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蛇人绝密档案  >  第十七章 古村蛇殿(四)

第十七章 古村蛇殿(四)

2265 2018-03-16 11:07:16
杜乐眼角的孔里突然喷出血来。我急忙后退,血水打在我的脸上,杨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的身边,立刻用湿巾擦去我脸上的血迹。而杜乐好像很痛苦,扔掉拐杖,捂着左脸蹲在地上哼哼,“疼……嗯!疼……”“她怎么了?”杨雪问我。“不知道啊,你说的孔里突然喷血了。”我与杨雪对视。她皱皱眉,然后蹲下,一只手抓住了杜乐捂着自己脸的小手,然后用力扯开。杜乐半张脸被鲜血染红,而那血孔还在向外流血,仔细一看,眼角那块肉有点微微肿起的感觉,似乎还有点肌肉痉挛。杨雪回头看了小安一眼,小安立刻心领神会,放下背包,拿出急救箱。杨雪将杜乐脸上的血迹擦干,又让小安抓住杜乐的双手。杜乐似乎很痛,不断的挣扎。我也蹲下,看着杨雪:“你要做什么?”“她脸上好像有什么东西……你看。”说着杨雪指了一下杜乐左侧颧骨上的肉。那瞬间,块痉挛抖动的肉上突然划过了什么?一道扭曲而过的痕迹,那蠕动的样子,就好像她的皮肤下有一条虫!杨雪的手轻轻放在杜乐眼角的皮肤上。“需要我做什么?”“需要你擦亮眼睛,看清楚。”说着,杨雪嘴角露出浅浅的微笑,然后没拿这任何工具的她,突然用自己的大拇指指甲划破了杜乐颧骨上的皮肤!“呀!”杜乐轻哼一声。与此同时,划破的皮肤下露出半截黑色的虫体!一节节的,有点迷你蜈蚣的感觉。杨雪手很快,拇指和食指立刻掐了上去,将条虫整只扯了出来。很长,大概十五厘米左右,它在空气中迅速扭动,然后渐渐失去了生机,最后一点点干枯……杜乐的痛苦低哼也在虫被抽出之后,渐渐小了。她看着杨雪手中干枯的虫尸,神情紧张:“那……那是什么?我脸上的?”杨雪没理她,而是看着我:“这东西,有印象吗?”我被杨雪问的一愣:“我?我怎么会有印象……这什么东西?”这么大一条在人皮肤下扭动的寄生虫一样的东西被抽出来了,我也很惊讶。可这到底是个什么虫?“我是说《蛇迹古卷》,有想到什么相关内容吗?”“姑娘,那是《蛇迹古卷》,不是百科全书,你别弄点什么就问我有没有印象行么?”杨雪脸上短暂的露出有点不爽的表情,将那条干枯的虫尸仍在了地上:“我以为会和蛇人有关系。”“你是想太多了吧……但确实挺奇怪的,这是一种寄生虫吗?过去没见过。”说着,我捡起那条干枯的虫子。说真的,这东西刚才扭动的太快,其实我只是大致看它有点像蜈蚣。现在脱离了人体,莫名其妙的就干枯死亡了,虫子形体也不是正常形体。可就在我手指掐住这条虫身体的时候,脑子里还真的突然闪过了一些片段。但是又和之前不太一样,只有些支离破碎的文字。黄金?泥沙?寄生?财富?幼虫……“哎,杨雪!”“怎么了?”杨雪看着我,又看看我手上掐着的虫尸体:“你想到了什么?”“几个词,不知道有没有关系。什么黄金、泥沙、寄生、幼虫?”我将脑子里看到的文字告诉了杨雪。杨雪思考片刻,这么几个词,也实在分析不出什么有用的内容。杨雪本来想问杜乐。但杜乐当时有点害怕,从谁皮肤下取出那么大一条虫,都不会感觉好。在安慰了一阵子后,杨雪开始询问杜乐,关于脸上的孔,还有之前到底经历了什么。可惜杜乐的回答和之前没什么区别,只是和男友走散,然后跌落悬崖。“那条……是,是不是我掉崖的时候,或者之前走山路,在树上,还是什么动物身上沾染的寄生虫?”杜乐自己也在猜测。“你身上还有这种孔吗?”我问了一句。杜乐摇头,她表示自己脸上的孔,之前自己都是不知道的。所以事情暂时就先放下了。虫子的尸体被杨雪收在一只小器皿里,然后装进了背包。接着,我们就继续向着山村的方向前进。山路艰难,天气炎热,但好在时间很快到了下午五六点钟,温度降了不少。我们几个在半山腰的崎岖山路上,隐隐望到了村子模样的地方。又走了大概一个钟头,终于是到了目的地,照片中的小山村。不过来到这里,我就又忍不住想吐槽杨雪了。她之前跟我介绍这地方的时候,说的是类似于世外桃源的地方……很好,世外桃源那篇学生时代的文章我还有些印象,可是眼前这地方,还真是一点都搭不上边儿啊。我甚至觉得,这里更像是个鬼村。进村已经半个小时,遇见了几户人家,但都没有人,房屋都没上锁,我和杨雪有时候会直接推门进去。欢迎我们的不是蜘蛛网,就是面粉一样厚的灰尘。时间又渐渐晚了。阴沉的天色,诡异的气氛,再加上安静到可怕的山村……“姑娘,咱是来探灵的吗?”我斜了一眼站在我身边的杨雪。“我也奇怪,这里怎么没有人?”此刻,我和杨雪在一户村民的小院里,跟之前几户一样,家里没人,似乎已经荒废很久了。“姑姑!”这时,小安扶着杜乐走进小院。“怎么了?”杨雪问道。“我看到人来了,就在外面,奔着我们这边来了。”小安指了一下门外。人,这可是个好东西。我和杨雪立刻走出了小院,只见荒凉黑暗的山村小路上,两个人影向着我们这边走来。这两人一个是普通山民打扮,年纪大概六十岁左右。另外一个身材健壮,个头很高,衣着打扮倒是随便,但绝不是山里人。到我们面前时,说话的是那个六十岁的大爷,那声音发出来,就跟两张砂纸在磨一样,而且说的是地方话,我根本听不懂。好在有杨雪,给我做翻译。那大爷说的话,大概意思就是问我们是什么人,来村子做什么。杨雪简单的说明来意,表示我们是来这探险、旅行。交流的过程中,另外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始终没说话,目光在我、杨雪还有小安的身上看个不停。而那大爷在听明白我们来意之后,就开始轰我们。本来这交流的很失败,但意外的是,轰我们的时候,老眼昏花的大爷突然发现了被小安扶着的杜乐。当时就过去拉住杜乐的手,呼啦啦的说了一大堆我听不懂的地方话。杜乐其实也听不懂这地方话,一脸紧张的看着我和杨雪,然后对大爷不断摇头,表示自己听不懂。“这又说什么呢?”我胳膊肘碰一下杨雪。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