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蛇人绝密档案  >  第三十九章 恶魔岛(八)

第三十九章 恶魔岛(八)

3300 2017-06-29 10:02:29
    我虽然忧心自己身上的秘密,但眼下还有更重要的问题,那就是我究竟是怎么离开自己房间的?当然,这肯定是被人运出来的,而且故意等我醒来,才准备杀我。我确定安排这一切的人,绝对有精神疾病!但我不确定的是,究竟是谁把我弄出来的。    现在有两种情况,一是神秘人一直藏在暗中,默默观察着我们,愚弄着我们。    而第二种可能就是,他就在我们中间。本来我也没想到,但中毒昏迷这件事给了我提醒。首先我们食物里被人下药这件事,应该常岛做的没错。除了他,没人接触那食物。他这么做可能是任务,也可能他就是幕后主使。    现在主使者有几个我不清楚,但如果刚刚袭击我的那个人是我们中间的一个,现在他应该还没有回到别墅。就算回去,只要撕开衣服,肩膀上有伤就确定了。    所以,我立刻上山。    回到别墅的时候,这里很安静,客厅没有人,我拿着刚刚那把斧头,悄悄靠近一号房间,这里那个女孩的房间。刚刚伤我的人是男人,所以她肯定是没有嫌疑的。但我也想看一眼。结果却让我很意外,她居然不在。    第二个房间是廉政博的房间,那个人身强力壮,如果主使者存在于我们中间,他的嫌疑很大。我一点点推开门,他果然不在房间。嫌疑更大了。接着我走过自己的房间,开门看了一眼,一切正常没有别人。我继续走,第四间房是死掉的卢均伟的房间。跟我的房间一样,我也开门看了一眼。接着就是五号房间,也就是常岛的卧室。我轻轻推开门,很奇怪,这里面也没有人。    我渐渐感觉到不对劲儿,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这次我走到六号房间,这里是左澜的卧室。    开门。    空的,这个房间也没有!    “唉?怎么回事,怎么一个人都没有了?”我奇怪的很,难道我想错了?还是主使者知道我可能会逃脱,所以故意混淆视听?让所有人都在这个夜里离开房间。或者,他是在我们被迷倒之后,将我们统一运出去的?毕竟每个人都有神秘人物的一天,却没发生任何让人觉得不安的事件,除了我被袭击这件事。所以说难道所有人都没有完成任务,都被惩罚了?    “不可能,怎么会都这么高尚。”我一点都不信,还剩下最后一个房间,我要检查下去。    于是,我推开了第七个房间的门。    当时我闻到了一股臭味儿,很淡,飘在空气中。闻起来好像放了几天的烂肉,或者更久。我没什么不适应,毕竟我也解剖过腐尸。可是这个房间为什么会有这种味道……    我还在疑惑,房间里传来声音:“谁?!”    是方泽的声音。    他在?很好,终于是有一个活人了。我立刻回应道:“是我,叶瀚。只有你这个房间有人吗,其他房间的人都去哪了?”我推开门,但却看到了不太好的一幕。方泽和她的女友两个人躺在同一张床上,被子遮着两人的身体。    当时气氛很尴尬:“这……”    “你出去啊!”左澜喊了一声。    我赶紧后退,关门。关门那一瞬间,遮挡左澜的被子稍稍落下了一天,露出左澜白皙的肩膀,但在肩膀下面似乎有一道上吧,而且有着明显的缝合的痕迹,甚至说还没有拆线。    当时门已经被我关好,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奇怪,之前受过伤,没有缝合伤口吗?”我疑惑的站在门外。片刻后,房间的门打开了。还有那股味道,虽然很淡,但却很清晰的被我闻到。方泽来到我面,疑惑的看着我:“你这大半夜的拎着把斧头……做什么?”说到这,他开始谨慎起来,从背后抽出一把菜刀。    我赶紧把斧头放下,对他摇头挥手:“别误会,这是刚刚在外面捡的……你这房间里什么怪味儿?你身上好像也是,你们俩做了什么?发现什么了?”我好奇的看着方泽。    他见我没什么敌意,也把刀收了起来。    “味道?是有些味道,不过……这个不重要,你刚刚说什么?这里的人都不见不了?哎?你的肩膀怎么流血了?我的天,伤成这样。”    他回避了我的问题。    不过我也没办法深问,谁知道两个人在房间里玩了什么,人嘛,都有可能有些奇葩的喜好。我也没兴趣打听人家的隐私。    我看了一眼自己的肩膀,这伤口看着确实有点吓人。不过活动自如,血也止住了,貌似也不是太严重。“我刚刚受到袭击,我猜应该是因为我没有完成指定的任务。不过很奇怪,我睡觉之前明明躺在我的房间里,醒来就到外面,还被一个混蛋用斧头追杀……幸好我走运,抢到了他的斧头。不过还是受了点伤。”    “你被弄到外面?我们一夜没睡,这里根本没有任何大的动静,除非你自己悄悄溜出去,否则我们不会发现不了的。”方泽有点难以相信,我理解,我之前也不信。而后他又问道:“对了,你的意思是说你没完成任务?”    我点点头。    “那……能告诉我,你的任务是什么吗?”方泽试探着问了我一句。    现在时间已经过了午夜十二点,任务的最后期限已经过去,这时候说出任务是什么就无所谓了。我拿出那张纸条,还在我的口袋里,递给方泽看,“喏,这就是任务。”    方泽皱皱眉:“跟我们的……很不一样。”    “你们是什么任务?”我好奇的看着他。    这时,左澜也从房间里走出来。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我大概明白,这个人物只与他们两个有关系。方泽这时将两人的字条给我看了一眼,那上面的内容是方泽捅左澜五刀,左澜捅方泽五刀。    “那你们……”    “没事,捅刀也分深浅……我们没有捅要害。”    真的吗?我疑惑的看着面前两人,再不是要害,被捅了五刀,脸色看上去也不该没任何变化。我很想解开两人的衣服,看看这两人究竟把刀捅在了什么地方。    “你别看了!”左澜对我印象始终很差,拉了一下方泽,在方泽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方泽对我歉意一笑:“不好意思,你别介意,最近两天我们遭遇这种事,小澜她情绪一直不太好,不是针对你。”方泽这人给人的感觉倒是不错,脾气很好,人还不坏,有时候还挺仗义。我倒也不介意别人怎么看我,笑笑就完事儿了。然后我们继续说刚刚的问题,我告诉他们我的怀疑,关于晚饭被下药的事情,还有那个幕后黑手说不定就在我们几个中间。    “不过开始我怀疑是常岛在食物里下药,现在又不确定,毕竟你们没有被迷倒……”    “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我们两个确实没吃多少晚饭,所以也许药力不够也说不定。但现在问题是,其他人究竟都去哪了?”方泽看着我。    “不知道,有种可能就是,其他人也有和我一样没完成自己任务的人。然后被偷偷运出去,遭到袭击。”    “这个很难说……”方泽皱皱眉:“要不,我们出去找找吧?”    “找什么?你不要命了!”左澜拉住方泽。    “出去的确很危险,我们暂时先等等。天亮之前,还没回来的话,我们可以白天出去找他们。”    结果事情刚刚定下,别墅门厅的方向就传来声音,有人开门。我们三个立刻过去,发现回来的人是常岛。他样子很狼狈,浑身泥土,还有点血,手上拎着不少食物。血污让我很在意,我在想他会不会是刚刚袭击我的人,可再看他手上的食物……    “你们都没睡?”他走到我们面前,眼神有点疑惑,好像是在问我们为什么这么看着他。    “你去做什么了?”方泽谨慎的盯着他。    常岛笑了,是冷笑,将一堆食物扔在地上:“看不出来吗?”    “你为什么做这些?”我也很惊讶。    常岛转身走向客厅,伸了个懒腰:“我也不想做,没办法,纸条上写的任务,我担心不做会死啊。”说着,他把纸条仍在沙发上。我们走过去,拿起那纸条看了一眼,的确是连夜返回洞中,取部分食物回来。而且那字条上的笔记,与我们其他人的一模一样,不存在仿写的可能。    那就是说,常岛的任务真的不是下毒。  而且方泽和左澜确实没有中迷药,那么是我想错了?可我又是怎么中的迷药呢?“你说你去那怪物的山洞里取食物,你一个人?你怎么做到的?”方泽难以置信的看着常岛。“应该是比较走运,我也以为,自己八成是九死一生。可当我到山洞里面的时候,怪物好像不在,总之直到我选完一些还算干净,没染血的食物,那怪物一直没出现。哦对,我身上的血是那天死掉的卢均伟的血,我挪动了他剩下的残尸,为了找食物。”然后我们就陷入了安静。    “说吧,你们神经兮兮的质问我,究竟是为什么?我也懒得猜了,你们直说。”常岛还是个聪明人,也感觉到了我们的心思。本来我对他还有点怀疑,现在确实没办法将嫌疑加在他头上,于是我把之前的想法告诉他。    听后他只是笑笑,看了一下我的肩膀:“我之前在卢均伟检查的地下室里发现了药箱,需要的话,去处理一下。”    这下倒好,让人家以德报怨了。    不过他说的倒也没错,我真的需要处理我的肩膀。几分钟后,我从地下室出来,提着急救箱,本来是准备给方泽两人用,毕竟他们互相捅刀来着。可这时别墅门又开了,又有一个人回来了。   那人比方泽还狼狈,浑身是血,刚一进来就瘫倒在地上。是廉政博。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