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蛇人绝密档案  >  第四十章 恶魔岛(九)

第四十章 恶魔岛(九)

3233 2017-06-29 10:03:28
    又一个浑身是血?    搞什么?    我当时很惊讶,赶紧走过去,可这一次我看到了廉政博的左上臂,那里有一道又深又宽的伤口!血淋淋的,看起来就像是被斧头砍伤的样子。    刚才的人是他吗?    不,不对。我立刻否认了想法,因为我发现一件事,这人除了左上臂外,右侧,以及小腿上,全有类似的伤口。我记得自己当初只砍了一下,不至于伤成这样。这难道是……他的任务?或者他跟我一样,没有完成任务,遭到了袭击?    “急……急救箱?哥们们,帮帮忙,给我包扎一下伤口行么?别看着……再这样下去,流血都会流死我。”廉政博终于是说话了,但这话说的有气无力。    我们几个把廉政博抬到沙发那,然后我打开药箱,这里唯一算是医务工作者的就是我,所以由我为他处理伤口。检查伤口的时候,我开始判断这些伤究竟是什么东西造成的。结果让我疑惑,这真的是斧头造成的伤口,而且看伤口尺寸,和我拿回来的那把短柄斧很相似。左右上臂,大腿,伤口都差不多深。    “你这些伤是怎么造成的?你到底遇到了什么?”左澜抱着方泽的胳膊,好像有点怕血,看我处理伤口的时候,眼神不断躲闪。但她问了我想知道的问题。    “我……我什么都没遇到。”廉政博有气无力的说着。    那就奇怪了,什么都没有遇到,谁把你伤成这样?我们看着他,都好奇他的下文。而这时我也为他处理好了一条胳膊,他用那只手颤抖着伸进自己的口袋,掏出一张字条,仍在地上。    常岛将字条捡起来,打开看了看:“所以说,这些都是你自己做的?真是个爷们儿。”    廉政博的任务是,到山下某颗标记好的树下,找到一个工具箱,从中取出一把斧头,然后自残,按照要求,砍在自己的四肢上。并且,伤口必须要深。    那字条我看了,字迹没有错,和我们其他人的一模一样。    但这些并不能说明他就没问题。因为到现在为止,肩膀上有伤的人,只有廉政博一个。他完全可以被我砍伤之后,为了取得我们的信任,写一张假的字条,如果说之前那些字条都是他所写的话!只要他够心狠就行。而且来到这座岛上两天间发生的事情来看,安排这一切的必定是个疯子。如果他是疯子,对自己心狠也没什么问题。    可是怎么找到证据证明这一点呢?    因为这些还都只是我的猜测,按照廉政博的说法也完全有可能。    我该怎么证明呢?    “你们看我的眼神……怎么都那么怪?怎么了?哦对,昨天已经结束了,这次大家可以说说,自己都什么任务了吧?别只有我一个人告诉你们啊!”廉政博身体还是不错,刚才还虚弱,休息一会儿,已经可以大声说话了。    方泽把之前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听后,廉政博想了一会儿,然后突然抬头看我:“你怀疑我?!”    我看着他:“我不光怀疑你,刚才进来的人,我都怀疑。”    “放屁!我特么有病啊?我给自己砍成这样就为了掩饰我砍你,我直接说砍你是任务,不行吗?”    我冷淡一笑,当然不行,那你任务失败的惩罚又是什么?这个慌很难圆。    但我也不打算计较这些,毕竟我没什么证据,相比之下我更好奇自己究竟是怎么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运出去的。所以我决定回卧室,找找线索。    “不是你笑什么呢?我看你不顺眼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个无赖王八蛋,那天还想对那丫头下手,你特么长得跟个人似的,干畜生的事儿!你现在怀疑别人,我特么还怀疑你呢,现在咱们里头就那丫头没回来,你是不是半夜拉她出去做什么了?肩膀是被人家砍伤的吧?你特么活该!哎对,现在就那丫头没回来,你是不是把她弄死了?”    本来我正打算回卧室,检查一下是不是我房间里存在类似迷药的东西。他这几句话,倒是把我说笑了。我笑着走到他身边蹲下,廉政博跟我瞪眼:“你看什么啊?等老子胳膊腿好了,眼珠子给你……”    他还没说完,我双手抓住之前给他包扎的纱布,然后用力一拽,连带着里面缝合线一把扯了下来!当时廉政博叫得跟杀猪似的。    方泽正准备拉我,我已经站起来,摊摊手:“话多嘴臭是吧?找别人缝去。”    刚好我这几天就不爽,之前“非礼”小晴那事儿我本来就说不清楚。而且说真的,如果不是我知道自己到底做什么没做什么,我都会怀疑,廉政博这几句话的真假。因为完全存在那种可能。现在左澜看我的眼神更怪了,偶尔还拉着方泽小声说些什么,估计也是防着我的话。    我无奈的回到卧室,别人爱怎么想怎么想吧,我先检查一下我的房间。理论上这里应该不会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住进来那天,我就检查过。可刚想到这,坐在床上的我就突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儿。之所以能够闻到这味道,归功于方泽、左澜这对儿情侣,他们之前身上总有股怪味儿,我其实也算是天生嗅觉比较敏锐的人,可能跟我的职业有关系,天天闻死人。当然,和小安那狗鼻子不能比。    说回正题,因为闻了半天怪味儿,所以一回到房间,那股淡香就特别明显。    我倒不是怀疑这香味儿一定是什么迷药,而是在想,会不会有人给我弄个迷香什么的?在这个房间的一些我看不到的小通道里。我开始上下检查,敲墙壁,企图找到一些空心儿的东西。    可惜没有什么收获,这时我的目光落袋地上那箱子里。    这箱子拿不动,是个镶死了的东西,那会不会是这下面存在什么小机关呢?想到这,我蹲下,准备打开箱子好好检查一下。而这时,敲门声响起,我回过头:“进来!”    走进来的人是方泽。    对我一笑:“看不出来,朋友,你脾气还挺大,而且手也怪狠的。”    我也笑笑:“不是专门为了跟我说这个的吧?”    方泽无奈一笑:“之前你说你是法医吧,那伤口我们其他人实在没办法缝,你还是帮忙处理一下吧,毕竟是个大活人,这种情况下谁的心情都不好,难免说话难听。”    我这时好奇的看着方泽:“哥们,你倒是挺信任我,你就不担心廉政博说的话,都是真的吗?”    “好坏这种事很难说,我不愿意相信一个自闭的可怜女孩耍什么阴谋,但不代表我不信任你。我还记得在山洞里的时候,那怪物抬起头,距离你我,估计也就两三米的距离,说不定下一秒就扑过来咬碎谁的脑袋,但你拿的不是食物,而是拽那小姑娘的腿。那是一瞬间的事情,全靠本能反应。所以,起码你的本能告诉我,你不是个混蛋。”    这话我倒是爱听。    我点点头:“行了,别忽悠我。那伤口没法缝了,左侧伤口大概十厘米,右侧十三厘米,去厨房找把菜刀烧红,烫伤口。”    方泽皱皱眉:“这样行么?不会出事吧?”    “他身体特别好,只要止住血,什么事都没有。”    方泽点点头,正准备离开,却又停住脚,回头对我说道:“不过那个叫小晴的女孩,真的还没回来,不知道有没有出事情。我看你也睡不着,也快天亮了,准备一下,我们还是出去找找吧。”    我点点头。    等方泽一走,我就继续检查那箱子,结果打开的时候我愣住了。    我的箱子里居然多了一张纸条。    打开纸条,那上面的内容是:少女一夜未归,去哪了?其实我为她安排了任务,但很可惜,女孩虽然很努力,但却没有完成任务。我正想着,用什么办法惩罚她。她却已经遭受到了惩罚……那么不如今天的游戏,就变成找女孩吧。中午十二点之前,你们所有人没有一起看到那个女孩,会受到惩罚。    少女?小晴吗,一夜未归,遭受惩罚……    “难道出事?”我立刻拿着纸条出去,客厅里有方泽、常岛,还有躺在沙发上哼哼的廉政博,我过去将纸条给他们看。这时,在厨房烧菜刀的方泽也走了过来。    “真的出事了吗?”左澜脸色发白的看着纸条。    方泽安慰她:“只是说遭受了惩罚,未必会死。不是还要求我们找到她吗,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    这种安慰简直就像哄小孩子,疯子的游戏会跟你讲道理?    我倒是觉得,那孩子凶多吉少。    “现在就出发吧,毕竟有时限。”常岛站起来,同时捡起我仍在沙发边上的斧头。    “你们去啊,你们去……我去不了,这胳膊,这腿,我去了也是耽误你们时间。”廉政博摇摇头。    “那恐怕不行。”方泽又看了看字条:“这字条的意思,好像是我们所有人一起找到小晴,缺了你一个,可能大家都要被惩罚。”    那字条上貌似真的是这个意思,所以没办法,廉政博必须去。    但他是很不情愿的,而且腿有伤,一瘸一拐耽误速度。实在走不动,廉政博就勾着方泽肩膀,来到常岛身边,说道:“哎,小哥儿,你不是可以看到死人吗?你帮忙看看,那丫头,在哪啊?”    听到这话,我看了过去,扫了一眼廉政博的表情,然后又看看常岛。    他摇头一笑,摆弄着斧头:“你以为百试百灵?找吧,岛不大,如果分开找的话,只要她确实还在岛上,那中午之前一定找得到。”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