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蛇人绝密档案  >  第三十七章 恶魔岛(六)

第三十七章 恶魔岛(六)

3089 2017-06-28 16:42:58
    怪物的整个身子也从洞顶的窟窿里落了下来,那是一条奇怪的蜥蜴,尾巴很长,就像一条大蟒蛇一样。它对着我们露出獠牙,嘴里发出低吼。    这下后面那些人彻底不淡定了,尖叫着逃窜。他们这么一吼,冰箱是没办法抬了。廉政博当时打开冰箱门,慌乱的抱了一把食物,然后掉头就跑。我本来也想这样,但看了一眼地上,那个叫小晴的女孩还抱着尸体不放。没办法,我只能放弃食物,改成拽着她的一条后退,把她拉开。当时跟我一起拽的还有方泽。女孩不重,直接被我们拉了起来,然后被我和方泽强拽着逃跑。    虽然这女孩之前莫名其妙的想要陷害我,奇奇怪怪的,但毕竟不是什么血海深仇。我当时还是挺卖力的,而且心里有点慌。因为就我和方泽这速度,那怪物如果以之前敲碎人脑袋的方式,用尾巴抽我们,估计我们也跑不了。    可奇怪的是,跑了几秒后面没动静。    我忍不住后头看了一眼,结果当时我就松了口气,那怪物正在啃地上的卢均伟的尸体。看来这家伙是有一个就够。可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了,逃跑的时候,我好像看到了没有头的卢均伟尸体双手挣扎着动了几下。当时情况太乱,我也就没有很在意这件事,只当做是眼花了。    我们几个慌乱的逃出山洞,这下所有人都不淡定了。    不像之前,单纯的遭遇了绑架,而且还给安排住处和食物。这让我们所有人都产生了一种错觉,那就是自己不会被绑匪杀死。但是现在所有人都明白了,这也许不是一场绑架,而是游戏。也许有个人正在看着我们,刚刚卢均伟死掉的时候,也许那个人还会为此而笑。    “这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廉政博将抱着的食物摔在了地上。    我看了一眼,数量还不少,节省一点的话,足够剩下的六个人吃个三四天。甚至更多。    “谁知道呢,那洞里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方泽也是脸色苍白,刚刚逃出来的时候,他和我是在最后面的,最接近死亡的人。    不过没人能回答他的问题。    “方泽,我们……我们回去吧,这外面不知道还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我担心……”左澜拉住方泽的手。    方泽点点头:“走吧,先回别墅。既然今天我们找到了纸条,说不定一会儿还能再找到点什么。一定会有办法的。”他们聊的基本都是眼前这情况中可能存在的危险,或者该如何活下去。我也很关心这些话题,但除此之外,另外一件事现在想想却更让我在意……我的目光一点点转向此刻浑身是血的少女小晴。我在意的就是她,当时明明很危险,她为什么要扑向那尸体呢?    我走向她,她似乎也注意到了我的目光,那瞬间她脸上的表情有个明显的变化。她迅速跑到左澜那边,拉住了左澜的手。左澜回头的时候看见了小晴,同时也看到了正走向她的我。左澜立刻警惕起来:“你要做什么?!”    我当时郁闷,怎么跟防贼似的?    我长得就那么像变态吗?    方泽拍了下左澜的肩膀:“别这样。”然后看着我,我俩眼神相对,我能从这哥们的眼睛里看出,他是信任我的。对我点点头,说道:“走吧,回别墅。”没办法,我是不能亲自去问那孩子了。但是这事儿真的很奇怪,我总觉得那孩子占了满身血的时候,好像挺兴奋的。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我们几个一同回到了别墅。刚回去很安静,因为谁都不知道说什么,全都沉浸在恐惧当中。    最终让我们开口讲话的是饥饿。    “我去准备点吃的东西……也顺便帮你们准备吧。”常岛离开沙发。    左澜貌似是个心细又不太容易相信别人的人,当时她立刻给了自己男朋友一个眼神,让男友也去厨房帮忙。毕竟这里就那么点吃的,但却有六个人,那山洞估计是没人敢再去了,所以食物是宝贵资源。    “那剩下的人,就在房间里找找吧,说不定还能有什么呢?”我也提了个意见。    他们没人反对,于是第二次的搜索开始了。不过和第一次不一样,这一次左澜始终跟着小晴,无时无刻不放着我这个变态大叔。真是够了。    半个小时过后,食物准备好了。是常岛用别墅内的炊具做的煎肉片,还有些菜叶,数量都不多。常岛的意思是,已经按照现在的人数,把食物合理的分配过。这样我们不至于太饿,也能每天都吃到东西。但这个水准,只能坚持四天。到四天后,我们必须有其它的食物。    这不是眼下最关键的事情,所有所有人只是点点头。    吃过东西,时间差不多已经是夜里十点钟到十一点左右,我躺在床上,有些困了。我不知道夜晚会不会发生什么,所以当时从餐厅取了两只玻璃杯,一上一下叠在门口,这样一来,如果有人在夜里进入我的房间,我可以第一时间发觉。    后来我做的小机关果然响了。    但却不是在夜里,而是第二天的清晨。开门的是常岛,他告诉我早晨发生了一件怪事。我立刻离开房间,当时所有人都聚集在客厅,廉政博把一堆小盒子放到地上。    “这是什么?”我有点好奇。    “今天早晨,在我房间的箱子里发现的。”廉政博看着我们。    就好像是在问,这些东西是我们谁放进去的。其实我也很疑惑,之前明明只有房间一里有字条,别的箱子里什么东西都没有。如果晚上没有其他人到这里的话,那箱子里是不可能平白无故出现东西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    “先别管这些东西怎么来的了,这些小盒子是做什么的?”我拿起其中一只盒子,发现那上面居然有编号,很巧,就是我的号码三。    这时廖正博说道:“除了这些盒子,还有一张纸条,你们看吧。”说着,他拿出一张纸,递给我们。    纸条上的内容是这样的:每个盒子里,放着一张纸条,那上面有你们今天的任务,夜里十二点之前完成。如果失败,会有惩罚。盒子的钥匙就是你们自己的门钥匙。提醒一下,最好不要被其他人看到你纸条上的内容,如果你们还想活着离开这里的话。    我放下纸条,这特么什么意思?完不成任务,会有惩罚,纸条给别人看到会死?    可是任务惩罚是什么呢?    “先看看自己的字条是什么吧。”常岛说了一句。    我拿出钥匙,将我的盒子打开,取出其中的一张纸条。我没看内容,因为常岛就在我身边,我看了他一眼:“你要看什么?”    “呵呵,还挺谨慎。”    “也不是谨慎,不过为了公平,你给我看你的,我才会把我的给你看。”说着,我对常岛伸出手。    但我们互不信任,谁都没有让步。    不仅是我们,其他人也是一样。唯独方泽和左澜那对情侣互相看了一眼,但看过之后,这对儿情侣就开始脸色苍白。那字条上究竟写了什么呢?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我正准备看我自己的,廉政博突然提议:“这里还有个盒子,虽然说了我们不能互相看对方的字条,但是没说不能看已经死了的那个的吧?他都死了,还能惩罚到哪去?”    这个提议我们都接受了,但有个问题,没有钥匙。    “钥匙?呵呵,这玩意儿,还特么的用钥匙!”廉政博拿起卢均伟的盒子,重重的摔在地上,直接把盖子甩开了。然后取出里面字条,看了一眼之后瞪大眼睛:“居然……是这种任务?”    “什么任务?”我们拿过字条,那上面写着:毒杀随机一人,不能多不能少,多了偿命,少了顶替。    “你们……你们还有谁是杀人任务?!给我看看,看看!”廉政博疯了一眼拽住身边常岛,要抢常岛口袋里的字条。之前说了,廉政博是散打教练出身,体格健壮,当时我以为常岛可能要吃点苦头,却没想到,他只是后退一步一只胳膊拽住廉政博的肩膀,脚下一绊,廉政博直接被摔倒在地。    方泽急忙去拉两人,让两个人都冷静一点。    我也去劝架,不过这件事我看明白了两点,第一,廉政博的任务估计很危险,没准儿和死掉的卢均伟差不多。第二,常岛伸手不错!那之前为什么会被我的突袭擒住?他不对劲儿,肯定有什么情况。甚至包括他讲的那个神神叨叨的故事,都存在什么问题。    两个人被拉开之后,气氛稍稍平静了一点,大家回房的回房,乱转的乱转,但都不约而同的和彼此保持距离。我也回到了自己的卧室,打开字条,之前我还没看,这是第一眼。可看到之后,我整个人就不对劲儿了。    那字条的内容居然是,让我趁夜去非礼那个叫小晴的女孩!而且非礼的程度非常严重,不便描述。   “有病么?这特么到底是什么王八蛋背后设计的?”我将纸条捏在手里。该怎么办?不完成会有惩罚,惩罚未知。完成了我就彻底没法做人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