男指了一下掉在半空中的钱晓涵,然后继续说道:“很巧!带路的人有了。然后你们也知道,那蛇庙的传说诡异,村子也因为那所谓的诅咒,成了死村。你们不是正好对蛇人很有研究吗?带你们下去,也许能逢凶化吉也说不定,对吧?所以,不如我们合作吧。”现在三条枪指着我们,这就是一强买强卖,想说不合作都不行。杨雪捡起被仍在地上的格斗刀,绑在大腿上,对胡渣男微笑:“好啊,来之前没想到那传说是真的,村子里基本没了活人。所以,我们正好也需要人保护。”“那就成交。”胡渣男伸手。杨雪撞了一下我肩膀:“你去。”然后握手这工作,就尴尬的交给了我。就这样,我们莫名其妙的多出了几个队友。八个人,除了胡渣男和两男一女之外,山林间还藏了四个人,这四个都是男人,话也不多。放下钱晓涵之后,我们就继续前进。不过我这心始终不安。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我不知道,看这武器装备,绝对不是什么善类。杨雪偷偷跟我说,或许跟之前提到过的探险队有关系。快到神庙附近的时候,胡渣男来到我身边,问了我一句:“我记得你们还有一个人,昨天见的小伙子,他应该算是你们的主力吧?怎么没来呢?”“之前不是回答过一次么。”“我想听实话。”他一只手搭在我肩膀上。“这就是实话,你以为肌肉男就一定有战斗力是吧?那就是一孩子,凑热闹的……不是哥们你打听这么细做什么呢?我挺好奇。”“我也挺好奇,我们这么多枪,你跟我说话怎么就一点不客气呢?”胡渣男对我笑笑,但笑得阴冷,里面带着一股杀气。我俩眼神相对。感觉快擦出点什么火花的时候,钱晓涵在队伍前面喊道:“到了!前面,前面那片树林传过去,就是神庙!那树林中间有小路,看见了吗?”我们赶紧赶过去,顺着小路向前一望,果然隐隐约约能看见个建筑物在树林后面。于是立刻决定传过去,但这时,钱晓涵却表示自己得走了。本来杨雪就不打算真放了这可疑的钱晓涵走,现在我们半路上又遇见一队武装流氓,他走的可能性基本就完全没有了。“走?你干嘛去?”胡渣男揉着脖子来到钱晓涵面前。面对膀大腰圆的胡渣男,钱晓涵当时整个人就好像缩了一圈,他眼神躲闪,后退一步:“我,我们之前说好的,我送他们到这里,然后……”“跟谁说好的?他俩?哎小子,你是真看不出来,现在这儿谁做主吗?”胡渣男的手拍到钱晓涵肩膀上,很重,钱晓涵当时大腿就微微弯曲了一下。然后抬头看了一眼胡渣男,马上闪开目光:“别这样,大哥……我,我不能进去。真的不能,我劝你们也别进去……真的很危险,现在你们是没走到那中间……等你们真的跨进庙里的时候,你们就感觉到了……那是一种形容不出的感觉。”“那就等进去了再说,没准儿我能带你一起跑呢,呵呵。”冷笑一声,拽着钱晓涵肩膀就把他摔到了前面。钱晓涵倒在地上,当时胡渣男队伍里唯一的那位女性成员就掏出枪来指着钱晓涵的头。趁着胡渣男恐吓钱晓涵的时候,我在杨雪耳边偷偷问了一句:“我总觉得这些人不对劲儿……小安呢?怎么还没到?”“放心,小安应该早就追上我们了,只是没有现身。稍后你注意保护好自己,我找机会脱身。”“你要做什么?”“我们两个都被控制着,很麻烦。这神庙下一定不简单,找到合适的机会我会想办法脱困,然后找机会救你。”“我去,你不是想扔下我跑吧?”“这种情况应该男人救女人才对吧? 我揽下责任,你就不要废话。”说完杨雪还鄙视了我一眼。当时我就不爽了,有不死之身的又不是我!……穿过树林,我终于是见到了那神庙的实物。说实话当时挺震惊,神庙很大,而且是石头的。如果没有塌陷的话,应该是个四四方方的建筑。但这不太像我国古代正常的建筑模式。除非是年代相当久远。可据钱晓涵所说的内容,这地方最多是一千年前建的。所以我又一次怀疑了钱晓涵嘴里的传说。不过这倒也正常,因为多数传说什么的是不能信的。可有一件事,我最后还是信了。那就是钱晓涵嘴里说的压迫感。开始我们只是在神庙之外,胡渣男随行的那位女性队员开始在神庙附近拍照、记录,待记录完毕后,胡渣男下令进入神庙。当时钱晓涵很抗拒,所以挨了一顿拳打脚踢。我以为他是太胆小了,但当我亲自跨过神庙内外界线的那一刻,一股奇妙的感觉瞬间笼罩了我。冷。没错,那是一股由心底生出的寒意,渐渐遍布我的整个身体。我心里莫名的生出一股孤独感。我开始不自觉的回忆一些让我觉得不幸的片段……直到杨雪在我身边,拽了我一下:“你怎么了?”“啊?没事。”“这里奇奇怪怪的,经常掐一掐自己,保持清醒。”杨雪提醒我。而这时,我看了一眼四周,除了我,胡渣男的手下在进入神庙后,脸色也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从他们的眼神中,我看到了恐惧。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我心中疑惑,但就在这瞬间,久违的《蛇迹古卷》中的文字,再次出现于我的脑海之中:蛇人,会以特殊金属、矿石,建造庙宇或是墓葬。特殊矿石迷人心智,使人对其心生敬畏,更严重者,甚至迷失人性,产生幻觉。特殊的矿石?金属?到底是什么东西,放射性物质?还是这些东西会散发影响人精神的毒气?但眼前这座建筑物,貌似只是让人心生敬畏,并没有太严重的后果。于是我们继续往前走,废墟之中出现了深坑的入口,比想象中的小,但走近之后却发现,真的很深。因为胡渣男的手下用手电筒向下照明,居然看不到底。“检查下,下面空气状况,然后准备下去。”胡渣男开始指挥,而我则仔仔细细的看着这神庙中的画面,虽然已经坍塌,但我根据现在的状况,尽可能的在头脑中复原之前大概的样子……最终,一座神庙出现在我的脑海。《蛇迹古卷》的文字也有一次从我的记忆狭缝中钻出,由文字排列成画面。全部是建筑物,是蛇人的建筑。我将画面一一对照,最后定格在一种建筑上,那下面的注解很模糊,可能是我收集到的信息太少的缘故。但有几个字,看得却格外清楚:金矿、黄金……这座庙,最初究竟是用来做什么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