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蛇人绝密档案  >  第三十四章 恶魔岛(三)

第三十四章 恶魔岛(三)

3201 2017-06-26 15:24:12
    不至于这么倒霉吧?    蛇人什么的已经和我的人生无法分离了对吗?我这遭到个绑架都要跟蛇人有关系?    “你带美瞳了?”我冲着那年轻人吼了一句。    “关……你屁事!”    我赶紧松手,抓起刚刚年轻人扔到地上的棍子,横在胸前,然后谨慎的看着他:“哎!咱俩无冤无仇的,好好说话别动手啊!”    好不容易被我松开了,那小子开始大口的喘气儿,偶尔还抬头看看我,骂道:“你特么神经病吧?谁跟你动手了?见到我二话不说就扑倒的人,是你吧?你做什么,你什么意思?”    他说这话,好像也没错儿……    不过说起来也挺奇怪的,这家伙手上没有月牙白,双眼因为带着美瞳,也看不出正常的颜色,很可能是蛇人亚种。但如果是蛇人亚种的话,那么变态的身体强度,会被我突然扑倒?我不认为自己有这种实力。看着他现在粗喘、慌张的样子,我越发觉得是不是自己想多了?    也许是之前蛇人给我的冲击太大,已经达到影响我分析正常事件的能力。于是我冷静了几秒,提着棍子走向他:“刚刚我也是着急……现在差不多也冷静了,咱俩正常聊聊吧,如何?”    “神经病,是你把我弄到这岛上的?”他盯着我。    现在反而他跟防贼似的看着我。    “当然不是,如果是你想的那样,那刚才我那么激动做什么?不过现在起码确定一件事了,你我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这座岛上。”    那年轻人也平静了不少,看了我几秒,点点头:“我见过你。”    “我知道,顾医生那见的面。介绍一下吧,我叫叶瀚,法医。你呢?”    “常岛,无业。”    这名字听着有点怪,不过无所谓了。这就算是认识了,然后我们短暂交流了一下,发现了我们俩之间的一些共同点。首先,我们看同一个心理医生,然后我们是被船运到这座不知名的小岛上,而更要的一点是……    “没错,那天他也给了我一张票,很奇怪,好像是什么游乐园的票。我当时以为他是准备让我去那些地方玩一玩,放松一下心情。”    那就没错了,看来这事情八成和那个奇奇怪怪的心理医生有关系。    不过我这人好奇心强,毕竟是病友,而且都是心理疾病,所以我就问了一句:“对了,你为什么会去看心理医生?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么?”    “不好意思,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聊这个的好。”    他似乎是想隐瞒,若是平时,我估计自己会尊重别人的隐私。但是今天情况不一样,我是为了找到为什么我们会被绑架的原因。于是我摇头:“这恐怕不行,你最好说一下,我们都被绑来,肯定还存在什么别的理由。也许真的和你不愿意告诉我的心理疾病有关系。”    “我心理没病,是被朋友逼着去的。如果非要说有病……我能见到鬼,听见鬼说话,算吗?”    我看着他,过了大概三五秒,我确定这人是真的有病。    “所以这就是你去看心理医生的理由?”    他点头。    我没兴趣继续这个话题了,我估计这孩子可能是有点妄想症,    但他反倒好奇起我来,看着我问道:“那你呢?我说了自己去看心理医生的理由,你说说你的?”    “我失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记不起来。”    他点点头:“那其实我们差不多。”    我皱眉:“差不多?小伙儿,我是失忆,可没有你那‘阴阳眼’。”    他笑笑:“这个细说起来太麻烦,总之就这样吧。”    又聊了一会儿,我发现我们之间的共同点,其实也就那么多。常岛这个人呢,没什么钱,没有稳定工作,靠送外卖打零工为生。家里条件也一般,父母都生活在小县城,做了点小买卖。我的情况比他好点不多,银行里也没什么存款,工作最近也被停职。那么问题就来了,绑架我们到这座岛上,图什么呢?    “能再问你个别的问题吗?”此刻,我和他坐在一颗粗壮的大树下。    “你问。”    “为什么带美瞳?还有你的指甲,怎么没有月牙白?”    “这跟我们为什么被绑架没多大关系吧?很想知道?那我告诉你,我的眼仁天生是黄色的,不太漂亮。至于指甲,我身体不好。”    听到这,我差点跳起来。什么意思?还真是黄眼仁?难不成真的是蛇人亚种?可是如果是的话,他为什么没袭击我?但仔细想想,就算是蛇人亚种,也没必要一定袭击我吧?也没规定他们中每一个个体都认识我。所以,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他在我面前装作普通人也是合情合理。    “你……”    “怎么了?你怎么奇奇怪怪的,你心理究竟有什么病?”他听着我。    此刻天色渐晚,看着他那双带着黑色美瞳的双眼,我想到了一件事,《蛇迹古卷》中有过这样的记载,蛇人的双瞳白日里是淡黄色的,到了夜晚,就会变成蛇眼一样的竖立瞳孔。所以我只要确定这个,就可以确定他的身份。    “那说点别的,朋友,你的眼睛晚上的时候……”说到这,我又迟疑了。他现在不知道我了解蛇人这件事,在我面前可能是隐藏身份,如果我说清了夜晚瞳孔变化的事情,他察觉到也就不必隐藏。那么是不是所有蛇人亚种都有食人的习性呢?会不会对我起杀心?    我正尴尬不知道接下来该续什么话题的时候,他突然转头看我:“我想到了一件事!”    他来话题了?那好办了。    “你说。”    “他给我票的时候,那本书里有很多张票……你说,他会不会不止绑架你和我?还有更多的人,在岛上?”    “有可能。”我点头,这时回头看了一眼岛屿中间那座小山顶,那里有一栋房子,是个小别墅。    “如果很多人,那么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应该都会去那里吧?”常岛也看着那个方向。    我点头:“没错,之前我就是向着那里去的……走吧,能与其他人会合,起码能安全一些。”于是我们两个一起向岛屿中心小山上的别墅出发。上山的途中我们险些遭到袭击,遇到了三个人,两男一女,他们的处境跟我们一样,也是莫名其妙被送到这座岛上。当时听到声音,以为我们是这里的管事人。    两个男人都是中年人,一个和我差不多高,谢顶,另一个矮一些,但是很健壮。矮的那个叫廉政博,跟我差不多高谢顶的那个是卢均伟。女孩年纪不大,只知道叫小晴,全名是什么没说。看样子大概二十出头,长得挺可爱的。不过因为落难在岛上,还跟四个大男人在一起,她显得很害怕,脸色有点苍白,我们几个说话声音大一点,她都有点要哭的感觉。她自始至终都不说话,就连名字,都是用小手指颤抖的写在地上的。可能吓得,也可能原本就是聋哑人。    最后我们确定一点,我们几个人都是那个姓顾心理医生的病人。    “所以这件事一定跟他有关系了。”    最终我们几个决定先到山上的别墅里,到时候再考虑接下里做些什么。    到了别墅之后,我们五个发现,这里已经有人了。两个人,一男一女是情侣,男的叫方泽,女的叫左澜。这对儿情侣颜值都很高,男的高大英俊,女的性感妩媚。最有特点的就是两人的身材,非常棒,让我觉得这两人应该是模特出身。    据这对儿情侣说,他们是中午到这个地方的。当时也和我们几人一样,被装在木箱里,但不一样的地方是,他们是两人装在一起。离开箱子之后他们就来到这栋山顶别墅。别墅门没锁,他们进去检查过,这里没有人。但却有七个名牌在餐厅的桌子上。    “名牌?”我好奇的看着他们。    方泽点点头:“对,每个名牌上对应一把钥匙,这别墅有七个卧室,我猜那就是为我们七个准备的。”    这就奇怪了,到底什么意思呢?    “大家说说共同点吧,我觉得这也许会对我们的处境有所帮助。”廉政博提了个主意。不过这事儿我之前已经想到了,并且和常岛交流过,感觉没什么大用。不过既然廉政博的这个意见很快被所有其他人接受,我也少数服从了多数。    于是大家开始讲故事,讲述各自去看心理医生的原因。   这些原因呢,听起来五花八门。最开始说的是廉政博,他的职业是散打教练,去看心理医生的原因是自己这么多年来,始终有着强烈的暴力倾向。去年三月份,因为打架斗殴事件被俱乐部开除,现在无业,做点什么别的都会因为越发暴躁的脾气而失业,所以去看心理医生。 接着,是卢均伟,职业是宁山某公司主管,几年前妻子给他带了绿帽子,因此和妻子离婚,并且开始恐惧女性。刚刚四十岁的他,后半辈子一个人度过有些寂寞,所以希望可以打开心结。 最惨的是叫小晴的女孩,她用手指在沙土上写她从小被继父虐待,所以有严重心理阴影。 那对儿情侣,自称是双方都有婚前恐惧,所以去看心理医生。所有人都说完,这时他们的目光落到我和常岛脸上。我还没组织好语言,幸好常岛先开口:“那我先说吧,其实我一直不觉得自己有病,我身上有一件怪事,第一次发生还是在我八岁那年。那年我们镇上发生一起凶杀案……”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