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蛇人绝密档案  >  引子

引子

2062 2018-03-19 11:50:48
  昨晚我看了本书,关于蛇的。  但不是我们常规认知中的那种蛇,而是一种传说中的生物。  那本书中记载,古神伏羲、女娲、共工等等,许多都是以半人半蛇的形象出现在神话中。所以有人猜测,这个世界上,曾经是否真的存在这样一种,半人半蛇的生物?它们拥有超越人类的智慧,和科学难以解释的力量。  我一夜看完整本书,但现在却出了个问题,早晨醒来之后,居然找不到那本书。我披着睡衣,站在书房的书架前上下寻找了很久。我平时看书很多,尤其喜欢一些关于神秘生物、未解之谜类型的书籍。  可惟独不见那一本记载蛇人的。  “野人……雪人……卓柏卡布拉……泽西恶魔……奇怪,还真是找不到?”  其实不仅找不到那本书,就连我记忆里,也完全没有除昨晚之外的对那本书的任何印象。  我有买过那样一本书吗?连我自己都怀疑起来。  嗞嗞!  客厅的电视突然开了。  我是一个人住,但电视机总会自己莫名其妙的打开。没什么灵异因素,只是这台破机器的老毛病。我走到客厅,本打算将电视关掉,却被正在播报的一条新闻吸引。和本市最近发生的一起连环凶杀案有关的新闻。  说起那个案子,凶手的杀人手法非常残忍,用各种恐怖的,闻所未闻的方式将人杀死,而后取其心、脑。至今一共发现七名死者,七个人之间没有任何联系,可以判断凶手是随机杀人,没有明确目标。为了避免恐慌,新闻中是不可能报道一些太血腥的内容。我之所以知道这些事,与我的职业关系。我是法医,检验尸体,分析死者死因,协助刑警侦破案件。  不过有些案子,不是死因明确,就能够很快侦破的。  挖心、取脑,这种事,正常人根本不会做。而揣摩精神病的心理,又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所以我觉得,这案子恐怕要办很长一段时间。  “为什么凶手会做这些事情……嗯?”我正准备关掉电视机,但我手上的动作却突然停住。  我好像想到了点什么。  剜心?  取脑?  为什么这两个词,有点熟悉……猛然间,我的脑海中出现了一段文字。  蛇人,虽然拥有与人类相当,甚至超越人类的智慧,但却以人类为食。蛇人喜食人类的心脏、大脑。野史记载,北宋年间,甘肃岷山一带曾发生奇案,当时一村落,一夜之间死了七八户人家,尸体皆被剜心、取脑。  后传闻,在岷山一带的山林中,发现半人半蛇的怪物。  这些东西,是我昨晚看的那本书中的内容。  嗡!  想到这,我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  是本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的陈森打来的,看到他的电话,我就知道自己没办法清闲了。他在电话里告诉,今天下午三点半左右,在明河附近,发现了一具女尸。被发现时,没有任何衣服,没有证件可以确定身份,也没有明显的外伤。  目前死因不明。尸体现在已经送到了本市法医中心,陈森希望我去看一下。  我关掉电视机,顺便看了眼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钟。熬夜看书让我昼夜颠倒……可话说回来,那本书我还是没找到。  洗漱过后,我便开车去了法医中心。  我叫叶瀚,三十二岁,从事法医职业已经五年半。很想编个貌似伟大的理由,来解释为什么我会选择这样的职业。但无奈我是个实在人,之所以会做法医,是因为当初没被第一志愿录取,服从了分配。不过我这人有个优点,随遇而安。把我放在什么地方,我都能够安心的做自己的工作。  还做的不错。  开始几年,法医的解剖室还是依托殡仪馆建设,那时上班,天天往火葬场跑,很烦。最近几年条件好了,有了单独的法医中心,我这职业也舒服了不少。  所以其实我还是很满意的。  到法医中心,已经是下午五点半。  这个时间,没人愿意留下工作。我去的时候,除了刑警队的几个人外,能够直接为我打下手的,就只有一个实习生,女孩,名叫杨雪。  最近的实习生有两个,另外一个是男孩,叫赵泽昊。但他那人不太着调。  跟刑警队的人打了招呼,我就去换衣服,准备尸检。  杨雪跟在我身后,一边帮我整理手术衣,一边说道:“叶老师,尸体的外部判定我已经做完,死者年龄大概二十到二十五岁之间,缺少一只眼球,但应该是多年前的旧伤,伤口已经愈合。除此之外,皮肤正常,无破损,无淤血、擦伤……也没有任何外部的中毒表现。现在还有心、肺、消化器官的检验没有做,叶老师……”  我点点头:“我知道,那些我来……你全做了,我就失业了。”  “对……对不起叶老师,我……”  这女孩很努力,就是有点胆小。  我停住脚,转头看她一眼,笑笑:“你哆嗦什么?我又没怪你,做的很棒。”  “谢谢叶老师。”  “哦对,赵泽昊呢?我记得我好像说过,我来到中心的时候,你们两个才准离开。他是先走了,还是压根没来?”  “这……”  我对杨雪挥挥手:“行了,不用说了。那混蛋小子干脆就没来。待会儿我给他打电话。这里没你什么事了,累的话,可以先回家休息。”  “老师,我想看看……”  难得一个认真好学的孩子,我也就没再说什么。跟杨雪进入解剖室,从尸体冷藏柜里抽出女尸。杨雪不知道我究竟多久会来,所以尸体又被装回了尸袋。重新推到解剖台,我一点点将尸袋拉开,当看到那女尸的脸时,我的手停住了。  我当时发呆了几秒。  说出理由来,我自己都不信,我居然觉得这女尸很美。其实做这行很多年了,我见过的尸体一般都不会有什么好看的样子。就算偶尔真的有死得还算漂亮的,但是对于尸体和人,在我的概念里也是区分的很清楚。  简单来讲,就算这尸体再美,我也完全不会像看一个活人一样发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