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蛇人绝密档案  >  第三十三章 恶魔岛(二)

第三十三章 恶魔岛(二)

3313 2017-06-26 15:24:03
    我的记忆里,自己刚刚做法医那些年,经常去看心理医生。倒不是我害怕见到尸体,而是我那些年运气不太好,案件常常是一些变态杀人案。我会以凶手的角度去思考,简单来讲就是把自己当成精神病,去分析精神病的想法。    有时候想得深入,再看着那一具具死得奇形怪状的尸体。我就会觉得,它们好像是刚刚被我杀死的,或是被我肢解,或是被我煮熟,或是被我啃噬大片……那种时候,我的内心状况就很危险。    所以这不是我第一次看心理医生。    只是这次的心理医生有点不一样。    他是一个留着小胡圈儿的中年男人,声音浑厚有磁性,这种声音不需要什么特别的方式,就可以让人放松,甚至是被催眠。去他那三天,一直在聊天,不过我始终觉得他跟我聊天的内容,和我的病情没什么太大关系。    第四天的时候,我主动提了记忆的事情。    “顾医生,你遇见这样的病人吗,或许是过去受到过什么刺激……然后缺失了一部分记忆。但并不影响生活。这样的病人如果想要找回记忆,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说起来,他这心理诊所倒更像是一间书房。顾医生本人穿着是随意的居家装扮。听到我的问话,正在书架上找书的顾医生回过头,对我一笑:“是吗?如果不影响生活,其实我不建议记起。这种情况下的失忆,多数都是潜意识的自我保护。那么,明知道是潜意识在保护自己,为什么非要打破这难得的保护层呢?”    这就没法沟通了。    “好吧,时间也不早了。”我看了看时间,站了起来:“那我就先走了,顾医生。”    他这时从书架中拿下一本书,英文的,我看了一眼是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书页中夹着几张票,他拿了其中一张给我。    “这什么?”我看着他。    “这是座岛……一个放松的好地方,我看你压力很大,去这个地方正适合帮你解压。”    岛?什么岛?我也没看那张票上的署名,直接把票推了回去:“顾医生,其实我的问题跟你想的或许有些不太一样,有些东西我说了你也不会信。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的问题以后自己解决吧。最近我有些事情,就不继续来了。”    但他却摇头,把票又给我塞了回来:“又不是什么贵重东西,你收下吧,对你会有用的。”而这时,敲门声响起。这位心理医生感觉非常不着调,但病人还挺多,每天我的时间还没到,下一位就会提前来。没办法,我只能把那张票拿在手上:“那真是不好意思了。告辞。”    说完,我转身离开。    开门的时候进来的人果然是那个年轻人。他大概二十五六岁,不过眼神儿里一点年轻人的朝气都没有,反而看起来很阴郁。那种眼神,总给人种有故事的感觉。但也危险,一般的变态杀人狂,差不多也是这种眼神。    我与他擦肩而过,他冷淡的扫了我一眼,眼睛很黑很亮,对我点点头。    还算有点礼貌。    “嗯。”毕竟是陌生人,我也没仔细看他,应了一声,就离开了心理诊所。    走在大街上,天色已经有点暗了。想着这一天的时间又被浪费,我深感自责。说起来这段时间我一直没联系杨雪,已经一个星期,我也不知道她的联系方式。那么该不会就这样永远见不到了吧?    想着这些问题,我来到停车场。坐到驾驶位,系安全带的时候我顺手把包仍在副驾驶那边,这时刚刚顾医生给我的那张票从包里跳了出来。我还一直没看那到底是个什么票,于是就拿了起来。但当我看清楚上面的内容时,我很惊讶。    这居然是一张游乐场的票?还是儿童票?    “什么意思,耍我?”我拿着票看了半天,票的背面写着:恶魔岛七日游。    “这不神经病么?”我随手把票团成团。    “呵呵,是啊。”突然!一个男人的声音传到我的耳朵里。    我抬起头看向后视镜,一个黑色的人影正坐在车后排!当时我心一沉,究竟是谁在我车上?之前我完全没有感觉到有人!我正准备回头看清那家伙,并且才去措施自保,结果那人动作很快,对着靠背狠狠踹了一脚!那一脚很沉,重重的撞在我的头上,当时就觉得头晕目眩,再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晃,好像是飘在水面上。    我的四周很黑……    “嘶,好疼,头好疼……这是什么地方?有人吗!”我喊了几声,然后伸手向四周摸索,我这才发现,自己好像是在一个木头箱子里。偶尔木缝中间还能透过些许光线,我试图看外面,可惜根本看不清楚。    想了很久,我才终于记起之前被人在车里打晕的事情。    这是绑架吗?可是为什么绑我?我这一没钱二没权的,现在连工作都没了。我平静了一会儿,用正常的嗓音对着外面说道:“喂,有人吗?朋友,是不是搞错了,我不记得自己得罪过谁,你们要捉的是什么人?不是我吧?”    结果等了半天,愣是没人回应我。    我这心情也是很复杂,说怕,一定是有,毕竟我连怎么回事都不知道就被人绑了。但除了害怕,更多的是意外……没错,只能用意外这两个字形容。我的人生就是这么回事,刚刚从九死一生的黄金虫寄生尸中间爬回来,过了不到一个月安稳生活,居然就被绑架了。话说这么玩不会有点跳戏吧?    轰!    突然,我感觉下面飘着的东西似乎撞到了什么。    奇怪了,我这是在船上吗?我猜测着,但很快我这箱子就被人推动了。“哗啦”一声响,什么东西被拉了上去,阳光透过木缝照了进来,有些刺眼。接着装着我的木箱似乎是被人推下了船,我随着木箱滚落,撞得肩膀、膝盖、额头生疼。    “谁啊?!到底要做什么?说句话,说个理由啊!!”我在木箱里大吼。    可过了很久,没人理我。    开始我在等,我觉得一会儿总会发生点什么。但后来我发现自己想错了,这么半天愣是没人管我。我又开始大喊:“什么情况啊?扔下来就不管了?有病吧?!”    我趴在木箱缝隙看向外面,没人,似乎是个沙滩,前面还有水……等等,沙滩?    我是被运到海边了吗?可是刚刚明明坐船,难道说……我心里咯噔一下,我莫名其妙的想到了那个古怪的心理医生给我的那张票。他当时说去什么岛,很适合我的地方。结果离开他那,我就被绑架了。    “那人虽然有点奇怪,但和我无冤无仇,没理由这么做吧。”我皱眉。    又过了一段时间,这小空间我实在是呆不下去了,我开始用力踹木箱。起初我以为这东西很结实,后来我发现,我还真是倒霉。没踹几脚,其中一节木头就被我踹断了。当时一股海风吹进来,带着股浓浓的腥味儿,很恶心。    我更努力的踹起来,几分钟后,我终于爬出那个困了我几个小时的木箱。    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环顾四周,我想知道自己现在在哪,结果答案让我很郁闷,面前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我貌似真的在一座小岛上。回头望向岛屿中心的方向,是一座小山,山头是平的,那里貌似有座房子。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这周围没人,面前是大海我自己肯定是没办法离开,没办法,我只能向着岛屿中心的方向走去。到达那小山前,我要穿过一片树林。林子很密,路也很难走,我还担心岛上会不会有什么毒虫之类的东西,所以这一路非常艰难。    好不容易快到山顶了,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声音。    就在我身边树丛中,距离我不是很远。    因为之前的事情,我这人变得谨慎了不少,当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趴下,将自己藏在草丛石块之后,然后静静的看着那个方向。片刻后,那里果然出现了人影,只是那个人影也很狼狈,他拄着一根棍子,艰难的穿过树林。    当那人靠近我的时候,我愣住了。    这个人我见过,他不就是之前在顾医生那里看到的男病人吗?每次都排在我之后的那位。他为什么也会在这里?    我疑惑,但没出声,感觉他靠我足够近的时候,我直接飞扑出去将他摔倒在地,双手掐住他的脖子。他样子看着很虚弱,我又是突然袭击,所以他没反应过来,直接被我制住。    “这是哪?你是谁?!你们到底什么意思!”我掐住他的脖子,低吼着。    那人双手抓住我的手腕,艰难的咳嗽着,显然我的突然出现是吓到他了,他眼中有恐惧,还有愤怒,嗓子眼儿里挤出声音:“你……你放开我!你……你是谁?!”    “我是谁你不认识?这几天天天碰面,你们到底在玩什么?这什么地方?我要离开这!”    “我……我不知道!我也想……想离开这!!”他挣扎着。    按照他说话的意思,他也是被捉到这岛上的?这种情况普通人肯定是希望多一个同伴,所以会轻易相信。我倒是没想的那么简单,没有信任他,依旧死死掐住他的脖子。他见我不松手,火气似乎大起来,玩命的挣扎,我只好更用力。    可也不知道怎么着,这瘦弱的身子力量好像还挺大。    我渐渐有点按不住的意思,而且不巧的是,这时候我的眼睛余光突然看到这家伙的手了,他抓着我手腕的手露出了四根手指,无一例外都没有月牙白。当时我心一沉,没有月牙白是蛇人与蛇人亚种的特征……我赶紧看他的眼睛,的确,那双眼睛黑亮黑亮的,似乎带着美瞳?   “我……不至于这么倒霉吧?”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