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蛇人绝密档案  >  第三十二章 恶魔岛(一)

第三十二章 恶魔岛(一)

3431 2017-06-25 10:02:02
   壁画上的图案虽然很诡异,但我却始终无法将它们与我脑海中的《蛇迹古卷》联系起来,最后,我只能把壁画拍下来。 接着说路线问题,本来这段路已经到了尽头,无路可走。但好在之前胡渣男那搜刮来的C4炸药还有一些,我们炸烂了一堵石墙,石墙坍塌之后,我们就看到了破旧不堪的神庙。不过不是之前的神庙废墟,而是神庙的另外一半完整的部分。    之后我们回到村子,当时回去的时候其实小心翼翼的。因为探险队其中一个成员就是村子里那老大爷还在,我们打算活捉他,把关于我的事情问清楚。结果那老大爷似乎也意识到了危险,在我们回村之前就逃了。整个村子都找不到他,唯一找到的活人,就只有杜乐,但那个可怜的姑娘此刻已经吓傻。    我们分析,杜乐是被钱晓涵的“祖父母”吓傻的。我不知道那两位老人的真实身份,但他们一定也是黄金虫幼虫的宿主,不过他们体内的幼虫即将成熟。在我们离开后不久,那些黑色的尖嘴甲虫边破开两位老人的身体,爬了出来。当时杜乐正好在两位老人身边,被吓得疯疯癫癫。    其实我很想搞清楚杜乐和钱晓涵的真实关系是什么,但之前她失忆,现在疯癫,恐怕是真的问不出结果。至于她身上的刀伤,其实我也有了猜测,八成是她知道自己感染了可怕的黄金虫幼虫,所以打算切割皮肤,取出虫子。至于为什么会坠落山崖,可能真的因为黄金虫幼虫入脑,使她丧失了一些正常人的能力。    总之事情就是这样,我们也没办法。    分开的时候拜托轩姐将她送到了医院。说起来,轩姐还是个比较有意思的人。其实她运气不错,比胡渣男的运气好很多。本来两人是一伙的,杨雪和小安铁定是不会对她可气,就像胡渣男,先被小安毒打,后摔死在山洞中。但不知道为什么,轩姐就自然而然的成了和我们统一战线的样子。    直到最后分开,杨雪还问了小安一句:“哎?侄儿,我好像遗漏了点事情,那个女人……应该杀掉才对吧?”    “我觉得也是,她甚至见到了姑姑的自愈能力。”    “要不……追上去?”杨雪看看小安,然后又看看我。    “都让人家走了,别一惊一乍的了行么?她就算把这事儿说出去,也没几个人会相信……何况那是一佣兵,没准儿过两天就死了。”我无奈的看着他俩。    “也是呢,不管怎么说叶老师的面子我是要给的,感觉你和那个女佣兵,还挺暧昧的。”杨雪对我笑笑。    我尴尬了:“不是你哪只眼睛看出我暧昧来了?”    “叶老师那双眼睛是桃花眼,看谁都暧昧。”小安还帮忙补刀。    “得了,你一句他一句的,说点有用的,接下来呢?我们怎么办?”我看着杨雪。    “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然后把之前回忆起的《蛇迹古卷》中的内容,写给我。至于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先休息,这次结束我们都累了。”杨雪看着我,就好像在问我的意见似的。我也就配合着她走形式似的点点头。    然后在杨雪的安排下,我们到了成都。    还是大热天,杨雪给我找了个没空调的破小区,而且又是地下室,当时给我憋屈坏了。直到某一天我看新闻的时候,新闻内容差点把我吓死。之前宁山的连环杀人案受关注度很高,网上经常有新闻跟进案情。刚巧那新闻就在播报案情的相关内容,但主题居然是案子告破……怎么可能?那案子明明是蛇人亚种作案,陈森他们就是办一辈子,都不可能抓住真凶。    而且,不仅连环杀人案告破,我仔细搜了搜,凶手居然连杀害、肢解法医实习生的案子也揽了下来。    这是什么意思?    开始我还有点怀疑,这是不是假新闻。但后来我发现,宁山地方台也播报过这个新闻,而且已经过去几天了。这什么意思?我还是不是逃犯……不过我是不是逃犯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陈森他们捉到的是什么人?!    “杨雪?你在哪,快回来!出事儿。”我立刻给杨雪打了个电话。    等杨雪回来的过程中,我心里做过很多种假设,但都没有说的通的。而让我惊讶的是,杨雪回来后表示自己早就知道这个新闻。    “我要回宁山。”我看着杨雪。    “哦?为什么呢?”她也看着我。    “这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想弄明白。再说现在真凶都出现了,那我算怎么回事?我是逃犯?不是吧,可是我确实在逃……我得回去。”    “随便你了,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情。我最近想办法找一下照片上的这几个人,你可以放几天假。等我需要你的时候,会找到你。”说着,杨雪指了一下被她贴在镜子上的那张照片,探险队成员的合影,还有那张解剖“我”的照片。不过那说话语气是够让人恼火的,说的好像我成了她手下员工似的。    ……    就这样我跟杨雪暂时分开。    我回到了宁山。其实刚回来我很尴尬,我家门口的警戒线还拉着呢。我当时第一时间给陈森打了个电话。几分钟后,他就到了我的住处。虽然没带警队捉我,但看我的眼神还是满满的敌意。我们很多年的好朋友,我太了解他了。他不是为了快速结案就草草了事的人,在他心里一定还怀疑我。但我有什么办法,这件事我真的说不清楚。    我俩当时在小区楼下。    陈森见我的第一句话是:“你回来了?”    “对,没错。行了别傻站了,吃顿饭?”    “不必了,要说什么,直接说吧。”显然这敌意是很浓。    “我真不是凶手,你不用这样,这么多年兄弟,你就那么不信我?”    陈森笑笑,看着我:“我信,凶手已经找到了,我怎么会不信你?做的漂亮,叶瀚。不过你记住,这个世界上任何事情都可能会发生,但唯独不会有罪人笑到最后这种事。”    这特么不还是不信吗?我当时特尴尬。“行了,我说什么你也不信,那咱们正常聊聊吧,我也不拒绝你对我的猜想。你也当成是个破案机会,怎么样?”我看着陈森。    “你想聊什么?”陈森眼中有些疑惑。    “我想知道,那个凶手,你们捉到的凶手,究竟是怎么捉到的?他绝对有问题。他不可能是凶手。”听我这么说,陈森愣了几秒:“……叶瀚,你很奇怪,他是不是凶手,替你定罪不就是你期望的么?为什么突然对我说这些?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的意思是说,你们用什么证据证明,他杀了人?”    “之前被害人的心脏等器官,在那个家伙的住处被发现。还有凶器,凶器上只有被害人和那个凶手的DNA。”    这样,那基本上算是铁证。    “不对,那我的案子呢?杀杨雪的案子,那个案子怎么证明是他做的?”    陈森似乎有点不耐烦,遮了遮眼刺眼的阳光,说道:“法医中心的监控,后来被提取出录像,有录像证明。还有在你家发现尸体的那天夜里,路口的监控里也有他出现。而且,后来他自己也承认这些。”    “你信?”   “我当然不信。”陈森看着我:“如果这案子跟你一点关系没有,我不相信做了那么多年法医的你,会选择跳河逃脱!” 当时我又尴尬。    我真想告诉他,是杨雪强行给我劫走的。    “我知道了,那个人呢,我能不能见见他。”    陈森笑笑,对我竖起三根手指,说道:“第一,他不是尸体,你为什么要见他?第二,就算是尸体,因为你之前的行为以及言论,你的工作已经暂时被停职。第三……叶瀚,你故意来跟我装傻的吧?你不知道,那个为你顶罪的人,昨天夜里就被神秘失踪了吗?没人知道他是怎么逃的……不如你告诉我吧,看在我们那么多年兄弟的份儿上。”    逃了?    那就没错了,果然有人故意想帮我。    “他绝对有问题,起码法医中心那晚的监控,就应该是假的……这样吧,他逃了没关系,你告诉我他长什么样子?新闻上从来没给过他的正面照,我很好奇。”我是真的很想知道,但陈森貌似觉得我是在耍阴谋,对我挥挥手:“行了,我也不打算问你到底要做什么,我们的聊天到这就结束吧。”    我是真的很想查那个为我顶罪的人,但陈森根本就不给我机会。不过已经准备离开的陈森,突然转过身,他好像想起了什么,来到我面前问道:“对了,你问我那么多,我也问你一个问题。杨雪她到底是什么人?”    “怎么突然问这个?”    “你只管回答。”    “你这么问,我还真没法回答。”    陈森皱眉,说道:“档案是假的,找不到那个女孩任何正常的资料,就好像是一个突然出现的人……你为什么杀她?”    “嘶……这话我还是没法回答。因为我就算说了,你也不会信。”  “说,我信。” 我看着陈森,特认真,特严肃的说道:“其实杨雪她还活着,这段时间我一直跟她在一起,之前劫我警车的那女人,就是杨雪。” 我们对视了三秒。 陈森点头:“法医中心那边给你安排了心理医生,如果你真的不是凶手,就趁早就去瞧瞧。”说完,他就走了。    我就说你不会信,你还非要听?怪我了?    不过……    “嘶,心理医生?”我搓了搓下巴,其实这倒也是一个办法。至今我还挺怀疑蛇人毒这东西的功效。突然让我忘记大片的记忆,还专门挑选我觉得至关重要的部分?这个设定实在太long88龙8娱乐了。我更倾向于,也许我确实与蛇人有过某些接触,但就像之前的惊险经历一样,我的潜意识为了自我保护,而封闭了一些记忆,这就是所谓的蛇人毒的功效。如果真的如我所想,那么去看看心理医生对我来说,也许比和杨雪一起冒险来得容易。   当时我是这么想的,可我没想到的是,我认为轻松的事情,不过是又一场噩梦的开始。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