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蛇人绝密档案  >  第六十五章 食人雨林(十六)

第六十五章 食人雨林(十六)

3383 2017-07-21 12:06:54
     彼岸花有两种,红色彼岸花和白色彼岸花。红色的曼珠沙华,白色的曼陀罗华,同样是彼岸花,代表的意义不一样。传说中,曼陀罗华盛开于通往天堂的路,而曼珠沙华则在冥河两岸。天堂,地狱。一个代表新生,一个是堕落……      “你说你看到了什么杨雪?”我看着杨雪。      我们眼神相触,她皱眉:“难道你看见的不是我所看见的?”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那石柱怎么裂开了?哪里有什么花?”      我们同时看向轩姐,她什么都没看到?奇怪了,为什么会是这样?蛇人即便有很多强大的难以解释的能力,但仍能被我的脑洞所理解,可眼前这画面,有些超自然了吧?      “你什么都没看见?”我和杨雪异口同声,同时看着轩姐。      “没错啊!”她点点头,捡起一粒石子,向着石柱丢了过去。石子穿过我眼中的彼岸花,落到了地上。穿过?幻觉吗?我一点点抬头看向杨雪,她脸上的惊讶告诉我,她看到了和我类似的画面,只是花的颜色不同。      “你看到的是什么?”杨雪转头问我。      “白色的,曼陀罗华。”      杨雪皱眉:“这是什么意思?”      “不管是什么意思,我们三个人,看到了三个不同的画面,这太奇怪了。”这种时候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那朵花会不会突然变成什么古怪的东西,又或者是直接将我和杨雪的灵魂非别拉入天堂、地狱。虽然相对于地狱来说,天堂是个不错的词,但我仍然不想去,起码现在不想。      可也不能一直这么僵着,轩姐的胆子比我大,她终于忍不住走了过去,手在彼岸花上穿来穿去:“明明什么都没有,你们两个是不是中毒了?”      我也不想继续这样盲目的等下去,我走到那石柱边,向着我眼中的曼陀罗华伸出手……      “你做什么?”杨雪抓住我的手。      “轩姐碰不到,我试试,我可不可以摸到它。”我推开杨雪的手,然后抓住了那朵彼岸花。我碰到了,冰冰凉凉的触感,这感觉很实在。下一刻我做了一个更加大胆的动作,我伸手,将那朵花拔了下来。      那一刻一股浓浓的花香味儿钻进我的鼻子,我从未闻过这味道,但却觉得好舒服。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杨雪看到的画面和我相比,原来不止是颜色不同那么简单。      她当时居然说:“你……也碰不到吗?”      “我碰不到?你在说什么?你看不到吗?”我将那朵曼陀罗华放到杨雪面前。      “什么?什么都没有,你让我看什么?”杨雪茫然的看着我。      怎么会这样,我问杨雪那朵彼岸花还在石柱上吗?她对我点头。那么也就是说,现在这朵花给我的触感是假的,我看到的是假的,一切都是我的幻觉?可这幻觉为什么会如此真实。还有,为什么会给我们三个人不同的幻觉?      “我已经摘下了它……为什么你……”我看着杨雪。      她沉默了一阵,然后也伸手在石柱上抓了一把。我知道她也摘下了花,和我完全不同的曼珠沙华。我们对视着,我手中的花在渐渐枯萎。杨雪看着我,偶尔也会低头看看自己的手,我猜,是不是她的花也在凋零?轩姐就这样看着我们两个,好像在看两个病人。      不知从何时开始,我感觉眼前的时间似乎在变慢,画面也跟着渐渐模糊。      这密室本来很暗,我们三把手电,勉强能够照亮一些,但仍然看不清楚。可现在漆黑的密室在我的眼中,渐渐变得明亮。杨雪不见了,轩姐不见了,我手中的曼陀罗华也彻底消失。      然后我听到了被人呼唤的声音,我的意识渐渐清醒,眼前一片光明,我竟然出现在一座高塔之上,台下列满整齐的人,好像是一只庞大的军队。但我却感觉不到军队的威严、铁血,反而有种恐惧,弥散在下面那些人之间,他们不敢台看我,甚至是呼吸都不敢用太快的节奏。      “这……这是什么地方?”我懵逼的看着周围。      刚刚明明石室里,为什么突然会到这种地方?      这时,高台之上走来一个男人,高大威猛,但却低垂着头,不敢去看我的眼睛,他用我从未听过但却能够明白意思的语言问我仪式是否开始。      “什么仪式?”我茫然的看着他。      “您……您延续子孙的仪式。”      “啊?什么延续子孙?”      “这……”      “说啊!”      我的声调高了几分,那人脸色瞬间苍白,跪倒在地:“吾王赎罪,我……我不止该如何说清楚,我……”      我头疼,盯着这人看了半天:“起来,让我下去,我要休息。”      “可是您的仪式……”      “随便什么仪式,爱做什么做什么。”说着,我转身准备走下高台。      那男人在我身后宣布仪式开始,正走在石头阶梯上的我,突然听到一阵阵刀子划破皮肉的声音!还有一阵阵闷哼,和血腥的味道。我下意识的回过头,高台另一侧,之前那千万人同时用手上的匕首划破了自己的咽喉。      “你们做什么?!疯了!”我惊讶的大喊。      可那时,已经血流满地。整片大地被鲜血染红,格外刺眼。我正想问高台上那人,这究竟是为什么,他却也在这时拿出刀,自杀了。我懵了,等我再次清醒的时候,已经来到了一处宫殿,可以算是宫殿的东西吧。我看不出这是何朝何代的建筑,只觉得有点中西结合的感觉。宽敞明亮、富丽堂皇,目光所及之处,都是金灿灿的……      十几个穿着金甲的侍卫走进宫殿,对我恭敬行李,然后将一个用金丝编织的薄纱包裹的女人送到我面前,女人的脸上带着面罩,低头,不敢与我对视。      我叫住侍卫,问这什么?      他的回答又是“繁衍后代”的意思。      什么意思?让我杀人吗?杀了这个女人?      但事实与我想的不太一样,侍卫离开后,对女对我行为暧昧。什么意思啊,繁衍后代是啪啪啪?那刚刚杀了那成千上万人有算什么,前戏吗?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怎么会这么做?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我满脑子的疑问,头也有些眩晕,女人趴在我的胸口,问我为什么不摘下她的面罩。      我不耐烦的推开她。她却更加主动的靠近我,在我与我面对面时,她主动的一点点摘下自己的面罩……开始我没有任何兴趣看她,直到露出那双细长的美眸时,我惊讶的站了起来。那居然是杨雪的脸!      “杨雪?怎么是你,喂你疯了?我们这是在哪?”这种莫名其妙的就好像突然坠入噩梦的情况,实在让我难以冷静下来。但杨雪似乎听不懂我的话,只是继续撩我。我努力想要与她正常沟通,却突然发现杨雪的眼神变化了,那一瞬间流露出了杀气。      下一刻,她从嘴里吐出一把窄窄的匕首,在我发呆的时候,刺向我的眼睛。      但我还是反应了过来,闪了一下,没有刺中眼睛,而是肩膀。但仍然很疼。疼痛让我愤怒,我一把掐住了杨雪的脖子,对着她低吼。我的吼声变得很粗,像野兽!我的手臂开始长出乌黑的鳞片,我的脚很痛,大腿开始粘连,好像被什么捆住,我低头看去……我的双腿居然变成了一条长长的蛇尾!      我吓得松开了杨雪,因为不适应蛇尾移动身体,我摔倒在地。杨雪扑了上来,准备继续用那把刀刺我,好在这时侍卫进来,将杨雪擒住。他们问我要不要杀掉杨雪,我说不要。      我轰他们下去,然后看着自己渐渐退下鳞片的双手,以及恢复成双腿的蛇尾。      “我……我是什么?我怎么了。”      “蛇人?蛇人亚种吗?这是哪,我为什么会变成这种东西?”      “我……”我抬起双手,看着自己的指甲,没有月牙白。      那么我的眼睛呢?      我需要镜子。      我大吼,叫那些侍卫拿镜子过来。片刻后,一个女人抱着一面巨大的金属材质的镜子走向我,越来越近。那面镜子对着我的脸,我看到自己脸上还未退去的鳞片,以及那双发亮的淡黄色的诡异眼眸。      “为什么会这样,我……”我盯着镜子。      突然镜子落下!一把刀从镜子后对着我的眼睛刺了过来,拿着刀的是杨雪,她看着我的眼神满是仇恨!      砰!!      枪响!      金灿灿的宫殿在我眼中瞬间崩塌,周围的一切变得黑暗,泥土的气味儿、汗味儿、血腥味和腐臭味充满整个空间,画面恢复成了之前的密室。而有我面前,是被我掐住脖子的杨雪。杨雪的刀距离我的眼睛也只差几公分。      “你们疯了!你们两个到底在做什么啊!!”轩姐大喊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      我转过头,这才发现轩姐还在墙角,我和杨雪在密室中间的石柱旁。但那石柱已经被轩姐开枪打爆。杨雪也用力推开我的手:“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为什么,为什么我会看到……看到……”杨雪显然也做梦了,看到了一些幻觉的东西。      我们两个同时看向轩姐:“刚刚发生了什么?!”    “我也想知道啊!你突然弄出个石柱出来,担心有危险,就要求杨雪去探路,但谁知道,你又莫名其妙的走过去,说貌似没有危险,要去观察一下……可是你们两个观察观察就对上了眼睛,说话也奇奇怪怪的,一定要说石柱上有什么东西,还跟空气说话?然后突然又打了起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所以就打爆石柱,毕竟之前没有它的时候,你们没疯……看来,真的奏效了。” 轩姐所说的东西,和我记忆里的完全不同。那么,难道说这石柱真的是一种蛇人墓防盗设备?想到这,我低头看了一眼,刚准备下意识的摸上去,却被轩姐大声提醒。我缩回手,可就在那瞬间,我看到了石柱末端的彼岸花图案,一瞬间脑海中的《蛇迹古卷》打开了枯黄的书页。
千钧四两 千钧四两
……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