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蛇人绝密档案  >  第七十一章 食人雨林(二十二)

第七十一章 食人雨林(二十二)

3152 2017-07-28 10:09:02
    这些锁链桥看起来非常坚固,庄德安先要求两个佣兵走上去试探,没有问题之后,大部队才开始渐渐走上链桥。走的时候有些摇晃,但总的来说还算稳。只是我的手偶尔碰触到身边锁链扶手的时候,会抓到一些粘乎乎的液体,和之前看到的一样。    “为什么到了这里,这些粘乎乎的东西就越来越多呢。”我心里始终不安。    “姑姑,这里好像不太对劲。”小安这时在我身后和杨雪说话。    “怎么了?”我回头看着他们。    “之前空间狭小,味道都混在一起,加上我不太舒服所以闻着不是很清楚。但是这里很空旷,我又能够分清楚周围的味道了……这周围好像……有和之前蜥蜴差不多的味道,但这蛇人墓中一直有那股味道,所以我也不太确定,这附近……”    小安的话刚刚说到这,吊桥突然猛烈的摇晃起来。    我赶紧看着前面的佣兵,对庄德安大喊:“怎么回事?!怎么突然晃的这么厉害!”    此刻,我们的队伍已经走到这吊桥中间位置。    “不知道!”庄德安回应我,而后对佣兵下令,向前后扔燃烧棒。虽然有光,但事实上看东西不是非常清楚,这种时候需要更多的光明是种本能。我当时一直看着庄德安的人向前扔燃烧棒,当燃烧棒落地的那一刻,我突然发现一段扭曲的影子出现在前方,那是透明的影子,是……之前的蜥蜴!    “又出现了!之前那东西又出现了,大家小心!”我提醒身边人。    庄德安他们听到后,也立刻向吊桥中间靠拢。    然而震动还在继续,而且更猛烈了。突然,我感觉头上好像飞来了什么,当时站在我面前的是庄德安的佣兵,那飞来的东西抓住了他,然后他整个人连叫都没叫出声就被那股力量抽走。我立刻抬头,头顶是一块巨大的垂下的石头,那石头上什么东西扭曲而过。是那东西吞了刚刚的佣兵,是那种蜥蜴!    “上面也有!盯紧点!不行就开枪吧!”    佣兵们开始开枪向着四周,那些蜥蜴可以模仿周围的环境,看起来非常像透明,很难判断位置。但现在乱枪打起来,我们就能够听到来自周围的嘶吼声,还有一段段扭曲的流血的巨大物体移动。它们从我们头顶上的一节节巨石上跳来跳去……这不是蜥蜴该有的动作,好吧,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我还真不知道。总之非常快,之前死了一个人,现在这些东西又叼走了我们这边三个佣兵。    庄德安还剩下十个人,算上他本人和我们几个,一共十六个人。    但是可见的蜥蜴,现在起码就有七八头。而且谁又知道,这么空旷的环境中,还会不会有更多?“暂时先退回去吧,在这里不行的,继续下去只会让所有人都死在这里!”我抓住庄德安的肩膀。    他本来该是个非常理智的人,但有时候理智也是因为压抑,压抑的久了,必然会丧尸理智。现在庄德安的眼睛里全是中心的高塔,还有高塔上那堆看不见的东西。所以他根本听不进我的话,甩开我的胳膊:“敢后退的统统杀掉!火箭筒呢,都准备好!还有谁枪法准,把那些跳的打东西射下来!”    没办法,我们只能继续战斗。    轩姐先是用火箭筒射下一只蜥蜴,那蜥蜴坠落,很久之后才听到噗通的一声闷响,往下看,那堆幽幽的蓝色光芒中,看不见蜥蜴的尸体,这里非常高。而在这之后,左澜也用另一只火箭筒射杀了一只蜥蜴,动作比轩姐更加干净利落,我很怀疑她变成丧尸之前,究竟是做什么职业的。    蜥蜴虽然减少了,但我们的危机并没有被解决,反而有更严重的趋势。这些家伙貌似不像正常的冷血动物一样,智商很低,它们似乎能明白死掉同类对它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它们变得更加疯狂,跳蹿的速度越来越快,这期间,即便我们小心翼翼,还是有四个佣兵被杀死。其中一次,那怪物的舌头又射向了左澜,好在左澜受伤,身体的气味儿更大了,舌头深到了一半儿垂了下去,被那怪物缓缓收了回去。而左澜也趁着这个机会,将怪物射杀。    “最讨厌觉得我臭的东西了!”这姑娘还来脾气了。    我们之前人还算多,但现在已经死了一半。按照几率讲的话,我这边的人,也该有人受伤,甚至被杀了。我虽然祈祷希望没事发生,可有些事情躲不过去,而且我更没想到,第一个被那舌头粘住的人居然会是我。    当时我和杨雪背靠背,突然一个什么东西重重的撞在我的肚子上,那东西很粘,几乎是在撞上的一瞬间,我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向回抽了去!救命二字还没喊出来,我就进了怪物的嘴巴。当时我听见外面的人似乎是在喊我,有杨雪、轩姐还有左澜和小安,可我能够感觉到的就只有窒息,还有周围粘乎乎的液体,软软的肉,这怪物在做吞咽动作,想到之前被他吃了的佣兵吐出来之后的样子,我心中一寒,这要是被它吞进去,强烈的胃酸会瞬间将我的肉化开。不行,那就死定了!   “妈……的……该死……”我用力抓着四周,然而没用,黏糊糊的我什么都抓不住啊?我感觉自己已经被推到嗓子眼儿,下一刻就要进肚子了,突然我抓住了什么硬梆梆的东西,感觉应该是蜥蜴之类的动物舌头根的部分,我将到刺入那东西然后抱住,尽可能的延缓我被吞进去的时间。可周围的力量太大,而且我发现,即便我不被吞进去,长此以往,我也会被闷死。    我艰难的换了另外一只手,掏出我带在身上的另外一把手枪,对着舌头根的部分一阵疯狂的开火!!我感觉外面这家伙在乱哼着,但却没有把我吐出去的意思。终于,我抓不住了,整个身子进入了一个更加狭小的空间……要死了吗?真没想到,我最后居然是被怪物吃掉的命运,该死的……真羡慕杨雪,这如果是她,被吞下去之后在被吐出来,也许不会死吧?    而这时,突然一阵巨响,以及冲击力,让我的耳朵和大脑同时麻木,我短暂的眩晕,再次清醒之后,只觉得耳朵里里嗡嗡作响,什么声音都听不到。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是,这蜥蜴被左澜或者轩姐打下来了?之前吞我的时候不是在吊桥上,而是山洞顶的石头上,那么刚刚吞了东西,肯定不会去跟佣兵们冲突,所以被打下来的怪物应该是直接落到下面一片蓝色荧光当中。    我的天,这么高就算我被藏在这怪物的嗓子眼儿里,也会被摔死的吧?可是,说实话,我还真没死。而且因为怪物死了,嘴松动,有空气进来,我也不至于被憋死。“算了,先离开这鬼地方……”我确定自己爬的方向是嘴而不是怪物的胃,大概十几秒,我终于离开了那个我这辈子都不想去的地方。而此刻我的眼前是一片淡蓝色的荧光,但这却不是坚硬的地面,感觉上像是泥潭,这些蓝色的带着荧光的东西,是泥巴一样的物质,又黏又软,正是因为如此,才减缓了掉下来的冲击力,让我幸免于难。只是怪物的尸体正在不断下沉,我即便爬出来,最终也将深陷其中。    可我还是完全爬出来了,站在怪物的身上,脚边是火箭筒炸烂的缺口。说实话,这怪物真的很抗揍,一火箭筒下去,它居然不是被炸烂,只是在身上留下个大洞而已。    头顶还是枪炮声不断,偶尔会有蜥蜴落下来,我还有点怕砸到自己。    等大概过了十几分钟,枪炮声才停止……我抬头,但因为吊桥太高,我看不清楚上面还剩下多少人。我对着头上大喊:“杨雪!!小安!轩姐!!能听见吗,我还活着!!”喊完嗓子有点哑,但我听不见他们给的回应。好吧,那说明要么他们都死了,要么都没听见。    突然我脚下一晃,这蜥蜴的尸体又沉下去几分。    “不行,这样下去我还是会死。该怎么办呢……”我试探着扯下一条衣服仍在这泛着蓝色荧光的泥潭中,完好无损,应该是没有腐蚀性,但这不代表它就不存在能要了我命的危险。“不过既然不会腐蚀,那么……”我拿出刀来,在这蜥蜴尸体上割,我想割下它的皮绑在身上,试试能不能想办法过这泥潭,但事实上我做不到,因为这皮太硬了。    该怎么办呢,真是很难受。    我陷入困境,而这时,我突然感觉身下的蜥蜴又动了一下。而且这次的幅度比之前更大。这什么情况?没死透?如果是这样,那可真的连等死的机会都不给我了。我拿出枪,对着蜥蜴的头开了一枪,不过皮厚,子弹打不进去。没办法,我一点点趴到它的头的一侧,扒开蜥蜴的眼睛,正准备对眼睛开枪的时候,蜥蜴的身子又是一动,我差点掉下去,而这时,从蜥蜴身子下的泥潭中一点点浮起一颗蓝色的头。    我盯着那东西,一点点将枪口对准它:“这……又特么是什么玩意儿?”   “咳咳!!喔!”那“人头”开始咳嗽,然后“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大口蓝色的“泥巴”。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